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1章 第二百十一章 禁忌领域

作者:蝶天希
更新时间:2020-02-22 08:42
点击:374
章节字数:3126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啊啊啊啊——”

火焰在身体之中燃烧了起来,原先准备着对千羽优佳展开攻击的布莱克立即跪倒在了地上,口中发出了痛苦的呐喊。

“这是,什么,啊啊——”火焰在自己的身上不断地燃烧着,宛若要把自己全身都撕裂开开来一样。“为什么,灭不掉,这火焰,究竟是,啊啊啊——”

“因为,这是我的灵魂之火啊!”

痛苦,心中唯独感觉到的就是痛苦。

布莱克从未感觉到如此痛苦过,伪装出来的面容也已经无法再维持下去,痛苦的跪倒在地上,几乎快要崩溃,“这就是,在灵魂之中所燃烧的,火,火焰吗?”身体宛若要从内部裂开一般,好似马上就要化为碎片。

“放弃吧,凭借你们的技术,是不可能抵挡得住我的灵魂之火的,就算想要逃跑也是完全不可能的。”安蒂尔手持着她的镰刀走了过来,脸上露出了相当得意的笑容。

“呵呵,那可不一定,话,可别说的这么绝。”宛若是习惯了这种痛苦一般,布莱克颤抖着手从风衣之中掏出了一小瓶绿色的液体,轻轻将其打开一饮而尽。

绿色的药水灌入到了她的体内,奇迹的是,原先燃烧着的身体竟然恢复了正常,她的身体已经完全得到了重塑。

“啊,重生的感觉真好呢。感谢你,安蒂尔·斯波里特,给了我们这么好的一个测试机会。”布莱克依靠着自己的法杖重新站了起来,脸上洋溢着喜悦的神情,“一直以来所担心的事情,果然还真的发生了呢。”

“这,这不可能!透视!”安蒂尔再一度运起魔力,用着那金黄色的双瞳看着眼前的布莱克。原先她所施加的法术现在已经全数失效,布莱克就像是被替换上了新的灵魂一般。

“安蒂尔·斯波里特,你在灵魂魔法学上的成就的确值得称赞。”布莱克用着自己法杖指着面前的安蒂尔,“但是,在禁忌领域这块,你不过只是个踏入到边境线的幼稚园小孩而已。”

“教皇厅这几百年来,在无数人身上做的实验,可并不是白费的。”布莱克拿着她手中的那瓶禁忌的绿色液体说着,脸上露出了相当可怕的笑容,羊头法杖之中聚集起了强烈的魔力,朝向着安蒂尔的方向打了过去。

“你、你们……”

“不瞒你说吧,你现在做的这些课题研究之类的。在我看来就好像是小学生题目一样简单。”火球从那法杖之中席卷而来,“红莲吐息!”

“在傻愣着干啥?”千羽优佳立即挡在了安蒂尔的面前,展开着屏障帮她挡下了这一招,“你的招数失败了,不是说万无一失吗?”

“我,我不知道……为什么会恢复?我,我明明应该破坏了你的灵魂才对啊!”安蒂尔看着自己的手心,她完全无法想象灵魂之火竟然会失效。

而且自己潜心研究的课题竟然被别人说成是小学生习题,这两者加在一起,简直是安蒂尔这17年来所受到的最大的打击,一时间她整个人都宛若失了神一般,原先自信的神情完全消散,整个人都阴沉了下来。

“你的招数确实很成功,令我一时间都没能反应过来,但是教皇厅这边,也并不是没有对策。依靠着他人的灵魂所精炼而出的——灵魂修复剂,这种伤害只要修复一下就好了。”布莱克又从风衣之中掏出了一瓶绿色的药水,将其朝着自己的口中灌了下去。

“灵魂修复剂?怎么可能?这种事情……”

“所以我说了吧,你完全不会了解,何为禁忌的领域的。”

“我们炼金术所探求的,是永恒不灭的生命,是那至高无上的属于神的境界。炼金术的基本原则叫作,等价交换,而受到热力学第二定律的影响,这种非自发的交换过程必定存在损耗。这种灵魂修复剂,也不过是利用着许多人的灵魂所一起精炼出来的产物罢了。”她举着法杖,全身上下宛若都披上了一层金色的外衣,“燃烧这一切吧,地狱之火!”成功挫败了安蒂尔的自信心之后,布莱克展开了新一步的攻势,一边释放着强烈的火焰魔法,一边还不忘继续嘴炮下去,“灵魂转移、灵魂存储,乃至灵魂重塑,这一切乃是禁忌炼金术之本,不如抛弃时钟塔的那些成规,投入到教皇厅的怀抱之中来吧,教皇厅可是相当欢迎像你这样的人才的,和我们一起见证圣女再临的那个时刻吧!”

“不可能,我的研究什么的……”

安蒂尔捂住了自己的脑袋,瘫坐在了地板上。布莱克则是趁着这个机会又发动了更可怕的魔法,无数的火焰展开,宛若着一根根柱子一般在她们的周围升起,结界内的温度骤然增加,内部的空气都扭曲了起来。

“挑拨离间什么的还是等你死了再说吧。”千羽优佳冷冷地回了一句,迅速手持着自己的双剑上前,直接斩开了袭来的火柱,“次元断层!”

“哼哼,小伎俩。”布莱克则是丝毫不显得慌乱,轻轻抬起手,将自己的外貌又一度投影成了千羽优奈的模样,“你能对这张脸下得去手吗?”

就在她投影完成的那个刹那,一发子弹直接打中了她的胸膛,立即将她的伪装所破除,同时又给了她不小的伤害。

“谁……?”布莱克捂着自己流血的胸口倒在了一边。

“这种小伎俩你觉得用第二次还有效果吗?”优佳甩了甩手中的剑,“况且,真正的姐姐就在旁边看着你呢。”

“千羽优奈……本人?在哪里?为什么没有和你在一起?”布莱克十分好奇地看着千羽优佳,好像是完全不相信这对姐妹还会互相分开的样子。

“你傻吗?姐姐当然是躲在角落里看着我的。我反正是听不懂你和安蒂尔之间到底在谈什么奇怪的话题,我只知道,你能复活多少次,我就杀你多少次。”异色的双瞳之中释放出了强烈的杀气,双剑上都附着起了强大的魔力,只听千羽优佳轻轻一蹬地面,“绝剑·雪月华舞!”伴随着魔力从身体中释放出来,优佳再一度展开了她的袭击。

她的剑快速地朝着布莱克刺去,布莱克虽然举起了自己的羊头法杖作为抵挡,但是显然落入了下风,脸上被优佳划出了好几道伤口。

“来吧,在这无尽的虚空之中挣扎着吧,虚空枷锁!”周围的结界在她的控制之中塌缩,化为了一个个深不见底的黑洞,将布莱克本人直接吸引了过去。

“倒还,不赖。”感觉到了属于着千羽优佳的威压,身体宛若要被撕裂开来一样的难受,“只可惜完全没有想到会被你们夹击呢。逃脱法术用不了的话,那我就试试看这个吧。”

从风衣之中又拿出了一瓶新的药剂,药剂之中装载着的一瓶不祥的暗紫色液体,轻轻摇晃了一下,上面还冒出着气泡。

“优佳,小心别上前。”

躲在角落之中进行狙击的优奈立即通知了她的妹妹,作为着女孩子的第六感告诉着她,这瓶药剂相当不妙,优佳和安蒂尔两人都可能有危险。

“时钟塔的各位,不知道,你们还记得20年前的那件事情吗?”掏出了奇怪的药剂之后,布莱克并没有直接喝下去,反倒是开始说起了奇怪的话语。

“二十年前?”

二十年前的那件事,她们又怎么可能忘记?

千羽若叶和菲娅·卡蕾娜一起潜入到教皇厅的地下城中,给予了整个教皇厅致命的一击。令二战以来教皇厅所积累的大半数精锐全军覆没,现在黑圆桌七人组之中的妮美娅,便是那场事件的生还者。

“我的父母,当年就是被时钟塔的那群家伙给杀掉的呢。这二十年来,我可是每一天都想着复仇呢。要向时钟塔复仇,这就是我活着的唯一意义,只要能够完成我的复仇大业,就算是牺牲我的这条命,也完全无所谓的。”

“牺牲你的性命?等等,难不成你想要——”

“圣母大人所给予我的最终魔术,献祭我的鲜血,苏醒吧,沉睡于我的体内的力量——千咒邪龙!”怀揣着必死的决心,她直接将那瓶药剂喝了下去。

“紧急情况,《Index》管理员职能启动!优佳,安蒂尔,赶紧退下!”

在布莱克喝下那瓶药剂的刹那,伴随着强烈的邪气释放出来,她整个人都被一团不祥的黑雾所包围。紧接着,只听一声沉闷的嘶吼,一条幻想种的小型黑龙直接从原先布莱克的身体里冒了出来,张开着它那血盆大口,宛若要将她们吃掉的样子。

“这,这是什么啊——”

“已经连人都不做了吗?真不愧是邪教徒呢……优佳,我在结界里瞎弄一番的话,不会影响到现实空间吧?”

“不会的,魔术结界中的情况是不会反映到现实中去的。”

“是吗?那就又可以胡闹一番了呢。”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