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 Fragmente der Zeit

作者:茄汁浇饭
更新时间:2020-04-01 19:10
点击:453
章节字数:6655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R组前排三位纯友情向(团灭预警。虚构的国度和卫国战争,年代大概在二十世纪初。友希那莉莎是青梅竹马,纱夜稍晚加入,真的只有友情。历法借用了法国共和历。读完《爱是万物之心》留下了后遗症。标题是德语“时光断片”的意思。




(芽月落叶松日)


致莉莎,




展信安。




顺利抵达驻地。




平安,勿念。




请代我向父亲问好。




————




(芽月落叶松日)


今井小姐,




见信如面。




我们一切安好。




向所有人问好。




来信请寄以下地址。




冰川纱夜




————




(芽月山桑子日)


致友希那、纱夜,




已经到山桑子日了,真是叫人难以置信。你们启程是在报春花日,再过两天就满一个月了。我们从来没有这样长久地分别过,上一次我去疗养院只是呆了十几天,你们不光来探望我,我们还总是通电话。但这一次情况完全不同,我既不能看见你们的脸,也听不到你们的声音了。




不知道这样的日子还要持续多久,我会努力好好生活等着你们凯旋。请你们务必平平安安地,毫发无伤地回到我身边。如果拨动时针可以让时间更快地流逝,那我一定会去拜访世界各地的钟表店。




这些天我早晚都上教堂祷告,感觉信教的人似乎多了起来。但我想大家都是一样的,并不是诚心信仰基督教,只是心里空荡荡的,想要找个寄托而已。但这个结果看上去不坏,至少冰川伯伯是高兴的,看见大家都愿意到教堂来了,他布道比平常更加有热情了。




我在私下里找过他。我问,上帝真的会保佑你们吗?他说,因为上帝无时无刻不与你们同在,所以你们无需畏惧死亡。但我觉得上帝不够可靠,你们千万不要太莽撞了,上帝不会为你们伤心的,但我和大家会。




你们一离开我就开始想念你们了。虽然你们再三强调不许我追上去,但我还是爬到了山坡上,偷偷地望着你们的背影。但你们走得实在太快了,眨眼我就看不见你们了。




回到家里一坐下我就想着给你们写信,但又想起你们在路上不方便收发信件,只好先记下想要说的话,等你们什么时候来信了,再在回信里一次性告诉你们。要是你们觉得我说话有点乱,颠三倒四,前言不搭后语,请不要笑话我,那都是因为收到你们的来信太叫我高兴了,没有心思好好组织语言,想到什么就写什么。幸好你们的信没有寄丢。起初只摸到了友希那那封信,我还以为纱夜就不写信了呢。你们真是机智,把信装在一起。




这封信我誊写了几遍才满意。你们肯定没有多少时间读信,我当然得把字写得工整一点。除去日菜那桩已经解决了的意外,其他都是鸡毛蒜皮,不读也不要紧。




在家烤曲奇时想到你们,一不小心就烤多了,妈妈和我都吃不完,我拿去送给了凑伯伯和冰川伯伯。对了,他们身体都很健康。你们不用担心。我一有空就会去看他们。




那条喜欢在教堂附近徘徊的流浪狗不见了,不知道是不是追着你们走了。看来它真的很喜欢纱夜,但明明我也经常喂它的。




以前给你们做香袋用的材料还剩不少,我又做了几个送给村里的孩子们。有几个孩子不清楚你们是去做什么的,围着我问友希那姐姐和纱夜姐姐去哪里了。起初我还跟他们一起开玩笑,但说着说着就觉得鼻子好酸。




你们走时我来不及准备什么,现在我在织毛衣哦,织好以后跟信一起寄给你们。但还是希望战争不要持续到冬天。秋天就回来吧,我们一起去赏红叶。




樱花开了。每次望见山坡上那棵樱花树,都会想起我们在树下唱歌的情形。你们收到我的信时战场附近还有盛开的樱花吗?




今年樱花的花期特别短。遇上了一场大暴雨。真可惜啊,不到七天就谢完了。我做了一点盐渍樱花和樱叶,冬天一起吃吧。




你们走后不久,又来了另一支军队,征走了更年轻的人。只有我他们看不上,哪有军队会要病秧子呢。但我还挺不服气的,我觉得我可以胜任护士,更何况哮喘又不会死人,从疗养院回来之后我感觉好多了,呼吸新鲜空气到底是有用的。




日菜给冰川伯伯来信了,说在归国途中被扣下了,战时状态对面不肯放行,不只是她,还有好多同胞被抓住了,都是像她一样的留学生。冰川伯伯和我担心疯了。凑伯伯托了熟人照顾她,不知道能不能想办法把她带回来。




昨天收到了日菜的来信,说是安全抵达邻国,再过几日就会回来。不知道凑伯伯是怎么办到的。悬着的心终于可以放下来了。我去看过冰川伯伯,他长白头发了。日菜回来以后,他至少不会太孤单。




我拿鸡蛋孵了两只小鸡,用你们的名字命名。等它们长大说不定你们就回来了。很快的哦。当然不会吃掉它们。你们不许馋嘴。就算要吃,也应该是我吃,因为你们害得我好担心。




很遗憾不能一起庆祝纱夜的生日,不过友希那的生日应该可以赶上。虽然已经晚了但我还是要说。纱夜,生日快乐!




希望今年是个丰年。虽然物资还很充足,但我总觉得很不安。




不必想着给我回一样长的信,报个平安就好。




随信附上从神社求来的御守。




莉莎




————




(花月聚合草日)


致莉莎,




展信安。




我和纱夜一切平安。




在战场上没有时间写信,但还是想要和你说说话。你不会相信的,我正在战壕里叼着手电,一边发抖一边给你回信。我不是因为恐惧才这样,今天从早到晚都很安静。我想我已经度过了那个阶段,只是因为想到你还在好好地生活,不必经受这种折磨,高兴得忍不住颤抖。我甚至不知不觉落下了一滴眼泪,你会在信纸上读到它的。




我知道的,那时候你跟着我们。你不应该那样做的。你应该在告别之后立刻转身离开绝不回头,这样你就会牢牢记住我们的脸而不是背影。我很庆幸自己这么做了。




这里经常下雨,气温总是很低,没有任何漂亮的花,像是已经到了冬天。




我很怀念你的猫咪曲奇,请不要因为我这段时间不在就忘记了配方。




御守我放在胸前的口袋里了。我知道它会带给我好运。不过比起神明,我更加相信你。




战争可能秋天就会结束,大家都这样说。你不要太劳累,不用给我们织毛衣,军装够穿。




不要到战场来,哪怕只是做个护士。




来年春天我们还会在樱花树下唱歌的。




请代我向父亲问好。还有日菜。




另外,下次再写信来,不必抄写两份。




————




(花月海石竹日)


今井小姐,




见信如面。




我们一切无恙。




得知日菜安全无虞我们就放心了。父亲多亏你的照顾,我无法表达出我感激的万分之一。




不要强迫自己听他布道。我从来没有信仰过上帝。违背良心去做神父,和让我上战场相比,其实一样痛苦。我们会平安的,但不是因为上帝的保佑。我们都有信心能够打赢这场战争。




那条流浪狗确实跟着我走了一段,一路我都听见它的吠声,但后来我们失散了,原来它没有回去吗?不过再说担心也没有意义了。现在这个时候,哪还有精力去关心动物。人命比尘土还低贱。没有时间打扫战场,死去的人会把活着的人绊倒。大多数人和我素不相识,起初我觉得很麻木,直到看见了眼熟的面孔。我对你说过为什么不愿意给那条狗起名吗?就是因为害怕遇到这种情况。




你的身体不好,不要过度劳累,没有必要给我们织毛衣,大家都说冬天之前我们就能回去,或许还可以赶上赏红叶。




村庄远离前线非常安全,请不要想着做战地护士。




不日即将转移阵地,请勿回信。




我非常感激你。




务必保重身体。




向所有人问好。




冰川纱夜




————




(牧月矢车菊日)


致莉莎,




展信安。




虽然不想让你担心,但你肯定看得出来,这封信不是我写的,是纱夜替我执笔的。我的右手不幸受伤,缠上了很厚的绷带。记得你曾经教过我做菜,我不小心切到手指之后,你立刻为我处理了伤口,这里的护士没有你温柔,不过这也是理所当然的。在战场上人的期望很低,还有呼吸就值得庆幸了。我说这些话的时候纱夜在笑。我们在战场上笑得反而更多,因为哭会显得软弱,让人逐渐丧失信心。而且你知道的,我们不是爱哭的人。




为了我们,请你务必保重身体。




向所有人问好。




不要告诉父亲我受了伤。




凑友希那




————




(牧月百里香日)


今井小姐,




见信如面。




凑小姐的手痊愈得很慢,但她不希望我向你报告。我只能说我的身体还算健康,但最近营地里流感开始盛行,平时杀伤力不大的疾病,在战场上极有可能是致命的。




虽然现在还是初夏,但天气已经很热了,我很担心食物和水源的安全。但愿我们不会染病,或者即使染病也能康复,被疾病击败实在不光彩。当然,我不是在说你。




昨晚我做了一个梦,我们站在樱花树下,每个人都做了一顶花冠,转手戴在身边的人头上。不知道有什么深意,总觉得像一个预兆。




请跟我说说父亲的近况,还有日菜,希望她没有给你惹麻烦。




珍重。




向所有人问好。




新的来信地址如下。




冰川纱夜




————




(获月薰衣草日)


致友希那、纱夜,




这两个月你们音讯全无,广播里的捷报轻描淡写,我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捱过来的,担心胜利是用你们的生命换来的。只是写到这里,信纸就已经变得皱皱巴巴了。希望友希那的伤已经康复了,否则我的心脏夜夜都会绞痛。




我不知道应该和你们说什么才好。战场的残酷是我无法想象的,我不能够给予你们丝毫安慰。任何一件平凡琐事都会伤害你们,你们比我更加渴望获得宁静。比起你们,我的愿望只是空谈饶舌。即便如此,我依然要再次请求你们,不要抛下我和你们最亲爱的家人。




冰川伯伯和凑伯伯的精神都很好。冰川伯伯照旧布道施礼,凑伯伯的生意没有受到战争波及,据他说城里还是非常热闹的。日菜经常来找我玩,跟我说了很多在国外的见闻,她还是像以前那样乐天,好像没有悲伤这种情感,但有一次她在我家留宿,哭着对我说很担心纱夜。本来我特别担心她,害怕她不懂得怎么宣泄,见到她还会哭就放心了。




我希望你们都能拿到我的信,当作是我借它陪在你们身边,所以我还是要抄写两份,这不是什么辛苦的事情,远远谈不上劳累不劳累。




另外,毛衣已经织好,再过几个月就寄给你们。




我也相信战争很快就会结束,广播天天都这么说,好消息又一个接一个的,说不定我根本不用去寄毛衣。




保重身体,早日归来。




我会为你们祈祷的,让伤病都远离你们。




莉莎




————




(热月旋覆花日)


致莉莎,




展信安。




手伤已经痊愈,但留下了疤痕,希望你看到不会太吃惊。




纱夜发了高烧,我正在照看她,顺便写信给你。隐约可以听见炮声,如果能够把声音也写到信里,我想让你听听,其实这也算是一种音乐。记得以前我们在家用留声机听唱片吗?劣质的音乐还不如炮声好听。如果让我作曲激励士气,我或许会把炮声编进乐曲里。




昨天纱夜还清醒的时候,对我说很想念你的曲奇。我们已经吃了一个月的罐头,味觉都钝化了,不知道重新吃到正常的食物,会不会反应不过来。




不必担心我们看到平凡生活会痛苦,那已经是我们唯一值得安慰的事情。写下来吧,一切琐事。让我和她知道你们安好,过着最平静安全的生活,证明我们的牺牲是有回报的,证明我们在做有意义的事情。




替我向所有人问好。




————




(热月羽扇豆日)


今井小姐,




见信如面。




身体已经康复。




一年里最热的时候到了,以前只用担心可能中暑,现在却要担心可能中弹。战场教会了我黑色幽默。如果你被我逗笑了,一定要写在回信里。




父亲身心健康,日菜没有给你添麻烦我就放心了。我一直忘记说,请代我感谢凑伯父。如果不是仰仗他的人脉,日菜这时候肯定还困在外边。希望伯父可以原谅我的失礼。我的神经成天都绷得紧紧的,已经想不了太轻松的事情了。




你的信我都收在铁盒里,放心,不会弄丢。




我和凑小姐的想法一样。我们在保卫的东西,就是你能够写信的平凡生活。请不要浪费它,替我们好好体会它。




珍重。




向所有人问好,特别向凑伯父问好。




不要惯着日菜,让她和你一起干活。




冰川纱夜




————




(菓月起绒草日)


致友希那、纱夜,




我已经不求你们毫发无伤了,只要人能回来就足够了。别再受伤和生病了。如果可以的话,我愿意替你们承受这些痛苦,至少我可以好好躺在床上养伤和养病。




你们回来之前,一定要提前好久告诉我,我要做一屋子点心等着你们。你们肯定瘦了好多,不用担心发胖。想吃什么就写在信里吧,不管什么我都做给你们。




日菜有时候会替我照顾家禽,场面特别有趣,她会追着某一只小鸡叫姐姐。我想不通,为什么她每次都会认错“纱夜”。这是不是比纱夜的笑话好笑多了?




收麦子和播种的时候日菜都来了。今年人手短缺,我家倒是不受影响,但其他家可就麻烦大了,我和日菜成天到处帮忙,幸好你们家里没有田地。今年收成很好,但被征去不少,毕竟战争期间,还是军需为先。但为什么只有罐头,没有面包和其他食物吗?如果前线的士兵吃不好,这场仗还怎么继续?广播从来没有说过这些……




最近天空总是灰蒙蒙的,像要下雨,但又不下,天气闷热,心里也感觉闷闷的,好像喘不过气一样,希望我的哮喘不会复发。




友希那,谱曲吧。你不会轻易这样说,一定已经有了灵感,写一首慷慨激昂的乐曲,激励大家,你的音乐会乘着电波被送到全国各地,我也会在广播里听到它。




这句话是专门给纱夜的:我早就替你好好感谢过凑伯伯了,哪还用你提醒。




你们就放心吧,什么我都打理得井井有条呢。




保重身体,等着你们回来。




莉莎




————




(霞月向日葵日)


致莉莎,




展信安。




入秋以后气温骤降,北方的气候太不寻常了。我开始咳嗽了。战事大概还会僵持很久,如果要寄毛衣,请随下一封信寄来,不能让你的心意白费了。




你知道的,我最喜欢你的猫咪曲奇。别的什么我都不要。不用一屋子那么多,等到重逢那天,请只给我一块猫咪曲奇。只要一块我就知道,我真的回到了家乡。这里没有秤可以用,我不知道自己瘦了多少,但纱夜目测我瘦了十磅。我觉得她也差不多。




我的确是想谱曲的,而且确实也完成了。你和纱夜一样,是最懂我的人。她替我把乐曲交上去了。不知道你有没有收听到,但各处的军营都传遍了。现在正是最需要振奋人心的时候。我们已经退到最后的防线了。




祝所有人都好。




生日快乐。




————




(霞月孤挺花日)


今井小姐,




见信如面。




你还好吗,没有因为换季又感冒吧?日菜也有这个毛病,你们都要注意身体。尤其是你,结核病的高发季节到了,你千万要小心,我听说疗养院现在都不开了。




我和凑小姐的小鸡长大了吗?你和日菜趁早把它们吃掉吧。反正我们无论如何吃不上了。现在形势不一样了,后方物资也开始紧缺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征用到你们头上。




天气根本不讲道理,气温一下降得很低,军需又从来没有跟上过,我们晚上必须睡在一起,这样就可以盖两条被子。凑小姐比我更怕冷,我总是紧紧抱着她。冬天真不知道要怎么办,恐怕什么都得盖上。我的毛衣是什么颜色呢?我很期待。




感谢你的周到细心,让我不至于太失礼。




抱歉,错过你的生日,请原谅我们的缺席。




千万保重身体,不要过度操劳。




向所有人问好。




新的来信地址附在反面。




冰川纱夜




————




(雾月蓝雪花日)


致友希那、纱夜,




毛衣已经随信寄出。




原来战况一直不容乐观,广播从来都报喜不报忧,唯一有用的地方只是让我听到了友希那的乐曲。希望你们真的能够振作精神,我听过之后汗毛都竖起来了。




许多过冬的储备都被征用了,但真的能够送达你们手里吗?这个冬天不知道要怎么度过。你们,我们,都不知道。春天里没有人想过这个问题,谁都以为战争很快就会结束。竞选、宣传、教育,到处都这样说。我翻出了先前的信,你们没有想要骗我,对吗?你们也是这样相信的吧?




因为食物短缺,大家能走的都走了,到各处去谋生路了。冰川伯伯和凑伯伯把我跟妈妈带到了城里。地址我附在信末了。




请向我报平安。




活着回来。




莉莎




————




(雾月开心果日)


致友希那、纱夜,




不知道毛衣你们收到了没有。我等不及读到你们的回信了。听到的消息一天比一天糟糕,我多希望广播又在骗人,我只相信你们写的东西。请快一点回信给我。




让纱夜说中了,我不小心染上了结核病。或许是因为住到了城里,接触的人多了就染上了。不过不用为我担心,城里有位治疗结核病经验丰富的医生。




我和妈妈现在住的地方很小,厨房里放不下烤箱,除了曲奇,你们还想吃点什么?




生日礼物给友希那准备了新的手套哦,快点回来戴上试试。




平平安安,不要受伤。




和我说些好消息吧。




莉莎




————




(霜月常春藤日)


致友希那、纱夜,




今天是初雪的日子。以前我们总是一起看雪,还会堆雪人打雪仗。现在你们在哪里呢?北方的雪景一定很壮观。我的毛衣派上用场了吧。




距离上一次收到你们的信已经过了整整一个月,距离你们最后把信寄出也已经过去近两个月了。结核病正在一点点蚕食我的活力。我每天都咳得厉害,妈妈看了直掉眼泪,医生束手无策。日菜想要来看望我,我拒绝了,不能把病传染给她。




我来替你们说,祝我早日痊愈。




莉莎




————




(雪月花岗岩日)


致友希那、纱夜,




我也想念我的曲奇,我还想念很多东西。村庄、田地、老房子、樱花树。不知道还能不能再看见它们。我们约定过的,要再回到树下一起唱歌,纱夜不是梦见过吗,我们会戴上樱花编成的花冠。




你们可以来看望我,但要带一顶樱花花冠来。




莉莎




————




(雨月雪花莲日)


致友希那、纱夜,




再不回信我可要生气啦。你们要是见到我现在的样子,肯定不会忍心不理睬我。不过,幸好你们见不到我这副模样。你们告别之后一转头就走了,最后看到的是活蹦乱跳的我。其实我不太记得你们的背影,每次在夜里想念你们的时候,眼前浮现的都是微笑的表情,虽然不多,但印象很深刻。




广播又在放友希那的乐曲了。为什么友希那不给它起个名字呢?我要枕着这首乐曲进入梦乡……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