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那段美妙的时光

作者:三阶魔方
更新时间:2020-03-29 21:32
点击:1430
章节字数:2328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你问,羽夜是何许人也。

她答,一个苟延残喘的人罢了。

故事要从辉夜姬吃下神树果实平定战乱的时代说起了。辉夜姬在安定时期,先后生下羽夜和羽衣。两个孩子生来就有查克拉,可似乎上天偏爱着羽衣,辉夜姬拥有的天赋几乎被次子羽衣完全继承,就连轮回眼都是生下来就已然开眼,至于长女羽夜却只继承了查克拉体质,所拥有的查克拉量却少得可怜,至于轮回眼或者白眼就更加没有继承到一丝一毫。

所幸,辉夜姬还是对两个孩子有着母爱,并没有因为两个孩子的差距就偏爱其中一个。只是,她却因为获得了凌驾于一切之上的力量,渐渐地走向另一条道路。

“姐姐,我居然用查克拉治好了这只鸟受伤的翅膀。”

“羽衣真厉害啊。”

“姐姐,要不你也试试,这个很简单的。”

“好。”

……

“姐姐,母亲已经很久没来看过我们了。”

“是啊。”

“母亲变了,看着我们时不再像以前那样会露出温柔的笑容。”

“也许,是因为那强大的力量让她迷失了初心。”

……

“姐姐,我要出远门了。”

“一路平安。”

“姐姐也要多保重。”

“一定。”

……

“姐姐,青蛙丸(这里指代蛤’蟆丸,后文都把蛤’蟆用青蛙代称,请多海涵)说你可以修炼仙术。”

“青蛙丸?”

“是一只会说话的青蛙,它们居住在一个名叫妙木山的地方。”

“那就拜托了。”

……

“姐姐,不可!”

“羽衣,母亲就拜托你了。”

“轰隆隆……”


羽夜从梦中惊醒,仿佛她与羽衣决心联手封印母亲的那个夜,又在重演。而最后关头,那道震彻天地的黑色能量球又轰击了她一次。她本以为她可以用生命换取封印母亲的最佳时机,可她没想到自己竟然会再度睁眼。

她浑浑噩噩跟着一个马队,沿着蜿蜒的山路走进了一个陌生的村庄。举目无亲的她,只能暂时在此前从未听过的名为“木叶”的村庄落脚。安顿了住所,向周围的人打听了关于“神树”“辉夜”“羽衣”的消息,可竟然无一人听闻过。问及战争,却也只是几个国家之间的战役。

渐渐地,她才明白,她根本不在那个时代了。而她身处的已是有着能系统提炼并运用查克拉的时代,而这些有提炼查克拉天赋的人,被称之为忍者。

二十八年的木叶生活,她除了养活自己,便是好奇的接触一些诸如守门与巡逻的忍者。久而久之,她便明白了,忍者的查克拉天赋也是参差不齐,守门的忍者就与巡逻的不一样,偶尔能遇到的一些行色匆匆直奔火影大楼的忍者就有着更好的天赋。

终于,一个主动叫住她,查克拉天赋更是吊打之前她见过的所有忍者的人出现了。她不懂什么叫医疗忍术,她也想更了解忍者,再加上她不想再一个人默默地种田,于是,她便答应了纲手的提议。

生来就好奇心重的羽夜,对医疗忍术很痴迷,不觉间就跟着纲手学习了一年。而她的表现也让纲手十分满意,甚至成了纲手不可或缺的助手,进了木叶医院。

战乱时期,木叶忍者学校毕业考试也异常严格,可医院里还是开始谈论起了日向家的天才忍者兄弟毕业的事。

羽夜忙了一整天,总算得空回到办公室记录病例。

“羽夜姐姐。”一道熟悉的声音传入耳中。

“原来是绳树啊。”羽夜抬起头就看到了一张大大的笑脸,她也忍不住的笑了,“纲手现在在给人做手术,一会儿才能见到她哦。”

“今天真是打击人呐。”绳树一副饱受摧残的模样。

“怎么了?”羽夜疑惑的看着他,这一年里,绳树几乎天天都会来医院找纲手,自然而然也和羽夜熟悉起来。

“日向家那两个家伙是今年唯一毕业的。”绳树撇了撇嘴。

“这么说来,今天的确有很多病人在讨论这件事。”羽夜了然的点了点头。

“我也想毕业。”绳树小声道。

“然后呢?”羽夜饶有兴趣的看着跟前的男孩子。

“我的梦想是当火影。”话一出口,绳树的双眼几乎放出光来。

“路要一步一步走,可别想着一步登天哦。”羽夜笑着说道。

“我知道的,羽夜姐姐。”绳树握住拳头,一脸坚定地道。

“我等着那一天的到来。”羽夜伸手摸了摸他的的脑袋。

“是!”绳树露出了大大的笑颜。

羽夜看着眼前的绳树,不由想起了儿时的羽衣。虽然她们并没有这样开心的童年,可他们都是那么乐观。

“绳树?”一个声音自门口响起。

“姐姐!”绳树立马开心的朝着总算出现的纲手跑了过去。

“今天的考试如何?”纲手接住了飞扑到怀里的绳树,问道。

“……”

羽夜将病例整理好,旋即起身放回柜子,看向门口的俩人,说道:“我就先回去了。”

“嗯。”纲手即便有些疲惫,但还是冲羽夜点了点头。


次日。

“羽夜,一个四人小队里配置一名医疗忍者,提高危险任务的存活率。这个提议,你觉得如何?”纲手见羽夜埋首在病例中,忽然开口说道。

“很困难。”羽夜几乎没做多想,“虽然我是一个意外,可在医疗班待了这么久,我也弄明白了医疗忍术需要的精准控制性可比普通忍术高得多,培养本身需要的时间就要更长,就更别提有没有那么多好苗子了。”

“也许真的太急了。”纲手叹了口气,旋即看向窗外,“难得没有大手术,今天能去你那里坐坐吗?”

“最近你的确太累了,要不索性叫上绳树一起来吃个晚饭?”羽夜从病例中抬起头,问道。

“就这么定了。”纲手十分爽快的应了下来。

到底羽夜的厨艺是值得肯定的,天色擦黑时,围坐在石桌旁的纲手与绳树吃的是一脸享受。

“还要再来一碗饭吗?”羽夜看着绳树即将见底的碗问道。

“谢谢羽夜姐姐,我自己来就好。”绳树几口吃下剩余的饭,起身就朝着旁边的厨房走去。

“羽夜,你做的菜很好吃哦。”纲手放下筷子,看着依旧细嚼慢咽的羽夜,“多谢款待。”

“多谢夸奖,不嫌弃的话可以常来吃,也快要到瓜果怎么吃都吃不完的季节了。”羽夜缓缓地说道。

“既然你这样说,那我可就不客气了。”纲手嘴角止不住的上扬起来。

“随时欢迎大驾光临。”羽夜也笑了。

“姐姐,你们在说什么开心的事?”绳树端着满满的一大碗饭回到了石桌旁。

“羽夜说,以后我们可以常来她这里蹭吃蹭喝了。”纲手笑着说道。

“真的吗?”绳树看向羽夜,在看到羽夜点头时,他也跟着笑了起来,“那太好了!”

“快吃吧,都很晚了。”纲手看着高悬的月亮,说道。

“是!”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