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遊樂園(鬼屋)

作者:Asa(朝)
更新时间:2020-01-26 13:43
点击:750
章节字数:8801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大概是由於Hello, Happy World!跟很多遊樂園都有關係的緣故,熟識的樂團都被邀請參加了某個遊樂園的野外演出,包括了我們Roselia和同一個學校後輩們的Afterglow。

除了受邀參加演出以外,也被邀請免費進入園內遊玩,顧及一個樂團只有五個人,如果大家要一起乘坐什麼的話就得輪流當剩下的那一個人,あこ便提議找她的姊姊,於是我們和Afterglow選擇了同一天一起來玩,這樣十個人就不會有人被孤立的問題了。

雖然最簡單的問題解決了,我忘記了Afterglow裡面有位老是會挑釁我的人。


「湊さん,妳敢進鬼屋嗎?」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走著走著,我就變成跟美竹さん走到了一起,於是她對我的第一句話就是這個問題。

她的表情很平常,但是美竹さん的話肯定是要跟我較量的,說實在的,遊樂園的鬼屋不就是人為的景點而已嗎?那應該沒什麼好怕的,所以我覺得我敢進去。


「當然。」

「……欸?」

「怎麼了?」


結果回答了以後,美竹さん錯愕了一下,不是我預期的反應,當下我還沒有想太多。


「沒、沒什麼啊,我也敢進鬼屋啊,只是會不會被嚇到就是另外一回事了吧?」

「對於不熟悉的地方……確實是這樣沒錯。」


總覺得美竹さん話中有話,又不是很確定,但是就算說敢進鬼屋,如果不知道裡面的構造,也是很容易會被嚇到的。


「……所以啊,湊さん要進去看看嗎?」

「……?有這個必要嗎?」


莫名提出鬼屋,美竹さん果然是這種打算,不過我並不覺得玩了也不會開心的遊樂設施有什麼進去的必要。

又不是很想被嚇到。


「湊さん不是說敢進去的嗎?」

「……」


要是在這裡拒絕了,美竹さん待會就會擺出一張得意的臉了。

我就不相信,美竹さん就算敢進去也不會被嚇到?如果是想看我被嚇到來嘲笑我的話,那我還不接受她的邀請看看誰才是會被嚇到的人?


「那美竹さん就跟我進去吧?」

「欸、」

「怎麼了?不敢嗎?」

「才、才沒有不敢!進去就進去!」


反應明顯很可疑,不過不管那麼多了,如果可以藉機好好反擊一次美竹さん,那也是滿有趣的。


「欸──?什麼什麼?友希那跟蘭要去鬼屋嗎?那我們也都去吧!」

「蘭──?鬼屋?真的──?」

「……モカ,不要吵。」


結果我們的對話被前面的リサ和青葉さん聽到後,她們也起鬨說要一起去,就順勢變成了十個人都往鬼屋前進的情況了。

只是被挑釁的只有我跟美竹さん彼此而已,其他人還是有選擇不進去的權利,就連對大家提議的リサ本人到了鬼屋入口後就忽然改變心意了,但美竹さん也沒有挑釁其他不敢進去的人,那她為什麼總是針對我呢?

雖然リサ最後還是因為被青葉さん說「不是リサさん提出來的嗎──?」就被迫參加了。

所以最後進去的成員是我和美竹さん一組,青葉さん雖然推波助瀾卻沒有跟リサ一組,大概是紗夜不忍心沒人要陪リサ一起進去所以她們兩人一組,說是鬼屋也能營造一些緊張感,對上台表演說不定有幫助……連我都沒這麼想,真不愧是紗夜。

再來就是宇田川姊妹和燐子,然後青葉さん、羽澤さん以及上原さん這樣的組合,總之最後還是十個人都進去了鬼屋。

不過我們並不是一起進去的,排隊的時候就被工作人員分別帶入,中間也有放置一些時間,青葉さん對美竹さん說了些挑釁的話──如果知道自己前後都有熟人的話,就沒什麼有趣的啦,所以蘭跟湊さん就最後一組吧──於是我們變成了最後一組,等待的時間有點漫長。


「……湊さん,聽說這個鬼屋真的很可怕喔,現在要放棄……還來得及。」


前面三組都進去了以後,剩下我們在入口準備進入,等待之中,美竹さん突然就對我開口。

總覺得她又是話中又話,不過都到這裡了,大家也都進去了,放棄也未免太說不過去,我並沒有受到她的誘惑。


「如果美竹さん會怕的話,美竹さん放棄也沒關係,就算只有一個人,大家都進去了,我不能不進去。」


美竹さん的意思其實我大概知道,因為她就站在我旁邊,我能感受到她在微微發抖,當初肯定只是想跟我比較所以才說不會害怕的吧?


「哈、哈?我才沒有說我要放棄啊!只是提醒一下湊さん還有其他選項而已!」

「這樣啊。」

「就是這樣!」


美竹さん會這樣激動的話,看來其實是很不想進去的吧?這樣我反而想知道她進去之後的反應了。

只是我也有點害怕,就算知道都是假的,只要不知道機關安裝在哪裡,要時時刻刻保持警戒害怕自己被嚇到反而更容易被嚇到,我很不喜歡那種感覺,可以的話希望能和美竹さん相安無事地走完這個鬼屋。

接著,終於輪到我們進去了。

工作人員首先帶著我們進到了一個觀看影片的房間,其實在排隊的時候就已經很有氣氛了,只是知道排隊的地方什麼都不會出現所以不擔心,但是一踏進房間,就是開始了。


「……」

「……」


這是一間有很多排座位的播放室,雖然說我們是同一組,但也不一定要坐在一起,我挑了一個位置坐下來後,美竹さん就默默坐在了我旁邊,她好像有什麼想說的又不說。

看來是已經開始害怕了吧。

影片算是在介紹設施,還沒有什麼可怕的內容,只是這個陰暗的房間裡就只有我跟美竹さん兩個人,裡面的東西看起來也都怪裡怪氣的,讓人不禁覺得影片播完後應該會有什麼出現,我一直在戒備……

只是完全沒想到不是有妖怪跑出來──


『砰!』

「哇!」

「……!」


與其說是椅子的機關嚇人,還不如說是美竹さん的聲音嚇了我一跳,她被震得跳了起來,我也因為她的聲音跳了起來,然後她就用一張已經快要不行了的表情盯著我。


「……美竹さん,其實很怕的吧?」


通往前面道路的門已經開了,但應該也有往回走的餘地,我不禁向她確認了一次。


「才……才沒有……大家都能走完的話,我也可以走完……」

「……這樣嗎?」


她的語氣已經不再那麼強硬,雖然第一句先否認,但是後面說出來的話又像是承認了一樣,我也沒什麼要分出勝負的心情了。

不過我看她好像寸步難行一樣,勉強提出了一個方法。

雖然,大概是因為我自己也有點害怕,同時也算是幫到我吧。


「美竹さん要牽著我嗎?」

「……欸?」


走到門邊要準備踏出去之前,回頭看著畏縮的她,對她伸出了手,雖然聲音是那樣反應的,她的表情有如遇到救星的感覺,突然覺得有點愉悅,不管她要不要伸出手,我還是去抓住了她的手腕。


「說、說的也是……這樣才不會嚇跑的時候就走散了吧。」


結果在我抓住了她的手腕後,她喃喃了這一句便向上跟我手牽手,語氣聽起來稍微恢復了一點精神,讓我瞬間沒了在鬼屋裡的恐懼感,都能感覺到自己嘴角擅自往上抬了起來。

走出了播影片的房間後,外面還不至於到一片漆黑,但確實很難看見道路跟東西,我和美竹さん牽著手一前一後走著,不過她貼得還滿近的,都已經快要不是牽手而是要抱住我的手臂了,雖然她並沒有真的那麼做。


「等……等等,湊さん……」

「怎麼了?」


就在我以為我們順利地走了一段路之後,美竹さん突然出聲叫住了我,讓我不得不停下腳步回頭看她。


「不……那個……」


她跟我牽住的手越來越用力,好像想把我往她自己身上拉一樣,我只能疑惑地盯著她。


「走、走慢一點……」


就為了等到她這句話,她的表情已經快要哭了出來,讓我有點不知所措。

明明就怕得快要走不動了,還找我來鬼屋?不是很明白她的心態了,但是我知道自己也想早點離開這裡。


「美竹さん,我覺得在這種地方還是走快一點比較好,這樣才能減少每一次反應的時間,不要把恐懼時間拉長比較好,反正我不會放手……妳要是真的想抓住我的手臂就抓吧。」


走慢一點並不會讓那些設置好的機關比較慢出來或是人扮的妖怪跟著走很慢,所以我婉拒了她的小小要求,拉著她的手就要繼續往前走。

她大概是完全無法反駁我所以沒有強硬地讓我停下來,只能一直跟著我走,不過倒是真的抱住了我的手臂,要說的話這樣也很難走路。


「嗚……」


結果才走幾步就聽到了她真的很害怕的聲音,突然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美竹さん,其實真的很怕吧?」

「……嗚……」


我們才進來走不到三分鐘,她已經變成了這副模樣,完全不會去否定我的問題了,真是叫人該拿她怎麼辦?但是身邊有一個覺得她應該不會害怕卻這麼害怕的人,這個反差讓我瞬間都覺得鬼屋不可怕了……


「唉……」


我嘆了口氣,稍微抓緊了她的手,繼續向前走,好在她沒有完全停下腳步,不過總算進到了比較像樣的地方後,連我都緊張到出了手汗。

要一邊照顧這個快要連頭都抬不起來的後輩,還要隨時注意到底哪裡會出現嚇人的東西,總覺得精神都緊繃了起來。


「嗚、湊さん,等……等等……」

「又、又怎麼了?」


所以走到一半,她突然說話的時候,稍微嚇到了我,不禁跟著她一起結巴了起來。


「前、前面好像、有什麼……嗚……」

「……?」


她剛剛有抬頭看嗎?雖然我也覺得前面應該就要有什麼了,但是正是因為知道才要快點通過的不是嗎?


「我們走快一點。」


不管她怕不怕,我就是硬拉著她向前,她不跟上就會被我丟下所以只能跟上我的速度,然而就在我覺得還不會出現什麼的地方──


『吼嗄──!』

「呀!」

「哇啊啊啊──!?」


突然從隱形的機關衝出了一個妖怪,著著實實地嚇到了我,也嚇到了抓緊我手臂的美竹さん,只是下一秒,手上的觸感完全消失了。


「嗚嗚嗚、不要啦……不要了啦……!」


美竹さん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從我後面跑到了我前面,跟在我後面的是剛剛冒出來的那個妖怪,說實話,嚇得我也跟著美竹さん開始跑了起來。


「美、美竹さん!」


她再這樣跑下去等一下就要分散了,我趕緊呼喚她的名字,伸手要去抓住她搖晃的手腕。


「呀!?」

「嗚哇哇啊!」


誰知道我太注意她的背影,沒注意到腳下的東西,就這麼跌了一跤,還順便撞倒了美竹さん,我們兩人就這樣同時跌到了地上。

回過神來發現她已經要站起來了,不曉得她的反射神經怎麼這麼快,抓不到她的手,我下意識就抓住了她的腳腕。


「哇啊啊啊啊──!?湊、湊さん!湊さん──!嗚……!湊さん……妳在哪裡!?」


結果我這一抓,美竹さん又跌了一跤,還一邊哭喊我的名字,忽然覺得有點抱歉,卻沒有來得及在第一時間開口。


「冷、冷靜點,美竹さん,抓著妳腳的是我。」

「嗚……」


她的腳不斷踢著想要擺脫我,害我只好大聲制止她,只是就怕我一放開她又跑掉,所以還沒有放開。


「抱歉,美竹さん,妳爬太快了,讓我站起來一下……」

「什麼啊、是湊さん……嗚──!?」


終於把我的聲音聽進去之後,美竹さん才稍微冷靜了下來,她也坐了起來接著往後看我的臉,下一秒卻是看到怪物一樣的表情,但我知道她雙眼看的不是我,所以我也下意識跟著往後看了過去。


「嗚──!?」


剛剛的妖怪居然追了過來,還蹲在我們後面,嚇得我失去了聲音,要轉回頭爬起來繼續跑的時候美竹さん已經開跑了。


「美、美竹さん──!」

「嗚嗚嗚!不要了啦!嗚……!」


她跑得太快以至於我完全追不上,只能跟著她的哭喊一直跑,剛剛蹲在我後面的妖怪瞬間都變得沒那麼可怕了,現在只怕我追不上她。


「哇呀呀呀──!?」


結果走到一個轉角的時候,又傳來了美竹さん的大叫聲,想著我要快點過去的時候就這麼撞上了人。


「唔……!」

「嗚、嗚……嗚!」


美竹さん又被我撞倒了,她就遮著臉蹲在地上完全不敢動彈,而我看著前方,那是一間小房間,裡面有個正在走動的妖怪,房間燈光還一閃一閃的。


「哈……哈……美竹さん,不要跑那麼快,抓著我就好了……」


說實話既然看得見前面的機關就不覺得有什麼好怕了,只是剛剛跑了一下害我有點喘,我再次伸手去抓住了美竹さん遮臉的一隻手。


「嗚……討厭,不要……放我出去……嗚……」

「等、美竹さん……!」


結果我一拉住她的手,她整個人就往我身上撲了過來,害我又跟著往後跌。


「拜託、快起來,美竹さん!」


她就這樣緊緊抱著我根本不打算移動,還一直發出哭泣的聲音,不曉得是要無奈還是生氣,明明就這麼害怕,到底是哪根筋不對才挑釁我進鬼屋的?


「嗚……湊さん、不要……」

「再不起來就要被下一組人看笑話了。」


不要說的好像是我在欺負人一樣,我只好摸了摸她的頭,拍拍她的背,讓她感到一點被撫慰的感覺,慢慢把她撐了起來。

不過,剛剛我們後面好像沒有人在排隊就是了。


「不要……已經不行了……嗚……」

「……美竹さん,這都是妳明明害怕還要進來的結果,請好好承擔。」

「嗚……」


就算我對她這麼說,其實也沒有對她生氣,因為這樣的美竹さん實在是太出乎我的意料了,突然覺得有點可愛。

我們坐起來了之後,美竹さん依舊緊緊抱著我,好像連眼睛都不敢睜開,再這樣真的無法前進了,都有點對不起前面房間裡在等著我們進去的妖怪了。

於是我想到了一個之前在網路上隨便看到的生活趣事分享,說是如果誰誰誰不去做什麼的時候,對她說一句話,就有可能主動去做了。

我對美竹さん的話,應該會有用吧?


「美竹さん,妳再不起來,我就親下去了喔?」

「……欸?」

「不想被我親的話就快點起來。」

「……」


怎麼覺得好像沒有用?不過美竹さん的哭聲停止了,雖然抓著我的衣服還是緩緩抬起了頭來,雙眼沒有看著我的臉,說實話,那張哭過的臉,確實有種想親下去的感覺。


「好了嗎?」


她都起來了,我就再催促一次,她就對我點了點頭然後跟著我站了起來,看來還是有用的。

不過不想被我親的這種想法,好像也是有點傷人,就算沒有說要親哪裡。

只是當我們手牽手要走進那個房間的時候,走來走去的妖怪居然坐了下來,看來是等我們等到累了……但他坐的地方是下一個門口。

雖然知道妖怪就在那邊,雖然知道那是人扮的,雖然知道沒什麼好怕的,一想到我們要從他身邊經過,就連我都有點卻步了。


「湊、湊さん,不、不走嗎?」


就在我猶豫的時候,耳邊傳來了示弱的語氣,我想美竹さん一定是閉著眼睛的,要不然她看到眼前這種狀況還不尖叫往回跑嗎?


「走、走吧。」


總之美竹さん沒有看到的話,就不會拖拖拉拉了,我趕緊加快腳步就朝房間的出口前進,經過對方的時候下意識屏住了呼吸──

下一秒差點就斷氣了。


「哇啊啊啊啊啊──!?」

「嗚!?」


明明是抱著我另一邊手臂的美竹さん不知道為什麼在我的腳剛踏出房間的時候大叫了起來,還就這麼放開我向前衝,才剛覺得似曾相識,我就也感受到了來自後方的威力。


「美竹さん──!?呀啊──!」


轉過頭的眼角瞥見的是妖怪朝自己伸來的雙手,更清楚的是被門口燈光照到的臉,驚恐地令我也叫著往前跑,不過前方的路徑蜿蜒曲折,我很快就追到了美竹さん,她好像中途又被什麼絆倒所以速度慢了下來。


「美竹さん──!」


一靠近她我就伸出了雙手直接從背後抱住她。


「哇呀啊啊啊──!」


誰知道抱下去的瞬間她突然像哭吼一樣大叫了出來,還努力想掙脫我的懷抱,她就這樣直接貼到了前方的牆上哭得越來越慘。


「美竹さん!」

「嗚……!」


雖然她把自己卡在牆邊算是幫了我一個大忙,但她好像還沒有意識到是我抱住了她,我只好對她大喊。


「才沒有什麼好怕的!」


剛剛其實有點可怕沒有錯,不過我覺得我應該還是很有說服力的。


「湊、湊さん……」

「妳再這樣叫下去,我就要把妳錄起來了。」

「……」


其實是禁止攝影的,不過拿來對付她還滿有用的,她這才冷靜下來離開了牆壁,不過我要放開她的時候,她反而還抓住了我的手。


「……先、先不要放開。」


就算她這麼說,我這樣抱著她換我一點安全感都沒有,看不見前方也不敢回頭看後方,不過她的恐懼就一直從身上傳了過來,原來一直在發抖。


「唉……美竹さん,我們用跑的出去吧。」


美竹さん看起來也不是會中途放棄的人,那麼就只能一直跑到出口了,畢竟再這麼拖拖拉拉,大家要是在外面等很久了怎麼辦?

花了一些時間,她冷靜了之後才放開我並對我應了一聲,我們再次牽起手,做了幾次深呼吸準備跑起來,我看了她一眼,等她對我點頭之後,我才帶著她開始向前奔跑。

不過在這樣光線不充足的地方跑步,有點危險,美竹さん說不定連眼睛都沒睜開,我不僅要注意前面是否有機關、地面是不是凹凸不平,還要在意後面的美竹さん是不是不會去撞到,早就說了不好玩的東西為什麼要進來呢?

中途有好幾次感受到越握越緊,知道她在害怕我就又加快了腳步,只是有點喘。

但是我們連喘息的時間都沒有,中途遇到了好幾次會突然闖出來的妖怪或是突然對我們大吼的妖怪,與其說他們比較可怕,美竹さん的大喊還比較嚇人。

就在快要抵達出口的時候,美竹さん似乎因為放鬆警惕而睜開了眼睛──


「吼!」

「哇!哇啊啊──!」

「呀!」


妖怪的吼聲還好,妖怪出現的同時配上美竹さん的叫聲比較可怕,嚇得我們一路向前奔跑。


「哇啊啊!啊啊啊啊──!」

「呼、哈……不、不要再叫了──!」


美竹さん大概是被嚇得沒力氣了,我覺得越來越難拖她,因為妖怪還在追,她又一路大吼,簡直連我都快要被嚇死了。


「嗚哇啊啊啊啊──!」

「哈、哈……美、美竹さん!」


直到我們終於看見出口的光芒,她簡直跑得跟什麼一樣快,換我的手被她拉著往出口拖了過去,穿過出口的瞬間有種解脫的感覺,只是腳沒有立刻停下來。


「嗚……!」

「哈……!」

「哇……!」


美竹さん的腳倒是停了下來,我卻這麼撞上了她,然後整個人撲上了她的背,她就這麼被我推到跪在地上,最後還乾脆就這樣躺上了地板。


「……抱、抱歉,美竹さん。」

「嗚……嗚……」


發現自己壓在她身上,我趕緊爬了起來,並且打算把還在哭的她拉起來。


「……!」

「嗚……湊さん……」


誰知道一拉起來後她又往我身上倒,就這樣抱住了我,明明知道那些都不是真的,還是怕成這樣,不禁對她感到有點無奈,卻又覺得有點捨不得看到她這副模樣,我只好拍了拍她的背。

說實話,出來之後終於鬆了一口氣,順便喘著剛剛跑步的氣,我就這樣抱著美竹さん,都出來了她還在啜泣,一邊安撫著她一邊讓自己冷靜。

回過神來才發現出口只有我們兩個人,其他人居然都沒有在這裡等我們?


「美竹さん,其他人有聯絡妳嗎?」


想要拿出手機,不過礙於姿勢,有點麻煩,只好這樣問美竹さん讓她起身拿出手機。


「欸……我看看……」


她看起來被嚇得不輕,聲音都已經沒有力氣了,不過還是乖乖放開了我,拿出了她的手機。


「她們傳了個訊息……欸、」


本來因為她們有聯絡所以又鬆了一口氣,只是美竹さん的表情看起來有點不好,我也趁機拿出了自己的手機。


「……」


點開了リサ傳來的訊息後,我就愣在了原地。

我的視線從手機移開,再次往美竹さん的臉看過去的時候,她的皮膚已經從脖子紅到了頭頂。

リサ傳了幾張照片給我,我不知道美竹さん收到的是什麼東西,不過肯定大同小異吧。

根據照片的角度,她們人就在附近而已,但是我也沒有轉頭去看的心情了,我就看著美竹さん一張不曉得該說什麼的表情。


「美竹さん,我現在不是很想理她們的心情了。」

「欸……」


其實我不是很明白傳這些照片給我做什麼,也就是現在──我跟美竹さん坐在門口抱在一起的照片,只是拿別人的軟弱來當玩笑的話,有一點不高興。


「要跟我一起去玩剩下的部分嗎?」


我對她伸出手,想要站起來的時候順便把她拉起來,不過她卻用一張有點難為情的模樣看著我。


「湊、湊さん自己去吧……我有點站不起來了。」


她也把手機收了起來,刻意往被偷拍方向的另一邊轉過頭,絲毫沒有要對我伸出手的意思。


「……這樣嗎?」

「嗯。」


只是這裡是鬼屋的出口,把人丟在這裡也不好吧?雖然我要是就這樣走掉,躲在一旁的リサ跟其他人──我不知道有誰──應該就會過來幫助美竹さん了。

但是一想到其他人過來是會安慰她還是調侃她,不禁覺得有點可憐,還是想把她一起帶離開這裡。

而且我自己一個人離開也去不了哪裡,只好這麼做了。


「妳不起來的話,我就親下去了。」

「欸!?」


剛剛在鬼屋裡明明沒有太大反應的,出來之後,美竹さん倒是臉紅又震驚地看著我。

但是她怎麼沒有要移動的意思?

如果不喜歡被親的話,我相信在我靠近的時候,不管怎麼樣她都會盡力移動的,所以我慢慢靠了過去。


「湊、湊さん……?」


我還拉住了她的肩膀,讓她無法輕易閃過我,可是她卻只是身體向後傾,還真的沒有要逃跑的意思。

沒想到她沒有因此站起來,我就停在差點親到她的幾公分處,不禁連自己都覺得臉頰熱了起來。


「……那麼想被我親嗎?」


她沒有點頭也沒有搖頭,就只是紅著臉一直盯著我,害我不得不退了回去。

都這樣了,我只好直接拉住她的手,就這麼硬是要把她從地上拉起來,她果然跟我一起站了起來,所以我就繼續往前走,才走個兩、三步──


「嗚!?」

「湊、湊さん……!」


我的腰忽然被人抱住,然後我們又一次往地板跌了下去。


「我真的沒有力氣了啦──!」


看來美竹さん的腳軟是真的,不過她這樣抱著我我也爬不起來了,更別說是這樣揹著她移動。

無可奈何之下,我就只剩一個辦法了。


「リサ,不要再一旁繼續看戲了……!」


我們兩人一直這樣並不是什麼好笑的事情,她們繼續在旁邊拍照的話就讓人有點生氣了,所以我只好大喊了リサ的名字。

只是過了很久,都沒有人理我們。


「……」

「……」


我轉頭看了一下背後的美竹さん,她也無言地盯著我。

說起來,我覺得是偷拍位置的地方,可以躲人的嗎?


「……」

「……」

「那個……美竹さん……」

「……」


本來紅著臉的她,臉色漸漸蒼白了起來。


「嗚啊啊啊啊啊啊啊──!不要了啦──!」


最後我被突然就有力氣的她牽著跑出了最後的出口,大概一直到下一個遊樂設施,我們才遇到了リサ。

……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果然還是不要去思考好了。

只要記得今天的美竹さん很可愛就好了。


2019年8月,R團富士急LIVE上播放的影片衍伸出來的腦洞。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