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chapter.23

作者:西瓜灵感
更新时间:2020-03-08 16:51
点击:648
章节字数:3549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23

雏咲深羽将一只手撑在洗手台的边缘,另一只手抬起来,轻轻抹去镜子上的雾气。在那一片不规则的清晰范围里,找到自己动摇的双瞳。

它们很快又隐匿在雾气之后。

她再次抹了一把镜面,凑近过去,扯了扯自己潮湿的刘海。水雾又漫了上来,她撑着洗手台的另一侧,搭在头上的白色毛巾滑落到洗手台里,她深吸一口气,咽下速度过快的心跳。

她们明明不是第一次在一块过夜。今晚的雏咲深羽却比以往都要紧张,低头检视自身的时候,突然开始后悔以前没怎么喝过牛奶。

抓起毛巾,把自己的脸蒙在里面好一会,想要用上面的冰凉令自己脸上的温度降低一点,而不是看起来像是在期待什么不知算意料之外还是之内的事。

……是说,夕莉的看着就很不错。

闷闷地呻吟一声,她的喉头滚动了一下,握了握拳后,转身握上把手,离开这间她待得比平时还快了点儿的浴室。

室内的冷气温度很舒适,很明显有人专门为她调整过。但她没看到本该见到的那个人。

“夕莉?”

没有回应。房间里只有她一个人。

她正要拿起手机,便看见手机旁放着一张便条。藕断丝连的笔迹,很容易认出是谁的。

【我去买点喝的,很快回来】

那种复杂的情绪再度回来了,松一口气的同时又涌起淡淡的失望,心跳却一直慢不下来

深羽躺到床上,丝质的高级棉被环裹着背和手臂,触感不坏,但想象着夕莉的怀抱就总觉得现在差了点什么。

回想从确认关系到现在,时间过得不长,别扭闹得不少,然而大多是因为她心里的患得患失引起。

她真的有资格被爱吗?夕莉也会在某一天悄无声息就离去吗?

永远得不到和得到后失去,哪个更可怕,有些时候真的说不好。她从人们身上看取过太多的例子,但会发现,主动去追寻总归是积极的一步。

深羽这么想着,身子已经自觉站起。无心顾虑滑落到脚边的浴巾,很快做好出门的打扮便抓上手机和房卡离开了房间。往电梯走了两步,她突然想起什么,又折回来刷卡打开门,刻意扫了一眼房间,发现射影机果然不在她上次看到的地方。

总不至于在冲绳还能接上什么委托……虽然这么想。

心还是一下提到嗓子眼,接着患得患失的毛病又犯了。想要在房里找个影见用的寄香时,却刚好从自己的T恤上扯出了一根棕色的头发,血气也不合时宜地冲上了耳尖。

手机,对了。

夕莉的号码躺在她的联系人里有段时日了,但她几乎没打过。掺杂着电波的人声听了有种十分不真切的感觉,最重要的是,那种感觉就跟看取时听到的一样,总像是阴阳两隔了似的。

对于深羽来说,电讯传播似乎比人偶、诅咒娃娃之类的更糟糕。

只是因为上述原因,深羽从来不愿将通讯联络放在首要考虑的位置上,但无法否认这是目前能最快联系到人的方案。

“深羽?”电话那头明显带了点惊讶,“有什么需要我帮你买的吗?”

“我、不用……你买完了吗?”

“嗯。柠檬茶,可以吗?”

“味道怪。”

“那我再去买别的吧,想喝什……”

“不用……!”突然忍不住喊出声来,不光是对面,连她自己都被吓了一跳。有些难为情地清了清嗓子,才细若蚊声地补上一句:“不用了……我、我等你回来。”

雏咲深羽踏出了新的一步。




被担心的那一方毫无自觉。

浴室里传出的淋浴声令人坐立不安。

不来方夕莉在准备出门冷静一下时,纯粹只是出于习惯随手捞起了桌上的射影机放进腰包。

……以及在旅馆走廊看见拐角飘过熟悉的白色裙边时跟了上去。

她的职业病确实又犯了。

因为发现灵的身边是略显眼熟的人类身影。

她一路跟着但又不敢靠近。手里装着冰饮的袋子上已经冒出了许多水珠,冰冰凉凉滴到脚上的时候她被吓了一跳,这才后知后觉自己似乎是多管闲事了。于是将心里的疑虑通通压回去,转身正要离开,却见身着白色连衣裙的灵已经站在三米外的距离看着自己。

在古董屋待了快两年的夕莉倒也不是吃素的,伸向腰包的手相当迅速,然而在掏出射影机之前就被身后一双别有用心的手按住了。慌乱之间她回过头,眼前却开始发黑。

她突然来到了一间病房里,床边围了一圈男女老少。其中有两位女性离她最近,正抵着肩窃窃私语。正对着她的女性她不认识,背对着她的那位莫名眼熟。她于是凑了过去,偏头一看,发现竟是黑泽怜。再往床上看去,那上面躺着的人,双眼上遮了几层白纱布,看着竟也分外眼熟。

“她自己要求的吗?”她听到怜这么问另一位女性。

“诶。”

“再怎么说,在人工晶体上做这种事也太晦气……后生可畏。”

“我们家的人什么样你再清楚不过了吧。”

怜没再回应那位女性。


场景一转,是个温暖的午后。病床上的人已然拆去纱布,蓝白条纹的病号服有点显大了,覆在瘦了一圈的身子上。她正盯着探望者的右侧出神。

夕莉见过这位访客,正是刚刚跟怜交谈的女性。

女性刻意咳了一声想要引起注意。

“对不起,海咲大人,”她指了指自己的眼睛,“我还不太习惯。”

“我身边什么都没有。竹内小姐已经去往了何处,你该知道的。”

“……”

见她低头沉默,被称作海咲大人的女性从包里拿出一个小礼盒,缓缓放到她手里,“礼物,庆祝你康复。”

“可以现在打开吗?”

“可以。”

盒子里是一个银制手环,内侧刻着严谨的英文,约莫是圣经中的一小段。

“这……”

是个玩笑吗?夕莉听见她没敢说完的心里话。

海咲大人会意地接过话:“是个玩笑。所以,笑一笑吧。”


看着她一边嗤嗤地笑一边抹去眼角的泪水,同时夕莉也从看取中脱离,看清了身后的人,以及那人脸上复杂的表情。

那么怜会出现在看取里就完全不奇怪了。

夕莉可以确认刚刚病床上躺着的人是谁,并说出了那人的名字:

“麻生前辈。”

麻生优奈看到夕莉满脸掩饰不住对自己眼睛的好奇,心道不妙,立刻放开了之前按住她的手。

“你在擅自看取?”

夕莉摇了摇头,眼神真诚而无辜:“对不起前辈,我的灵力时不时会暴走。”

优奈叹了一声。更正,不是野蛮,而是让人生不起气来的半吊子。

“看到了什么?”

“人工晶体……什么的。”

白裙的灵这会已经飘回了优奈身边,低头乖顺地扯了扯她的衣角,在她点点头后,便消失了。

“您看得见?”夕莉忍不住问道。

“嗯。”优奈指了指自己的眼睛,手腕上的银环随着她稀疏平常的动作在走廊灯光下泛着柔和的线条,然而她接下来的话却分外渗人,“我们家真的很擅长做射影机……虽然这也不是什么新闻了。”

她将自己的眼睛改成了射影机的镜头,也难怪黑泽怜当时是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

夕莉猜出了大概,沉默间没能控制住自己皱起的眉头。

优奈也留意到了,“很难理解?”

“倒也不是……当初确实恨不得自瞎双目,现在却觉得如果看不见了,反而没有安全感。”

年长的一方点点头,“我也只是突发奇想,反正到了必须要用上人工晶体的地步。”

夕莉张了张嘴,最后还是没把疑惑问出口。说不好奇是假的,但总觉得那是对方不愿提起的往事。从刚刚优奈的反应就能看出,她了解看取的机制,并且在尽量避免被看取。

然而夕莉这边察言观色的善解人意并没有换来对面同样的善解人意

“说起来,不来方你……跟黑泽家和雏咲家是什么关系呢?”

“诶……”

平心而论,这个问题其实相当值得深究,但严格意义上来说是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但泛义来说——算是娘家和婆家?

【虽然我们勉强算是服务业(不常见的那种),但服务总是有代价的,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千万不要任由自己被客户牵着鼻子走。】

这是黑泽密花为数不多的几条店训中,最长的一条。

【PS:即便不是客户,也不能被牵着鼻子走。雏咲深羽除外。(歪歪扭扭的字体,显然是后来随意加上的)】

夕莉刚来工作那会,记住这些店训的时候没有花太多时间,但距离完全做到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幸运的是这段路她终究是走完了。

“说起来,麻生前辈怎么会在这里?”

“放假回家。没想到你们的度假地点也在这,太巧了。”优奈自然地答道,看起来没有在意对方转移话题的意图。

“诶,家?”

夕莉环顾着四周,二楼走廊的构造跟五楼没什么区别,连消防瓶都摆在一模一样的位置。

明明回到了家乡却住在旅馆,是家里发生了什么事吗?

停了一段时间的中央空调再度运行,头顶上的凉风吹得夕莉的手臂上泛起了鸡皮疙瘩。

“我是旅馆主人的女儿。”

对麻生家有所耳闻的夕莉没有露出太惊讶的表情。

只是,一个传说中的白富美,就这样活生生站在自己面前,像梦一样不真实,甚至还让人有点羡慕了。

口袋里的手机震动起来。

夕莉在听到另一头的声音时忍不住勾了勾唇角。

期间她发现,优奈也接了个电话,且有意背过身远离了她几步。

她们几乎同时挂上电话。优奈三步并作两步地回到夕莉面前,语气变得严肃起来:“知道天仓澪是谁吗?”

“不……从来没听过。”

“上杉家的事情,怜桑完全没跟你们说过吗?”

“没有。”

面对这更莫名其妙的问句,她回忆了一下,隐约记得当时上杉先生离开前说有更适合的人来说明情况,难道指的是黑泽怜吗?

前段时间怜住在古董屋的时候,几乎每天都早出晚归,确实从来没跟她们提过半个字,大家也只当是她工作上的事情没有太多去过问。

如今看优奈的态度便觉得事情蹊跷。

优奈低下头开始思索。在夕莉感到有些莫名其妙,并准备告辞的时候,优奈突然抬头道:“麻烦你带我去见见黑泽小姐。怜桑她……”停顿了一下,似乎在寻找恰当的措辞,“……不太对劲。”


让各位久等了~
经历了一段动荡时期,暂且安稳下来了,不出意外的话会开始周更,大概是周六左右更新。
新副本即将上线,敬请期待~感谢亲们的等待!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aster741
aster741 在 2020/02/20 14:29 发表

2020還有夕深羽看!!期待新副本ヽ(`Д´)ノ♥

观星者
观星者 在 2020/01/25 01:01 发表

天哪更新啦

显示第1-2篇,共2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