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长夜将至(下)

作者:TS曳
更新时间:2020-04-09 18:07
点击:405
章节字数:6443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纵观由上古卷轴流传下来的故事,绝大多数的情况下,凡人(包括所有的类人生物)乃至圣灵的命运都被写定。而英雄之所以能成为英雄,并不仅仅是单纯的拥有肉体上的强大力量、或是头脑上的非凡智慧——还因为英雄拥有着能改变自己以及他人命运的力量。


当然,并不是任何人都能成为英雄。在阅读卷轴中,我们先祖蛾祭司也见证过太多凡人竭尽一生摆脱命运的枷锁、到头来发现自己仍在既定的命运中兜兜转转。但是,或许这也是卷轴让我们阅读到这些悲壮故事的意义——所有在知识与命运的长河中挣扎的“凡人”,他们走过的轨迹能被我们、被希望了解他们的人通过卷轴领悟、记录下来——他们并非一无所有。”(克拉提乌斯·维里德,第三纪元432年)


虽然之前就有过类似的疑问,但也只有在被小糸拥抱之后,才真正的意识到自己的身体是如此异常的冰冷。


七海灯子蜷缩在房间的角落,抱着双膝,脑海中尚且留恋着已经消散的、属于小糸侑的体温。她战战兢兢地抬起头往床那边方向看去——却发现小糸坐在床边、也在目不转睛地盯着她。小糸身上被弄得有些狼狈,双肩处正面赫然的两个血窟窿,背面则是各自四道抓痕。而这些伤痕的血,尽数残留在七海的十指指尖——她清醒后才发现,自己的双手不知什么时候起变成了青灰色的、野兽利爪一般的模样。而且这副利爪骇人地伸长至常人的两到三手的长度。不仅是手,几乎整个前臂都成青灰色,看上去如岩石般僵硬。


七海一时间难以相信自己在失去意识时成了什么样的怪物、作出了什么事。只是手上的血色和不断钻入鼻腔的、属于小糸侑的血液的味道宛如尖锥般狠狠地刺痛她的内心。她只记得,当她察觉到那个危险的男人对小糸侑展现出的恶意后,她几近发狂似地在整个旅店搜索他。


“你很在意那个人类嘛,那个龙裔。“当她追上母马横幅二层时,却没有看到男人的身影,但他那带着点阴仄笑意的声音却仿佛从每一个木板缝隙渗出一般、如漩涡般钻入她的耳朵。她只感觉到紧张与愤怒的情绪几乎将她吞噬一般,而喉咙处和吸血牙也仿佛受到某种挑唆一般、蠢蠢欲动地发涩发痒,“看来你并没有理解到我刚才说的话的含义啊,灯子。”


“闭嘴!”七海手中的魔法快不受控制一般,一道冰锥射过去,却堪堪刺入木制墙中。


“你看起来就像人类一样——不过我觉得你很快就能明白、你和我是同类的事实,我很期待那一天。我会给你一点时间、但如果到那个时候你还不能看清事实的话,到时候我会再来帮你的。”


七海再也感觉不到男人的踪迹,仿佛凭空消失一般。像无头苍蝇一样找了一圈后,她只感觉自己身体里某种一直压抑着的东西似乎因为男人的出现而被唤醒了一样。只是,这样东西在她看来就是一只饥饿已久的笼中困兽,在她的身体里疯狂的挣扎,过于激烈的渴求几乎要把她撕裂。而她的脑海中,在逐渐失去意识前,恍若置身一片迷雾前一般,这片迷雾的背后透过的熟悉感让她感到毛骨悚然。她伫立、踟蹰,最后小心翼翼地向前迈出一小步,试图窥探迷雾笼罩下的真实——但那仅仅是冰山一角的记忆也足以将她卷入恐惧的漩涡之中……最后失去了身为人类的意识。


七海灯子害怕小糸看见她现在的样子——幸好此时的七海被黑暗笼罩,小糸应该看不清她现在变成了怎样的怪物。


七海其实对这副形态起初就有所察觉,那是她身为吸血鬼本来的面貌,只是一般都畏缩在人类外表之下——自己的本质还是一头可憎的怪物,不然她是断不会畏惧阳光与火焰、渴求着鲜活的血液,更不会……发疯似的伤害小糸小姐。想到这里,七海灯子不自禁地将整个身躯蜷缩得更厉害了,就像是给自己紧紧地捆上一层又一层的锁链一般,生怕放松了就会再次扑向不远处的小糸侑——七海清楚地知道自己之前看到的那番肆意狩猎人血的光景并非虚假,而正是自己过往碎片中的一块。尽管她现在随着头脑清醒过来,喉咙中那股发涩的饥渴感也被理智压下去不少,但那些可怕的场景却无法从记忆中再次逝去。她的内心明明白白地告诉着自己,那是她身为一头怪物的罪恶。那个如野兽般发狂的自己,那个身为吸血鬼的自己——她无法原谅的自己。


她的身躯因为内心的过度波澜而微微颤抖着,她不敢再看向小糸侑,害怕她那明黄色的眼眸会映照出她这副怪物的形态。她的脸无措地埋入那双还带着小糸血液味道的手掌中——自己始终是个吸血鬼,只是在完全忘记曾是个人类之后,就不会感到自己是异类了——因为自以为生来如此。她不知道小糸此时究竟在想着什么,她的眼神是那么的平静而又不至于冰冷、这也让七海的内心一隅稍微感到可耻的安心。


而在想起小糸侑此刻那双看不透情绪的明黄色眼眸时,她的脑海里不断交替闪烁着自己失去理智时看到画面、那个被自己咬伤吸血却还温柔地拥住她的女人,以及小糸侑那血淋淋的肩头、和她过于温暖、仿佛会把吸血鬼冰冷皮肤烫伤的体温。隐隐约约之间,那个女人的身影渐渐与小糸侑接近、重合,而她的内心中的愧疚与恐惧如暗海中的激浪也更加来势汹汹,仿佛一瞬间就可以将她淹没;又似一块沉重冰冷的巨石,毫不留情地坠落到她的胸口,压得她喘不过气来——她不难想象,如果自己真的有着那样无法原谅的过去,那么自己被抛弃在幽空地穴的那几千年都无异于一副被遗忘在时间外的监牢。而这仍然无法让自己克制住本能——她又正是吸取了小糸侑的血液而醒来。七海灯子想到这里,胸腔憋闷得难受,一种或是悲伤或是后悔的情绪要在其中炸开似的。


“灯子,帮我个忙好吗?”正当七海的思绪准备下沉至无可挽回的深渊时,不远处坐在床上、原本一声不吭的小糸侑轻声喊道。她那清澈的声音一瞬间扑进七海脑海中那片发腥的乌黑淤泥中,让逐渐沉溺的七海恢复了神智。


小糸其实也陷入了她人生中最恐惧的时刻——因为她从不愿动摇的内心因为这种突发情况而产生了前所未有的震动。在自己离开的这段时间里,到底发生了什么?小糸侑细想起从见到七海第一眼起发生的所有事、关于七海的所有细节。她想起七海会在情绪产生极度波动时,眼睛会出现类似的红色光芒,就像昨天她回想起过去时那样——


“而没有任何人可以确定,一位纯血的吸血鬼君主的力量是否可以由凡人控制。当然,我们也不清楚,灯子以前的记忆会给这未知的力量带来怎样的变数。”


所以,这也是变数之一吗?小糸感觉自己有些许窒息,她从未想过这种不愿去期待的未来会来得这么快。她心里明白,自己不会因为这种事而防备、埋怨七海灯子。只是,这样的现实进一步提醒她应该摸清到底是什么在影响着七海。是记忆?难道是过去的人出现?但是明显七海对佐伯就没有那么过激的反应。


那么,可能就是佐伯提到过的,瓦尔基哈的人——那位小糸从未见过、只有耳闻的、和七海灯子有着缘关系的那位——这仅仅是个假设——他为什么要亲自找上灯子?是因为血缘亲情,还是更可能的、上古卷轴。


七海的处境恐怕不太乐观。同时,吸血鬼的本性的失控,恐怕也让她自己感到痛苦。小糸侑这么想着,朝七海灯子所在的方向默默看过去:


“我的肩膀、现在动不了了。能帮我把治愈药水给我吗?我记得你的包里就有一个。”


紧接着屋子里的气氛维持着一种暴风雨前的平静一般,七海也没了动静。小糸感到有些为难,此时屋里也没有亮灯,一片漆黑。而她也没有像吸血鬼那样的夜视能力,只能全凭着气味与之前七海的动静猜测她在房间角落待着。七海灯子刻意的疏离让她也难以想象七海此时经历着怎样的心境,她不认为等待是个好办法,她也无法贸然近一步——她也担心自己会吓到七海。


就在这时,黑暗中眼前突然出现了什么东西。因为一片漆黑,所以小糸也是等到东西慢悠悠地快飘到面前了才注意到——她伸手接住,冰凉的玻璃触感告诉她这应该就是治愈药水。


“谢谢。”小糸接过药水,熟练的打开瓶子喝了药水,又循着气味瞄了眼那蜷缩在角落的黑漆漆一团。


肩膀上那片几乎要把她冻僵的冰冷感在喝下药水后要好多了,小糸赶紧抬起手,趁着伤口还没开始愈合就赶紧把上衣给脱了。衣服破掉的边边角角粘连到血肉里,小糸忍着痛硬生生扯了下来,但还是禁不住倒吸一口凉气。而就在小糸疼得嘶了一声时,她也注意到角落的某个吸血鬼瞬间就抬起头看了过来——她看到七海的眼睛仍然是血红色的,甚至瞳仁处还泛着金色。那就是吸血鬼的眼睛,只是,比起冰冷可怖的“吸血鬼”,七海有着本质的区别——


正想到这里,从角落处破开一道温和的柔绿色光芒,透过黑暗轻轻落在小糸侑的肩膀上,她清楚地感觉到肩膀处的伤口在药水和柔绿色光晕的作用下开始以可观的速度愈合。


果然,七海灯子还是那个七海灯子。小糸的心里浮现出最开始见到七海时的情景,虽然那时她是个让人感到畏惧的吸血鬼君王,但还是用着同样的治愈法术为自己疗伤。说来,自己和七海灯子最开始都多少防备着对方,若不是七海先自己露了软,自己也不会在后来几天就那么亲近七海。小糸不认为自己是个冷漠的人,只是她过去十多年里都已经习惯了在绿海中孤身独行的日子了。像现在这样把一个人放在自己身边、甚至是要把那个人放在身后,这在小糸看来是非常困难的事。要知道,就算是槙圣司,也是因为她和他认识了很久了。换句话说,如果非要做个选择,她还是更喜欢独来独往。而如今,她认识了七海,决定要把对方放在自己的身边。而七海也在放下姿态后表现出依赖她的样子,小糸很难拒绝这种被人依赖带来的飘飘然的感觉、更何况她根本就不擅长拒绝。她虽然很多时候都忘了七海灯子是一位吸血鬼君王,虽然自己心里也曾警示过自己这样的日子迟早都会结束,也得到过佐伯沙弥香有意无意的提醒,但她还是走到了今天这一步——衣兜里的那瓶失忆药水好似在发烫。


她突然也理解了当初佐伯和灯子的姐姐澪做出的让灯子失去记忆的选择,如果今天的事故没有发生,那么七海灯子还是可以开开心心地对这个陌生的三千年后的世界抱持着好奇心活下去。或许七海很快就能学好通用语;或许自己能带七海去冬堡学习现代魔法;或许她有一天也会喜欢上和另一个人一同旅行的感觉——只是,现在她肩膀上的伤口尚未停歇的疼痛、以及七海在黑暗中那双血红色的眼睛无时无刻不在提醒着七海灯子“终究是吸血鬼”的事实——她不会怪责七海,更别说有所厌恶。可就算她能不怨七海,她和七海灯子那过于本质的区别也太过容易将彼此引向不同的道路:七海灯子需要血液为食、尤其是人血;而她小糸侑作为人类(包括一切类人生物),就算理解七海、也无法完全昧着自己身为人的内心去放纵七海。但是,她仍然选择让七海留在自己身边、愿意去制止发狂的七海,也只是因为……


这样的沉默又持续了将近一个小时,小糸侑在药水和七海的治愈魔法的帮助下伤口终于愈合完毕。


“谢谢你。”不知为何,小糸总觉得现在的情形在某种意义上来说是似曾相识。


“小糸小姐。”一直沉默的七海灯子突然开口了,声音中带着一丝微弱的颤抖,“我曾问过你,我和你是不一样的。而小糸小姐你也给了我确定的答案。我从来没忘记过我们之间、或者说我和人之间的不同。只是,和小糸小姐你在一起的时候,我总会觉得,这些不同是微不足道的——很蠢对吧?我明白自己是吸血鬼,也明白我会吸食人血,但也妄想过能和小糸小姐你就这样生活下去。只是,看来这是不行的啊……”


“灯子……”


小糸如鲠在喉,清楚地感觉到七海情绪的变化,她也明白七海也意识到彼此本质上的区别并为之痛苦着。她总感觉,七海说着说着就会彻底融入眼前的黑暗,从此消失不见一般。只是,当她试图喊住她时,七海却置之不顾般、继续打断说道:


“总之,我现在不需要小糸小姐你帮我找卷轴的秘密了,我们彼此建立的口头契约取消。当然,我无法原谅自己……很多事实我也无法抹消……而这也是我唯一能想到的、不让小糸小姐你继续受到伤害的方法。”


小糸猛地意识到七海接下来想说的话,她攸然站起,朝七海所在的角落冲过去——却扑了个空。


“再见。”七海的声音从背后房间中央的上空传来,脆弱得仿佛一碰就碎。


该死的熟悉感。一切都像当初初见七海时那般,按照剧本下一秒变成蝙蝠、或是烟雾的七海灯子就要远走高飞了。小糸心里忿忿不平,她痛恨这历史重演而自己好像无能为力一般的感觉。她确实是讨厌做出选择,但是当没有选择可做时才发现这更让她感到紧张而悔恨。


而且,这次自己连七海离开的样子都看不到,更别说自己可能再也遇不到一个会明知道自己害怕火焰阳光也要冲过来救她、哪怕只是为了增加交易筹码的吸血鬼;一个失去记忆连名字都不记得只能干等着自己给她想的女孩子;一个放下架子后就自顾自地赖着自己、给她看点儿东西就开心得不得了的七海灯子——


“明明就做不到!”再也不管地朝七海声音最后的方向喊道,“要能自己做到找回记忆、卷轴真相,那你一开始就不会找上我了。大可从那时起就彻底消失,不是吗?”


她也不知道七海此刻是否还在房间里,能不能听到她的话语。但小糸此刻却只想努力伸出手,将消散在空气中的七海挽留下来,挽留那个吸血鬼,那个因为失去记忆而不安的二十岁的女孩子,挽留灯子、七海灯子。她此刻也没有余力再去纠结自己留下七海的原因,不管是因为石棺中的文字,还是因为佐伯的委托。此刻只是她小糸侑不想失去七海灯子。


“作为人类、还是作为吸血鬼,一定要强行分开吗?明明都不该被否定。我只知道,你如果讨厌阳光,我就会帮你戴好兜帽,尽管最好的方法是让你在房间里等到晚上、但你想跟我一起;如果你不喜欢火焰,我就尽量让你能避开它,干脆连灯光术、火舌术都不用、虽然这些魔法很实用;如果你感觉口渴,但吸人血会感觉痛苦,那我也会帮你一起想办法……我并没有忘记你是吸血鬼,但也不想刻意去把你当作吸血鬼。因为你也会开心,也会激动,也会难过,也会痛苦。会因为自己学到新知识沾沾自喜,也会因为被我冷落一晚而惴惴不安、我走前看到你的表情了、虽然我没说出来但请你别抵赖——总之,这些都和我一样,我也不会去否定。就像我现在只希望你别离开,不想把这短时间里我们之间建立起来的信任当作不存在。”


这就是她仍然选择留住七海灯子的原因,只是因为她不知道什么时候起、或许从一开始就相信七海灯子的内心是善良而脆弱的,而这与她是人、是吸血鬼、还是其他任何事物都无关,只属于七海灯子的。兜里那瓶因为她刚才心理作用而感觉在发烫的失忆药水,此刻开始冷却下来。


房间里又持续沉默良久,久到小糸侑几乎要放弃等待、开始自嘲自己是个对空气说一堆话的傻瓜。但就在这时,方才七海最后声音的方向再次传来一道小心翼翼的询问:


“真的吗?”像是受伤的野兽在试图鼓励自己重新建立信赖关系一样。


“是的。”小糸直到七海能看清自己的表情、眼神,于是她要做的就只有坚定地望着她所在的方向。


“小糸小姐你大可以把我再关回幽空地穴,就像最开始对发疯的我那样……”明明说这些的时候都满满的害怕。


“我不会,你不想那样的,不是吗?”她感觉得到七海的气息又愈发浓郁起来,说明她没打算再离开。失忆药水彻底冷却下来,被小糸侑遗忘在衣兜角落。


“我不希望小糸小姐你为难的。”声音变得委屈起来,但也越发有实感。


“我知道,虽然你还是会把让人烦恼的事情都丢给我。”小糸不禁笑道。


“对不起……”七海的声音开始往这边近了一点,话里的沉重感让小糸察觉到她并非只是对这种小事道歉。这也让她的心变得更为柔软——


“我没有怪过你,从来都没有。”


又是一阵沉默,大概是七海灯子又陷入了内心挣扎中。过了好一会儿,她才用着很没底气的口气说:


“我能再抱一下小糸小姐吗?或者、或者就让我靠一下、如果你介意的话。”七海的声音近在身前,小糸似乎一抬手就能触碰到她。


实在是不懂这吸血鬼都这个时候了还在想什么。


“真拿你没办法。”


小糸侑凭着直觉伸过手去,一把抱住了已经回到她面前的七海灯子。起初吸血鬼似乎是因为被小小的吓了一下而一个激灵,随后就扭扭捏捏地从小糸背后轻轻环住了她的背,小心得生怕弄伤小糸一般——也确实如此,小糸侑能清楚地感觉到七海那双颀长利爪,心里也瞬间明白了七海的犹豫。


“不想小糸小姐为难,也不想再让小糸小姐卷入危险之中,请不要忘记这一点。”七海如梦呓般小声呢喃着。小糸侑的体温好像要把她灼伤,但她并不讨厌,反而极为珍惜,甚至想再加深这个拥抱。七海只感觉到,只有在此时,她才有种置身世间的感觉。


“好。”小糸侑总觉得这句话有弦外之音,但此刻她确确实实地触碰到七海灯子,这份别样的安心又让她下意识不愿再多想——


所以,告诉我发生了什么好吗?灯子……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不好意思,之前因为出国留学的事情耽误了很久。
请大家疫情期间也多保重身体。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