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神独在

作者:一只人言兽
更新时间:2020-02-22 10:33
点击:107
章节字数:1259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何谓小事

白木盘里有白芝麻黑芝麻。

“锦繁华,你知道为什么,芝麻叫做芝麻?”

“什么?”

巫怀揽袖,指尖在盘里捻了小小的一颗。崇敬,悠远。


“古时候,有一个母亲,名芝,在林子里堪堪发现了一片土地产出这样植物,教狼群跟上了。母亲死了,她的女儿,麻,回来了。麻独自出去,向狼群报仇,到了那片地,却选择了带更多的植物种子回来,把母亲遗骨埋在那里。麻一心想回来,被剩下的狼偷袭了,重伤,把种子带回来之后,也死了。所以这种植物名为芝麻。

她们的族人都不在了,她们的血脉就此断绝,没有人继承她们的名号,只有她们留给我们的遗产一直都在——

锦繁华,你是从未来而来的。我想知道,在你的未来,这,是不是还叫做芝麻?”


那指间的一点黑色颗粒。在后世形容不值一提。陈芝麻烂谷子。芝麻大点事。

“……是……”

可是这些故事,都失落了……


巫怀:“人民叫我先知,因为我知道所有我们已经知道的,之前的一直传承而来的。但我不知道你,锦繁华——你就是未知。

所以,我宁愿相信我们拥有的每一点一滴,都是千千万万前人的血汗造就的。拿命换来。而不是你猜想的未来人带来的怜悯。尽管你确确实实就在我面前。

你要明白未知的珍贵——我可以随时牺牲,而你不同。

尤其是——你在我心里的珍贵。”



这天晚上。小湖边。月光下彻,影布石上。

锦繁华跟上去。好像千万次电视电影小说漫画等等里面出现的场景。(我是主角啊!我不要作死啊!)所以锦繁华克制了又克制自己想要喊的那一声招呼。

大半夜的,葛鬼鬼祟祟的,虽说月不黑很亮,风不高没风,不是杀人时,但就是那种撞破谋杀现场为视角然后被反杀的气氛啊啊啊!

千万不要“晚上好啊”,“上厕所啊”,“你拿的一个大黑包里有什么啊”……锦繁华表示连跟上来都好后悔。

但突然间。

葛转过身来,就愣在湖边,怀里一打多十几个白晃晃的人头盖骨落下滚动。

锦繁华条件反射,音调上扬地打招呼:“嗨!”

突然葛很委屈的蹲下去。

锦繁华马上就极限选择性盲目了,赶快跑向她,中途一脚还踢飞了一个什么东西。

万物化三,三化二,二化一。

月光,湖水,草树,模糊都不复。

沙滩上,两个人拉长的黑影,和一片狼藉。

她呆呆地掩盖地面的双手,向她伸去的锦繁华的手臂。

到只看得见——

葛,泪水大片大片的崩溃,脸上的表情眼神全都模糊不清了,只有无声尖锐的痛苦上升到空中轰鸣,十指扣入湿沙地里。

然后,葛,向跑来的锦繁华,膝盖跪下,折身,叩首。

深重。

如果向神请罪,会因为罪孽而悔恨,会因为倾诉而轻松,会因为宽恕而救赎。为什么会这么不甘心呢?这么伤心?这么无望?

就好像都说着言语不过如风,于是说出来了,却是永远的改变,永远的失去。

于是悔恨着,为什么当时不是把自己关在教堂的小房间里,小柜子里,小树洞,小果壳,小裂缝……说给不知道有没有的“一直与你同在”。

但确实的,好像总是只与孤独同在……

说或是不说,动或是不动,隐藏或是呈现,事实或是欺骗——

那个会让我更痛呢?

“不要!”

锦繁华伸去的手,触到她,托起她,抱住她。

“这是你的荣誉。你不用藏起来……不用,在意我。”

锦繁华的手指钻到葛的手心里,就扣紧她的手。粗粝的颗粒感,是指间泥沙,落就落了吧。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