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承认吧你就是对我一见钟情

作者:茄汁浇饭
更新时间:2020-01-08 15:07
点击:864
章节字数:2396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薰x千圣(继续看脸。千圣可是知名童星,大概从小就持续颜值暴击薰,童年就一见钟情放她俩身上太合理了。




你非常中意她的相貌。这既不肤浅也不可耻。她确实好看得不一般。公众也一致表示认可。




你们相识的时候,她已经是童星了,但你不常看电视,完全没有听说过,以至于第一眼见到她就感觉头晕目眩,长大之后你才反应过来这是一见钟情。但那时候你还不知道,你觉得她好像洋娃娃,那种放在橱窗里展示,最贵最好看的洋娃娃。




父母说要带你去世交家做客,而你连世交的意思都不清楚。你不是不讲礼貌的孩子,但那一瞬间眼中只有她,忘记了向伯父伯母问好,不幸被她当成了小傻瓜。她不停地笑你,想要逗你开口。大人谈论大人的事情,把你们随意撇到一边。你呆呆地跟在她身后,她去哪里你就去哪里。




她家的花园里有一大片玫瑰。你常常见父亲送母亲这种花。你也想送她一支,她和你想得一样,悄悄折下一支玫瑰,在花丛边向你招手,等你走近才把它从背后拿出,笑容灿烂得仿佛雨后的阳光。




你不知道玫瑰实际是带刺的,伸出手大大咧咧地去握花茎。你望着她诧异的神情,立刻确信了一件事情,就算之前她没有当你是傻瓜,这会儿也感受到了你的傻气。




你的指尖被扎伤了,血珠的颜色像玫瑰。她捉起你的手掌,含住了你的手指。你顿时感觉疼痛减轻了,但又觉得特别不好意思。沾染了血迹的嘴唇显得格外诱人,你很想知道自己的血是什么味道。




她又羞又恼地跺脚,你害怕得直咽口水,血腥味在唇齿间挥之不去,像她的脸印在你的脑海里。她问你知不知道亲吻的意义。你老实地说出了自己的想法。她戳着你的额头说,那你就含住手指嘛。语气温温软软,没有半点怒意。她不是真的生气,你觉得她好温柔,就连玫瑰的刺霎那间也变得亲切可人,不带刺的玫瑰在你看来反倒缺少韵味。




你送过许多女孩子玫瑰,唯独她收到的是带刺的。你不知道你们分开的时候她都经历过什么,只知道她变得越来越像可以扎伤人的玫瑰。但你觉得她伤害不到你,你知道她的刺是温柔的。




昨夜她不小心被新剧本的纸张割伤,你含住她的手指时忆起了童年往事。她似乎已经不记得这支插曲,看上去没有任何怀旧的情绪。你一边在心里嘲笑自己,一边又忍不住感觉失落。那好歹也是你们的初吻。难道她对初吻另有定义?等她醒来你要问问她觉得哪一次才算初吻。




你难得醒得比她早。一睁眼就看见恋人的脸,幸福的定义也不过如此。托你的福,她累坏了,睡得又香又甜,活像个小婴儿。你小心翼翼地支起上身望着她的睡颜,拼命压抑住想要将睡美人吻醒的冲动,屈起手指梳弄她披散在枕头上的乱发,低头偷偷亲吻她带着玫瑰香味的发梢。




你们分明用着一样的洗发水和沐浴露,但你就是感觉她身上有股特殊的香气,好像你们是两支不同品种的玫瑰,她的花香更加浓郁,你的枝叶更加繁盛。现在你们的头发长度差不多,有时候会不小心压住对方的,她往往会命令你把头发拢起来,你也会看到她束起头发的模样。




她那双漂亮的紫眸藏在眼皮后,你有些遗憾这时候看不见它们。她的鼻梁像大理石塑像一样高挺,你的食指尤其喜欢在上面坐滑梯。每次你刮她的鼻子,她都笑得特别羞涩。你认定那是一处特别的开关,常常出其不意吻在她的鼻尖,她总是露出惊喜的表情,不管你要做什么都同意。




你不想见到她的嘴唇。你怕会克制不住自己。你的目光渐渐下移。被单勾勒出了她的轮廓。她娇小得让你感觉不可思议。中学重逢的时候你简直难以置信,为什么她五年之间没有一点长进。原本你看向她的时候还得稍稍抬眼,现在她看向你的时候必须仰起脑袋。但这没有什么不好。你可以轻而易举地将她抱起,她也乐于缩在你温暖的怀里。而且,这同时意味着她一如既往是你喜欢的样子。




多亏了严格的身材管理。她的身上没有一丝赘余。肌肤光滑细腻,口感像是慕斯。她爱吃甜食,但善于自制。你对甜食没有偏好,只爱品尝她的味道。你非常认同她的这句评价,吃甜食是令人享受的事情。




你扫过她颈部的吻痕,回忆起了当时的情形。你按住她的双臂,霸道地落下印记,蛮横无视她的细碎呻吟,说她明天还有拍摄工作。据传片场有位男演员对她大献殷勤,你不得不用最幼稚的方式宣示主权。希望见到这些吻痕,他会识趣知难而退。




你轻轻拉扯被单,盖住了她的锁骨。她像是感觉到了你,翻身钻进你的怀里。你习惯性地搂住她,手掌抚摩她的后背。她的指腹在你的胸口徘徊,呼吸声开始变得沉重急促。你低下头对上她的视线。她的眼神带着一丝征求。你摇头拒绝了她,她惊诧地看着你。你觉得她又把你当成了傻瓜,但也知道她最喜欢迎难而上。




你亲吻着她被汗水濡湿的额头问,记得我们的初吻是在什么时候吗?




当然,在十七岁。她不假思索地回答。




这下你可以确定了,她是真的记性不好。你决心想方设法让她回忆起这桩往事,但至于究竟是什么方法你还没有头绪。




是呢,最梦幻的年纪。你笑着说。




她揉着惺忪的睡眼又往你怀里靠了靠。距离闹铃响起的时间还有大半个钟头。你摸着她的后脑勺,哄小朋友似的说还可以睡一会儿。她听话地再次沉沉睡去。




你却起床出门逛了一圈,回来的时候带着丰盛的早餐和一支新鲜的玫瑰。你怀疑她听见了你的动静,餐具一摆好她就走了出来,整个人看上去神采奕奕,好像随时可以投入工作。




你向公主献上玫瑰。她出乎你意料地红了脸。可你又不是第一次送花给她。更加可疑的是她竟然结巴了,问你怎么突然送她一支玫瑰。你想起你们初次见面的那天。你是因为坠入了深深的爱河,才会想要送出象征爱的玫瑰。而她折下玫瑰送你,难道只是出于玩心?




你没有回答她,反而照搬句子,问了她同样的问题。这个问题非常狡猾。因为从小到大她只送过你一次花。如果她真的不记得这桩往事,一定会问你说的是什么意思。她果然猝不及防地跌入你的圈套,恼羞成怒似的从你手中夺走玫瑰。




她忘记了你送她的玫瑰总是带刺。你上前一步含住她的伤口,舔着嘴唇露出得意的笑容。血腥味在唇齿间挥之不去,像她的骄傲映在你的眼里。她吻在你的嘴角,舔去残余的血迹。




我的初吻和这个一模一样呢。你摸着嘴唇说。




胡说。她扭过头小声抗议。那时候明明是你主动的。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