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今晚的月色真美

作者:茄汁浇饭
更新时间:2020-02-14 00:19
点击:485
章节字数:4029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薰x千圣(之前看了朋友安利的《致允熙》,所以才会写那篇《致莉莎》,总觉得这个片子还能继续搞下去,不如就让薰千圣演演看。最终应该还是he了吧。




“这是濑田小姐初次和白鹭小姐合作吧?”




在拍摄间隙遇上了记者,不偏不倚被命中了红心。明知道不可能避开这种提问,仍然没有做足心理准备,差点忘记自己身在何处,还以为是又做了关于她的梦。但那股从心口蔓延开来的酸楚比什么都要真实,提醒着我现实生活永远比梦中的世界更加离奇。




下意识地扭头向她看去,想要知道她会作何反应。她坐在不远处的沙发上,双手捧着瓶装的矿泉水,看我的眼神分明饱含着期待,却在视线相交之时别过了脸。她能预料到我的回答吗?希望我对记者说什么呢?




“是啊,初次合作,感觉非常荣幸,久仰白鹭小姐大名,想不到能有幸和她共事。”




忍不住继续用余光瞟她。她腾出右手捻住了吸管,低着头让人看不清表情。不满意我的回答吗?但我没有其他选择。如果有任性的资本,我当然愿意说实话——“才不是呢,我和白鹭小姐可是青梅竹马,中学时期就曾经共演过《罗密欧与朱丽叶》了。”不过大概会被她取笑吧,都已经是二十年前的事情了,念念不忘只会被看作不成熟。为什么要提起那些大家早就抛诸脑后的往事呢。




“濑田小姐是舞台剧演员,此次参与电影拍摄,也是头一回吧?”




“确实,以前没有接触过大荧幕,不过仰仗着白鹭小姐的照顾,倒也没有觉得很不适应。”




“那么濑田小姐是为什么会接下剧本呢?”




“大概……是因为巧合吧。我饰演的角色是在伦敦旅居了多年的日裔,和我本人的经历比较相似呢。接到导演的电话时,一听就十分感兴趣,也不顾自己完全没有出演电影的经验,头脑一热就答应了下来。”




“而且这个角色和濑田小姐一样是位母亲呢,甚至孩子的年纪都差不多大。”




“是的,幸好在这一方面还算比较有经验——”




“Mum——抱歉抱歉,在接受采访吗?不好意思不好意思,你们请继续!我这就消失!”




“啊呀,刚才这位就是濑田小姐的女儿吧?真漂亮啊,也很活泼。”




“可别让她听见,她的尾巴是会翘上天的。”




“哎呀哎呀,这样一说就更可爱了呀。不过说到这里,濑田小姐与影片中饰演女儿的松田小姐相处得怎么样呢?”




“非常和睦。松田小姐是个很有天分的孩子呢,我在这个年纪的时候可赶不上她。”




“濑田前辈真是……太谦虚了!”




松田是被礼央推出来的。礼央的手就搭在她腰间。都已经亲近到这个程度了吗?不过也没有什么值得惊讶的。她们年龄相仿又有共同话题,说是一见如故可能都不为过。休息时听见她们嬉闹的声音,感觉自己好像也变得年轻了。




“这可是很真诚的赞美喔。”




“太不好意思啦!”




松田是一个容易害羞的女孩,经常被礼央捉弄得满脸通红,但面对镜头就不会胆怯,我在她身上看到了自己。




“但你非常值得被夸奖喔。”




“呜哇,谢谢濑田前辈!”




“走啦走啦,快点过去,马上就开始了……”




礼央牵起松田的手离开,声音淹没在了嘈杂之中。她放下矿泉水,起身走向布景。我也想要继续投入工作,幸好记者善于察言观色。




“啊啊,休息时间结束了吗?真是不好意思,打扰了濑田小姐这么久。”




“没有关系,很高兴认识你。”




“真的非常感谢!”




我匆忙喝下一口水,边整理头发边向她走去。开始拍摄之前我总要深呼吸,温热的白气模糊了视线,她的轮廓在雪地里显得很不真切,成了一道我不敢仔细打量的剪影。哪怕演技只是松懈一秒,眼泪都有可能夺眶而出。原本我就极其容易代入角色,眼下的情形更是让我无法自拔了——曾经的恋人时隔二十多年在雪夜重逢——无需动用分毫演技,真情实感我有的是。




当初答应导演的邀约时,根本想不到会和她重逢。我的角色已经确定属于我的时候,另一位女主角还不知道在哪里呢。本来就觉得人设情节相似得可怕,她的参与更加让我觉得不可思议。同样是在中学时期交往过的同性恋人,同样是因为外界干涉不得不分道扬镳,同样是分隔在不同国度多年不曾联络,同样是遇上阴差阳错的巧合久别重逢。唯一值得庆幸的只是我没有被迫结婚生子,但被以她的前途作为要挟又是另一种不幸。她恐怕至今都不清楚我们分手的原因,但现在再做解释似乎已经没有意义了。




礼央和我说过,出发之前她兴奋得一夜无眠。问她为什么会感觉这么激动。她说因为一直都想亲眼见识我的故乡。本来正要觉得感动,甚至假装落几滴泪,谁知道她话锋一转,又说还想认识我在东京的旧情人。我差点从沙发上摔下去。




她曾经问过我:“Mum,你为什么不结婚啊?”




而我的回答是:“因为离婚的主要原因就是结婚啊。”




原本连养育下一代的打算也没有,只是某天在孤儿院做义工的时候,无意瞥见了一个笑容灿烂的金发女孩,不可避免地联想到了向日葵花田和她,所以才会有现在的礼央。礼央也知道自己的身世,从不为没有父亲而感觉遗憾,反而担心我会不会感到孤单——即使有亲人在身边也无法填补的孤单,她总认为我的心上有一个很大的空洞。




“我是说认真的!拒绝掉了那么多追求者,看来是没有合心意的吧?Mum谈过恋爱吗?对方是什么样的人?”




“是很温柔的人。靠近的话,可以闻到玫瑰香气。”




“……所以mum才这么喜欢玫瑰?”




如果再被追问下去,情绪大概会失控吧,不想正面回答,索性岔开话题。




“没有女人不喜欢玫瑰吧。”




“我就不喜欢啊!”




“十五岁离‘女人’还差得远着呢。”




“朱丽叶可是十四岁就结婚了!”




不让在英国长大的女孩接触莎士比亚,感觉比她以前禁止我说梦幻困难多了。




“那么请问你的罗密欧在哪呢?”




她不服气地撇着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有这样才能让她安静。据我所知她还没有恋爱经历,不论是跟男孩还是女孩。但愿她不要喜欢上松田才好,我可不想见她重蹈我的覆辙,否则她也会有一位在东京的旧情人了。




“白鹭小姐,濑田小姐,请就位吧。”




“好的。”




女儿意外窥见了母亲少年时代的秘密,瞒着“我”故意策划了两人到日本的旅行。故地重游,明知道对方的住所,却只是在门口徘徊,一听见动静就隐匿起来,沉默地目送着爱人远去。但女儿打定了主意要替母亲弥补遗憾,私下和对方取得了联系,却只说她是独自前来的,希望能从“母亲的好友”口中得知更多关于母亲的事情,还与对方约定了相谈的时间地点,接着又把“我”骗到同一个地方,自己却由始至终都没有现身。两位主角相见的这一幕是整个故事的高潮,却又平淡压抑至极。光是阅读文字我就觉得窒息,现在又要代入自己演绎出来,真不亚于遭受酷刑。




我们是在咖啡厅重逢的,不知情的礼央当时也在。她就坐在卡座里读剧本,不迟不早恰好抬起了头。没有把纸杯不慎摔落的恶俗戏码,也没有阔别多年之后的寒暄,我们只是冲着对方眨眼,拼命想要忍住泪水。我和她的座位恰巧背靠着背,可以很清楚地闻见玫瑰香气。礼央没有看出我的异常,但竖起手掌凑到我耳边,说那位我一直特别喜欢的日本演员就在我身后。我强忍着惊讶问她怎么会知道我喜欢这个演员。她说每次在电视上见到白鹭千圣我就不肯换台,还调侃我说不承认也没有用,问我是不是为了接近人家才特意接下这部电影。如果我真的有这么勇敢,恐怕做梦都会笑出声来。




“不是,只是巧合而已。”




“不过mum确实是白鹭千圣的粉丝吧?”




“是吧……”




“我可不可以去片场看你们拍戏啊?好想知道mum崇拜的人是什么样的!”




她不可能没有听见这番对话,否则不会在片场一见我就说,你的女儿长得非常漂亮,以至于礼央激动得原地转圈。礼央从小就崇拜我,又觉得我很崇拜她,被她这么一夸之后,走起路脚下都带风,每天变着法子和她搭话,还帮我要来了她的签名,鼓励我多去跟偶像交流。说老实话,礼央挺适合松田那个角色的,虽然没有受过系统训练,但只要本色出演就够了,我和她在这个故事里也一样。




“我”从她的身旁经过,一时间没有认出昔日的爱人,走出两步猛地反应过来,顿在原地不敢回头,双手在衣袋里攥成拳头,大拇指的指甲嵌得食指生疼。




“是……葵吗?”




她问,用角色应该有的语气和情绪。




而我入戏失败,耳朵捕捉到了错觉。




“是……薰吗?”




她自幼就比我矮上许多,此刻我却不得不仰起头,否则就会无法控制泪腺,必须要把泪水忍在眼里,幸好我们再无其他台词,只是默默看着对方微笑。不知道为什么,和她一齐笑出了声,剧本上没有这么写,我们是临场发挥的。年少时的默契竟然还未消逝。可我们究竟是在为什么而笑?笑人生如戏吗?还是戏如人生?




“Cut!这个笑容简直太棒了!我想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我递给她一块手帕。她得体地向我道谢,问我可否把手帕送给她,她会还给我一块全新的。我沉默了好一阵子,说用不着这么客气。她歪着头看了我一会儿,说她只是想要留个纪念,好让自己知道回忆是真实的。于是我抽走她衣袋里的手帕,对她说不是全新的也行,只要上面带有玫瑰香气。




驱车回酒店的路上,礼央冷不丁地发问。




“Mum到底是崇拜白鹭小姐还是爱慕白鹭小姐?”




“意思不是差不多吗?”




“不是admire,我说的是love。”




“怎么突然问起——”




“下午那场戏简直不像是演的,松田跟我想的一样!不过最关键的证据还是白鹭小姐身上带着玫瑰香气。我早就发现了!”




“是吗?演技太好就是容易让人误会。”




“可别怪我无情戳穿你喔。”




“哎?戳穿我什么?”




“那天在咖啡厅遇见白鹭小姐,你的表情就是戏里那个样子。虽然当时我不明白,但今天一看就懂了!”




我是应该怪她多管闲事,还是高兴她正在长大呢,又或者是时候承认自己正在衰老,有些事情再不补救就会抱憾终身。




“白鹭小姐就是mum心里那块不见了的拼图吧?”




“你怎么这么会用比喻句?”




“哼哼,莎士比亚可不是白读的。实话告诉你吧,我已经和白鹭小姐约好了在之前的那家咖啡厅碰面,你还有半个小时可以赶过去。把我放在电车站附近就行了,我还想跟松田去逛街呢。”




我就说她完全可以取代松田。




我们第无数次重逢,打破了沉默的循环。她问我想不想一起散步,我微笑着说为什么不呢。她自然地挽住我的手臂,脚步犹如少女一般轻盈,靴子在雪地上吱嘎作响,周围车辆人群川流不息。以后还有这样的机会吗?和她牵着手在街头漫游?如果无论如何不会再有,就让时间停留在今晚吧。




“很久没有见过东京的月亮了。”




“所以这时候应该说什么最好?”




“月色真美,一直一直,是那么美。”




“我也一直爱你。”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