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回忆篇

作者:Four
更新时间:2020-03-01 15:34
点击:99
章节字数:7174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原本林家两兄弟打算接到林倾笑就直接打道回府,可现在见妹妹没事,两人舟车劳顿没必要再这么赶回去,和君忆禾商量之后,还是选择去“琳琅阁”与君严忠见个面顺便落脚歇一晚,毕竟林家两兄弟都来了还不去君家见一面未免不太妥当。


林倾笑对此一直沉默不语,只是听到还是要去见君严忠,实在有些尴尬,那日的情形还未淡去,这会再见面,她都不知道该用什么心情去和君严忠打交道了,更何况还是当着大哥和二哥的面,不得丢死个人。


她默默的拽了下走在前面君忆禾的袖子。


“嗯?”君忆禾停下脚步回头,看到林倾笑憋着嘴,两眼祈求的眼神,袖子还被轻轻摇晃,跟被丢弃的小动物似得相他投来求救。


“你们等下,我和笑笑单独说会话。”君忆禾无奈的叹着气,顶着林倾笑的两位兄长不解又奇怪的眼神,牵着林倾笑的手腕带到一旁榕树下。


两人站定,君忆禾收回手眼神示意对方有话就快说。


“君哥哥,我们一定要去见君老爷么?他会不会因为我之前的举动,迁怒于大哥他们啊。”


林倾笑挫败的语气惹得君忆禾又叹了口气。


“你也别太过多自责,君老爷只当你小孩子意气用事,顶多让你大哥回去多管教你,不会牵扯其他的。”


“我并不是小孩子……”林倾笑抬起头想大声反驳,可看到君忆禾的眼睛又败下阵来,“能不能让我去见公主殿下啊,等明日我再和大哥他们汇合回去好不好?”


“你为什么非要现在这个时候见她?难道回堂庭城之后你们就见不着了吗”


“我有必须要说的话跟她说,而且我不放心她现在孤身一人去面对现在的情况。”


“孤身一人?你当围着她转到那些人都是死的吗?”君忆禾一脸严肃,语气也跟着严厉起来了,“林倾笑,你到底想跟她说什么?你有想过你说的话会有什么后果吗?”


“我……”林倾笑第一次被君忆禾这样严厉训斥,不知怎地委屈起来了,她一直都觉得君忆禾是非常厉害的大人,也是非常理解她的长辈,她觉得这个世上能支持她和公主在一起的人,除了苏繆繆那就是面前这位一直都会温柔陪着她的君哥哥了,可是现在却发现并不是这样。


“你是觉得所有人都宠着你,你就可以随心所欲了吗?”君忆禾完全不被林倾笑一脸受伤的神情所动,抬起手指着站在远处真不过来打扰他们的两位兄长,“你能不能好好看清楚,站在那里的是你的家人,你的至亲,就因为你一不小心伤到了自己就千辛万苦来寻你想要为你保驾护航,可你对他们道了一声谢了吗?你现在却只想着见公主见公主,公主是给你灌迷魂药了吗?她没有你会怎样?她依旧是南鹊国公主。”


林倾笑顿时双眼布满一层水雾,局促不安的望着对方,在她印象里君忆禾很少发火,更何况是对自己真的动怒了,她不敢去看君忆禾指着的两位兄长,也不敢开口随意辩驳。


“不许哭!”


林倾笑被这一声吼全身震颤了下,紧紧咬着下唇,努力睁着双眼不让泪水滚落。


“唉?”林倾言见榕树下的俩人氛围太古怪了,而刚刚那声吼他听得一清二楚,连忙用手肘去撞林倾寒,“他们这是怎么了?君忆禾不会在欺负小妹吧?啧,我们要不要过去?”


林倾寒也跟着蹙眉,他清楚君忆禾不是随便发火的人,更何况是对林倾笑了,心里的疑惑更大了,但还是认为君忆禾怎么可能欺负自家妹妹。


“先别过去。”


“小妹这都哭了!?我们真不去管吗?”林倾言有些急躁的呼噜了下头发,双手抱胸,一脸不满,但还是很听大哥的话没有过去,“我怎么觉得小妹这次离家变化这么大呢?她不是跟着公主出来的吗?和君忆禾有什么牵扯吗?”


“我也很想知道。但是妹妹她不愿和我们说,一定有她为难的地方。”


林倾言一手摸着下巴一边说着:“我们应该带素银一起过来的,至少两个小姑娘还能说说悄悄话,我们还能从旁打听打听。”


林倾寒斜眼看了下林倾言。


“干嘛?!”林倾言被这一眼看得心里发毛。


“觉得你自从成亲以后聪明许多了。”


“……”林倾言很想一脚踹过去,可是从小到大就没打赢过自家哥哥,只好作罢。


而榕树下的林倾笑抬起手背抹掉终于滴下来的泪水,可眼神渐渐变得坚定起来。


“君哥哥,我知道你在担心我什么,但我还是想把我心里的话跟你说。”林倾笑话里带着哭腔,深吸了口气,“我想要和云鹊在一起。”


君忆禾放下手微微握拳,看着面前双眼通红但眼神坚定的少女,只感到口中苦涩,不管什么时候他都无比佩服林倾笑的勇气,神情带上了不自觉的怜惜。


“她可是南鹊国公主啊。”


“我大哥还是南鹊国少将军啊!你不也没放弃吗!”


君忆禾被这句话堵得实实在在,哽得一口气差点没上来,闭着眼努力压下被林倾笑掀起的心中暗潮,握拳的手微微发抖,他尽然真找不到可以劝说的话语,甚至开始自我怀疑是不是自己起了不好的带头作用。


林倾寒一见君忆禾的不对劲,心里顿时更乱了,那两人都在压着声调,可表现出来的样子悲壮得跟站在悬崖生死一线,他实在是看不下去了,用脚踢了下林倾言的小腿,迈着大步往那两人身边走去。


“我希望你们两个无论遇到什么难事都该与我明了。”


林倾笑和君忆禾听到林倾寒的声音,都怔怔的转过脸来看着他。


林倾寒个子高大,肩宽伟岸,经历无数次浴血奋战洗涤之后的模样更坚毅了,他的声音就像被打磨之后的沙石,沉稳冷静。


“大哥……”


林倾笑直接就扑进了林倾寒的怀里,之前忍住的泪水一下子全涌出来了,就这么压抑着哭声埋进大哥的胸膛,一声声抽泣惹得在场的人都觉得心疼不已。


“笑笑乖,有什么委屈都跟大哥说知道吗?”林倾寒抱住自家妹妹,大手轻抚着对方脊背,但还是把视线看向了一旁的君忆禾,那话既是对着林倾笑说的,也像是对着面前垂眸不语的爱人说的。


林倾言难得安静的在一旁看着,他哪里见过林倾笑这样委屈过,他只想妹妹天天都开开心心心的,怎么就是出了一次远门,就跟丢了魂似得,怎么看怎么都觉得心疼。


“哎……”一声叹息打破沉默,“我去旁边透透气。”君忆禾深深吸口气,别过脸就离开了。


林倾笑哭得有些喘不上气,稍微和大哥离开了点距离,她知道刚刚自己说的话让君忆禾难过了,顿时又觉得自己真的太过分了。


“大哥对不起!”


林倾笑仰着头去看大哥道着歉,然后看到大哥一脸担忧的样子,好不容易平息的委屈又叠加起来,再一次埋进大哥胸膛哭得更汹涌了。


林倾寒和林倾言一脸莫名的对视了下。


“你说什么对不起啊?你跟大哥永远都不要说这句话知道吗?”林倾寒又连忙安抚怀里的妹妹,难得有些无助的望着自家二弟。


“就是啊笑笑,咱们一家人,你说这些就太见外了啊。”林倾言也有些手足无措的围着两人转,他哪会什么安慰人啊,平时管教妹妹都是大声嚷嚷,此时轻声细语就怕自己说错什么话再刺激到对方。


“哭出来就好了啊,你是不是被谁欺负了啊?你跟哥哥说啊,哥哥给你出头!”


“没有,我没有被欺负……”林倾笑边打着哭嗝边回答着,“我就是觉得我不知道,我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


这前言不搭后语的,林倾寒完全听不懂,可此时也没有君忆禾在一旁帮忙解释,心里急可也只能不停拍着妹妹的背,就像哄着小时候的林倾笑一样。


“不知道就不知道吧!你要什么都知道,那还要我们这些哥哥干嘛?”林倾言努力安慰着,“天大的事咱们哥哥都给你顶着,你别怕!”


“呜呜呜呜……二哥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我平时还总气你,我对不起你。”林倾笑泪眼婆娑的从林倾寒怀里探出头看着不停打转的林倾言,“你别转了,我头晕。呜呜呜呜……”


“好好好,我不转我不转!”林倾言连忙站定,“你都知道你平时在气我了啊,哥哥我大人有大量,你只要乖乖的,我以后都不骂你了。”


“大哥,你看你不在的时候他就总骂我……呜呜呜呜”


“啧!!”


林倾寒瞪了一眼又准备发作的林倾言。


“行!”林倾言深吸了几口气,“我也去那边透透气!”然后气冲冲的跑到君忆禾那边去了。


“好了,现在可以和我说说到底怎么回事了么?”林倾寒温柔的擦着对方眼角的泪,静静的等着妹妹平复情绪。


“我刚刚对君哥哥说错话了,我惹他伤心了。”


大手轻轻抚摸着林倾笑的脑袋,一下一下,让林倾笑觉得无比安心。


“那你说错了什么话呢?待会我替你跟他道歉,他一直都把你当亲妹妹看,他不会真的怪你。”


“我……”林倾笑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有些紧张的双手拽住了林倾寒的衣角。


“慢慢说,大哥一直都在。”


“以后,以后要是娘亲让你成亲,你会不会就不要君哥哥了啊。”


大手顿住了,林倾寒皱着眉看着对方,这话题未免太跨越了,他一时也不知这和林倾笑哭有什么关系。


“我不会和无关紧要的人成亲,而且现在你二哥还有小团圆了,家里那两位暂时不会急着让我成亲,更何况现在我随时出征,他们不会随意给我订亲事的。”


“可是他们现在不提,不代表他们没有这个打算啊。”


“笑笑,你到底想说什么?”林倾寒双手握住林倾笑的双肩,移开距离,仔仔细细看着自家妹妹,“我和忆禾的事,既然你都可以无条件包容我们,我相信家里其他人也不会反对的。”


“那要是反对呢?”林倾笑眨巴着眼睛看着面前的大哥,仿佛在寻求一个答案。


“那你为什么不反对呢?”


“……”林倾笑愣了下,虽然一开始她是闹了些别扭嘴上嚷着要拆散他们,可是她却很快就把君忆禾定位在“大嫂”这样的身份上,她本就对君忆禾带着崇拜和欣赏,再加上“大嫂”这样亲上加亲的关系,而且君忆禾不似几位哥哥那样,会认真和她交流她不懂的事情,也会温和帮着她,她自然而然就和君忆禾走得越来越近。


“好吧,其实你大哥我啊也没你想象中的那么厉害。”林倾寒自嘲着,“当时你无意戳破我和忆禾之间的事,你不知道我有多担心害怕。我不是怕你和家里的长辈道破这层关系,我是害怕你会因此不再认我这个大哥了,也害怕忆禾就此为了顾全我而选择放弃。”


林倾笑连忙摇头,急着说道:“我怎么可能会不认你啊,我也是很担心你啊,我那时候也很害怕啊,我怕哥哥你真的为了君哥哥离开我们,也害怕你们会受到伤害。”


“是啊,我们都在彼此害怕,是因为我们都很在乎彼此。”


“我并不是不反对,因为我觉得这不是反不反对来定夺的事情。那是你们的感情,你们都是那么好的人,就该拥有最好的幸福!我真的很喜欢很喜欢你们,我觉得只要你们觉得是对的是开心的,我都会永远都和你们一起,而不是我去成为你们的负担。你们已经很不容易了,就算我是你的亲妹妹,我也是没有资格去左右你们感情的。”


“所以我因有你这样的妹妹骄傲啊。”林倾寒轻轻笑了起来,“忆禾若是听到你会这样说,我想他也会很欣慰的。”


“那哥哥你真的不担心家里人反对吗?”林倾笑还是很紧张的拽着她大哥的衣角,仰着头一脸急切的看着冲自己笑得宠溺的大哥。


“担心啊,可是担心并不能解决任何事情。”林倾寒有些无奈的用手轻轻刮了下林倾笑的鼻子,“你得先回答我,你为什么要哭鼻子?是有什么人跟你说了关于我和忆禾的事吗?”


林倾笑摇着头,她一时之间不知该不该把自己的心里话都说给大哥听,可转念一想,强大如大哥,他都没能找到很好的方法让他们两人的感情公布于世,那她自己更难找到很好的办法,更何况,她现在和公主还八字没一撇呢,或许她表白之后就被公主殿下无情拒绝呢?


“怎么又愁眉苦脸了?”林倾寒虽还在担心妹妹遇到什么棘手的事情了,可看到妹妹脸上灵动的喜怒哀乐换了个遍,还是觉得蛮有趣的。


“我以后不嫁人好不好?”


“……”


这话一脱口,林倾寒瞬间觉得这事比林倾笑出门打断了谁家少爷的腿还要令人……心惊肉跳。


“可以跟哥哥说为什么吗?”


好在林倾言不在一旁,林倾寒镇静的看着自家妹妹,他是经历过自家二弟暴躁跋扈的青春期,也正在见证三弟此时高冷莫测的青春期,就没想过唯一的妹妹青春期居然如此偏激。他曾经私底下和君忆禾讨论过自家弟妹管教问题,特别是关于林倾笑,他也有懊恼过妹妹明明小时候就很可爱乖巧为什么一长大就变成小霸王的样子了,在外惹事打架,打不赢也要拼命打得凶猛,虽然事后也知道那是妹妹为了保护苏繆繆那小姑娘,可家里大人都很头疼啊。好在她本性不坏,就是性子越来越野,打不得,骂了也没用。作为家里的长子,父母也会经常跟他倒苦水,因为林倾笑最听他的话了,可他鲜少与女性|交流,更别说能明白一个青春期少女到底想什么了。但家里头疼林倾笑那也是家里的事,外面怎么乱传林倾笑或则借此有意伤害她的人,林家哥哥们可是会首先站出来挡在妹妹面前的。


君忆禾当时听完林倾寒的苦衷之后忍不住笑了许久,在林倾寒武力镇压下才收敛笑容温柔跟他说,妹妹虽与其他姑娘性子不太一样,可终究不是坏孩子,为了自己的小伙伴敢站出来用自己的力量去捍卫对方,那已经很厉害很有勇气了,该感到骄傲才是啊。而且谁规定了女儿一定要长成大家规定下的小姐样啊,她看似胡闹,可谁有好好认真听她到底为什么要这么做?


想要理解她怎么想,就要用心去倾听,而不是从一开始就否定她所做的一切来进行批判下定论,她当然会有叛逆想法了。


所以此时林倾寒是真的想和面前的妹妹好好交心,不管林倾笑再说出什么惊世狂语,他都要像君忆禾那样淡定,淡定。


“大哥你都可以不成亲,我也可以不成亲啊!”


“……”


林倾寒觉得此时也很想去透透气,淡定,淡定。


“为什么?”


“……呃,我怕我说了,你会想把我丢给林倾翼……”


林倾寒其实从未搞明白林倾翼怎么在林倾笑认知里完全就不是同胞双生子那样,一点也不相亲相爱,反而更像是一个大魔咒。


“三弟在家很乖的。”


“嘁!”


“真的不能跟我说吗?”


“那你答应我,这个事情谁也不能说!就连爹爹和娘亲还有二哥二嫂素银林倾翼都不能说!”


“小团圆呢?”


“大哥你别闹了,她还那么小!还只会爬呢!”林倾笑忍不住笑了起来。


“所以这事,忆禾比我还要先知道?”


林倾笑笑着笑着就僵住了。


“哦,忆禾比我还要亲啊,我该高兴还是难过。”


“不不不!我最喜欢大哥了!”林倾笑连忙抱住大哥手臂摇晃着,“你这么能吃大嫂的醋呢,他知道不就等于你知道吗?我要是知道哥哥你要来,我一定第一时间先跟你说了啊!”


林倾寒不说话,嘴角带笑的看着不停撒娇的妹妹,心里美滋滋的。


“那我跟你说了啊,你别生气啊!”林倾笑有些害羞的挠挠脸,然后拉着林倾寒弯下腰,自己垫着脚尖凑过去小声说着。


“我发现我喜欢上了云鹊,就像你喜欢君哥哥那样的喜欢。”


“………………”


林倾寒一时之间觉得这特么比听到林倾笑打折了云鹊公主的腿还要惊世骇俗匪夷所思,他现在无比希望自己在军营里调兵遣将做着威武大将军,而不是在这里做什么林倾笑的亲大哥!


“笑笑,你让我缓缓。”


林倾寒淡定不了了,这比上战场还要胆战心惊,大脑高速运转,恨不得林倾笑突然爆笑说这只是一个玩笑。


可是看到面前的少女从之前的害羞变成无比惶恐不安的样子,才意识到这事情的严重性。


“你说的可是南鹊国公主云鹊?”


林倾笑默默点头,可眼神一直都盯着林倾寒的脸看着,生怕错过每一个细节。


“你”林倾寒想说你还小可能还不懂这些,可又觉得现在说这个不就变相在反对吗?可刚刚林倾笑铺垫一大堆,他真不想就这样随意伤了妹妹的心。


“你给哥哥一点时间好吗?”


林倾笑不是很懂,但还是听话的点着头,然后一手就被大哥牵着走向另外的两人。


“一夜未睡,我有些疲乏,先去你家休息一下吧。”


林倾寒面无表情的对着君忆禾说道。


君忆禾早就缓过来了,此时看到一大一小两兄妹的古怪样子就知道林倾笑肯定什么都交代了,他伸出手轻轻拍了下林倾笑的脑袋。


“先让哥哥们休息一下吧,没事的。”


林倾笑原本还很担心君忆禾还生自己气不理自己,可此时对方依旧那么温和的对自己,顿时“大嫂”形象又在心中无限放大,自然是对方说什么就是什么了。


然而唯一状况外的林倾言却感到来自大哥的眼神威压,他忍不住心里发毛,可又老实巴交的凑到大哥面前。


林倾寒见君忆禾把林倾笑带着先一步走在前面,他才对着林倾言小声开口道。


“君凌天成年了吗?”  


林倾言不懂怎么又多出一个八竿子打不着的人来,但还是掐着手指算了下。


“成了吧,他就比笑笑大一岁啊。”


“那他怎么没来上门提亲?”


“哈?”林倾言吓到了,可见自家大哥一脸苦大深仇的样子,稍微调小了音调,“君家那边就没这消息啊,娃娃亲还算数吗?”


林倾寒不语,只是盯着走在前面的妹妹背影出神。


“大哥,林倾笑不会看上哪家混小子了吧?我可是一点也不想妹妹远嫁他乡啊,但要是真没小天优秀,那可不行的啊!”


“你果然成亲以后变聪明了。”林倾寒却忍不住在心里腹诽,妹妹要真看上哪家混小子倒还好了。


“……”林倾言磨牙道,“我又不是你这种万年单身汉,小妹那魂不守舍的样子不就是有意中人了嘛,可能觉得对方不太好我们不满意吧,可是小妹真的喜欢就随她呗,只要不是什么歪瓜裂枣都好说啊,再说了,我相信我妹妹的眼光。”


林倾寒突然觉得自家二弟看似风风火火,可却在妹妹身上多了丝细腻心思,想想他能第一时间发现妹妹遇到危险,就该明白二弟也并不是只会对弟弟妹妹们打打骂骂那样真的粗鲁暴躁了。


“你就当我什么也没和你说。”


“行。小妹怎么说也是小姑娘嘛,我懂我懂!”


林倾寒看着林倾言又一脸不知道在乐呵什么的表情,忍不住在心里喊道,不,你什么都不懂!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