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缓生速死

作者:文娘
更新时间:2020-03-25 22:57
点击:202
章节字数:2587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我并不想去璇玑宫见夜神殿下,也不想再回太巳府,爹爹的尸首还在他房间,岐黄仙官施下法阵助尸身不被流逝的时间侵蚀。我哪儿也不想去,再迈一步便是未来,无论未来是好是坏,都与我无关。


我抱着荼姚吻她,闭上眼睛想要陷入情欲,荼姚依我的愿回应我,但片刻之后便就松开。“你的背,”她说,“掉下来,你给本座垫着,我都觉得疼,你不疼么?”她问得很温柔,如母亲般。


“不疼。”我按下她的头欲继续亲吻,却被荼姚灵巧躲开。


“我看看。”荼姚解开宽大的外袍罩在我们身上,瞬间,天空变成了紫白相间,我闻到她衣衫上的女子香、熏香、酒香、药香,专属于荼姚的气味将我层层包裹了起来。


我翻身侧躺任荼姚松开我的腰带衣襟,衣裳褪至腰间,她颤着手触碰我的背脊,目光热切而隐忍。


“还好,肩上有点儿淤青,并无大碍。”她冷静道,手移到腰间衣物,准备帮我穿上。


“不用检查其他地方么?”我握住她的手往胸口移来,荼姚的手很烫,滑过腰时我不禁颤了颤。“你看,这里还有淤青,昨天早上在掣凰亭,你把酒瓶扔向我,砸伤了我。”我将她的手按在胸骨淤青处,荼姚神色慌张地想要收回手,目光偏向一旁。真好笑,她方才还如狼似虎,现在就含羞带怯了。


“渊林人迹罕至,娘娘既然想要我,何不现在就办了我?”我将她的手移到胸上,想要吸引她的目光。


“光天化日的——”荼姚怒斥着欲抬手,我赶忙牵住含入口中,伸舌舔舐。荼姚的甲套真是锐利,我真怕一不小心伤了舌头。


不出所料,她目光转来,双耳在这片紫白相间的狭小密闭空间里显得分外绯红。她趴在我身上,只消下沉几寸便能与我紧紧相贴。我呼吸着她的呼吸,品尝着空气里的灼热。我的身体很热,我想要她。


“现在不是时候。”她咬唇道,双眼一眨不眨地盯着我。从指尖到指根、从指根到掌心、从掌心到手背,我将荼姚的手寸寸舔过、厘厘吻过。天知道为何我如此得心应手,我只知道,我想要她。


“会被人发现的。”她说,呼吸渐渐变浅变缓,我恍然听到了她喉头的娇喘,那声音若能释放出来,该是多么撩人心弦。


“被人发现更好。”放过她的手,我揽住荼姚的腰翻身将她压在身下,凤钗松落,几缕散发贴在渊林透明的结界上,黑色的,与结界之下的黑色融为一体。我还看到赤红渊木往下延伸,直至深渊吞噬一切,阳光也未逃脱。


“如果可以,我想在六界所有人面前上你。”我边说边解荼姚的腰带,像剥橘子一样将她的衣衫件件褪去。荼姚的肉体很美,虽生过孩子又嗜酒多年,数万年的年纪都可做我的母亲了,但她保养得极好,没有发福、没有皱纹、没有瑕疵。这就是不死之鸟凤凰的肉体么?真令人艳羡。


荼姚没有反抗,她咬着手指偏着头,眼角尽染羞红。算是默认了罢。叹了口气,摸上她光滑温热的大腿,我正准备行苟且之事时,头上传来清亮的咳嗽声:


“咳咳咳,光天化日之下淫乱天庭,天后定会一掌琉璃净火将你们轰出天界!”


荼姚立即捂我的嘴,蹙眉凝眸示意我不要出声,然我已是破罐子破摔的状态了,也不顾她眼色瘆人,我拨开她的手从袍中探出头,顺便把荼姚的脸也露了出来。


抬头看,月下仙人和缘机仙子正站在石板上居高临下地望着我们。


“原来是丹朱叔叔!”我咧嘴一笑,将袍子往上一扯藏住荼姚的脸。“你们这是要去哪?”


他二人互看了一眼。月下仙人扯了扯身上红绳,结结巴巴道:“今早听人说大侄子突患重病,我派人去请岐黄仙官。传令的却报岐黄去了太巳府上,然太巳府无人看守、府门紧闭,传音入府也无人应,不知岐黄现在何处。我命传令官去岐黄府守着,自己先和缘机来看大侄子,想着渊林这条路最近,故而——”月下仙人忽红了脸。“在空中见到一团东西在此蠕动,远看有紫云金凤图案,我以为是天后的东西不小心落在此处正往深渊下坠,故才飞来——”


“哎哟!”月下仙人捂着后脑勺大叫一声,回头看,缘机仙子正一脸“恨铁不成钢”地怒视他,右手高举拳头。


“还请天后娘娘息怒!”缘机仙子朝我这边规规矩矩地行了一礼,肃然道,“我与丹朱什么都没看见。缘机可对天发誓——”说着她举手立誓,“若渊林此事再有第五人知,我与丹朱自动请愿削去仙籍,从此不再踏入天庭半步!”


“这个誓是不是太狠了点?”丹朱嘀咕道。


“准了!”荼姚闷闷的声音从袍下传出,我能依稀感觉到她吐在我皮肤上的怒气。


“那小仙我们就先行告退了。”缘机拉着丹朱纵身飞去,眨眼间便消失无影。


我贴着荼姚的身子往下移,让她露出头来。“若非大家都上值去了,随便在路上拉一个人问,都能问到岐黄叔叔的踪迹。”我看着天说,还点点头自我赞同。


“你觉得自己很聪明是吗?”低头看,荼姚怒目圆睁。“别人都是傻子,就你看得通透?”


我没说话。


“混账东西!”一巴掌扇来,甲套刮过左脸,我感到有液体从脸上渗出,疼。“从本座身上滚下去!”荼姚一动怒,就恢复了虎狼状态。她双手一推,我翻身落地,肩胛骨磕在结界上,又疼了起来。


“来的若是太微,我就把你杀了!”荼姚迅速穿好衣服,将外裳从我身下扯出。“你死一千次都死有余辜!”


“娘娘这就杀了我吧。”我胡乱穿好衣,跪求道。垂眸看深渊,只要将这结界撤掉,我便能速死。


“本座知道你求的是什么,”她蹲下看我,用无名指甲套勾起我的下巴,一字一字咬牙对我说,“但你永远都不会如愿。”


荼姚言出必行,我信她。就算她说的是假话,我也信她。在你悲痛欲绝想要自尽时,恨你的敌人也是你的朋友,因为他们不会让你速死,比死更严酷的刑罚是生之折磨。


荼姚拾起凤钗插回发间,天上艳阳在她钗上反射出刺眼辉光。我抬首看她,赤红渊林如血,荼姚立于血屏前,宛如一尊死神雕像。裙摆上的金凤图案如火,翱翔盘旋似要腾起将荼姚燃烧。血火啊血火,露水怕死,那晚才拒绝了荼姚,因为露水知道天后娘娘满手血腥,浑身上下都有死亡气息。可现在不一样了,露水不再怕死,露水渴求死亡。


“璇玑宫本座不去了,”荼姚转身背对我道,“见了丹朱只会尴尬,你代我去吧,日落时分来紫方云宫禀报。记住——”她顿了一下,“若你没有听话,日落之时未出现在紫方云宫,你就永远不会知道是谁在太巳的吃食中下的毒。”


“若我不想知道真相?”


“你大可不来,”她回头看我,目光似刃,“但若不来,我会让你日出即死。”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