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突发事件

作者:使徒奈亚娜
更新时间:2020-05-31 01:19
点击:461
章节字数:6292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所以你到底说不说?」杰奎琳觉得自己快要抓狂了,这个该死的眼镜女,一醒来就是那副死鱼一样的嘴脸,不回答问题就算了,脸色比身上的鱼腥味还臭,一副别人欠她钱的样子。她突然觉得雪柔那个把对方带回迈阿密的提议好像也不错,至少在爱情旅馆里有不少东西可以显摆,光是说明工具的用途,就绝对就可以把眼前这个女人吓得屁滚尿流。


「杰奎琳,别这么大声,」雪柔的神色闪烁,以脸上淡淡的微笑掩盖住自己无穷无尽的恶意,似乎已经有了点子,「小达妮卡去接电话了,对方是镜小姐,她应该要谈上好一段时间,你要问这位小姐问题也不要那么大声嚷嚷,吵到她谈电话。」


「对哦。」杰奎琳接到了雪柔的暗示,恍然大悟,露出了一个阴险的笑容,拿出了自己身上的小笔记本。眼镜女隐隐约约知道自己似乎将要大难临头,脸色白了几分,不过还是把嘴巴封得严严实实的,没有说话,只是看着黑色的泥地,听着杰奎琳兴致勃勃的说话声与翻页声,「啧啧,趁着那个麻烦的圣母不在这里,我得好好想想用什么法术好呢……嗯,要不要往你的肺里倒灌海水?这个法术之前我经常拿来对付那些可憎的人……」


「杰奎琳,你想做什么?」雪柔语气很真诚的在质问杰奎琳,但眼神和表情却是带了点假惺惺。在杰奎琳当坏人的时候,她必须维持好人的形象,才能对这个麻烦的女人达到软硬兼施的效果,「别用那种法术,往她的肺里倒灌海水可是会令她因为窒息而死的。」


「你倒提醒我了,这个眼镜女是『鱼人』的后代,就算肺里被塞满了海水,她还是可以活得好好的,」杰奎琳想了想,露出了一个满怀恶意的微笑,「这样的话,我可以使用凋零术……不,还是试用一下先前得到的那个腐烂诅咒吧。今天就来实验如何把目标的脸弄腐烂。恩格尔,我记得你包包里还有镜子,快拿出来让她可以全程观赏自己的外貌从现在这副人类皮囊,变成一堆血肉模糊的腐烂肉块,掉出来的烂肉片、眼珠甚至还可以塞进她的嘴里,让她自己吃回去……」


雪柔听着杰奎琳喋喋不休的描述,慢慢从自己的包包里取出一面小小的镜子,无意中把莱特教授与穆勒助手的照片也拿了出来,飘落在地上。被绑着的眼镜女正盯着泥地,眼睛不经意的便瞥到了那张掉出来的照片。


她先是瞪大眼睛,接着便微微张大嘴巴,露出了一个惊讶的表情,这表情变化马上就被一直注意着她的杰奎琳留意到了。


「恩格尔,你的照片掉了。」她故意这样说,眼镜女马上就把显露出来的表情收回去,但也已经来不及,雪柔立刻就察觉到对方对于这张照片的奇怪态度。


「你见过这上面的人?这是我们正在寻找的失踪人口。」雪柔把地上的照片捡了起来,在眼镜女面前晃了晃。尽管她的声音像是泡在水里一样柔和,也许是因为刚刚看似友好的话里还是有太多的恶意,眼镜女没有被她的暗示影响,而是马上就警惕的别开了脸。


「啧啧,脾气这样臭,我看我们还是把她的脸弄腐烂吧。」杰奎琳举起了笔记本,「嗯,这个咒文的发音好像有点难,不过这对我来说并不是什么问题……」


「……够了。」眼镜女好不容易从牙缝里挤出这句话,「别碰我的脸,你们这群卑鄙的外来人。」


「别误会,施法不用触碰你的脸,」杰奎琳轻蔑的说,她脸上的笑容越发灿烂与扭曲,「我也没有兴趣去摸你的鱼脸,眼镜女。」


「我不叫眼镜女!」眼镜女抗议道。她刚醒来的那会儿杰奎琳就一直在「眼镜女眼镜女」的叫,让她的心情非常不美丽。


「那你叫什么名字?」雪柔趁机问道,她虚伪的笑容变得比较纯,但声音却没有变回原来的尖细,显然是在设陷阱试图让对方陷入暗示之中。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眼镜女马上就警惕起来,看来完全不买雪柔的账,旁边的杰奎琳露出了对此嗤之以鼻的表情。


「所以我们还是只能叫你眼镜女啊……不过反正施法不用使用目标的名字,也就是说我们不需要知道你的名字。」她这样说道,抚摸了一下笔记本上的文字。看见雪柔暗地里朝她打了一个「OK」的手势以后,杰奎琳就开始一边用手指按着书本上的痕迹画着那些怪异的符号,一边念诵一些奇怪的语言。对眼镜女来说,那不是她家乡的文字,更不是地面上通用的英文,而是某一些更加可怕的发音,一种人类极难模仿,甚至正常来说完全模仿不了的语言,是母神和父神才会明白的一种既神圣、又诡异的神秘文字。


「别!」她大叫出声阻止,让对方停下手上准备施法的行为。看着杰奎琳与雪柔假笑的脸庞,眼镜女只好忍耐着心中不快的情感,硬邦邦的挤出一句话,「……你们不是应该有三个人?最后那个黑色的女人长什么样子的?你让她回来,我就透露一些情报给你们。」


「小达妮卡?」雪柔笑了一声,她懒懒的改变了一下自己坐着的姿势,「你要见她……所以你们刚刚去了乌鸦所在的地方,并在那边看到了一个浑身黑色的女子了吧?现在是想确认两人是否同一个人?」


「……」眼镜女的瞳孔猛然缩小,脸色的变化自然是落在了雪柔和杰奎琳的眼里。


「……她刚刚的态度太差了,我看还是对她下咒吧。」杰奎琳哼了一声。她一方面的确是很不爽这个女人的态度,另一方面是为了积极扮演坏人的角色,好让等等雪柔在扮演好人的时候能更好的获得对方的信任,从而使暗示和催眠更容易成功。


「这不是什么过分的要求,看就看呗。」果不其然,雪柔说出了跟杰奎琳完全相反的话语,同意了眼镜女的要求,并拿出了自己的翻盖手机,「不过她现在去了接电话,我只能让你看看她的照片。」


她让眼镜女看了几张达妮卡的单人照,还有一点她自己跟达妮卡合影的双人照。眼镜女盯着达妮卡的眼睛,沉默了一小会儿。雪柔看对方默不作声,便主动的再次拿出了莱特教授与穆勒助手的合照,这次还特意凑到眼镜女面前让她好好的看个清楚,「我想,你所看见的黑衣女人,应该不是小达妮卡,而是这边这个比较年轻的小姐吧?」


眼镜女脸上的脸色僵住了,她沉默的仔细看了一会儿照片,终于第一次回答了雪柔的提问,并承认了这个事实,「……瞳色不对,不过脸孔长得一模一样。」


「瞳色改变了?」雪柔持续慢慢地把自己的声音变得更柔,对方的警戒已经降低,她必须趁着这个机会多让眼镜女放下戒心,这样暗示才能对对方起效。


比起耗时间的猜忌信任游戏,对于雪柔来说,催眠和暗示显然比较方便快捷。


「……是的,」眼镜女皱了皱眉头,在雪柔的暗示和自己的半信半疑之下,终于认真的回应了雪柔的问题,「我见到的那个女人一只眼睛是蓝色,另一只是绿色,而且是我们的『绿』。」


「你们的绿?」雪柔在问问题的同时弯了弯嘴唇,从对方肯回答问题的那一刻开始,她就已经上当了。


「是的,那是母神的恩赐。虽然我们的瞳色不尽相同,不过在有天赋的情况下,陆地上还没……咳咳,也就是印斯茅斯人,眼睛可以微微发光。」眼镜女这样说道,一旁没作声的杰奎琳仔细观察了她的动作和表情,察觉到对方似乎并没有撒谎,「只有拥有特殊基因的人才能做到这个小小的变化,算是我们分辨种族的一种手段。」


说完以后,眼镜女的眼珠便开始变化,原本她在火光下显得橙色还带点灰的虹膜开始变色,化为了荧光的海绿色,在暖红的火光下显得寒冷而令人不安。雪柔的反应不大,杰奎琳也只是张了张嘴,之后就变回了原本的表情。


「这是我们在寻找的目标。」雪柔拿着照片,她的语气依然是温柔的,「特别是旁边的这个老女人,她的手机在失踪事件后曾经在印斯茅斯里发过求救信息,这也是我们会特意过来印斯茅斯的原因。所以,我们并不是你和镇民所认为的诱拐犯。」


「……」眼镜女垂下眼帘,似乎正在思考雪柔说这番话的可信度,雪柔也没有催促,只是微笑的看着她。过了一会儿以后,眼镜女才再次抬起头,「……你们有什么证据证明你们是清白的?」


「你在开玩笑吗?」正在往营火里丢柴枝的杰奎琳发出尖锐的笑声,似是听到了什么非常好笑的话一样,「这应该是我们来问你才对,你们到底有什么证据证明我们就是诱拐犯?」


眼镜女又沉默了一会儿,显然是突然发现了自己理据不足,只好胡乱地强词夺理,「那为什么我们一追你们就跑?只有做了亏心事的人才会跑得那么快吧?」


「你们的敌意那么大,不跑我们连自我辩解的机会都没有。」雪柔温柔的解释道,她柔柔的嗓音都快能捏出水来了,「而且你的同伴还瞄准我们的头部射击,那可是在下死手,我们逃跑自保也不过分吧?」


眼镜女听罢也觉得自己有点愚蠢,完全没有想过雪柔的话里其实包含着暗示,令她忘记了对方率先挟持维特女士要挟他们的恶劣行为。在一次警戒放松以后,要她再次在雪柔面前放下警戒心就容易很多,而且也会比较容易相信雪柔所说的话。


「……我相信你们不是真正的诱拐犯,不过要交换其他信息的话,请先替我松绑。」


「可以。」雪柔很快就同意了,心理学博士的头衔令她有足够自信判断眼镜女的意图,既然对方是真的想交换情报,那她也不介意付出一点诚意。杰奎琳当然也知道这种事情,只好一脸不情愿的解开了眼镜女身上的绳子。


「既然两宗失踪案有关联点,」等到眼镜女伸了一个懒腰后,雪柔就再次开口,「我们就由关联点切入吧,你能不能告诉我们你之前的遭遇,还有印斯茅斯那边失踪人口的情况?说不定我们这边有什么讯息能帮上忙。」


「可以,」眼镜女对待雪柔的态度大体都是友好的,而对待杰奎琳则是一副看见脏东西的样子,「作为交换,我希望你们告诉我有关于这个黑色女人的所有信息,她需要为拐走我的队员和镇民付出沉重的代价。」


这种交易其实存在一个挺明显的不公平之处。双方在情报交换之中,可以选择说谎,或是只挑自己想让对方知道的信息来讨论,而要知道对方有没有说假话或是隐瞒重要讯息,就得靠表情观察了。在这种技巧上,无论眼镜女如何敏感,也绝对斗不过雪柔这个拥有二十年阅人经验的心理学博士,再加上眼镜女现在已经陷入了很容易被她暗示的状态,所谓的情报交换相信也只会是雪柔和杰奎琳单方面的情报压榨。


「成交,」雪柔马上拍版,露出了愉悦的笑容,「我是恩格尔,方便告诉我你的姓氏吗?总不能让我们一直叫你眼镜女吧?」


「……我是吉尔曼。」眼镜女托了托脸上的粗框眼镜,这样说道。


双方才刚交换姓氏,还未开始情报交换,天空中就突然传来了响亮的鸦叫声。吉尔曼和雪柔几乎是同时挺直腰背,并从地上弹了起来,不约而同的往鸦叫声的方向看去。


「是那只在那个黑色女人旁边乱飞的乌鸦。」吉尔曼眯起了眼睛,乌鸦是找回黑色女人、也就是失踪的印斯茅斯人们的一个关键,她自然对这只乌鸦非常在意。


「嗯,这就是那只缠住小达妮卡的乌鸦……而且方向就是她在谈电话的方向。」雪柔隐隐约约察觉到了对方的目标是达妮卡,她突然一阵心慌,在这以后,紧接着涌上来的便是对达妮卡那边状况的莫名担心,连带乌鸦的叫声听起来也充满了攻击性。她还是第一次这样从打从心底里关注一个人的安危,这种情况对雪柔来说很陌生而不可思议,甚至还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她的情绪,就像是之前黑紫水晶失踪后对她情绪的影响一样,「快走。」


没有更多的废话,三人马上带着手电筒向乌鸦叫声传来的方向赶,但才走几步路,雪柔就留意到,空气弥漫着一股奇怪的违和感。在这种气息下,吉尔曼和杰奎琳都有不同程度的方向迷失。杰奎琳还好,只是走两步路以后会突然无意识的朝乌鸦叫声传来的相反方向前进,需要雪柔停下来纠正对方的方向。吉尔曼的问题可严重了,要是雪柔不抓住她的手,对方只会疯狂的原地绕圈,即使知道有鸦叫声,还是永远不能往正确的方向走去。


「这是法术。」三人都立刻就察觉到了不对劲,雪柔停下了行走的脚步,就这样站在原地,「杰奎琳,还记得附在那辆大巴上的法术吗?」


「群体暗示。」杰奎琳马上就回答了雪柔的问题,「对,感觉很像,只是这个的违和感更加强烈。」


「群体暗示?」被雪柔拖着的吉尔曼有点迷惑,在杰奎琳半带嘲讽的解释后,她才知道对方指的到底是什么,「那是萨金特在经营的巴士路线吧?」


「我们等等才讨论这个问题。」雪柔打了一个手势让身后的两人停止说话,她的笑容开始变得阴暗。之前达妮卡接电话的时候,明明只是往森林里走了几步路,但现在她所在的地方却像是被拖长到永远都不会到达似的。她有一种奇怪的不好预感,这种诡异的不安增添了雪柔对于达妮卡的紧张与担心。她思考不到一秒,就直接打算使用自己半年内以绘画方式练习出来的新技能,「算了,我还是直接破掉这个法术好了,这邪术比附在大巴上的暗示强,需要……一点时间。」


她在说完以后,也不管吉尔曼和杰奎琳会不会有其他什么不同的反应,马上就拿起了自己收在衬衫衣领内的紫水晶,那紫得发黑的水晶在黑暗的天空下闪耀着异样的、类似于晕光的漆黑光芒。视觉上的效果就像是从水晶里头冒出了一些雾状黑暗物质一样,令人毛骨悚然。


雪柔把水晶从脖子上取了下来,然后徒手就在空气中画了一个很大,很完美的圆,并接着一边呢喃着一些听不懂的语言,一边在空气中的圆圈内画上一些未知的符号和文字,一切都是在空气中完成。她的违和感在吟唱的同时疯狂增长,很快就盖过了敌方那个暗示法术的违和感,并且还在不断的往上上升中。杰奎琳和吉尔曼纷纷张大了嘴巴,不过两人惊讶的部分有一点不同。


「恩格尔小姐在做什么?」吉尔曼没有看过这样子的施法,自然是觉得非常新奇。印斯茅斯人施法的时候,都像杰奎琳那样,打开书本,用不同的工具按着书上的符号画一遍,并同时念出上面的文字,法术便会在他们虔诚的呼唤之下实现。而雪柔现在在做的法术,似乎是更加深沉、更加深奥的东西,就像是自己在创作一个法术一样,充满了不可思议的气息。


「她在施法。」杰奎琳相较之下显得比较冷静,不过雪柔徒手画圆这事情还是令她吃惊得忘了吉尔曼身上的鱼腥味,并用一句废话回应了对方的问题,之後才有點呆的喃喃自语,「才半年的时间,恩格尔这家伙到底在这半年内画了练习了多少纸张……」


在两人的惊愕之下,雪柔的施法尽可能的快速完成了,但鸦叫声也已经停止。在她结束念诵的瞬间,这一带的地方像是被洗涤了一遍一样,原本的群体暗示违和感被清洗得干干净净,剩下的就只有像是刚刚从粘稠温暖而湿润的粘液里捞出来的雪柔。她浑身上下都充满了不对劲的地方,明明还保持着人形,吉尔曼却觉得雪柔比怪物更像是怪物。


「可以了。」她这样说,没有再拖起吉尔曼或是杰奎琳的手,只是自顾自的继续往前走去,另外两人都慌忙跟上。不過前方地上迎接她们的,就只有几根漆黑的羽毛,还有一个破损的智能手机。四周一个人都没有,但单凭羽毛和摔在地上的智能手机,很容易就能猜出这里曾经发生过什么事情。


「这不是戈德温的……」杰奎琳说到一半,雪柔身上还没减淡的违和感突然再次疯狂增长,远超她平时施法后、或是稍微露出原型后会产生的违和感。她身上的气势也瞬间升到了一个崭新的高度,杰奎琳从来没有看过雪柔这种红着眼睛,没有笑容,表情狰狞得像是地狱恶鬼一般的状态。


「达妮卡在哪里?」她开了口,说的话语是在场只有杰奎琳一个人能勉强听懂的异类语言,带着一股可怕而诡异的力量,即使站在杰奎琳前方的吉尔曼听不懂、她还是在文字的力量下受到了不小的冲击而流出了鼻血。


「雪柔·恩格尔!」看着吉尔曼鼻子上的血,杰奎琳立刻大声喊了对方的名字,雪柔的理智似乎回来了一点,她察觉到了自己的失态,马上安静下来紧握手上的紫水晶,试图收回自己身上的违和感。杰奎琳看到了她的眼睛里似乎倒映着火堆里的火光,但在之后才想到她们现在离火堆有点距离,也就是说,雪柔的眼睛是凭着她体内的能力,正在燃烧。


「……」在安静了一会儿过后,雪柔才完全恢复平常正常人的样子。她捡起地上破损的智能手机和羽毛,并仔细的检查了一下地上有否什么可调查的痕迹,态度难得的非常认真。可惜敌方非常好的隐藏了自己的踪迹,并没有留下任何一丁点的线索可以追踪。


雪柔木着一张脸站了起来,看着手上摔坏的智能手机良久,才朝杰奎琳和吉尔曼发话,「我们必须回到迈阿密去找羽仁镜子,现在。马上。」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