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弱者的反叛①

作者:东月封魔
更新时间:2020-02-21 15:31
点击:716
章节字数:5778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不自觉地放慢脚步,姬路带着惊讶情绪的浅琥珀色眼眸望向自己的口袋。

Lizzie Borden。

——那个?

是那个?

《莉兹·波顿拿起斧头(Lizzie Borden Took an Axe)》。


Caster清楚地说了。

将那小小的狂战士和古老的黑暗童谣联系在一起。


「可是……莉兹·波顿,难道说……?」

「没错,不仅仅只是童谣,您对那桩世纪悬案应该有所耳闻吧。但和获得无罪赦免的现实不同,童谣中的她背负着用斧头杀害继母并且弑父的罪名,是绝对残酷的杀手。」

Caster沉吟片刻,话锋一转。

「……但若只是如此,她作为莉兹·波顿的成分也太不纯了。」

明显的话中有话,听到这里,姬路感到自己的脑袋嗡嗡作响。

「你的意思是,除了莉兹·波顿还混有其他的童谣?」

「应该说,她的存在就是黑暗童谣(Mother Goose)本身,仅仅是固有结界咏唱就至少包括四首童谣。从妾身的角度来看,那个女孩的混沌程度就和黑暗火锅一样复杂,只是锅底的口味选择了那桩悬案的主角罢了。」


你到底是有多喜欢黑暗火锅?

按捺住心声,姬路硬着头皮接着问下去。


「那么,既然知道她的真名,弱点也就一目了然吧,你有对策吗?」

「这个……很遗憾,在对方的固有结界中,弱点这个词基本不存在。而且现在妾身能够帮您导航和传达这些消息就已经是极限了。」

「导航……?」

这个词让姬路困惑不已,甚至有些莫名其妙。

「嗯?原来主人没注意到吗,那个小鬼,在耍诈哦。」

「……耍诈?有吗?」

回忆起刚刚和Berserker对峙的局面,她没有想起任何能与耍诈这个词挂钩的事情。

「您记得最后和她对视的那一眼吗?也许是保有技能,那小鬼有着扭曲猎物视野的能力,发动的时机应该是看到她眼睛的瞬间。当然,那种程度的把戏算不上魔眼,以妾身周围的气场就能完全抵消掉。但是说实话,这个固有结界本身就不太妙,怎么说呢……」

迟疑片刻,像是在挑选合适的词语,Caster缓慢而沉重地说道。

「……光是进来这里就离死不远了吧,这里到处都是陷阱。」

「你说……陷阱?……有那种东西吗?」

听着两人之间的对话,西莲寺忍不住反问道。

「那是因为妾身有偷偷在帮主人选路,而您只是跟着主人而已,幸运是您的被动能力呢,令人羡慕。」

「哼,你确定不是为了揽功而信口开河吗。」

「……不信的话可以用那把刀戳一下您右手边的地面试试,对了,就是现在。」

「哈,那当然没问题,到时可别跟我说你搞错了啊。」

停下脚步,西莲寺大刺刺地用金属刀敲向右边地面杂草。

明显应该是坚硬泥土的部分微微下陷,恶心的绿色浮沫从中渗出,浮现无数圆球状的黑白物体,似乎觉察到了两人的视线,它们齐刷刷转到同一方向。

「噫!」

与那东西对视的瞬间,西莲寺立刻吓得缩回手。

刚想开口提醒她别把刀弄掉,姬路就感到背后一阵小声的响动。不知什么时候,西莲寺已经躲到自己身后,还哆哆嗦嗦抓住制服下摆不放。

「嘻嘻嘻,怎样,您对这样的结果还满意吗?」

从姬路的口袋里发出低沉的嬉笑声,那是Caster恶意的询问。

一边想着将刚才那一幕从脑海中挥散,西莲寺从姬路背后发出了完全不像她会发出的胆怯声音。

「那、那是什么鬼东西……」

「什么东西都好,你到底要藏在我身后多久……」

姬路感到困扰地皱起眉头。

没想到这个平时桀骜不驯的家伙会怕这种东西,明明长得那么高大,内心却比想象中还要纤细。

「再、再等一下就好……」

结果得到了宛如央求般的答复。

「……」

姬路不禁为难地叹了口气。

这样一来就没办法继续跑了,不过持续跑的这段时间也很辛苦,稍作休息也是必要的。

这么自我安慰的时候,Caster慢半拍的解释跟着跑进耳朵里。

「黑暗童谣的本质是荒诞带来的恐惧,在哪里遇到什么都不奇怪,不过请放心,跟着妾身的话就不会出问题。」

那慢悠悠的声音听起来居然还挺气定神闲。

但是得到了死亡就在身边的确信,姬路理所当然不可能高兴得起来。

「说到这个……你是怎么帮我选路的?Caster,说实话我没有丝毫察觉。」

「妾身只是偷偷将意识和主人短暂连接在一起罢了,不是什么精神操控之类的哦,绝对不是。」

「……」

「噫啊啊啊,盒子!盒子要裂了!」

瞪着眼睛,姬路忿然收回捏紧口袋的手。

「先不跟你计较这些,现在我只想知道怎样才能离开这里。」


短短三分钟的时间没有为她们争取到多少自由,Berserker什么时候追上来都不奇怪。

躲藏在什么地方才能逃离Berserker的追击,这个难题已经迫在眉睫。


「没用的,主人。妾身说了,这里是她的领地,对她而言这里就是附带小地图的easy关卡,而Boss本人也是她自己,想躲在这里不被找到是不可能的。」

Caster给出否定的答复,同时,她的话中也出现了一丝转机。

「但是无需担心,尽管这关非常难过,但还是有必胜法的。」

「必胜法?」

「就是硬扛。」

「……」

「……」

感受到空气中漂浮着冰冷的气息,Caster不慌不忙地补充道。

「支撑这个固有结界需要很强的魔力供给,留给那个Master的时间非常有限,所以这场战斗的输赢关键在于谁能撑到最后……唔,不过妾身能懂啦,那个小小的Servant是真的想找人陪她玩,对于已经吃饱的猫来说,捉老鼠也只是觉得好玩而已。」

「老鼠被玩死的可能性没有被你算在其中吗?」

「……哎呀,这个当然,也有考虑……大概?」

「你的停顿很可疑。」

「等、等一下,还请您将手从口袋上移开……咳,至少妾身有几条谏言,主人想听吗?」

「根据你的回答,我会判断要不要把这个盒子丢进路边的水坑。」

「呜哇,还请您高抬贵手……总而言之,第一,考虑到您的武器是刀,在这种茂密的树林里肯定会吃亏,妾身建议您选择在开阔的地方迎战。与其像无头苍蝇一样继续乱跑消耗体力,不如先在这附近找一块空地。」


关于这点,姬路也并非没有考虑到。

某个人曾经跟她讲过,古时室内决斗刀插进房柱拔不出来而被反杀的故事。

开阔的环境必然是非常重要的。

但那说的是很轻巧,自从她进了这片树林,就没有见过空地这种东西。

对此,Caster回以一派轻松的态度。

「啊,这点请不用担心,妾身会引导主人离开这片树林,别着急,跟着感觉慢慢走就好。」

半信半疑地踏在坚实的草地上,姬路忍不住继续发问。

「除此之外,还有其他谏言吗?」

「嗯……其他的话,」思索了一会儿,Caster以玩笑的口吻回答,「大概就只有不要想着去赢对方,就算搞错了也别想『争取时间是没问题,不过打倒对方也行吧』这种……」

「谁会插那种奇怪的旗……」

姬路咕哝了一句,便继续毫不停歇地走着,没想到前方突然变得开阔起来。

拨开树丛,前方就是空无一人的广场。中央喷泉依旧工作着,四处安置着雕刻花纹的木质长椅,不知名的人物雕像在花坛的簇拥下充满了异国情调。

「没想到真的有这种地方……」

感叹了一下,姬路便闭上了嘴,如果讲太多那个魔女一定会得意忘形。

不过这次,Caster难得没有洋洋自得地夸耀自己的功绩。

「对了,妾身还有一条建议,要实现是有些难,不过妾身觉得还是能够实现的……如何,您要听吗?」

「这种时候没必要卖什么关子吧。」

「嗯,那妾身就说了——请二位联手迎战,这样而已。怎样,您认为做得到吗?」

听到Caster意料之外的建议,姬路和西莲寺互相看了一眼。

「你在想什么啊……」

立刻,姬路的抱怨声传了过来。

自知局面会变成这样,Caster依旧没有放弃劝说。

「这是为主人考虑得到的结论,虽然0加0凑不成1,但也无妨,毕竟只要争取到时间就是这边赢了。」

「……这话倒是没说错。」

这回轮到一直在背后默默听着两人说话的西莲寺,她定定地注视着姬路。

「虽然有些事我还没搞清楚,但我认为这种状况两个人比较保险。」

转头看了她一眼,姬路瞳孔中闪烁的不解已经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脸无可奈何。

「你倒是蛮相信这家伙说的话了嘛,不过在那之前先把你的手松开……还有,你不要突然变得通情达理,这样不是反而显得我很小心眼吗?」

「唔……」

西莲寺的脸变得红红的,不过她还是听从了姬路的话,有些不甘心地将拽着对方衣服下摆的手缩了回来。


这家伙,还是有可爱之处的嘛……

不过,我之所以会这么想,或许正如她之前所说——

是我对她知之甚少的缘故。

姬路抬头看向她,心中泛起一种难以形容的复杂情绪。


但是很快,Caster的声音持续从口袋里传过来。

「既然已经决定好,就稍微加工一下武器吧。要跟那个Berserker战斗,一味依靠挥刀技巧是没用的。」

「虽然这么说,这种东西有什么好加工的?」

看着两把粗糙的金属刀,姬路陷入疑问。

「当然就是……嗯,这个稍微涉及一点商业机密,主人,请把耳朵凑过来,啊,只要站着不动就好,妾身再开一条通讯回路。」

根据Caster的提议,姬路将手置于两把金属刀上,开始了再构成。

金属刀出现了细微的变化。

「这样就行了吗?到底哪里算是商业机密了。」脸上浮现出困惑的色彩,姬路将加工好的刀递给西莲寺,并不忘向她嘱咐,「砍刀的部分交给你了,西莲寺。」

「唔……明白了。」

看了看刀柄,差不多有所理解的西莲寺点了点头。

「那么接下来,就差……」


仿佛预料到她接下来要说的话,正对面的林间小道突然响起了清脆的歌声。

「Three blind mice ,three blind mice~」


缓缓接近,那声音有种震慑人心的魔力。

「See how they run ,see how they——」


正如Caster所说,这场交战无法避免。

下意识地,姬路深吸一口气。


「 Run!」

歌词奏响的最后一瞬,Berserker扭曲的笑脸映入视野,激烈的金属碰撞声在耳边炸裂,姬路挥出的第一击直中横劈而下的巨斧和砍刀,她的眼前几乎冒出炽烈的火花。


不仅如此,Berserker的蛮力压得她几乎喘不过气来。

这就是英灵吗?

这样的行动力,人类的身体能力与之相比根本就是云泥之别。

不自量力这个词不断地在她脑海中翻涌。


然而,几乎毫无喘息的时间,第二击紧随而至。

「铿!」

斧子的轨迹改变了,蛮横的直劈改为横扫的同时,姬路即刻架起刀,千钧一发之刻接下沉重的斧头。

同时,Berserker右手的直刃砍刀被硬生生接了下来。

「唔!」

发出小小的悲鸣,西莲寺用尽全力支撑住身体。


目睹这一切的Berserker眯起眼睛,露出颇感兴趣的神色。

「你们想到了不错的伎俩嘛,有趣。」

西莲寺手持的那把刀,持柄部分突出的护手阻架住砍刀使其利刃歪向一边。

老实说,这已经不是刀,而是十手了。

观察着两人脸上的表情,幼小的少女,眼中闪烁着红色的诡异光芒。

「不过,真奇怪,大姐姐们比莉兹想象中跑得更远呢,而且没有分开逃走,这样一来莉兹的乐趣究竟是变多了还是变少了呢……」

只要身心稍有动摇,就会被这只眼睛吞噬。

无暇顾及额角流下的汗水,姬路咬紧牙关。


Berserker毫无收手的意思,带着笑意将手中的凶器微微下压。

狂战士的怪力是压倒性的。

和剑道的练习不同,这是赌上性命的厮杀。


「呜啊……!」

不行,已经是极限了!

无法继续承受重压,西莲寺咆哮着将砍刀顶向一边,以此为信号配合瞬移般的滑步,终于拉开与Berserker的距离,两人气喘吁吁摆回中段架势。


然而,丝毫不给她们喘息的机会,迅猛刚烈的斩击声响彻耳畔。

不断挥舞着凶器的幼小少女,满面愉快的笑容。

「哈哈哈哈哈!怎么了!大姐姐,我们的游戏不过才刚刚开始啊!」

Berserker的斩击毫无章法可言,那凌乱的攻势根本就是个外行。

但是无法反抗。

她的力量,她的速度。

那是普通人类无法企及的。


握刀的手如灌铅般沉重,姬路的眼中逐渐露出疲累的神色。

虽然Caster说了尽量拖延时间,但持续这样下去,绝对称不上高明。

这样真的能等得到固有结界解除的那一刻吗?


「喂。」

就在她内心僵持不下的时候,西莲寺开了口。

但是,说话的对象并不是她。

西莲寺的眼睛,牢牢瞪着近在咫尺的Berserker。

她的脸上,有着前所未有的凝重。

「你之前说过吧,我作为白神的诱饵被你们抓到,但也因为我很碍事的缘故。」

「西莲寺,这种时候你……」

惊讶于西莲寺说话的时机,姬路呆呆张开嘴,然而她的话立刻就被打断。

「我想过了,白神,我一直在烦恼的事情就只有一件。」

回以她的话语相当冷静,西莲寺那态度沉着到令人怀疑。

「反过来推论的话,我不愿相信的就是事实,对吧。」

清晰地。

「所以,我所阻碍的人——」

不带一丝犹豫地。

「是石上老师——石上三千留。」

西莲寺说出了那个人的名字。


在那瞬间,空气仿佛凝固了一般。

连姬路也只能呆呆地望向她。

西莲寺脸上的表情,混杂了决绝、悔恨与不甘。

那是……遭到背叛而感到悲伤的神色。


漫长的沉默过去,幼小的少女突然笑了出来。

那是真心觉得什么事情可笑的声音。


「你也没有莉兹想得那么笨嘛,不过啊,那个人说了要放你一马的。」

然后。

「但是这样一来,就没办法了。」

就在那瞬间,Berserker露出了无趣的表情。


大幅转动手中的砍刀,用力砍向边缘的护手。

「喀。」

轻轻一声,护手便脆弱地剥落了。

狂战士的脸上挂着冷酷的笑容。

「大姐姐,就请你先出局吧。」

连给对方反应的时间都不留,Berserker利落地挥下右手。

利刃切开空气,砍落金属刀。

惊觉武器从手中跌落,西莲寺咬紧牙关迅速退离。

现在的话,还能逃离Berserker的攻击范围。

可是。

下一瞬间——砍刀已经掷出。

时机,刚好相差一瞬。

西莲寺的表情僵硬了。

一股冷意急遽袭向她的五脏六腑。


「铿!」

凭着瞬间的判断,艰难地将那恶劣的强袭挡下,姬路的脸上挂满汗水,她的全身僵直,甚至连悲鸣也无法发出。

「白神……」

呆呆地望着挡在面前的背影,西莲寺的脸色逐渐变得苍白。

「在袒护她吗,虽然很有趣,但——」

面对对方留出的巨大空隙,冰冷的话语从Berserker口中吐出。

「这就是无谋吧,大姐姐。」

斧头高高举起,然后挥下。

无法避开。

已经到了极限。


大口喘息着,握刀的手已经被汗水浸湿。

她的动作明明看起来如此缓慢,那速度却根本没办法跟上。

尽管如此。

尽管如此。


还不想认输。


「啊啊啊啊啊!」

用尽最后一丝力气发出咆哮,支撑起疲惫不堪的身体。

眼神如刀刃般锐利。

挥出的最后一击只是轻轻掠过Berserker的脸颊。

仅仅如此。


难道,这样就结束了吗……?


远比她想象中,更加悠远漫长的时间流逝。


「锵!」

耳边,响起了武器碰撞的声音。


姬路睁大眼睛。


刀的轨迹明明并未改变。

但是,奇迹般的。

斧子并没有落在她身上。


只有视野中的巨型骑枪不断闪动着雷光。

耳边传来锁链滑行的声音。


伫立于眼前的白银骑士,绛红色披风随风而动。

仿佛苍蓝雷霆降临于世。


「抱歉啊,在玩得正开心的时候打断你们。」

一边用那独特的语调慢悠悠地说着,娇小的人影不紧不慢地从树林后现身,脸上挂着一如既往的温和笑容。

「现在加入还来得及吗?」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