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chapter2

作者:LOOKINglass
更新时间:2020-03-08 18:40
点击:558
章节字数:6747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穿戴整齐的安娜吃力地走在后面,不明白艾莎为什么在雪地里走的那么轻松。那可是没过膝盖的雪,她一蹦一跳地就能在其上健步如飞,安娜想到灵巧的雌鹿,也许艾莎不是在行走,而是在雪原上舞蹈。什么嘛,雪愿意和她分享见闻,在这种场合却不接纳她,反倒拖着安娜这个凡人女王的脚步,生怕她离开似的。视野中全是漫出来的白色,她盯着艾莎的背影,艾莎也苍白的近乎看不见了——阳光把她身边的一切都变成雪白。她快要瞎掉了,叫住艾莎,让她不要走那么快。或者她希望艾莎能牵住她的手。

“艾莎?”她询问着。

“我们要到了。”听她的语气,似乎是心情不太好。安娜不明白有什么事情让她感到不悦。她们从北坡绕上山,现在的地势可以将南坡的状况一览无余。远方黑压压的东西出现在安娜的眼前,她看得见星星点点的火光——那黑压压的一片是人,集结的号角声响起来。那是军队。不属于阿伦戴尔,规模也远胜于任何一个北方国家。那是南方人的军队。

“他们什么时候来的?”目睹这一切的安娜虽然吃惊,但又马上镇定,询问艾莎。

“他们算好了开春的时节,准备避开北方严酷的冬日进军。”

“可为什么直接就到了阿伦戴尔?咱们的南边应该还有些国家,我可没听见他们灭国的消息……如果只是借路,他们也有可能面临腹背受敌的窘境。”

“我亲爱的妹妹,亲爱的女王陛下啊,北方王国可没你想的那么团结。那些老东西——老国王,只在乎自己国家的利益。南艾尔的君主答应与南边的帝国一起瓜分阿伦戴尔,同意帝国从南艾尔通行。你还准备与他们和亲,不是吗?”

“他们——昏庸!”安娜被气的说不出别的话,愤怒地把大剑倒插进雪地里。

“请原谅,我为了得到这些情报,一次又一次地降雪。”

“所以冬天才迟迟不结束。”

“如果没有‘雪妖’的存在,汉斯王子按照他接到的密令,成婚之后就要把你杀死。然后由他担任阿伦戴尔的合法君主,恭迎帝国的军队进入王城。到那时阿伦戴尔会成为帝国的公国。”

“南方佬可真是机关算尽……这样他们自己根本不用费一兵一卒就占领了两个国家。我想南艾尔也根本分不到他们的那份,就会被帝国用同样的方式和平演变。”

“你说的对。这就是为什么南方人指定让野心勃勃的汉斯王子前来阿伦戴尔。冬天迟迟不结束,他们也没有办法继续行军。而汉斯王子的诡计就是想让你死在北山,他买通了占星师,指名让你进山讨伐。南方人得到消息,也进山寻找阿伦戴尔的女王,不过不巧的是,他们找到的不是女王,而是货真价实的雪妖——”

“你杀了他们。”

“就在昨晚啊,我的妹妹。你以为那是你的兵士?他们是进山追杀你的南方军。你没有看清那面军旗的颜色吧?那才不是阿伦戴尔的军旗。”

“所以你不让冬天结束,是为了拖慢他们举兵攻打阿伦戴尔的步伐?”

“也谢天谢地,你没有急着和汉斯王子成婚,他狗急跳墙,想出让你来猎杀我的主意,反倒把你送到了我的身边,而我也可以确保你的安全。”

“你一直在守护我?”

“你,还有我们的故乡。”她朝安娜苦笑一下,“圣灵是不该有这些世俗的羁绊的。我自贬神格。”

“我……我很抱歉。如果我能早点察觉到,你就不会——”

“说什么傻话。父亲不也说了吗,失去了故乡,就是失去了一切。”她转过身去看坡下的军队,“南方人现在已经在动摇了……战线拉的太长,旷日持久的冬天加剧他们的消耗,如果再不打出一个胜仗,他们国内的财阀就要让皇帝陛下倒台。”

“可阿伦戴尔也撑不了多久了。”

“安娜,你想给他们一点颜色看看吗?”

“什么?可我只有一个人,他们的军队的规模如此庞大,你看看我,连一匹战马、一个援军都没有……我学习过如何打仗,因此更知道打赢他们是多么不可能。”

“我就是你的援军。”她一字一顿地说着,“我是,这片冰雪的女王。过来,安娜。”

她抓起一小团雪,拉开了安娜的铁面具,似乎是神父在信徒的额头上画下灰烬十字,她把那团雪放在安娜的额头上,冰凉的雪水从她的鼻梁,她的眼窝处流下,似乎她为雪的死亡感到哀恸。水不在她脸颊上流动了——她睁开眼,水珠齐齐飞上天空,随着艾莎向下压迫的手势,水流汇聚,向地面扑来。

“并不是所有的圣灵都反对我。与我同根同源的水灵愿意参与驰援。”

水流把雪地砸出深坑,像是沸腾一般不断骚动——透明的蹄踩住雪坑的边缘,把骏马整个强壮优美的身躯支撑起来。完全透明的骏马,水。它踩不住蹄下的雪地,在不断下陷中躁动不安。艾莎上前抚摸,冰晶瞬间爬满了骏马的身体,它马上从坑里腾出来,可以在雪地上自如疾驰了。安娜看着这一幕不禁张口结舌,即使艾莎把马匹牵到了她的面前,让它熟悉安娜的气味——这将会是她的战马。它雪花编织的鬃毛上的冰晶颗粒反射着光点,让安娜些许眩晕。

“凯尔派。你可以这么叫他。”

“传说中的水怪?”

“是圣灵哦。”

“好,我现在是一人一马了。还有什么?”凯尔派不停用鼻子蹭安娜,让这个披坚执锐的女人腼腆起来。

“雪下的足够多了。漫山遍野的苍白就是我的攻势。还有——那头龙的报答。”

“什么?”

“他告诉了你他的名讳,这再明显不过了。名字是一个魔咒,只要你呼唤他,他就会现身相助。”

“真的?”

“怪物出现在人类军队中自然不好施展,好在你只有一人,他的出现才不会引起军心躁动。我也可以施展出我的全力——我之前尽力克制的大自然的残暴力量。出发吧,安娜。你的身后有每一片雪花的光。”她重新把安娜的铁面具拉上,造型冷酷的人脸盖住她的温柔面庞,只有眼孔处那双纯净的幽绿眼眸留恋地望着艾莎。一丝坚毅从中闪过。雷厉风行。还不等通人性的战马自己低下头,她翻身就跨上凯尔派,轻轻踢着马儿的肚子,凯尔派踢着小步绕着安娜插在地上的半人高的大剑转了一圈——她伸手拔出,手腕一翻就把它扛在肩上。骑兵的英勇身姿让这位冰雪的女王看得发痴。女孩变成了女王。安娜喝出号子,在与凯尔派疾驰的背影中头也不回地挥手告别——她将带来凯旋,或者死亡。艾莎会意,催动冰雪的魔法:雪在凯尔派的马蹄后方下起来,压断了铺在雪原上的每一片雪花的臂膀,巨响从雪层的深处传来,是时候了,安娜化做的小点离黑色的障壁越来越近。她举起了大剑,勒住缰绳,凯尔派扬起前蹄,在敌方阵前,安娜只需要吹响毁灭的号角——不是号角。敌军发现异常,陆续吹响号角传令,在号角怒涛般的嘶吼中,单枪匹马的来者深吸一口气,她的声音从山谷中传出,惊天动地的吼声让其他声音黯然失色——就连安娜本人都不相信,这声嘶吼来自于她的喉舌。

“纳克图尔——!听我号令!来我身边!”

她回想起来,一定是这头龙的名字具有某种魔力,只要呼喊就能让声音震天响。

还没有听见巨龙破空飞来的声音,遮天蔽日的黑影也遍寻不着,安娜的身后首先传来惊天动地的巨响——白色的浪涛铺天盖地地涌来,尖端似乎是疾驰的骑兵——雪崩。在这惊人的攻势中她也策马前冲,抓上大剑后半段未开锋的剑刃,当作骑枪向黑压压的大军冲去。凯尔派跑的很快,永远都在雪崩的前面,在这突如其来的攻击中匆忙整备的帝国军队阵型松散,一下子就被安娜冲出个缺口,她向后闪躲,帝国军的斩马剑劈过凯尔派的脖子,冰皮破碎,剑刃划过他由水组成的身体,剑砍不断水。安娜怒喝,借着凯尔派前冲的势头,她的大剑把帝国军刺个对穿。凯尔派一个急转,挂在剑刃上的尸体被甩出去,安娜放开缰绳,只用双腿夹住马匹的肚子,而现在她双手都抓上了大剑的剑柄,用全身的力量挥舞起来,左侧一扫,连着头盔把某人的脑袋切开半边,右侧一挥,硬生生把几个兵士全数砸倒,凯尔派心领神会,扬起前蹄踏上他们因为惊慌而不断扭动的身体而后狠狠踩下。她灵巧地俯身,躲过长矛兵的突刺,弯过臂膀就是从下至上的凶猛一击,他的身体同被斩断的长矛一同破碎……雪崩也冲上来,把还未来得及反扑的帝国军统统碾压进苍白的死寂,快要碰到凯尔派和安娜时,白色的怒涛却分开了。为了不影响雪崩的攻势,凯尔派转身,带着安娜爬上了雪崩的浪潮,让雪崩带着它们前进。安娜可搞不懂自己究竟是在骑马还是在冲浪,她被雪崩捧到最前端,怒吼着,厮杀着,帝国军见状纷纷后撤,似乎立于白色浪尖的是一位神明,似乎他们在和神威对抗——结局一目了然,他们胜算寥寥。但帝国军训练有素,久经沙场的指挥官可不知道何为轻言放弃。撤回的军队避开势头凶猛的雪崩,在离坡度很远的地方,那场雪崩的怒意也渐渐平息。指挥官在不远处的平原地带迅速指挥军队重整阵型,安娜看见他们拉出了不少攻城器械,车堡首先列成横排,向她开去,抵御将要降临的雪崩。投石机上的弹药换成了涂满柏油的火焰壶,拉出一个夸张的弧度就要向安娜抛去。而军队已经整理好阵型,大盾兵种首当其冲列好防御阵型,在盾牌与盾牌的间隙中,一根根长矛从中伸出,要把冲上来的鲁莽骑兵的锐气好好地挫一挫。安娜预感到事态的严重,进攻的步伐也慢下来。但不能回头,帝国投出的火球在她身后炸开,溅出的油与其他燃烧物居然组成了一面火墙——他们的攻城器械设计师还真是聪明到恶毒的程度了。艾莎……安娜身后的雪被火烧的消融,祈祷着她立马发起支援。

就在这时,另一股绿色的火焰从天空中泼洒而至!不是朝着安娜,而是凶猛地扑向了帝国军。雷霆般的嘶吼再次传来,怪物的巨大身影翱翔于天际,他们把预备射在安娜身上的弩箭全数向纳克图尔发去,尽数在龙鳞上弹开、折断。龙践踏着,怒吼着,不断喷吐龙息——帝国军也不甘示弱,他们向他抛去绊马索,想要把他束缚住,这确实对纳克图尔造成不少麻烦。雪崩冲到车堡面前,被它们巨大的体积卸去势头,远远站在一侧的艾莎通过雪花传递的感知,清楚地知道战局中的一切。冰冻的肢体从雪地里爬出来,层层冰雪把包裹在其中的野兽或人类的尸体变成比原来的体积还要大上几倍的怪物,不是艾莎知晓死灵法术,而是包裹着他们的冰雪控制着他们。雪怪大军从山坡上滚下来,一个接一个的大雪球冲破了火焰防线,马上从内部崩溃,包裹着的怪物从雪球的卵中降生,猛地向敌军扑去。他们是冰雪的意志,即使被穿刺,被砍破,也绝不会停下。得到支援的安娜重新鼓起勇气向前突去,首先冲向牵制住纳克图尔的兵士,把他们冲的溃败。帝国军绝望地发现,武器触碰上这些冰雪做的怪物就会结霜,然后白霜就像瘟疫,从剑尖蔓延至手臂,然后是整个身体——他们迅速被冻伤,然后失去知觉,他们已经不知道自己的四肢是否还长在身上,只能一动不动地被怪物们冲倒、击溃。纳克图尔的龙息在冰上舞动,先是被冻伤的兵士再次被灼伤,来不及收缩和扩张的血管使他们的皮肤溃烂状况更加恐怖。即使指挥官再怎么怒骂,再怎么强调军法,士兵们被恐怖的情绪覆盖,已经无心应战,只想逃命。安娜用剑刃的侧面把急着发出求援的指挥官打倒在地,凯尔派的马蹄踩上他的头颅。她看向传令兵疾驰的背影,求援已经发出去了,情况会变得更加麻烦……而她的手边没有弓箭,好让她远程击杀他。

“凯尔派,你能跑的再快点吗?”马匹打了个响鼻肯定着,后腿一发力就越了出去。安娜已经把大剑归至腰后,待到接近之时再一口气挥出——一只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野兽朝传令骑士的侧面冲了过去,用犄角顶的他们人仰马翻!接近的安娜勒住战马,定睛一看:驼鹿。他朝安娜眨着眼,通人性似的。

“驼鹿先生,鉴于你在本战役中的贡献,我会给你封爵的。”她颔首致意,那头聪明的牲畜居然伸出前蹄,低下身子行礼。安娜在铁面具下不禁绽放出笑容。身后,失去指挥官的帝国军知晓了自己大败的事实,偃旗息鼓,丢盔弃甲。她心满意足地看着失去阵型的他们四处逃窜。纳克图尔展翅,他报恩的使命已经达成。无需多言。不过安娜知道自己若想长久地得到他的支持,就得继续隐瞒他的存在。龙飞走了。安娜已经下定决心,不管南方人说什么,阿伦戴尔都要传令下去,在北方王国的历史中不会采取他们惊慌过度的胡话。传令兵慌张地爬起来,她把大剑插在地上,撑着自己从马上跳下来。她不想要他的命,还是拔出了佩剑,剑刃抬起他因为慌张而四处乱动的头颅,他安静了,愿意听面前未知的可怕敌人讲两句话。他眼中的倒影全都是戴着铁面具的冷酷死神。是什么样的男子拥有如此神威?他想他不可能在剑刃刺进他的喉咙之前一睹尊容。

骑士伸出手,摘掉了自己的铁面具。女人的脸。女人的声音。

“我乃阿伦戴尔的安娜女王。你们大帝的军队肆无忌惮地停留在我们北境的国土,威胁着我们的安全。此次一役皆是为了保护我们的国家而战,你目睹了战况,告诉你们的大帝,他可以用成千上万的军队毫不费力地攻破一个小小的国度,但却不可犯了诸神的怒火。阿伦戴尔受雪之圣灵庇佑!如果大帝再贸然进军,永久的严寒就降临在你们的国度。”她语毕,放开剑刃,甚至叫传令兵回营地取点干粮,牵匹好马:她要那个大帝马上知道她所取得的压倒性的胜利,让他把北地划为绝不可踏足的地方。

传令兵刚跌跌撞撞地离去,一个小伙子向他们冲过来,安娜握紧剑刃准备迎敌,发现来者没有穿盔甲,看起来也不像是个士兵。驼鹿叫唤起来,也向小伙子冲过去。他环抱住驼鹿的脖子,热烈地问候了一番。安娜走上前。

“这位驼鹿先生在这场战斗中做出很大贡献,我要给他封爵。你是他的主人?那你以后不可再驱使他。”

“你谁啊你?脑子有病吗?他可是一头驼鹿——仅此而已。当然也是我最要好的朋友,你说是不是呀,斯文?”安娜刚想斥驳他几句,摆明自己的身份,他变了个腔调说起话,安娜觉得他才是脑子有病的那个。“是啊是啊,我差点被那些南方佬宰了吃掉呢!还好你来救我了——不,你说的不是我,是那个女人?战争?太糟糕了,他们急着去打仗,把磨了一半的刀撂下了,要不然你就得被摆上餐桌了?真可怕,还好我来了,朋友。”克里斯托弗轻轻拍着斯文的脖子。

“你的脑袋是被驼鹿踢过吧?”安娜已经搞不懂这个男人的精神状况了。

“真讨厌,你怎么能窥探别人的隐私?”克里斯托弗变着腔调说着,“这是斯文说的。”他又用原来的嗓音补充道。“我才没有,然后,谢谢你救了他。”

“机缘巧合而已。我是阿伦戴尔的安娜女王。”

“什么?”

“有什么好什么的?”

“阿伦戴尔现有的不是汉斯国王吗?昨天汉斯宣布了你的死讯,说你在北山遭遇野兽,滚下山坡——”

“妈的混蛋!”

“哇哦,我还不知道女王也会说这种话。”

“我得马上回去!这该死的!”

“你回去也于事无补,汉斯会设下埋伏等你自投罗网。到那时你就真真切切地死了。”凯尔派在完成战役后化为水滴飞向艾莎,把她载了过来。克里斯托弗看着马背上苍白的女人,一时间居然看得入神,然后被安娜狠狠地捏了把肩膀,他吃痛,马上嗷嗷地叫起来。“而汉斯早与帝国军约定好,不开战,直接恭迎他们进军阿伦戴尔。只不过他没有预料到会是这种情况。他今日就会举行加冕礼。以表对帝国的尊敬,你杀死的指挥官会接过主教手中的王冠,戴在你亲爱的汉斯王子的头上。”

“恶心。所以我们阻截了为他加冕的人?”

“正是。但仪式仍会进行。我们会代替他前往。”

“你要在仪式上大闹一场吗?”

“有何不可?”艾莎朝她顽皮地笑着。安娜也笑。克里斯托弗倒有些摸不清头脑了。“尊敬的女王陛下,这是谁?”他问艾莎的来头。

“一个尊贵的人。细节在加冕礼上再说吧。艾莎,我们俩得同乘一匹马?”

“事实上——如果是尊贵之人的话,一匹马是不是有些挤?况且这么深的雪地,马蹄也会陷进去的。”他对艾莎和凯尔派的魔力一无所知,所以才大胆地推销起自己的雪橇。“我有一个还算宽敞的雪橇,虽然是送货用的,可是稍加改造也不输豪华马车。”

“听起来很不错。”艾莎首肯,安娜就没什么异议。她们跟着克里斯托弗找到雪橇,一下子有些哭笑不得:它简陋的格调和尊贵真是没有半分关系,安娜笑着摇头,艾莎倒是对他说的“稍作修饰”很感兴趣。她催动魔法,一下子把雪橇点染成高贵的蓝色,紧接着是精致的雪花纹路,伸出六面的手臂不断分叉,每个分叉又长出六只手臂——雪白的花朵不断朝更加细微的程度开放着,直到整个雪橇被漂亮的白霜点缀。冰柱从扶手处伸出,衍生出造型简洁的透明雕塑,在阳光下析出虹色光芒,耀眼无比。艾莎又在货舱加出了一个华美的座位,好让她和安娜并排坐在一起。克里斯托弗和斯文都看得目瞪口呆,安娜为自己姐姐的品味拍手叫绝。在魔法的结束,她张开双臂,魔力绕着她的身体,编织出一件举世无双的长裙礼服。

“要我说,你才不像个女王,这位才是。”肩膀上的痛刚缓解过来的克里斯托弗马上又对安娜出言不逊,不过为这一幕心醉的安娜才没有心情理会他。

“我想我们得劳烦驼鹿勋爵帮我们拉动雪橇了。”艾莎朝斯文礼貌地微笑着,驼鹿行了个礼,然后用不屑的眼光瞄了眼克里斯托弗。他正气不打一处来,艾莎邀请他驾驶,他看着心爱的雪橇变得如此漂亮,驶进阿伦戴尔的样子一定非常风光,于是马上点头答应了。

“不,别动我盔甲的主意。”安娜和艾莎一起坐在雪橇上,她拦住艾莎悄悄伸过来的手,手中赫然是一团魔力,要给安娜也改头换面。既然安娜这么说,她作罢,另一只手捂住嘴笑起来:因为安娜翻过她的手,在手背上轻柔地吻着。她手上的魔力在安娜的铠甲上结出白霜,甚至贴上她的面颊,白霜的花纹沾上了她的半边脸,艾莎觉得有些滑稽,另一种感觉却又让玫瑰色出现在她的脸上。还好克里斯托弗只顾着驾车,没有注意到两位女王的浓情蜜意。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