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只有散步我们才真正聊天

作者:茄汁浇饭
更新时间:2020-01-11 16:15
点击:805
章节字数:3432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薰x千圣(两人沿着泰晤士河漫游,全程都是对话,有一搭没一搭。最后千圣没有赶上飞机,原因我就不明说了。梗来自《爱在》三部曲,标题依旧出自李维菁的《老派约会之必要》加小机场的《诗歌舞街》。




“你知道吗,来这儿之前我就想到了。”




“想到什么?”




“想到可能和你偶遇。”




“这概率小得可以说是梦幻了。”




“但你知道更梦幻的是什么吗?”




“什么?”




“我想的是,在第一天就遇见你。”




“跟现在的情况相比,概率其实差不多呢。第一天和最后一天。一样梦幻。”




“你还真是不肯舍弃这个口头禅啊。”




“倒也不是,这九年间几乎不再说了,但一见你就忍不住想要借它勾起些往日的回忆。”




“是吗?倒要看看你还记得什么。”




“可太多了。想听我从几岁讲起?”




“我们是几岁相识的?”




“六岁。”




“那时候我在做什么?”




“在拍电影,你这个小童星。穿着特别漂亮的小裙子——好像是白色的,款式还很复杂,这儿,在这个位置缀着朵玫瑰——总之,像个童话书里走出来的公主,从发梢到脚尖都在闪闪发亮。我都不敢正眼看你,还是妈妈把我推到你面前的。”




“果然记得很清楚呢。”




“再过多少年都不会忘记。”




“那八岁呢,八岁发生过什么有趣的事情?”




“你有了Leo,硬是要我和你一起抱它回家。它那时候还是个小不点,明明你一个人抱就够了。但你听伯父说趁它还小多抱几次感情更好,就非逼着我抱。伯父肯定是唬你的,后来Leo老是欺负我。”




“那是因为它喜欢你,不喜欢才不搭理你。你被流浪狗盯上的时候,可是它冲过去保护你的。”




“是是。一辈子都忘不了那一天。”




“哭得连话都说不了了呢。”




“好像还弄脏了那块你特别喜欢的手帕。是山吹色的吧,我有没有说错?”




“准确地说,是山吹茶色的。”




“啊,对。这么一说就记得了,每次你都要纠正我。其实也没有差多少。”




“但确实是两种颜色。”




“是是。往这边走。那边过去是泰晤士河了,风大。”




“一起吹吹风吧。”




“那——把围巾戴上——别闹别扭,戴上。”




“你不冷吗?”




“我有衣领。”




“那我不客气啰?”




“你什么时候和我客气过。”




“一小时之前我还挺客气的呢。”




“是呢,还一本正经地给我签名,说感谢我支持你的作品。”




“不想要就把照片还回来。”




“多少也让我留个纪念吧。”




“随你便吧。”




“你真的表现得很好,说是震撼人心都不为过。”




“怎么突然——”




“首映式一结束就想告诉你的,谁知道一看见你就忘得一干二净,跟普通影迷


一样只记得要签名了。”




“太没出息了吧。”




“不如我也给你签个名作纪念?”




“你以为我会随身带着你的照片吗?”




“是我考虑不周。”




“改天看你演出的时候再说吧。”




“前提是你还会再来伦敦。”




“你知道我从不轻易承诺。”




“是是。注意脚下,这儿有级台阶,藏得太隐蔽了,我被绊到过好几次。”




“感觉空气清新多了。果然就是应该来河边的。”




“你等一下,围巾——别到最后一天反而得了感冒。十岁的时候不是得过很严重的肺炎吗?还住过院。”




“是你把感冒传染给我的,结果自己没过多久就痊愈了,我却进了医院,不知道多耽误正事。”




“所以,更不能让你在我眼皮底下感冒了。我觉得最好还是找个温暖的地方坐坐。”




“我对自己的健康管理有信心,再沿河走一会儿吧。”




“游船坐过了吗?”




“刚到的那天和同事坐过一回,下午坐的。”




“我猜也是。晚上的表演有点吵闹。你应该不会喜欢。”




“是想邀请我的意思?”




“就算我想,也已经过了发船时间了。”




“错过了呢。”




“嗯,错过了。”




“也不是一定要去的。”




“工作之外,该去的景点都有去过吧?”




“只有三天时间,我又不会分身。”




“行程安排很紧凑吧?”




“偏偏最后一晚比较有空。”




“一直都是这么辛苦,不考虑给自己放个假吗?”




“最近的确想过,刚好手头所有工作都告一段落了。”




“别总是绷得这么紧,偶尔也要享受生活。”




“听起来你很懂得享受啰?”




“这要看你指的哪方面了。”




“爱情?”




“问到了我毫无建树的领域呢。”




“是吗。”




“有试着去和感兴趣的人交往,但总是觉得哪里缺少点什么。每次都是不到确认关系就结束了。”




“看看你的这张脸,真是名不副实啊。”




“不是长得好看就可以随心所欲的,你不是比我更有体会吗?既然你问了我,我也想听听你之前那段绯闻是怎么一回事。”




“乌龙而已。所谓牵手出游,只是走得太近显得像在牵手。澄清过除了同事关系没有任何发展的可能之后,小报才肯消停。”




“能增加曝光度,不也挺好的吗?”




“你觉得我会需要这种无谓的关注?”




“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早就已经过了那种希望所有人都把目光像聚光灯一样打在我身上的年纪了。”




“原来这样希望过吗?”




“少不更事的时候都有这样想过吧?觉得自己是世界的主角,聚光灯应该都追着我跑。哪怕是从小就在演艺界摸爬滚打,见识过各种各样残酷的人事,也没有放弃这种天真的想法。只是不可能告诉任何人。现在之所以不这样想了,不过是因为聚光灯真的全部打在了我身上。”




“的确是第一次听你说起。不过,不怕被灯光烤焦吗?”




“所以才说考虑休假。”




“回去之后好好放松一下。”




“还用你说。”




“等我一下,不要走开。”




“怎么?”




“马上就回来,等我五分钟。”




“我可是会计时的。”




“给。怎么样?过了几分钟?”




“反正没有超时。买杯咖啡而已,直说不就好了?”




“你不是想要呆在河边吗?让你去温暖的地方坐坐都被拒绝。我怕你是冰块做的,跟我进去会被融化。”




“所以往冰块上浇热咖啡就没问题?”




“看来冰块不想喝热咖啡。”




“冰块可没有这么说。”




“感觉暖和一点了吗?”




“我看起来像是很冷的样子吗?”




“没有。”




“那是——过来,头低下来一点。”




“这条围巾可不是为了这种用法设计的……两个人不够的,更何况我们差——”




“闭嘴。”




“是是。我看看时间——都十点多了。早上不是还要赶飞机吗,不如我送你回酒店?”




“你住在哪里?回去方便吗?”




“我没有讲过吗?刚好在离你酒店一个街区的地方,走回去可能十分钟都用不了。”




“不邀请我过去坐坐?”




“如果你有时间的话。”




“我为什么没有?”




“那我叫的士了?”




“暖气开得好足。我都有点困了。”




“不是才喝过咖啡吗?”




“只用一杯咖啡就想抵掉我一整天的疲惫也太说不过去了。”




“那就靠在我身上睡一会儿吧,到了我会喊你的。睡吧,嗯?”




“嗯,抱我。”




“抱着呢。”




“再紧一点。”




“太狡猾了。”




“为什么这么说?”




“拒绝了我的告白,又这样和我撒娇。”




“原来你还记得。”




“怎么可能忘掉。”




“我以为你不记得了。我们相处得太自然了,自然到我产生了错觉。”




“是啊,我也不知道怎么办到的,竟然这么自然。是托了演技的福吗?其实你的眼睛每分每秒都在提醒我。因为你看我的眼神和当年一模一样。你知道吗,我很不擅长读眼神。我不明白光看眼神可以看出什么,我觉得只有结合整张脸才能看懂眼神。我记得你当时的表情,应该说是面无表情吧,眼神比平常看我更加冷淡,我还以为我不是去告白的,是去下战书的。我有时候会梦见你,梦见你看着我。一会儿近一会儿远。仅仅被你看着……我就感觉非常难过。所以在梦里我总是想拥抱你,看不见你的眼睛我才会感觉安心。有时候你会拒绝我,但我还是会——甚至强迫你。在梦里我对你做过——很多不应该的事情……有时候你又很温柔,你不会抗拒我,你很温柔地亲吻我,吻在我的耳朵后面,小声告诉我说,拒绝我的话不是真心的。然后我就醒了,觉得眼睛很酸。每次都很想致电给你,号码拨了一遍又一遍,一遍又一遍,一遍又一遍……从来没有打出去过。我知道不应该去打扰你。或许我的存在对你而言就是一种打扰。”




“我说过Leo是因为喜欢你才会想要亲近你吧?但你觉得它是在欺负你。其实它只是用不对方法,而你们又不理解对方的语言。你知不知道宠物是随主人的?是因为我没有对你的温柔表示过感激,你才会感觉这么负面消极吗?我从来没有把你当成是打扰,除了住院的时候真的生过你的气。拒绝你的告白是我深思熟虑之后才做出的决定。从六岁开始我就期待你向我告白,但在十六岁我却害怕儿时的梦想成真。因为我知道我一定会拒绝你,毫无疑问。毕业那年你向我告白的时候,我已经在脑海中拒绝过你无数次。我想要找到即使没有那层亲密关系也能和你继续相处下去的办法。结果当然是失败了。你知道我不能随心所欲,但你不知道如果能够我就不会拒绝你。我一直以为自己和同龄人不一样,自认为更像是个成熟世故的大人,但每次想到不得不拒绝你的时候,我都会看清自己还很幼稚的事实。我必须成为真正的大人才能回应你的感情,你明白吗?”




“那么现在你成为真正的大人了吗?”




“自己能够认可自己是一回事。忍不住向神明祈求又是另一回事。多少还是希望可以得到指示,让我知道上天真的很偏爱我。”




“祈求?你祈求了什么?”




“和你偶遇。”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