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我梦见你梦见了我

作者:茄汁浇饭
更新时间:2020-02-23 19:57
点击:352
章节字数:2403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薰x千圣(想不出遇见放不下的旧爱人会说什么,但看见机会无论如何都会想要抓住吧。




“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




“介意我坐过来吗,还是说你在等人?”




“随意。倒是你别冷落了小猫咪。”




“猫咪是不可以喝咖啡的。”




“这么说来,是我缺乏常识了啰?”




“我可不是这个意思。好久没有喝过这里的咖啡了,味道还是一如既往的梦幻呢。”




“我也只是碰巧经过,几年都没有来过了。”




“搬家了吗?”




“怎么突然问起这个?”




“最近不是在拍新片?片场挺远的吧,路过这里不容易呢。”




“自己开车去哪里都方便。”




“原来如此,终于考到驾照了呀。让我猜猜哪辆车是你的。红色丰田?不不,蓝色日产?”




“都不对喔。是不是应该接受一点惩罚呢?”




“想要怎么惩罚我呢?”




“麻烦,请再上一杯黑咖啡。”




“哈啊……你明知道我最怕苦。”




“这就是惩罚的意义。”




“总是输给你呢。”




“要一滴不剩地喝完才行。”




“是是……麻烦,请再给我一杯牛奶。真的好苦。”




“我倒是觉得味道比以前淡了不少。”




“或许和咖啡师有关?”




“嗯哼?”




“你看,咖啡师好像换人了。以前不是这位。”




“一直都是这位,只是换了发型而已。”




“记性真好。”




“是你记性太糟了吧。”




“这我可不承认。”




“那就拿出点证据吧。”




“我可没有忘记,以前我们经常霸占这里,后来店长都认出我们了。你喜欢这个靠窗的位置,是因为可以闻见玫瑰香。可惜,现在窗边的玫瑰都被换掉了。”




“好像是有这么回事。”




“还有,你看那边,墙上的挂画也不一样了。我记得以前都是油画的。”




“莫奈的画。”




“没错。你记得吗,那年我们在巴黎看到了真迹。”




“当然记得。”




“还买到了科尔·波特,let's fall in love——”




“你还在收集黑胶唱片吗?”




“愿意赏脸听听我的新收藏吗?”




“今天就算了吧。我只是来喝咖啡的。”




“或许下次你会改变主意。”




“那就等到下次再说。”




“我已经开始期待下次会面了。”




“说不准是在什么时候呢。今天只是凑巧才会遇到的吧。”




“是啊,你的偶然路过,加上我的心血来潮。现在时间还早,打算喝完咖啡就回去吗?”




“还想稍微在附近散散步。”




“我去买单。等我一下。”




“只用一杯咖啡就想收买和我散步的机会吗?”




“所以我还打包了你最喜欢的甜点。我先替你拿着。”




“达克瓦兹蛋糕?”




“明知故问。”




“你还住在这附近吧?”




“搬过一次家喔。现在住在那里。”




“那里——等等,这跟没搬有什么区别啊?你是太闲了吗?”




“从新家阳台往下看,可以望见这里的玫瑰花。他们前几个月才换成山茶的。”




“……这么喜欢玫瑰的话,试着在家养一株吧。”




“养过。不论如何悉心呵护,花期一过就会枯萎。看到美丽的事物消逝在眼前,伤感比当初收获的喜悦更甚。也消极地想过不如不要开始,但第二年看见花开就忘记了。被它的美丽和香气折服,恨不得时刻都凝视着它,想要把它捧在手心,又不舍得将它摘下。明知只要靠近就会受伤,却还是喜欢得无法自拔。可惜……”




“怎么了吗?”




“不小心碰落了,花盆立刻碎了,土也散了一地,收拾了一下午。”




“真遗憾啊。”




“是啊。放进花瓶苟延残喘了一阵子,最后还是不可避免地枯萎了。”




“没有想过养其他的花吗?”




“想过。看着光秃秃的阳台,有时候会觉得寂寞,那里本来有一株玫瑰的,不过还是再也没有养花。”




“为什么呢?”




“其他的花——终究不是玫瑰。”




“玫瑰……到底有什么特别呢……”




“玫瑰自己也很想知道呢。走吧,不是要散步吗?”




“天气好像开始转暖了呢。”




“毕竟春天就要到了。昨天这时候还觉得冷飕飕的。今天出门连围巾也不用戴了。”




“下次最好还是戴上。小心着凉。不是就快公演了吗?别生病了。”




“是是。我有注意健康管理。”




“以前每次要你多穿一点都不肯听,还把感冒传染给我。”




“是你说不怕被传染,我才敢那么放肆的。”




“害我烧了整整一天。”




“说一句坏心眼的话。”




“什么?”




“我很享受照顾病中的你,只有在那种时候你才会示弱,才会心甘情愿地全身心地依赖我。以前我有没有和你说过,什么时候我感觉最幸福?”




“没有。”




“是坐在床边替你把粥吹凉又喂到你嘴边的时候。你好像就是不能信任我,从来都不肯对我说实话。工作上的烦恼也好,人情往来问题也罢,既然帮不上忙,我也不会多问。但你一生病就变诚实了,没有余力顾及我的颜面,直说我煮的粥超级难喝,说想吃甜到发腻的点心,扯着我的衣袖不肯让我离开,缩在我怀里哑着嗓子抱怨我。你知道吗,看到你虚弱的样子,比起心疼,我更觉得高兴。”




“我理解的。我也喜欢看到你流露脆弱的样子。我希望我才是更加可靠的那个人。我希望我才是要被依赖的那个人。自尊不允许我向任何人示弱,只有生病的时候它才会松懈。其实我觉得好安心,可以任意向你撒娇,但又害怕沉溺在你的温柔里,会被麻痹到再也坚强不起来。我对你的温柔没有信心,我怕它会被我消耗殆尽。”




“如果我说它不会呢。”




“我不知道。”




“如果我说它一直在等你,从小就在期待你的回应,曾经热切地以为终于能够抚慰你,却还是没能抓住机会用尽全力呢?”




“那我或许会想问它还有没有耐心,愿不愿意等我放下没有用的自尊。”




“我不是临时起意突然想喝咖啡的,平时只要有空我就会去那里坐坐,妄想如果你也和我一样,我们就会见面。听花音说你们还有书信往来,途经你家附近的邮局时,总会稍稍停留一阵,可惜一次也没有撞见你出门投信。以为你仍然每周都去美术馆看展,但或许是我们的品位不同了。故意搭电车到你家附近,想着会不会在车站偶遇,但原来你已经学会驾车,连擦肩而过都没有机会——”




“想要见我的话,为什么不直接和我联系?”




“不想让你认为我太刻意……等等——怎么突然往回走了?生我的气了吗?要回家吗?蛋糕——”




“我也不明白这是为什么,驾照无论如何都考不过,明明一有空就绕路过来,却直到现在才和你偶遇。窗边的玫瑰花是三个月前换成山茶的。咖啡师教授过我好多手冲咖啡的技巧。他们把莫奈拿下来的时候我就在现场。今天我一走进来店长就不停冲我眨眼。”




“我开始好奇了,你会不会想参观我的新公寓,和我一起边吃蛋糕边听唱片?”




“正有此意。”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