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001

作者:上埜洋榎
更新时间:2020-01-17 20:06
点击:753
章节字数:3571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将师父的手臂搭在我的肩上,我架着师父一步一步的向前挪着。

一边哀叹着自己身体的孱弱,一边还要忍耐师父那不断向我鼻翼进攻的头发。

鼻子好痒,而且还嗅到了一股淡淡的香气。

是师父洗发水的味道吧。

好香

只可惜这股香气中还混杂着一股刺鼻的酒气。

师父喝醉了,而且醉的很厉害。

明明被福路小姐交代过绝对不能让师父喝酒,明明被警告过让师父喝酒的话后果会非常严重。

然而,却还是被师父用“好不容易在一年一次的新年麻将大会上获得了优胜,你就让我喝一点嘛。”这个理由给搪塞过去了。

结果是我自作自受吗。

其实仔细想想,昨天我跑来东京给师父加油的时候:“这个新年麻将大会没什么含金量,就算获得优胜也没什么好高兴的。”师父好像也这么说过。怎么当时我就没用这一点来反驳师父呢。

一边这么反思着,一边将师父拖进了电梯里。

好在电梯里没有其他人。

摁下要去的楼层之后,我让师父靠在了电梯的墙壁上,打算重新整理一下师父倒在我身上的姿势。

我一只手扶着师父,用另一只手将她红色的长发从我脸上拨走。

从刚才开始就一直被困在瘙痒地狱里的鼻子终于解放了出来。

而被我拨走的头发却又被师父的汗水黏在了她的脸上。

盯着师父,我突然想起了师父刚才向其他雀士们介绍我的话:“这位是我的弟子丹羽雏,打算明年成为职业雀士。虽然现在还是个高中都没有毕业的孩子呢。”

是这样说的。

我明明再有两个多月就毕业了。

我看着师父的脸,一脸的醉相,但却又很幸福的样子。

不对!

“我……只剩两个多月就毕业了啊。”高中毕业之后成为职业雀士,那是一年多以前我所定下的目标。

而现在,离高中毕业只有两个月了,却还是师父嘴里的孩子……

不甘心

“叮”电梯的门打开了。

接下来,只要把师父交给福路小姐就没问题了吧。

暂时放下不甘心的心情

我重新用一只手抓住师父搭在我肩上的胳膊,然后用另一只手搂着师父的腰,准备将她拖出电梯。

“诶嘿嘿!”

可师父的身体突然颤了一下,是怕痒吗?

在我抓住师父腰部的同时,师父像是被打开了什么开关似的,嘿嘿嘿的笑了起来。

完全是醉鬼的笑法。

“咕嘿嘿,嘿嘿……咕呜?我们这是到哪了啊?”笑了一阵儿之后,师父似乎有点恢复意识了。然而却还是醉到连自己住了好几天的酒店都不认识了。

“是要去下一家继续喝吗?”师父用醉醺醺的语气问我。

我却连生气的力气都没了,满脑子都是将这个醉鬼赶快交给福路小姐。

“是是是,马上就要到下一家了,所以能拜托师父你用你自己的腿往前走两步吗。”

“咕嘿!”发出一声“醉鬼笑”之后,压在身上的力量似乎真的小了一些。

刚才喝到腿都软了的师父,似乎真的开始用自己的腿来走路了。而这也使我轻松了许多。

就这样,我终于把师父拖到了门前,接下来只要敲敲门就好了。

虽然回来的有些晚,但福路小姐现在应该还在师父的房里。

“嗯?”

这时,师父似乎也更加清醒了一些

“这里不是酒馆啊。”师父四处望了望,似乎终于认出这里是自己住了好几天的酒店。

“什么嘛,是我住的地方啊。”师父沉沉的低下了头,很失望的样子。

就因为这里不是酒馆吗?

但随后,又高兴的将头扬了起来。

“对了!美穗子在这里吧!”

一边嚷着,师父用手拍起了房门。

“呐,美穗子我回来了!”

现在可是深夜啊,虽说四周没人,但师父这么拍这么喊,万一把脾气暴躁的其他客人喊出来了可怎么办啊!

一想到这儿,我突然有些害怕。但比起害怕更多的还是羞耻。

刚才没注意到,把师父从酒馆一步步的搬到这里。

一路上我和师父的衣服早就凌乱不堪了。

这幅模样要是被别人看到了可怎么办啊。

可完全不理会我的心情,师父仍大力的拍打着门扉。

但好在总共也没拍几下,房里就传出了福路小姐的声音:“这么晚了……”

房门突然被打开,福路小姐从里面冲了出来。

“你还知道回来!”

然后一拳击在了师父的腹部。

不,准确的说,应该是击打在了胃部。

我瞪大了眼睛,简直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

被我架在身上的师父……

从我的身上脱离之后被打的飞了起来……

不过这还不是最使我震惊的。

最使我震惊的是福路小姐。

福路小姐她原来这么可怕吗?!

我印象里的福路小姐明明是相当温柔,相当……怎么说呢,给人一种母亲一样的,很温暖的感觉。

而那样的人居然会一拳就把师父打飞吗?!

“噗!”挨了这一拳之后,落地的师父跪在了地上,口中喷出了大量的……呃……没什么。

“你这家伙……又喝成这个样子,而且居然还敢这么就回来。”站在师父面前,福路小姐满脸怒容的瞪着师父。

甚至就连平时一直紧闭的右眼也大大的瞪着,如蓝宝石般闪着光芒的右眼中也满是怒火。

“呜,冷,冷静啊美穗子,雏……还在这里呢。”师父捂着胃部,用手在空中四处抓着,似乎是想要抓住什么让自己站起来。

于是我赶紧过去抓住了师父的手,将师父扶起。

而福路小姐则向后退了半步,左手抵在唇上,一副慌乱的表情。

就连刚才还睁着的右眼也再度闭上了。

尽管上次和福路小姐一起打麻将时也见过福路小姐睁开右眼的样子,但在打麻将以外的场合我还是第一次见福路小姐睁开了她的右眼。

当然,我也是第一次见到福路小姐生气的样子。

而且仅这一次,就让我打定了以后都永远不惹福路小姐生气的主意。

不过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

“你啊。”福路小姐看师父站起来之后还有些腿脚不稳的样子,于是从我身边接过师父,用和我刚才差不多却比我熟练的多的动作将师父架在了自己身上。

“那个……小雏”

福路小姐叫了一声我的名字

“抱歉。”

然后向我施了个礼。

“啊!我怎么敢呢!”

对方可是前辈,我赶紧也向福路小姐还了一礼。

可同时,浑身上下也传来了剧烈运动后的酸痛感。

“实在抱歉。”福路小姐的脸上有些发红:“让你看到了这么糟糕的场景。”

“呃……”我一时语塞。

毕竟刚才发生的事情完全超出了我的认知。

福路小姐生气之后居然这么可怕什么的……

“我平时不是这样的。”福路小姐向我解释道。

“我知道的!”

平时的福路小姐真的是个非常温柔的人。

“我……我平时也不是这样的哦……”瘫软在福路小姐身上的师父费力的想抬起手,好像是要摆出师父的威严,但试过几次之后,不知道是被福路小姐揍的,还是醉的实在没力气了,最终还是放弃,将手垂了下去。

“嗯。”我点了点头:“我也知道师父平时不是这样的。”

我用手整理起了师父的的头发,将那些从刚才开始就乱成一团的头发一缕缕的整理好。

“平时的师父很帅气、很聪明,是我憧憬的人。”

师父看着我,脸上因为醉酒还是红扑扑的。

“啊!”可突然,福路小姐突然向后退了一步。

连带着,福路小姐身上的师父也离我远了一步。

“这次真是辛苦你了小雏。”福路小姐笑着看着我。

“啊,没什么,把师父送回家这种事情我还是能做到的。”只是希望师父以后别再这么醉了。

福路小姐冲我微笑着点了点头:“那接下来就交给我吧,我会好好照顾她的。”

“啊,那师父就麻烦您了。”我再次向福路小姐施了个礼,也再次感受到了浑身的酸痛。

看来以我的身体素质,再这么搬几回师父的话……

豪不夸张的说……我会死。

接下来还是赶紧回我自己的房间好好休息一下吧。

至于师父,把她交给福路小姐之后应该就完全用不着担心了。

听师父说她和福路小姐也是多年的老交情了。据说早在七年前全国大赛的县大赛上,当时高三的两人就进行过多次的交手。

后来两人一起成为了职业雀士,一同度过了七年的时光。

甚至连这次“没什么含金量”的新年麻将大会也是师父决定参加之后福路小姐才决定一起参加的。

师父曾说过,人与人之间会相互影响,其中既有好的影响,又有坏的影响。而福路小姐和师父之间,一定是好的影响吧。

“对了!”

就在我转身,打算回到隔壁我自己的房间去时,师父从身后拽了一下我的袖角。

“趁我现在还记得。”

不知从哪里,师父摸出了一张纸片。

“这是我从我的后辈那里打听来的。”师父将纸片递到了我的手里,看样子似乎清醒了一些。

“大会结束之后就要开始正式的训练了。我之前是这么说的吧。”

师父指了指我手里的纸片:“这就是训练的第一步哦。”

师父笑了起来,和之前醉鬼的笑容不同,这是我曾见过的师父在谋划些什么的笑容。

“还记得我们的约定吧。虽然你还有差不多两个月就高中毕业了,但接下来一年的时间里,赌上我竹井久的名字,我绝对会让你成为职业雀士的!”

“而为此要做的第一步。”师父指着我:“就是要先了解你。”

“师父还不够了解我吗?”

“是对你的了解还不够啊!怎么说呢,我想要了解你的本质。”虽然力气不是很大,师父抓住了我接过纸片的那只手。

“尽管之前让美穗子看过你打牌的细微动作,但只知道这些是不够的。更何况我现在对你的‘流雏’也只是一知半解的程度。仅这样很难制定有效的训练计划。”

“所以到那张纸上写的地方去吧。”

师父看着我,而搭着师父的福路小姐则苦笑了一下。

“让她,彻~底~的照出你的本质。”

听了师父的话,我低头看了看手里的纸

那纸上歪歪扭扭的写着几行字。

似乎是一个地址。

我有些印象,因为这地方似乎就在我和师父入住的酒店附近。

今天好像还路过过那里,只是怎么走的有些记不清了。

那地方我没记错的话好像是一家花店。

而花店地址的旁边,则写着我要找的那人的名字……

“照……”

“宫永……照?”


由于设定中是本篇七年后的故事,因此有些人物获得了一些有根源的奇妙二设
比如久帝酗酒的设定就来自久帝的声优(没错静姐,说的就是你)
以后在其他人物的身上或许还会有其他的二设,但总体来说不会和原作差的太多,而且不会有什么特别出圈的
以上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