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无标题

作者:FNKA
更新时间:2020-03-02 09:47
点击:1439
章节字数:9432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我,从以前开始一直都是长辈们口中的“好孩子”,身边的同龄人也会说我是一个“善良的女孩”。

邻居的阿姨:“步美真的很懂事呢。”

学校的老师:“吉田同学一直以来担任学习委员真的帮了我大忙。”

班里的同学:“对路边受伤的小鸟也不能丢下不管呢,步美同学真是好心肠。”

爸爸和妈妈:“我们家步美真是乖巧的孩子。”

……

实际我并不像他们理想中的那样单纯无邪,随着年纪不断增长,我也渐渐意识到一件事情,一件只有我自己知道的事情……

我对从小和我一起长大的好朋友——小哀,有着无法言说的非分之想这件事。

哪怕是同样从小一起玩到大的朋友元太和光彦对此也丝毫不知情。

小哀,还有一个叫做江户川柯南的男孩是在我们小学一年级时突然转入的。在柯南来到一年B班之后没多久,小哀也紧随其后似的转入了。

那个名字有些奇怪的男孩子在年幼的我的内心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纵然已经快要过去十年,他稚嫩的脸庞轮廓依然能够在我的脑海中浮现,每当看到新一哥哥的时候这种微妙的感觉就更加清晰了。

柯南的突然出现、少年侦探团随之成立,还有阿笠博士发明制造的那些说不上有用但大部分都没什么用的科学道具、大家共同经历的许许多多激动人心的事件和或大或小的冒险(基本上都是柯南解决的),这些都是存在我心中无可取代的重要的“宝物”。

我不得不承认小小年纪的柯南不时展露的帅气和极具智慧的一面在一定时间内深深吸引了我,然而我不知道的是,突然的出现之后伴随的会是突然到让人猝不及防的离别……

当小林老师站在讲台上宣布柯南同学要离开一年B班转学到海外的时候,他已经不在那个属于他的座位上了。

那个时候在全班同学或是难过或是不舍的叫喊声中、小小的我便隐隐约约意识到了——那个跟柯南有着说不出的相似的小哀是不是也会像这样突然之间从我们的身边离去?

……

柯南跟小哀一直都是我们三个的骄傲和憧憬,对拥有他们这样的朋友的骄傲、还有对他们拥有的勇气和头脑的憧憬,不过光彦对小哀的憧憬好像跟我和元太有些不同。在有的时候,柯南会展现出像是大人一样沉着冷静的一面,而小哀总是与这样的柯南有着一拍即合的默契,不知道什么时候起,这种相辅相成的感觉成了我对他们的组合挥之不去的印象。

一定是因为太像了,我才会情不自禁地去忧心她吧?

“小哀小哀,你会一直帮步美编头发吗?一直到步美的头发像兰姐姐那样长。”还在帝丹小学的时候,当她偶尔答应帮我编发时我就会缠着她问道。

“小哀,你会一直辅导步美的作业吗?直到步美能够自己解开那道题为止。”升入帝丹中学后,当她不厌其烦地为我讲解同种类型的题目时我还会拉着她问道。

“咖啡好苦哦,果然我还没到可以享受黑咖啡的年纪呢,小哀真厉害!居然能习惯这个味道。”当她每次替我喝掉买了却喝不了的咖啡的时候,我也会忍不住问道:“小哀会每次都帮我喝掉喝不了的咖啡吗?直到步美能够习惯那个味道之前。”

每当我这么问以后,她总是会露出同样的笑容,那个让我心安的笑容,似是可以看穿我的想法,小哀总是能够说出让我丢掉所有忧虑的话语:“在吉田同学自己认为可以之前,我会一直帮助你的。”

多么令人安心的话语。

或许就是在无数次这样的对话之后,我在自己都不曾察觉的情况下渐渐喜欢上了这样温柔善解人意的小哀。

可是一切的习以为常都在我们升入高中的那个春天被打破了。

光彦向小哀告白了。

……

“什么?!你说你对灰原——?!”

“元、元太,小声点啊!会吵到店里其他人的。”

“哈哈哈,元太都没发觉吗?光彦总是会对小哀脸红呢。”

“啊,步美,有那么明显吗……”

“嗯,我想大家早都知道了哦。”

“我都不知道啊!!”

“所以说,元太小声点啊!”

“因为元太对这种事情很迟钝嘛。”

国中的最后一个假期,我们几个久违地聚到了一起,在小时候除了阿笠博士家以外经常光顾的咖啡店,就像从前的侦探团一样,当然、除了柯南,另外小哀也因为要照顾实验室爆炸的阿笠博士没办法赴约。

光彦红着脸难为情地对我们说出了那个早就不是秘密的秘密——他暗恋小哀很久了,这件事就连最近不怎么见面的兰姐姐还有园子姐姐都看出来了。

元太把不满都写在了脸上、还在抱怨着光彦把这件事瞒着不说,我却渐渐地笑不出来了。

“那过几天我们一起去探望阿笠博士的时候你就对灰原说……那个,告、告白不就好了吗?”元太挠了挠头,说道,“真是的,搞得我都有点不好意思了。”

“不,其实我想等开学后……”光彦十分认真地说道,“到那个时候再向灰原正式告白。”

“噢,说得也是,反正大家都在帝丹高中嘛!”元太点点头说道,

大概就是在这个时候,我听到内心深处的某个地方在叫喊着不愿意见到这样的事情发生……

小哀会跟光彦成为男女朋友关系什么的……

“步美,你怎么了吗?脸色好像不太好啊?”光彦注意到了我,眼神中明显带着些许担忧。

“没什么……”我随即低下了头、紧紧盯着手中的玻璃杯,不知道为什么失去了与光彦对视的勇气:“对、对不起啊,我突然想起还有点事,我们下次再聚吧!”

“噢!没事!”元太爽朗地笑了,

“那就下次一起去博士家的时候再见了。”光彦说道,

“嗯,再见。”我收拾了东西,逃跑似的离开了咖啡店……

对好友的恋情都不能送出祝福的我,真的是太糟糕了。

……

最后,直到假期的最后一天我也没有拿出勇气去见小哀和光彦他们。

要送给博士的果篮我交给了路上偶遇正好也要去博士家的新一哥哥和兰姐姐,拜托他们替我转交,把果篮送出的那一刻,我的内心如释重负,那个时候我才知道、原来自己根本没有做好准备去面对已经悄然住进心里的小哀还有即将对小哀表露心意的光彦。

不知道什么时候起,我开始期待沉默寡言的小哀给我发送的LINE,每一条都能让我开心好久。

小哀似乎不常使用这种社交软件之类的东西,我有一次不经意地看见她停留在LINE界面的手机,最近发送的消息只有询问阿笠博士晚饭的内容和跟新一哥哥讨论案件的事情,再然后就是我了,跟前面的相比起来真是平淡又乏味的闲聊。

是不是为此感到高兴的只有我一个人啊?这么缠着她聊天会不会打扰到她的工作呢?

诸如这些琐碎的烦恼一个接着一个地冒出来,可是又在收到小哀下一条消息的时候“怦”地一下烟消云散。

在我有限的认知里,小哀总是那么冷酷又漠然。我曾经撞见过其他班级素未谋面的男生聚在一起谈论小哀的事情、也在情人节或是文化祭的隔天看过小哀被礼物和情书塞得满满当当的抽屉跟鞋柜,偶尔还会有人从和小哀关系很好的我这里打听关于她的事情,这些好像只会在漫画里才有的情节真实地出现在我的身边,就发生在小哀身上,无不彰显着小哀与众不同的魅力。

只是我从未见过小哀接受任何一个男生的告白或邀请。

哪怕是在足球部担任前锋的帅气又惹人注目的学长。

小哀似乎从未把这些人放在眼里。

可是,如果那个人是从小便相识到现在的光彦呢?小哀也会像是回绝那些人一样拒绝光彦吗?

在安静的夜里独自思考这些事情的我,实在是太差劲了。

……

晚上我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梦里小小的小哀牵着小小的我走在森林中,为了让我不被大雨淋湿、也为了让我不要太过担心身陷古堡不知所踪的柯南,当我眼里泛着泪花、问起她是不是喜欢柯南的时候,那个时候她的笑容让我难以忘怀……

“如果喜欢的话,你怎么办?”

“欸~~~…我、我会困扰的……”

“放心吧……我对那个家伙的事情,并没有当成‘那种’对象来看待。”

“真、真的吗——?!太好了!”小小的我就像是从她的话语中得到了释怀、反复提道,“真的是真的哦!!”

实在是个让人怀念的梦呢。

我仍记得这是博士带着我们少年侦探团全员去野外露营、回程途中在森林里迷路时发生的事情,我梦到了过去发生的事情,那种分不清梦境和现实的真实感,等我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浑身像是刚从雨中走出来一样四肢冰凉,仿佛散发着寒气,无论被窝里多么暖和也无法让我感到温暖。

我意识到自己不能自拔地喜欢上了从小一起长大的好朋友,这样的我,真是个无可救药的人啊……

怀着这样沉重复杂的心情,国中最后的假期结束了,我们如期迎来了开学。

光彦对小哀的告白貌似在入学典礼后,我看见在开幕式入座前光彦和小哀说了什么,大家纷纷散场后他们便各自朝着操场的方向去了。

元太穿越几个班级跑过来找到我、兴致勃勃地和我说着这两个好朋友如果顺利交往后会是什么情形,我们站在树荫下,周围过去了数不清的陌生的面孔,元太具体说了什么已经不太记得了,那个时候的我只是呆呆地望着他们离开的方向,仿佛能够看见脸上青涩笑容的光彦还有目光宠溺的小哀,心脏像是被什么东西紧紧揪住了,很不好受。

新的教室、新的老师和同学,唯一熟悉的只有那个一直是干净短发的小哀,我们又幸运地被分到了一个班里,只是光彦和元太都各自在别的班级。

从小哀的表情上依然看不出什么问题,不知道她究竟和光彦变成了什么关系。课堂上,似是注意到我频频投递过去的目光,小哀收回了望着窗外的视线转而看向了我这边、露出了让我如沐春风的微笑。

我不由得心想,如果能够将那个笑容占为己有该是多么美好的事情。

还想了解她的更多,还想看到她的更多表情啊……

想看她为我开心的模样、想看她对我温柔地注视,不仅仅是只允许我一个人亲昵地称呼她,还想要更多只有我一个人才能被允许的特权啊……

……

放学后,和小哀走出校园的路上,光彦和元太都没有出现。

元太可能是去棒球部的参观体验了,但是光彦……好像从入学典礼之后就没看到过了。

“怎么了?吉田同学,一副有话想说的样子。”

“不……没、没什么。”

小哀侧头看了我一眼,随后抬手把发丝挽至耳后,淡淡地说道:“今天,入学典礼结束之后圆谷同学向我告白了……你应该也是知情者吧?这件事情。”

我有些欠缺勇气,不由自主地低头盯着自己的鞋尖,说道:“嗯,我知道的,那你们……你答应他了吗?”

小哀似是笑了,把我换到了道路的内侧,饶有兴致地反问:“如果我说是呢?”

我仍然紧盯着脚下的路面,带着满心的纠结,回答她的声音连自己都听得不太真切,“大概……我会困扰的……”

“什么?”小哀忽地站定,在短暂的眼神交汇间,我看见了她瞬间的惊讶,随即又恢复成一如既往的平静的模样……

“对不起……没什么。”我不得不跟着停下脚步,眼神也不自觉地飘忽。

“为什么道歉?”

“光彦是个很好的人,在我们几个里面也算是头脑不错的,如果小哀跟他在一起的话肯定会……”

那两个字如鲠在喉,无论如何我也没有办法说出他们在一起很般配这样的话。

小哀又重新迈出了脚步,她拎着黑色皮包,身上穿着帝丹高中的制服与我别无二致,仿佛每一步都踏在我的心上:“吉田同学不要误会了,我跟圆谷同学没有变成你想象中的那种关系,告白我也已经郑重地拒绝了,他还会遇到更适合他的人。”

“嗯?!”我因为惊讶猛地抬起了脑袋,难以掩饰地震惊:“光彦他……”

“这么多年了,我对圆谷同学没什么特殊的感情这件事你也应该明白吧?事到如今怎么可能会接受他的告白……”

我从后面赶上小哀的步伐,听到她轻叹了一声,脸上是对我无语的模样,不知道是为什么,我将她这样的表情看在眼里,心底却有些高兴。

“我想圆谷同学自己大概也很清楚,在我拒绝之后就像是得到释怀一样的表情呢。”小哀貌似往我这边看了一眼、随后满是感慨般地说道:“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他还会选择告白,明明就算不说出来时间也会把这些都冲淡的。”

“那是为什么呢……”

光彦在我们几个之中也算是比较有想法的人,我从以前一直是发自内心这样认为的。感情的事或许不是被他放在第一位,但是这种明知道没有结果依然义无反顾的做法、目前的我是没有办法理解的吧……

……

之后的几天像是受到新学期开学的忙碌节奏所影响,我们几个都没有机会好好见面,不过从元太口中得知了光彦似乎没有因为告白的不顺而受到非常严重的打击,这样我也能稍微卸下心头的重担了。

新学期的第一节体育课,迎着和煦的春风与温暖的阳光,我们穿着体操服在操场上奔跑,曾经憧憬的高中生,现在我也成为了其中的一员,感觉比想象中的普通。

体育课结束后我和小哀被分配去把拿出来用的球放回用品室,其他同学已经解散了,老师跟着我们为我们带路,耽误了这些时间,最后我们回到更衣室的时候已经看不到别的女同学了……

这对现在的我来说是不妙的情况吧?!

该说幸运还是不幸才好,我已经控制不住内心的雀跃,当知道小哀就在我身后背对着我做着与我同样的事情,我脱下体操服的手变得无比生硬。

狭窄的更衣室里只有我和小哀,时间的流逝似乎都变得尤其缓慢,我仿佛花了一个世纪才套上制服的衬衫,这样换衣服的任务也算是告一段落了吧?不知怎么的,开始为衬衫系纽扣的我松了一口气……

只要不回头就不会出什么问题了,小哀这时候肯定也换好了衣服吧?

松懈下来的我开始为自己在这个关头的理智分析有些沾沾自喜。

“吉田同学,衣领。”

小哀轻柔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我下意识地转身望向她……

糟——

“小小小哀——?!”

首当其冲映入眼帘的是小哀大敞的制服衬衫,她显然还没有系上衣的纽扣,胸前的隆起被收拢在黑色的罩杯里、平滑的腹部还有细嫩的肌肤……这些无不吸引着我的视线,有点太色♀情了吧?!感觉再这么盯着看下去随时都有可能发生不妙的事情啊?!

小哀抬起来的手眼看就要触碰到我的脖颈,我猛地后退了几步!不小心撞上了身后的柜子,发出了不小的碰撞声,紧接着便迎上了小哀担忧的目光……

“你没事吧?吉田同学,怎么了?”小哀放下了手,皱着眉问道,

“我、我没事……”我强迫自己转移了视线,正当踌躇着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时,上课铃响了,我顿时像是抓住了救命的稻草、急忙说道:“要、要上课了,快换衣服吧!”

“嗯,记得翻好。”小哀指了指自己的衣领,随后转过身子,

“……好。”

只有两个人的更衣室又恢复了宁静,我一边翻好自己衬衫的领子、同时忍不住轻声叹息:要是刚才没有过分激动,让小哀帮我整理该有多好……

为这种没有意义的小事苦恼的我,真是太失败了。

……

小哀平常在家的时候会跟阿笠博士一样穿着白色长褂,就好像她也是一个无所不知的博士那样,洁白无瑕的长褂是我见过除了学校的制服之外出现在她身上次数最多的衣服了……只是在更衣室里看到了那样的小哀,不知怎么的觉得那白色的长褂都变得不妙起来。

我拍了拍发烫的脸颊,希望能够将对小哀这些莫名其妙的非分之想抛诸脑后,至少在上课的时候要振作起来啊——在背地里悄悄觊觎同班同学兼一起长大的好朋友的身体算什么啊……

结果那一节英语课还是在我不时地走神间稀里糊涂的过去了,老师在讲台上说了整节课听不懂的英文、到最后只有几个单词在我的脑海中留下了印象,高中生涯的第一阶段我就掉进了名为小哀的感情漩涡,不得不让人感叹,爱情这种事真是身不由己啊。

不知不觉又到了午休的时间,这十年间即使国中的时候有过不在一个班的情况、我们几个也还是会偶尔一起吃午饭,我本以为今天中午也会是这样,没想到小哀却过来告诉我:她今天要在学校的化学准备室里把在家没做完的实验再做一遍,午饭不能陪我一起吃了……

为了这个连饭都不吃了么??

这个人是要怎样?!

我的内心当然是一百个不愿意,可是我也十分明白,自己不是能够干涉她的立场。

“小哀,我能在上课前去看你么?不会打扰到你做实验的……”我只能退而求其次地恳求道。

“好吧,如果找不到准备室的话可以联系我。”小哀交代完这句便离开了。

帝丹高中的化学准备室有比较齐全的设备,跟我在博士家里看到的小哀的实验室有着相差无几的配置,而且只要跟学校申请能够得到批准的话就可以任意使用,小哀一定是看中了这点,估计以后想要找到她都要去那里了。

“意外地是个好懂的人啊。”

……

我独自拎着便当来到教学楼的天台,有些惊讶地发现在那里等待的只有光彦一个人……

“啊,步美。”光彦也注意到了我,随后发现我只有一个人,貌似有些尴尬地问道:“灰原……她也不来吗?”

“是啊,小哀说整个午休都要在准备室。”我在他旁边找了个位置坐下,提起这件事还是不由得感到些许气愤,碰到光彦就像是找到了发泄口:“就因为要做没做完的实验就不吃午饭了哦?哪有这种人啊……”

光彦笑了笑,了然地说道:“是这样啊,确实像是灰原会做的事呢。”

我不满地“哼”了一声,不想再说这件事情:“那元太呢?他怎么也没来?”

“元太啊,他早就吃完了,说是因为昨晚上看漫画不小心通宵了,午休要睡个够。”

“还真是……元太的风格。”

光彦是跟小哀告白过的人、也可以说是小哀的仰慕者,而我是暗恋着小哀的人,这一层关系虽然不为人知,但是还是给我带来了不自在,仿佛一切都在我不曾留意的时候悄然发生着变化,跟国中的时候已经不太一样了……

“步美你……是不是有喜欢的人了?”

“咳!你说什么……”

光彦突如其来的话题让我险些没有咽下口中的米饭。

“没什么,只是有这种感觉。”光彦笑了笑,露出了几颗皓齿,或许是因为相处得久了、平常很少注意到这一点,此刻大概是出于天台的阳光明媚,让我想起光彦也是个充满朝气的男孩。

“算是有吧……”

我不想对他更不想对自己说谎,只好选择了暧昧的说法。

“说起来,你知道灰原拒绝我的时候说了什么吗?”

“小哀说了什么?”

“灰原说,她很久之前就有喜欢的人了……那个时候的灰原,笑起来真的很漂亮啊,我几乎从来没有见过呢。”

?!

光彦似是没有意识到自己这段话的爆炸性,低头夹起一块煎蛋卷送入口中,气定神闲的模样就好像是在说博士家的小花猫又长胖了多少,根本不像是在述说自己告白失败的事情啊?!

我怔愣了许久,有一瞬间不知道自己在思考什么,筷子刚夹起的半块可乐饼不小心掉落便当盒中。

随后,他兴致勃勃地看向我:“你觉得会是谁?”

我皱着眉看了他一眼,表达着自己的不满:“别这样啊,就好像我知道一样。”

小哀很久之前就有了喜欢的人,比起好奇那个人是谁,我更在意的是我居然毫不知情。很久之前是多久?在我开始把小哀的事情放在心里之前就喜欢上了么?原本以为很近的距离,好像忽然之间变得遥不可及,我顿时有种想哭的冲动,鼻子和眼眶酸酸的。

“哦……你就没什么头绪吗?”光彦仍然不放弃似的问道。

“我能有什么……”我沮丧地看着放在腿上的便当,丰富的菜色却让我提不起任何食欲,不论回忆起什么都变得心酸起来:“小哀连LINE都不经常用呢,除了博士还有偶尔跟新一哥哥讨论案件,就只有……”

“只有什么?”

“只有跟我闲聊啊……”

“哦~~这样啊——”

光彦别有深意地看了我一眼,把两盒酸奶塞到我手中,笑着说道:“快吃吧,你待会儿还要去找灰原的吧?不快一点就要上课了哦。”

我味同嚼蜡地吃着剩下的饭菜,光彦的声音在耳边徘徊,到底说了什么内容我已经没有办法去解读了。

……

后来还是光彦把我送到化学准备室的,他脸上抱歉的笑容,把我送到小哀面前后就走掉了,在准备室的小哀穿着跟在家时差不多的白褂,我的手里还拿着刚买的饭团和光彦给的酸奶,见到小哀之后再也忍不住想哭的欲望,忽然之间泪水仿佛断了线的珠子般扑簌掉落……

“怎么了?”小哀懒散的眼神变得认真起来,把我拉进了准备室里,顺手关上了门。

“小哀……已经有喜欢的人了吗?”我呜咽着说道:“我一点都不知道!你从来没有跟我讲过……”

“啊,圆谷告诉你的吗?”小哀摸了摸自己茶色的短发,把我拉到身边,用旁边的纸巾仔细帮我擦掉脸上的泪,柔声问道:“他都跟你说什么了?”

“光彦说你很久之前就有喜欢的人了。”我把手中的所有东西“啪”地放在桌面上,没来由地对她的隐瞒感到气恼,不知从哪儿来的勇气,抬手拍掉了小哀正给我擦泪的手……

小哀放下手,又抽了纸巾放到我手里,笑容似是有些苦涩:“他说得没错,我也确实没有打算告诉你。”

“你!”我咬紧了下唇,止不住的眼泪掉得更凶了,我把脸颊埋在掌心,不想让她看到我此时的模样……

究竟是为了什么而难过呢?或许是因为小哀有了喜欢的人、也可能是因为她只字不提的态度,但是我想,最大的原因应该是她喜欢的那个人不是我吧。

“步美,别哭了。”小哀走近了我,抬手把我拥入怀中,温柔的语气好似要哄我入睡:“对不起,我没想过让事情发展成这样的。”

我在她的怀里轻轻推了推她,听到她叫了我的名字,心口的位置微微发热,似是对小哀接下来要说的话有感应一样,我渐渐止住了哭泣。

“你知道是谁不止一次给了我勇气和力量,在我迷茫的时候,是谁在身边鼓励我……”

小哀似是在低头看着我,被凝视的感觉过于强烈了,她用手指轻轻拨开了我额前的发丝,仿佛能够从动作中感受到她的柔情似水,这种感觉让我眷恋,毕竟小哀本来就是个温柔过头的人啊……

我擦干了眼泪,一时却止不住抽泣,就这样试着轻靠在小哀的肩膀,她没有一丝反抗。

“我曾经以为……自己已经不会再遇到这样一个人了。”小哀抚摸着我的头发,轻柔的动作不知道为什么让我有些心疼。

“小哀从以前开始就喜欢的那个人,是我吗?”我抬起头去捉住了她的手,认真地注视着她的眼眸。

我看到她因为我的质问惊讶了片刻、随后轻轻地点了点头,脸上的笑容流露出我看不懂的辛酸,看着这样的小哀,我忍不住抱紧了她。

“那你为什么……什么都不告诉我啊……”感受到怀里纤弱的身躯似是受到惊吓般微微一颤,我不禁哽咽:“小哀总是一副什么都懂的样子,什么都不会主动跟我说,总觉得……很讨厌啊……”

这样的小哀,在我不知道的时候一个人扛下了多少?我不敢想象。

“你还太小了,我不能这么自私。”小哀的手安抚似的轻拍着我的后背,即便到了这个时候还在安慰我。

“你不是跟我一样大吗!”她宛如大人般的成熟稳重,我第一次感到讨厌极了。

我感觉到小哀摇了摇头,只是用没什么力度的拥抱回应了我。

真的,太讨厌了……

其实就算没有人说我也可以隐隐约约感觉出来,今年已经16岁的我,站在她的身边也只是像个孩子一样,小哀仿佛只是身体和外貌停留在了与我相仿的年纪,在跟新一哥哥探讨问题时的她,看起来就像是新一哥哥的姐姐一样,就算是让新一哥哥都焦头烂额的难题小哀也只是冷静地给出一个比平时要长一点的期限,在时间范围之内她一定会给出化学分析。

“再过两年我就成年了……到那个时候,会离小哀更近一点吗?”

“步美,你不用着急长大。”

“小哀……我想要对等的站在你身边,你可以等等我吗?”

“我会一直等你。”

小哀轻轻抚摸我的侧脸,感受到她掌心的温度,让我不由得想更加贴近。

“对不起哦……小哀,打扰到你做实验了?”我闭上眼睛用心感受着被小哀的温暖和味道包裹的感觉,让人十分安心。

“没关系,步美的事对我来说更重要。”小哀柔柔地说道。

平静之后思考好像也恢复到了正常水平,我脑海中一瞬间闪过了什么,顿时我的脸颊升温,害羞得无处躲藏、只好把脸埋在小哀肩膀和脖颈之间,就算不用看也知道这个时候我的耳朵肯定红透了……

“小、小哀……光彦他……送我来的。”我把脸颊藏起来,这个时候还止不住抽抽嗒嗒的!实在是太丢人了!!

“嗯,我知道。”小哀平静的语气让我愈发难以启齿了。

“他他他还问我有没有喜欢的人……”

“哦?那你是怎么回答的?”

“这个现在不重要啦!他、他……光彦他怎么会知道我喜欢小哀的事啊!!”

“嗯~~我个人还是比较在意上一个问题呢。”

“这不是你也知道他也知道吗!?啊、我还以为只有我自己……”

小哀轻声地笑了,随后靠近我的耳边,问出了一个我怎么也想不明白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被提起的问题……

“对了,步美,你现在看到工藤……还会有什么想法吗?”

“小哀……”我抬起头看着她、复杂的神情写在脸上:“怎么说也不会对年纪比自己大十岁的人有什么想法吧……虽然新一哥哥是长得很帅啦、头脑也是一级棒的,可是不管怎么说十岁也太……”

我停止了发言,因为小哀脸上仿佛受到重击一样的表情,好像每当我提到一次“十岁”她就被打击到了似的……

“小哀……你没事吧?”我没来由地感到有些抱歉。

“没、没事。”小哀气馁地靠在桌边,脸上是对我无语的笑容,此时看起来更像是对我的宠溺,令人兴奋。

“小哀,我保证有件事是你还不知道的。”

“嗯,是什么?”

我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她白褂下的深色丝袜,露出了招牌笑容:“下次再告诉你!”


前几天在pixiv看到灰原x步美、志保x步美,有几位画风接近原作的同人吸引了我,一番阅读下来发现意外地不错啊!hhhhh
原本想写的只是一个情窦初开到鼓起勇气告白的故事,真的很久没有看柯南了hhh,人物性格什么的只是照着印象中写可能有些不符。
一开始最想体现的是敢于直面自己感情的年下对不善于表达自己的年上的乘胜追击!主要就是想看步美把志保姐姐吃得死死的,但是好像没怎么表现出来,所以可能会有后续或者番外吧(不确定。。)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FN天道
FN天道 在 2020/03/04 01:02 发表

步美你無意間重擊大了妳十歲的灰原阿2333

显示第1-1篇,共1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