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冬季睡眠十五題

作者:Asa(朝)
更新时间:2020-02-07 12:50
点击:578
章节字数:9428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已交往)


1.帶有體溫的被褥


同居的兩位主唱,在作詞的時候理所當然也是待在同一個房間。

友希那一如往常地躺在床上放空,只是身上蓋著棉被的她看起來隨時都會睡著;至於蘭,則是披著裹毛的棉大衣坐在書桌前發呆。

一個本來是要作詞,另一個也是在作詞,但兩人根本就沒有進入狀況。

腦裡什麼都沒浮現的友希那伸開雙臂和雙腳,在床上呈現了大字型,開始在棉被底下當隻雪精靈不斷揮動手臂跟雙腿,即使如此放空到了一個境界的蘭也沒有注意到友希那的動靜。

作詞的時候,蘭是不會上床的,所以她會死命掙扎到了自己真的一個字也想不出來以後才上床睡覺。


「哈啊……」


不過現實情況是她越來越想睡,甚至開始打起了哈欠。


「蘭,過來?」


聽到蘭打哈欠的友希那,想也沒想就掀開棉被拍了拍自己旁邊的位置呼喚她。


「……不行。」


轉頭看向對自己招手的友希那,蘭毫無氣勢地拒絕了她,又假裝認真繼續盯著空白的筆記本。


「過來?」


只是友希那並沒有放棄引誘蘭,她把棉被掀得更開,來回摸著自己身邊的空位。


「……」


蘭只是往床上的友希那瞥了一眼,然後又繼續裝做自己什麼都沒看到一樣拿起筆開始在筆記本上塗鴉了起來。


「妳不過來,我很冷。」

「把棉被蓋起來啊……!」


蘭無奈地對著故意把棉被掀開的友希那吐槽,只是對方仍然面不改色,用著氣勢逼人的眼神繼續盯著她。


「唉……」


最後蘭還是放棄了掙扎,站起身來脫掉身上掛著的大衣緩緩爬上了床。

她的位置上是剛剛友希那掀開棉被後灌進的冷空氣觸感,蓋回來的棉被也是一樣,即使有開暖氣,太過廣大的臥室裡,吹出來的風不過就是盡量保持室溫二十五度左右罷了。


「冷嗎?」


剛剛說著冷的友希那在蘭鑽進來之後,看起來一點都不冷,還反問了蘭。


「……有點涼。」


雖然自己的位置沒有那麼溫暖,只是躺進來後旁邊就有一個友希那,蘭還不至於覺得冷。


「這面給妳。」

「欸?」


蘭沒有聽懂友希那在說什麼,只是她疑惑的同時,友希那的手腳忽然撐起了棉被,接著嘗試將棉被轉了個一百八十度,其中也不免外面的空氣又一次灌進來,只是她完成動作的時候,蘭只能愣愣地盯著她。


「溫暖了嗎?」

「……嘛。」


大概沒有覺得這是個好主意,所以友希那也沒有一臉得意,單純地詢問了蘭,得到了肯定的答案後她才露出微笑。


「但我這邊有點涼。」


友希那就這麼笑著說出了蘭一定會吐槽回來的話。


「那還不是因為妳剛剛……唔!」


結果蘭反駁的瞬間,友希那忽然向前挪了身子,緊緊抱住了蘭,打斷了她吐槽。


「蘭,明明剛剛只披一件外套,卻很暖和呢。」


友希那不僅雙手抱緊了蘭,就連底下的雙腳也纏住了她,在兩張臉只剩下幾公分的距離繼續對她微笑。


「……那是當然的。」


──因為身邊有個隨時都會督促自己要注意身體保健的人啊,生個小病或是喉嚨出了點問題就會開始責備……

蘭把這番話放到了心裡,畢竟怎麼想友希那都是為她好。


「是喔。」


本來以為蘭還會接下去說什麼,空白了幾秒也沒等到之後,友希那還是露出了看起來比剛剛都還要得意的笑容。

明明什麼話都沒說,蘭卻還是紅了臉。

今天也是友希那的勝利。



2.掖好滑落的被角


「唔……」


清晨,友希那被衣服緊緊勒住的感覺給弄了醒來,發出了有點微弱的哀鳴。

於是她睜開眼想確認發生了什麼事,結果映入眼裡的畫面還有雙手所感受到的觸感讓她立刻明白究竟為什麼會被勒住。

和她睡在一起的蘭看起來很冷一樣,雙手抓著自己胸前的布料,連臉都埋在裡面,而這個姿勢,友希那下意識抱在蘭背後的雙手知曉了原因。

本來一起蓋的棉被,在蘭那一側只蓋到了蘭的手肘附近,在清晨這種暖氣已經停止運轉的時刻,沒有蓋棉被的話不冷到感冒才怪。

因為跟蘭貼在一起,友希那身上的棉被也只蓋到了肩膀附近而已,不過因為蘭緊緊抱著她,倒是沒有感受到寒冷。


『為什麼睡成這樣呢……』


半夢半醒的友希那摸了摸蘭的背,接著伸手去替她拉起了棉被,順便連自己這一側都一併蓋超過了肩頭。

只是溫度沒有上升得這麼快,即使給蘭蓋好了棉被,蘭依舊緊揪得讓友希那不太舒服。


『不想叫醒她……』


友希那閉上眼,即使寬鬆的睡衣被蘭抓得非常緊繃,內心還是顧慮著蘭。

只是因為這種感受而遲遲無法再次入眠的友希那最後還是放棄了,她緩緩伸回了一隻手並介入了蘭與自己的胸口之間。


『……好像沒有安全感的貓咪。』


友希那的手抓住了蘭的其中一隻手,發現她抓著自己的力道不小,不禁在心裡評論了起來。


「唔……」


友希那輕輕撥開蘭的同時,蘭稍微發出了掙扎的聲音,但卻如同友希那所期望的放開了她,因為身體也感受到了旁邊的位置不再有冷風接觸,她一個轉身就躺了回去。

只是蘭並沒有醒來,她的呼吸還是非常均勻。


「……」


友希那又一次睜開了眼睛,她看著睡得很安穩的蘭,雖然因此安心,卻又覺得缺少了什麼。


『別離開我。』


對剛才的束縛感到留戀,友希那最後抱住了蘭的手臂。

她才是缺乏安全感的貓。



3.睡顏


經歷過上次在作詞途中,被友希那招呼到棉被裡面後就因為情侶間的打鬧而浪費了很多時間的經驗,蘭這次不管怎麼樣都裝作了自己在認真作詞的模樣。

只是裝到後來就不禁假戲真做,還真的是生出了許多靈感,唰唰唰地在筆記本上寫下一堆歌詞,差不多做完一首歌,終於感到疲累的時候,往旁邊一看,躺在床上思考歌詞的友希那閉著眼睛,看起來就好像睡著了一樣。


「真的睡著了啊……」


蘭站起來靠過去仔細觀察了幾秒後,發現友希那不是閉目養神,而是真的睡過去後不禁感到有點無奈。

只是蘭並沒有要把友希那叫醒讓她繼續奮戰的意思,她就靠在床邊靜靜凝視著她的臉龐。

蘭甚至慢慢蹲了下來,讓自己和躺著的友希那在同一個水平上,從側面看著她那修長的眼睫毛。


『好像睡美人……』


平躺著的友希那看起來相當沉穩,只差雙手在藏在棉被底下,要是交疊放在腹部上,就完全符合了蘭所想的形象。

睡著的友希那臉上是比起平常更放鬆一點的表情,而且毫無防備,蘭因此不禁伸出了手指。


「……什麼?」

「哇啊!?」


臉頰被蘭的手指一戳,友希那就睜開了眼睛,保持著被戳的姿勢側頭看向蘭,讓她嚇了一大跳。


「在做虧心事嗎?」


友希那露出微笑,拉著棉被緩緩從床上爬了起來,看著嚇到退了一步的蘭。


「只、只不過就是戳一下而已……話說妳沒睡著嗎!?」


蘭有點心虛地別過臉,接著又很疑惑地轉了回來提出了她的問題。


「作詞中如果會睡著就不會躺上床了。」

「……還真是有自信啊。」

「而且旁邊有一隻偷偷盯著我的貓咪呢。」

「說、說誰是貓啊!」


沒有繼續無聊的爭執,友希那輕笑了兩聲,最後往蘭的方向挪動身體走下了床。

在床上思考完畢的友希那要去把歌詞謄起來,但是卻像是要貼上蘭的身體一樣在她面前站了起來。

蘭沒有因為友希那看起來像是威嚇一樣的行為退後,友希那也就很容易伸手撫上了她的臉頰。


『啾』


閉上眼迅速靠近了她的嘴唇,下一秒又當作什麼都沒發生一樣往旁邊走了過去。

本來情侶間的一個吻也不會讓蘭有什麼心情起伏,就覺得只是被吻了一下。


「下次要給睡美人一個吻喔。」

「……!」


聽到這句話,蘭不僅伸手摀住了嘴,並不是友希那的吻怎麼了,而是她下意識以為自己剛剛說溜嘴了。

越過蘭的友希那稍微回頭偷看了一眼,其實她也只是隨口說說,但是猜中了戀人在想什麼,她不禁露出了得意的微笑。



4.早安吻

即使睡在同一張床上,也不一定都是同時間睡覺或同時間起床。

在花道名門下長大的蘭當然是兩人之間作息比較有規律的那一方,在鬧鐘響後可以立即起床,或是賴床也不會賴太久,甚至還會起床做早餐。

所以她常常能看見賴在床上的友希那。


「……友希那さん,起床了。」


蘭站在床邊向下盯著自己一離開床後就把懷中物換成抱枕的友希那,而這人還沒有要起來的意思,只是把抱枕抱得更緊。


「啊啊……友希那さん在起床這件事上真是輸了我一大截喔。」


其實這件事也沒什麼好比的,蘭只是想試試看激將法能不能讓友希那起床,不過很可惜的,激將法比較適合用在她自己身上。

床上的友希那無動於衷,蘭都覺得自己額上快要冒出青筋了,因為早餐已經準備好,再不把友希那叫起來,就有點浪費了。


「我說──」


於是蘭開始動手,她伸手去搶過友希那懷裡的抱枕,跟一個還不清醒的人比起來,她很容易就達到了目的。


「起床了──」

「……」


蘭把抱枕抽走後,友希那也不願睜開眼睛,反而從側躺變回了平躺繼續睡,假裝自己根本沒有被她吵醒。


「什麼……?」


只是交往久了,友希那雖然沒說話,動作也很小,蘭卻還是感受到了友希那好像有什麼要傳達給她一樣。

接著友希那將藏在被窩裡的雙手伸了出來,交疊在棉被上,擺出了睡得相當端正的姿勢。


「……」


這回換蘭無言了,因為友希那分明就是在假裝成睡美人。


「真、真的要給我起來喔──!」


接吻明明是再平常不過的事,蘭卻在這時候感到了害羞,撩起自己垂下來的髮絲,紅著臉慢慢傾身靠近友希那的臉。

最後──輕輕觸碰了她的雙唇。

蘭退開的同時,友希那的眼睛終於睜了開來,對她露出了微笑。


「早安,蘭。」

「……快點起來啦!」


不知道為什麼就是覺得很羞恥,蘭丟下這句話後就氣沖沖地離開了房間,留下慢慢起身的友希那。


『果然很可愛。』


友希那覺得一大早就感到有點幸福。

但如果能再繼續賴床就更幸福了。

當然要兩個人一起。



5.案頭的燈光


意識朦朧之中,友希那的手在床上摸了摸,發現自己只摸到了被單而不是那熟悉的體溫,她反射性地睜開了眼睛。

本該漆黑的房間裡,從背後冒出了光芒,以至於友希那能夠稍微看清楚面前的畫面。

按照天色來說應該要躺在一旁的蘭並沒有在旁邊,並且從背後傳來了筆與紙張摩擦的細小聲音。


「蘭?」


友希那轉過身,因為檯燈光線而稍微瞇起了眼睛,隨後看見了在書桌前裹著厚重衣物的蘭。


「啊,抱歉,吵醒妳了?」


以為友希那只是睡眠中的翻身,聽到她呼喚自己後才看了過去,急忙道歉。

友希那搖了搖頭,她真的沒有被蘭吵醒,只是發現身邊少了個人才醒了過來。


「……這樣對眼睛不好。」


友希那又一次瞇起眼睛仔細凝視蘭,蘭的臉上掛著在家裡帶的眼鏡,她直覺就這麼開口。

漆黑的房間裡只有被檯燈照耀的筆記本上有亮光,一往旁邊看視野又會變差,而且睡眠時間做這種需要專注的事,友希那有點不贊同。


「快寫完了……」


蘭有點尷尬地回應了友希那,也不停下手上的動作,看起來有點著急。


「歌詞?」


友希那忽然意識到蘭睡著了就睡著了,哪裡還會突然蹦出歌詞的靈感就跳起來寫下來,所以她忽然感到疑惑。


「……」


蘭沒有回答。

在這個沉默之中,友希那思考了一下,意識也開始變得清楚,心裡忽然有了種罪惡感。

──今天很早就把蘭推上床了。


「……作業?」

「……!」


蘭依然沒有回答,只是她身體的一震已經告訴了友希那答案。

友希那嘆了一口氣,緩緩動身從溫暖的被窩裡鑽了出來,冒著寒冷的空氣趕緊走到牆邊按下了房間的燈光按鈕,整間房亮了起來後她又跑回了床上。


「開燈也沒關係的。」

「……我等一下就好了。」


趕著把作業寫完的蘭顧不及友希那的擅自行動,房間的燈開了以後她更是著急地加快了速度。

躺回床上的友希那,沒有避開燈光,面向蘭所在的那一邊側躺,本來要看著她什麼時後離開,意識卻又漸漸消失。


「……?」


等她再一次睜開眼的時候,房間裡已經恢復了漆黑,而腰上到腹部多了個壓力。

背後傳來的呼吸聲均勻起伏,代表蘭抱著她睡著了。

剛剛對友希那來說忽然像一場夢,不曉得蘭到底有沒有醒來寫作業,但那些都不重要,旁邊有她就好了。



6.睡眠不足卻要早起


『叮叮叮叮!叮叮叮叮!』

『啪』


鬧鐘叫了兩次後,蘭便非常不愉悅地轉身用手掌非常大力地打下了鬧鐘上的按鈕,接著就保持著這個姿勢繼續閉著眼躺在床上。

躺在另一邊的友希那也被鬧鈴聲吵了起來,但是鬧鐘在蘭那邊,所以她本來就沒有習慣起來按掉,只是身邊的蘭在鬧鐘不叫之後就沒了動靜,令本來要睡回去的她有點不安地又睜開了眼。


「蘭……?」


疑惑地轉過身,看見的是均勻呼吸的蘭,友希那便呼喚了她的名字。

被呼喚的蘭像是驚醒一樣,身體震了一下,用力地睜開了眼睛,整個身體也爬起來看了下身邊的鬧鐘確認時間。


「什麼啊……還可以睡一下啦……」


確認還有足夠的時間可以盥洗整裝,蘭又把鬧鐘多往後調了幾分鐘,這才安心地又轉過來面對友希那繼續賴床。

看著又閉上眼繼續睡的蘭,友希那伸手抱住了她並把身體挪了過去,嘴唇輕輕吻上了她的嘴角,一點也不在意打擾到她的睡眠。


「等一下起床會很急喔。」


甚至還開口繼續吵她,一隻手也身上來撥弄她的頭髮,讓蘭不禁皺了眉頭。


「……很睏。」


蘭就閉著眼睛回答了友希那,但是友希那繼續在她臉頰上親吻,讓蘭的眉頭越皺越深。

雖然這樣吵著蘭,友希那根本還不需要起床,那是蘭的鬧鐘,今天必須早起的只有蘭。


「……什麼啦、唔。」


終於被親到煩了的蘭睜開眼睛試圖推開友希那,卻趁機被友希那咬住了嘴唇。


「還不是昨天有人把睡著的我弄醒,自己不早睡的……」

「……」


友希那的臉忽然變成了不悅的模樣,完全不心疼沒睡飽的蘭,硬是要把她弄起床。


「……為什麼妳精神那麼好啊?」


想起自己昨晚做了什麼,蘭有點難為情地想轉過頭,卻被友希那放在臉上的手給阻撓,她不禁提出了疑惑。

友希那知道蘭是明知故問,所以對她露出了一個微笑。


「今天晚上可以告訴妳原因。」


明明剛剛一直要把蘭吵起來,友希那最後還是緊緊抱住了她,自顧自地閉上眼又繼續睡過去。

不過被抱住的人倒是羞恥到徹底清醒了。



7.晨起更衣


一如往常熟睡的友希那,直到蘭已經下床差不多二十分鐘之後才醒了過來,發現身邊沒有人的她,睜著還有點模糊的眼睛稍微從床上撐了起來,環視了一下房間。

不過她想找的人立刻就走到了床邊,她就看著對方把衣服丟到了床上,然後鑽進了棉被裡坐在床上。

冷空氣隨著蘭回到棉被裡一起帶了進來,不過友希那並沒有嫌棄她,反而伸手抱住了她的腰,臉就靠上了她的大腿。

這種姿勢讓蘭無法躺回棉被裡,不過她本來就沒有要躺回去,所以只是摸了摸友希那的頭髮,就開始脫起了上衣。

完全就只是因為冬天的空氣太冷了,她才決定鑽回被窩裡換衣服。

光著上身的蘭一脫下來就立刻因為寒冷而搓揉了自己的手臂,趕緊套上內衣並扣上扣環接著再伸手拿穿在最裡面的內襯保暖衣。


「……」


只不過就兩秒左右的時間,拉開衣服準備從頭往下套的時候,蘭對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感到了無言。


「……友希那さん。」


以為應該睡過去的人就這麼解開了自己背後的扣環,低頭看向仍然閉著眼睛的友希那,蘭的語氣裡充滿了無奈。


「妳要去哪裡……?」


友希那似乎一點都不嫌手痠,解開了蘭的扣環後就抬著手把手心貼扣環會碰到的背上阻止她再次穿上,像是在說夢話一樣微弱地發問。


「要去上課啊。」


就把友希那當成真的在說夢話,不明白她怎麼會不知道自己是要去上課,蘭的語氣裡充滿了耐心,接著伸手嘗試撥掉友希那貼在她背後的手。


「為什麼?」


結果友希那就像是真的在夢遊一般還繼續問了下去,又感到無奈的蘭姑且就先套進了衣服,以免光著的上半身著涼。


「因為不去會被當掉……」


雖然上課是學生的本分就是了,蘭還是找了個比較能說服友希那的藉口,再次伸手摸了摸她的頭。

只是蘭等了很久,友希那都沒有繼續說話,直到貼在背後的手緩緩垂下來了以後,蘭才鬆了一口氣。

她趕緊把內衣的扣環扣好,只是她並沒有立刻再套上第二件衣服,而是掙脫出友希那的懷抱,在她睜開眼睛表示抗議之前,蘭躺回了被窩並抱住了友希那。

那一瞬間,她只覺得果然還是這樣最溫暖了。


「……不去上課嗎?」


友希那的眼睛還是沒有睜開,也不曉得是不是又在說夢話,說著的同時也抱了回去,做的事情跟問的話完全矛盾了起來。


「……等妳睡著。」


抱在友希那背後的雙手,輕輕撫著她的後腦勺,用臉磨蹭她的臉,溫柔地在她額上留下了一個吻。

友希那沒有再說話,呼吸聽起來也很像是熟睡了,看著戀人的睡臉,蘭心裡的天秤漸漸向某個方向傾倒。

她真的不是很想去上課,想要就這樣一直抱著友希那。

外面的氣溫也成了她出門的阻力,抱著戀人睡的時候已經習慣了彼此光著身體,身上有束縛讓她感到有點不舒服,乾脆又自己去解開了扣環,又一次抱緊了友希那。


「……去上課。」


然而友希那卻睜開了眼睛,用著有點像是苛責的語氣放開了蘭。

──想跟戀人待在一起,不過前提是不會毀了她的人生。


「再一下下就好了……」


──不過就是兩個學分。

感到有點委屈的蘭鼓起了臉頰,有點不滿地向下鑽入了友希那的懷裡。

冬天的早晨,上課前三十秒,美竹蘭最後還是紅著臉趕到了大學教室。



8.翻身困難


冬天的夜晚,前三小時開著暖氣的房間,即使三小時過後也要到清晨才會感受到來自外面的冷空氣,所以深夜忽然睜開眼睛的蘭,不是被冷醒的。

她懷裡還有同樣體溫的友希那,別說冷了,厚棉被底下的她們有時候也有點熱。

只是既然不是被冷醒的,蘭就有點困擾了。


「……」


她懷裡是背對著自己的友希那,一隻手在友希那的臉邊十指相扣,另一隻手則被友希那當作了枕頭。

明明是倍感甜蜜的睡姿,蘭現在有點困擾。

──手麻了。

而且是快要沒知覺,令人感到相當不安心的麻痺狀態,然而她又不想因為抽回手而吵醒熟睡中的友希那。

要說的話她也很想繼續保持這個姿勢,把臉繼續埋在友希那的後頸,一刻都不想放開她。

但是手的狀態讓她難以再次入睡,她知道如果把這件事告訴友希那的話,友希那肯定會執意那麼就直接轉一百八十度,換成她抱著蘭。

不過蘭就是不想這樣而已,要就改天再被抱著,不想要打擾友希那現在的睡眠。

──稍微……往上一點就好了。

她本身也不想放開友希那,身體和她的背部完全貼合,想著如果可以把被壓著的手臂稍微往上讓友希那的頭偏離就好了,一個人在深夜裡努力奮鬥了起來。

只是手臂和枕頭還是有點落差,最後要讓友希那從自己手臂離開的時候,肯定不是緩緩碰到枕頭而是稍微有幅度的掉落,蘭又苦惱了起來。

結果──


「……!?」


本該熟睡中的友希那忽然放開和蘭十指交扣的手,一個翻身就鑽進了蘭的懷裡。

蘭聽見了友希那的呼吸聲,還是熟睡狀態,而且變成依偎在自己懷裡的模樣,她又覺得更不想吵醒她了。

即使翻身的友希那依然躺在蘭的手臂上。

蘭只能摸摸鼻子認了,她就是太愛友希那所以連這點小事都不願意吵醒她。

雖然如果交換立場──熟睡中的友希那感受到身體不對勁就會直接把手抽回來了。



9.冰涼的腳碰到滾燙的皮膚


冬天雖然乾燥,為了能在上台時保持最好的狀態,友希那時時刻刻都注意著身體的每一處,也就包含了開著暖氣的時候的濕度保持。

雖然說暖氣讓人感覺房間不像冬天,那也只是在棉被裡特別溫暖而已,寒氣還是讓人少流了一些汗,體內堆積了水份,蘭今天不小心在睡前多喝了一點水,深夜睜開眼睛,就想去一趟廁所了。

她們的寢室裡面沒有廁所,所以想上廁所必定得離開有暖氣的房間,生理的慾望最終戰勝了懶惰,蘭緩緩收回了抱著友希那的雙手,悄悄地掀開棉被下了床。

因為拖鞋會發出聲音,不想讓拖鞋發出聲音的話還要小心翼翼走路,睡眼惺忪的蘭才沒有這種毅力,為了不發出聲音,她寧可就這樣赤腳踩上地板,所以她一下床就怕冷地墊起了腳尖,搖搖晃晃地走出了臥室。

地板冰冷到讓她不願意在外面久留,上完廁所後就又快速地溜回了房間,從冰冷的外面回到了溫暖的臥室,她搓著手臂回到了被窩中,然後再次抱緊了友希那。

她因為剛才的赤腳,腳底變得有點冰冷,也因此沒有用腳去碰到友希那,就想等著自己的皮膚自然回溫。


「……!」


下一秒,友希那的腳背卻貼了過來,直接鎖住了蘭還沒回溫的腳掌。

明明知道自己的腳應該很冰,卻收不回來,蘭只能在上半身更是抱緊了友希那。


「很熱。」


閉著眼呢喃了一句,友希那也沒有掙脫出蘭的懷抱,只是不斷和她的腳掌摩擦。

──但我還想更熱。

在雙腳纏住之後,蘭的手也纏進了友希那的身體。



10.無意識地靠近熱源


兩人睡覺也並非總是抱在一起的,熟睡的時候翻個身可能就分開了,甚至會因為抱在一起太熱而掀開棉被索取一些冷空氣。

友希那平時就很注意身體保養,所以她不會讓自己的四肢冰冷,身體一直都是暖呼呼的;至於蘭則是只有生病的時候虛弱,所以平時抱著太過溫暖的友希那,很容易就會過熱了。

明明睡前沒有來一次會出汗的激烈運動,深夜裡,蘭還是被暖氣加上友希那而熱醒了。

想要稍微降溫的她放開了友希那轉向另一邊掀開棉被,熟睡中的友希那便自己回歸了平躺的姿勢。

沒有抱著友希那讓蘭感到有點不習慣,她將雙手都伸出棉被外,吹到的雖然是暖氣卻也只是二十六度,身體不再熱到會出汗,感到舒適的她內心還是有想著再降溫一點就要轉回去抱住友希那,卻因為身體的疲憊而轉不過身,甚至她思考的內容都快要直接變成了夢境──


「……呼……」

「……唔!」


呼吸聽起來還在熟睡的友希那忽然就往蘭的方向轉了過來,而且一隻手直接打上了她的身體。

被這麼一打的蘭當然直接從淺眠裡驚醒,只是她也不敢亂動,友希那拍過來的那隻手在下一瞬間就抱住了蘭,連身體也一併貼上了她的背。

任憑背後的人用臉頰摩擦自己的肩膀,蘭聽著她的呼吸聲,發現了友希那根本沒有醒來,摩擦就像是為了幫臉尋找一個好位置,沒有幾下就停了。

──很熱啊,友希那さん。

剛剛稍微降溫的身體一瞬間又升溫了,雖然感到了無奈,蘭也還是敵不過睡魔,輕輕握住了友希那抱在自己胸前的手,她的意識也漸漸飄到了遠處。



11.隔著被子撫摸的手


本來都不會在床上做睡覺和情事以外的事情的蘭,寒冬還是讓她放棄了桌子,和友希那一起在床上作詞或是使用電腦。

不過即使是在床上,蘭也沒有完全保暖,因為她要使用電腦,不能把自己埋在棉被裡,她只是靠在立起來的枕頭上,背後披了一件毛毯,只有雙腳蓋著棉被,旁邊是只有頭露在棉被外的友希那。

友希那其實很不習慣自己在冥想的時候旁邊有動靜,如果不在床上那倒還好,但是蘭一直敲打鍵盤的聲音就在自己的臉邊,她怎麼樣都有點無法專心,卻也沒辦法對蘭說些什麼。

畢竟只是一天沒有思考歌詞又不會怎樣,她想著要不專心的話乾脆兩人都不專心,於是就這麼掀開了最上層的厚棉被,用自己的薄被把身體裹了起來,坐起身之後就朝旁邊襲擊了蘭。


「什麼?」


友希那的襲擊就像是沒有伸出指甲的柔軟貓掌打過來的感覺,蘭並沒有被突然抱住自己的友希那給影響,視線甚至還在自己的電腦螢幕上。


「不冷嗎?」


身上裹著棉被還很溫暖的友希那抱住蘭的時候,也碰到了她沒有被毛毯蓋到的地方,是冰涼的感覺,原本是想妨礙她用電腦的,結果卻擔心了起來。


「……友希那さん抱著,很溫暖啊。」


蘭伸手來回摸了摸友希那裹在棉被裡抱著自己的整隻手臂,但是她的回答很快就被友希那解讀成了「友希那さん沒抱著的時候,會冷」。


「那我好心抱到妳寫完報告為止。」


明明自己也不想放開蘭,友希那稍微被她傳染了一點不坦率,閉上眼就這樣把臉埋進了蘭的肩膀。


「嗯……」


──雖然這樣有點擋到我。

但是蘭沒有把這句話說出口。


為了不超過一萬字減了幾題(有分開發,但是開車的沒發)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