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chapter 14

作者:LOOKINglass
更新时间:2020-03-30 00:09
点击:210
章节字数:2055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我发誓我没有偷偷看天气预报,但当天下午真的下起了雨。尤纳斯说他看见了雨的边缘,为了避免被追上猛踩油门,顺着大路行驶的他还是莫名其妙地扎进了雨区,接着就再也看不见那个干燥而明媚的世界了。我接到交易成功的消息,赶往指定的地方接他,看到了一个在公交站旁穿着明黄色雨披,拎着小皮箱的男人。他在这种天气下抽不了烟,五官全扭在一团,像是个把脸贴在展馆玻璃上的暴怒的猴子,时而抓耳挠腮,吸着自己的口水,尽管我很清楚那是出于牙疼。随便找了个汽车旅馆,我们进了房间就坐在地板上,把箱子里的钱全都倒出来清点划分,接着把钞票都装在各自的提包里,出门后把皮箱扔进了垃圾通道。我说他分到钱后应该先治治牙疼。

“那也应该是在迈阿密治。溜得越快越好。”他说。“你还记得我们之前搞的保险吗?”

“你要是走了,这台车能借我多开几天?”

“你还想要多呆几天吗?你真是脑子不清楚了。埃德,出人命了。”

“你说什么?”从厚重而乌黑的云层的裂缝中传来巨响,我没有听清楚他在说什么,紧接着整个世界都陷入短暂的强光之中,像是巨大的灯箱广告牌迎着我的车窗向我倒来,炸裂。

“你能相信一个老人为了六万块自杀吗?这还达不到我们每周的一半水平。”

“操你妈的,你赚钱赚傻了?我在地上丢一百块都能雇到小混蛋要你的命。你到是说清楚啊?”

“道格拉斯带着我们做的项目,记得吗?先是让人小额投保,然后在进行验证工作后神不知鬼不觉地套到别人的银行卡号和密码。哗啦,然后别人所有的存款都不见了。”

“好极了。没骨气的倒霉蛋自杀,显然是在遗书里写了让我们不得安宁了。警察那边怎么说?”

“因为是自杀所以没有立案,但是他的家属跳出来强烈要求警方抓住诈骗犯。刚好丹尼尔那边是个突破口,我们的处境很危险。埃德,不要在这个地方呆太长时间,你留下的记录你自己都数不清楚。我不是担心你把我卖了才和你说这些掏心窝子的话,你和道格拉斯能带着我们赚钱。我说,我还年轻呢,还想再多捞一些,老兄,没你可不行。人们宁愿相信一个陌生漂亮小妞说爱上了他,也不愿意相信身穿警服的老实人。要不然他们现在为什么还是这么傻,心甘情愿地被骗呢?把我带去机场吧,我不能再久留了,你最好也是。”

“狗屁,你也担心我出卖你,别他妈说的那么肉麻。去了那边护好自己的屁股,各种意义上的。我是说,如果你得了艾滋病,突然神智不清发了疯,要把我们所有人都抖出去也是有可能的。”

“操你妈的,埃德。”他龇牙咧嘴地笑着,口水不断从牙缝中挤出来,接着马上捂住了自己的腮部。他和我都清楚我们的称呼根本不是真名。不过没什么关系。我听说捷克(也许是其他的东欧国家)有一个小镇上的男女都没有名字,却生活的平淡快乐,丝毫不会出现称呼上的混乱。遇上需要出国的情况,护照上的男人一律叫威廉,女人一律叫玛丽。我想他们的生活一定很简单,就像只有一个太阳,所以太阳就是太阳。一个人只有一个所爱,所以“吾爱”就是那个特定的人。茫茫人海,千万的雨滴和车流,冬去春来的候鸟,天空闭上眼睛后有了群星,太多太多的事物,但你知道她就是你的唯一。我向机场驶去,忽然觉得迈阿密只是地图上的一个红点,飞行也只是一条没有面积和厚度的线,轰鸣着,闪着红绿白灯光的机群,似乎远离了这片天空就扎向了二维的平面,去了我不能想象的地方。我不想落得流离失所,甜心,我们去迈阿密吧。我在心里演练着。我有一些钱,够我们在那边继续生活,什么?问我为什么突然就要换地方?我是出了什么事吗?没有的,没有的,甜心。我打过方向盘,聆听行道树的哭泣。你不能说我是可耻的骗子啊,即使全世界的报社都收了那家人的钱,大肆谈论着绝望自杀的可怜老人和毫无同理心,犯下惊天罪行的诈骗犯。我买下了经过的书报亭的所有的报纸,接着把它们全都丢进垃圾桶里,我稍作停留,在雨中阴燃。

不过我仍旧抱有希望,我为她准备了一本迈阿密风光的相册集。请对那里心生向往吧,艾什莉。因为我仍没有做好离开她的准备。

我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她那天没有去上班,我回来正好看见她披着毯子,蜷缩成一团,被开关门的声音吓了一跳。我说本该是我接她下班的,不明白她为什么回来的这么早。

“好消息,我们有一笔钱了。”我故意拉开手提包,给她看看里面的钞票,好让脸色苍白的她高兴一些。“还有这个。”我拿出相册集,给她翻看着阳光和沙滩。“我们可以一起去这儿,就是照片上的地方,很棒是吧。不过这个时候佛罗里达还是热的要命,甜心,尽可能打包你最薄的衣服吧,还有120度的防晒霜!”

“埃拉。”她推开相册集,万分哀愁地望着我。如果她告诉我乔治娅死了我都不意外。不,比起她要说的事情,我更希望是乔治娅死了。她本想鼓足勇气说话,却一下子红了眼眶,止不住地摇头,甩下几滴泪水。

“那个墨西哥人对你动手动脚了?”她更加频繁地摇头,快要把苍白的嘴唇咬出血,可是什么也说不出来。“不,不会是这样的。”我捧住她的脸颊,“你会没事的。”

“它来了。”她似乎是用尽全身的力气给我一个语焉不详却如洪钟一般震耳欲聋的答案。接着破碎,接着哭泣。我紧紧抱着她,安慰婴孩似的轻轻摇晃。使我们催折的狂风暴雨。它来了,电闪雷鸣,如此震怒。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