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下雨的天气,饮料要热,糖要加倍

作者:白桃絢爛
更新时间:2020-01-25 11:21
点击:322
章节字数:2103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连日的雨水让路面变得难走。白桃沙收起长伞,看水流顺着骑楼边沿,簌簌流下,积起晶亮水洼,又咕咚咕咚,汇入通往地下水路的铁栅网格。咖啡店门口提供临时放伞的筐子,防止雨伞进门后打湿地板。白桃沙取出自带的伞套,装入、系好,伞柄弯曲,挽在手肘,快步踏进温暖的店面。想找的人坐在最靠里的窗边,一头淡金色的长发梳成马尾,单手支着下巴,面朝闭合的百叶窗,像是陷入沉思。

“想什么呢甘莉?”白桃沙走过去,“你睡着了?”

甘莉把脸转过来,笑了:“没,想你怎么还不来。”

她牵过白桃沙的手:“好冰。快点杯热的,暖一暖。”

白桃沙让她攥着,有些发窘:“哎,别黏我啊。”

甘莉一寸不松:“想喝什么,我去买。”

“和你一样。”白桃沙的手让甘莉环在颈侧,暖和多了,“嗯,糖多放。”

甘莉敞开怀抱,让她坐到腿上,顺势揽住白桃沙的腰,托起白桃沙的胸怀。两人面前的桌板很长,桌面平摊着甘莉的日记本,字迹雅正。甘莉的字和她的人一样,开阔大方,总是越过划定的横线,溢满出去,写到框格之外。白桃沙不免担心她考试作答的时候也会写到装订线外。不止是字,甘莉的手同样喜欢越界,此刻也是,甘莉的手勾到白桃沙的裙边,一路向上,擅自闯入那片不该任人触碰的禁区。白桃沙不由弯下了腰:

“别闹啊。”

她说着,往甘莉怀里缩了缩,脸颊很快浮上了热意。她靠在甘莉身上,沉默又沉重地呼吸。面前本子摊开,每一行每一个字她都认得,连在一起,却读不明白意思。渐渐地,字变得模糊,百叶窗的蓝色也混成一片。

“渴了吧?”甘莉吹热她的耳朵,“水好多。”

白桃沙咬紧上唇,闭着眼,听见雨打在树叶上的噼啪。她短暂失去了自我,醒来甘莉正巧勾起手指,白桃沙差点飞了起来。她不想让甘莉抽手,几乎下意识地挽留。甘莉温和地打圈,水声缠绵,白桃沙羞得无颜见人。所幸此时店里客少,甘莉又选了最为偏僻的角落,不会被任何人发现。她在甘莉膝上蜷起了脚。甘莉把她并拢在一起,手指从侧方重新没入。白桃沙含住甘莉,充盈又舒服。雨天的郁结仿佛被豁然打开。她在甘莉指尖津津地流淌。甘莉故作埋怨:

“你也是,一点也不设防。”

“还不是你,让我一直等。”白桃沙轻轻说,“对我再狠一点吧。”

“说得好听。”甘莉咬她耳朵,“每次轮到你,你可总也下不去手。”

白桃沙束紧了甘莉:“你怕疼。不想让你疼啊。”

甘莉人高马大的,这方面却不及她英勇。日后甘莉漂洋出海,相隔两地,直到分手,白桃沙到底没能给甘莉一个痛快。有时她不免会想,谁会不惜代价,不惜让甘莉惊叫落泪,也要一举破开那枚蚌贝,撷取中心的梅蕊。她想不出,只觉不是自己,那也没什么了不起:命运故意使坏罢了。

她没有更换居所和联系号码,也没有收到过越洋信件与讯息电话。

夜渐渐深了,雨落得最猛的时分,她想甘莉,想得实在厉害,手悄悄放进去,有一种捕获自己的愉悦与快慰。门忽然敲响。叩叩,叩叩。白桃沙不愿抽手,又迫切需要起来应门。她恋恋不舍,放过自己,牵出透明的丝络。摘一枚纸巾,她慢慢擦手,走去看猫眼。淡金色头发的甘莉站在门外,像第一次登门拜访一样,提着一只箱子,肩膀斜斜倚在墙上。

白桃沙放她进来,踮起脚去够甘莉的脸。她们在门边接吻了。甘莉勾到白桃沙的裙边,徐徐向上,马上明白在她进来之前,白桃沙都做了些什么。

金发的甘莉笑了笑:“你还是老样子,一点也不设防。”

白桃沙磨蹭着她,几乎是在央求了。甘莉取了指套,翻阅珍本书页似的,分开白桃沙温暖的贻贝,轻盈刮搔白桃沙的核心。白桃沙潺潺流溢。甘莉蹲踞在地,仰头舐取凉薄的花露。白桃沙在她脸上惊惶抽泣。甘莉吮到深处,白桃沙无可奈何,扶着甘莉,一阵失魂落魄。甘莉一把将她抱起,横陈在榻,裙摆推到腋下,左右轮番咂弄。白桃沙不停流泪,无限狼狈。甘莉又给她喂水。白桃沙缓过来一些,哑着嗓子说:

“我也想碰碰你啊。”

甘莉却不给她。白桃沙失望极了,终于累到睡去。醒来甘莉正抚过她的腹部,手指游下鼠蹊,绕着她的鬈发,安慰她受尽折磨的地方。白桃沙没有睁眼,就这样问她:

“是不是又要走了?”

甘莉捏了白桃沙左边的珠粒,没说什么,像来时那样突然地离去。白桃沙把手搁在胸前甘莉触碰过的地方,知道凭靠这一点旧日的温情,她也可以独自撑过几年,只是无端有些难过,仅此而已。门又重新打开。甘莉风风火火地进来,金发飘逸,像从天而降的水仙。她说:

“箱子落在外边了。给你带了玩具,看。”

她把一袋子橡胶物品倒在白桃沙面前,各式各样,色彩鲜艳,造型奇崛。白桃沙想笑,临到头,还是笑着落了泪。甘莉无措地呆看。白桃沙主动凑近,亲了甘莉的唇:

“有手有脚的,不要这些,我也可以啊。”

窗外雨水磅礴,冲刷着亚热带阔叶植物,水声咕咚,汇入浩渺的地下暗河。白桃沙把手放在甘莉那里,看见甘莉很疼的样子,又停了下来。甘莉说:

“你来,我不怕疼。”

白桃沙拨了拨她。甘莉疼得皱紧眉头。白桃沙松开了,转而捉起甘莉的手,放回自己,巡游了几下:“还是你来吧。”甘莉谨慎地观望,许久,勾起手指,准确抵住白桃沙。白桃沙喃喃地说:“脸好烫……好像有点玩过头了。”她噙住甘莉,感觉很舒服,不禁提了提胯。雨还在下。甘莉细腻地搅拌着她。白桃沙紧紧追寻甘莉的指引,鼻息柔软、绵长。她轻叹着未知的音节,头脑变得清明、空旷。她放开了自己,不消一会儿,就飞起来了。


fin.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