第9章 小雏田

作者:三阶魔方
更新时间:2020-03-30 19:47
点击:918
章节字数:2350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羽夜做梦也没想到,算算日子玖辛奈就快生了的档口,竟发生了九尾袭击木叶事件。更让她心情复杂的莫过于她发现了整个事件正是因玖辛奈临盆封印变弱,九尾才能出来的事实。是的,即便她第一次见到九尾狐狸,也是第一次知道玖辛奈体内竟封印着如此强大的生物。

九尾狐狸袭击木叶当晚,羽夜除了指挥医疗班与后勤人员救治与撤离伤员外,就是好奇心驱使她抽空去了一趟九尾凭空出现的地儿,没成想,她撞见了四代火影与玖辛奈的阵亡以及九尾被封印到鸣人体内的一幕。

九尾事件后,木叶损失惨重。

火影大楼。

“三代大人。”羽夜立在办公室当中,看着形容已有些老态的三代火影,心里一叹。

“羽夜,这次事件辛苦你了。”三代火影看着羽夜,“有些事,想必你也很困惑。”

“三代大人,是我无意中窥探到了村子的机密。”羽夜并没有拐弯抹角。

“我同纲手一样,是信任你的。”三代火影站起身,缓缓走向窗边,“说起九尾妖狐,那就不得不提到创建木叶之一的初代火影,千手柱间…”

于是,三代火影将初代是如何制服九尾妖狐并被漩涡一族封印以及其他八只尾兽分别被五大国瓜分的历史缓缓道出。

这时,羽夜才算对当今忍界有了初步的认识。

“三代大人,四代火影的孩子…”

“长老团已经一致决定,由暗部于一个单人公寓里照看并监视,若不慎染了疾病就由你负责秘密治疗,直到鸣人能独自生活。”

“是。”

“辛苦你了,羽夜。”


四代火影的葬礼上,除了三代火影面色格外沉重,最为难过的莫过于始终蒙着一只眼睛的旗木卡卡西了。

羽夜对卡卡西并不熟悉,她也仅仅从红豆口中听闻过这是一个天才忍者,他的老师便是四代火影。

末了,羽夜与红豆并肩走在回家的路上。

“要吃丸子吗?”羽夜远远的看见了团子店。

“嗯。”红豆点点头。

“红豆,你为什么会当忍者呢?”羽夜突然问道。

“我在孤儿院长大,当时还是战乱时期,我听他们说忍者很厉害,为了活下去才决心跟着大蛇丸老师。”红豆略一回忆,才说道。

“三串够吗?”羽夜走到店外,摸了摸红豆的脑袋。

“姐姐不吃吗?”红豆抬起头看着她。

“我不饿哦。”羽夜勾了勾嘴角。

“那就三串。”红豆也回以一笑。

羽夜看着她的笑容,开始庆幸那晚红豆肯乖乖的抗着伤员先撤离到避难所。


就在四代火影的葬礼之后没几天,雷之国、土之国趁火打劫,五大国间长久的稳定被打破,又一次掀起了大规模战争。

木叶在三代火影的带领下,打算将这次忍界大战彻底结束。

但木叶到底受到了九尾袭击,四代的英年早逝和对木叶本身造成的巨大损失,让木叶在之前几次大小战役中取得胜利后所积累的战略优势基本丧失殆尽。因此,这场战役,打的异常艰辛。

从木叶四十八年,展开的拉锯战,一直持续到了木叶五十一年。雷、土实在是不敌火之国的后继之力,在这一年,与火之国签订了和平共处合约。

就这样,第三次忍界大战,最终才落下了帷幕。


木叶村进入了长久的和平时期。

“咚咚咚……羽夜大人。”

羽夜从地里抬起头,就见到立在院落外的一名暗部。

“有什么事吗?”

“鸣人病了。”

“知道了。”

暗部微微鞠躬,接着一个瞬身术就消失了。

羽夜清楚的记得自己去过几次鸣人居住的那处公寓楼,毕竟她比谁都清楚鸣人很健康,其实鸣人只是缺失了那份亲情罢了,只是羽夜根本不可能治得了心病。


当日深夜,羽夜从木叶医院顺走了一个约摸七八岁的孩童。

“羽夜姐姐,你要带我去哪里?”一个困顿又好奇的声音问道。

“小雏田,你一会儿不管看到什么,一定不要发出一点声音哦,不然我们都会死掉的。”羽夜压低了声音,一边纵身跳跃穿梭于房顶,一边说道。

“好。”虽然声音很稚气,可雏田还是点点头。

至于羽夜为何会有此举动,自然归功于她多年来对木叶的细微观察。

几个起落后,羽夜悄声潜入到距离宇智波一族所在的村子一角外约摸几百米的林间,她寻思了一下就跃上了溪边的一棵枝叶茂密的大树,潜伏下来。

怀里的雏田抬起头,困惑的看了羽夜一眼,倒也没有说话。

“小雏田,一会儿我发出信号,你就开白眼仔细看哦。”羽夜依旧压低了声音。

“好。”雏田点点头。

次日。

羽夜几乎是充耳不闻宇智波一族被一夜灭门的爆炸性新闻,淡然的在糕点铺买了一些甜食进了雏田所在的单人病房,旋即查探了一下小家伙打上石膏的左右,最后才摸了摸她的小脑袋,坐在了一旁。

“小雏田,过不了几天就可以给你拆石膏了哦。”

“嗯。”

羽夜见雏田精神头还不错,就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她当即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继而从怀里摸出一个卷轴,开始在上面写字。

“我来给你削水果。”羽夜说着一边将卷轴铺上一边将笔递给雏田完好的右手。

“好。”雏田乖乖的点点头,接过了笔。

【昨晚看到了什么写下来就好。】

雏田也没多问,埋头就写了起来。羽夜合着也没事,也就真的削起了摆在旁边的苹果。

要问,雏田怎么会这么乖巧的听羽夜的话,那就不得不提到去年,羽夜独自在废弃训练场偶然遇到雏田的情形了。

“小家伙,你这样训练可是很危险的哦。”羽夜以一记手术刀险险将一只苦无击落,旋即看向手背被划伤的小女孩。

“可是,我不这样就赶不上哥哥。”女孩小脸上尽是倔强,没有退缩。

“我有一个提议,我们一起训练如何?”羽夜蹲下身,执起她的小手,旋即释放了一个小小的医疗忍术。

“姐姐是医疗忍者?”小女孩显然很是惊讶。

“是哦,只不过现在同你一样在训练体术。”羽夜收回手,满意的看着她已经完好如初的细嫩肌肤。

“我叫日向雏田,以后请多多指教。”女孩一脸坚定的说道。

“我叫羽夜,以后也请多多指教了。”羽夜淡淡一笑。

如此这般,和平时期几乎整日都沉溺在训练场的羽夜,与天天风雨无阻总会出现在训练场半日的雏田混熟了。

她也从雏田口中得知了日向一族的宗家分家等事,当然也了解到她有一个堪称天才却出生在分家的哥哥。

羽夜向来独自一人,不懂家族体系,便没做多想,只感叹这日向一族何苦为难同族呢。

长此以往,雏田便把这个用心跟她切磋的姐姐当成了朋友。至于羽夜,也乐得得了一个会白眼的小对手。毕竟,她们实打实因为对练而有了进步。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