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这是酒友

作者:三阶魔方
更新时间:2020-03-30 19:47
点击:683
章节字数:2231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绳树!”一声疾呼,一个人影随之推门闯了进来。

“纲手……”紧跟进来的是自来也。

“纲手。”羽夜看着立在门口的身影,她能清楚的看到她颤抖的双肩。

“羽夜,他……”纲手缓缓地抬起头,面色惨白的看向一旁的羽夜。

“绳树被送回来的时候,就已经这样了。”话音未落,羽夜眼疾手快,一把扶住了已然站立不稳的纲手。

自来也看着那张盖着一块白布的床,又看了一眼纲手和羽夜,悄然一叹转身出了房间。

绳树所属小队被派到战场附近的城镇去执行任务,不料被敌国忍者盯上,整个小队仅仅一人活了下来。

羽夜面色沉重,她几乎不敢把白布下那具冰冷的尸体跟昨天还笑着跟她挥手告别的绳树联系到一起。

纲手无声的流泪,羽夜不再言语。

“纲手。”一个声音忽然从二人身后响起。

羽夜愣了下,缓缓松开了手,而那个声音的主人自然走上前半抱着纲手,却不忘朝羽夜点头打招呼。羽夜也点了点头,旋即转身离开了。

来者不是别人,正是与纲手已经交往了有一段日子的加藤断。

不料,羽夜刚关上房门,就看到自来也正倚在一旁。

“羽夜,去喝一杯如何?”自来也睁眼,突然邀请道。

“走吧。”羽夜道。

一路无话,羽夜也不懂从来滴酒不沾的自己怎么忽然会答应自来也的邀请。直到自来也掀开了一家居酒屋的门帘,羽夜依旧毫无头绪的跟了进去。

“想不到你真的肯来。”自来也问了羽夜的喜好,熟练的点了单,才缓缓地说道。

“你是不是有话要说?”羽夜道。

“我只是单纯的对你感到好奇。”自来也的语气很平静。

“好奇?”羽夜不解道。

“绳树的事,我们的心情是一样的。”自来也缓缓地看向窗外,“可是,就在刚才,你看纲手的眼神总让我莫名有一种熟悉感。”

“我只是在担心纲手承受不了。”羽夜叹了口气。

“不,可别小瞧了我的观察力。”自来也收回目光,看向对面的羽夜,“断那个家伙,可不止一次的那样看着纲手。”

“你说什么?”羽夜愣住了。

“打扰了,这是你们要的酒和烤鱼,请慢用。”这时,店员端着盘子来到两人桌旁,一边摆放酒瓶酒杯,一边说道。

“原来你自己都没发现吗?”自来也将二人的杯子满上,脸上有着意外之色。

“我不知道。”羽夜摇了摇头。

“你早晚会知道的。”自来也将杯中酒一饮而尽,不再看着她。

接下来,是长久的沉默。

羽夜学着自来也端起酒杯,抿了一小口。发现还不错,便缓缓地喝了下去,于是乎一发不可收拾。

自来也被她一杯接一杯,脸色却分毫未变,甚至眼神尚且清明的模样惊呆了。

“怎么了?”羽夜放下酒杯,脸上露出不解之色。

“好酒量。”自来也好半晌才吐出了这三个字。

“是吗?”羽夜看着即将见底的透明酒瓶,似是总算反应过来。

“我平时喝半瓶也没你现在这么清醒。”自来也又看了一眼盘子里的烤鱼,补了一句,“况且你几乎没怎么吃下酒菜。”

“我第一次喝酒。”羽夜脸上露出了不自在的神情,“觉得味道还可以,不自觉就多喝了一点。”

“什么?”自来也愣了下,却笑了,“你这样的体质,真不知道算是好还是不好。”

“酗酒伤肝,即便我觉得味道不错,将来也不会嗜酒如命。”羽夜一本正经地说道。

“人生在世,生老病死、爱别离、怨憎会、求不得。总会遇到让你心里苦不堪言,一时却又无法解决的困难。这种时候,对于像我这种人而言,酒就是一剂良药,虽不能解决困苦,却能得到暂时的平静。”自来也说罢,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你说得对。”羽夜点了点头,“即便是短暂的麻痹,关键时刻或许能有奇效。”

“我有从三代那里了解过你。”自来也拿起酒瓶,替自己满上的同时开了口,“或许我刚才那番话在你面前就是班门弄斧吧。”

“即便我活的时间比你久一点,可论经历我可真比不上你。”羽夜看了一眼已经见底的酒瓶,“要再来一瓶吗?”

“佐藤桑,再来一瓶酒,一份烤鱼。”自来也几乎没有犹豫,伸手就拦住了路过的店员。

“好,请稍等。”店员微笑着回应了一句就朝后厨走去。

“你看起来,很平静。”自来也脸上有了醉酒的红晕,“应该不是第一次经历这种事吧。”

“我心里确实不好受,可跟纲手比起来,这又算的了什么呢。”羽夜说罢,悄然一叹。

“这便是忍者。不管是战乱还是和平时期,一旦有任务便会执行,可没人会担保每一次的任务都没有风险。”自来也又灌了一大口酒,“我现在还忘不了,有一次跟纲手执行护送大名的任务时,我们遇到埋伏,她受了重伤的事。”

“我从没听她提起过。”羽夜盯着盘子里的鱼,“不过这倒是让我明白,她为什么会那么执着于小队中配置一名医疗忍者这个提案了。”

“可这终究不是那么容易实现的。”自来也脸色很是平静,“毕竟,不是所有医疗忍者都能达到她那样的造诣。”

“是啊,医疗忍者说白了也就是后勤保障的一环,能治疗又有实力能上战场参战的人,放眼忍界也是凤毛麟角。”羽夜看向窗外,“即便如此,再难我也会助她一臂之力。”

“有时候,我真的很羡慕你。”自来也忽然冒出这么一句不着边际的话语。

“羡慕我?”羽夜转过头看向他。

“纲手亲传医疗忍术,你成了她身边最为得力的助手。”自来也也放下酒杯,直视着羽夜漆黑的眼眸,“她为了躲我,还时常去你家。想来,我还真是失败。”

“喜欢一个人没错,只是当喜欢变成了负担。”羽夜不躲也不闪,依旧直视着自来也,“任谁也不会轻松。”

“我懂,只是我懂的太晚了。”自来也避开那双深邃的眼眸,露出一丝苦笑。

“你现在看起来,可一点也不像我认识的自来也。”羽夜伸出筷子,夹起盘子里最后一条烤鱼。

“我们之前接触的本来就少,今天这顿酒,就当我们从新认识了吧。”自来也晃了晃空酒杯,“想必你会是一个不错的酒友。”

“酒友。”羽夜重复了一遍,随即点了点头。


待第二瓶酒上桌,二人又聊了几句,羽夜见太阳偏西时便与自来也道别离开了。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