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你怎么不按套路出牌

作者:茄汁浇饭
更新时间:2020-01-04 14:58
点击:629
章节字数:3809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薰x千圣(麻弥真的是薰千圣推吧,她的二星剧情讲说千圣因为对薰感觉无奈也会用上儚い,可爱死了!而且千圣有认真理解过薰说的各种儚い的含义。想要让她们看到彼此努力的样子,因为全都不为外人所知。




突然发现自己和不太喜欢的人具有不少共同点,即使单方面极力否认也无法改变事实,真是叫人怎么也开心不起来。白鹭千圣如是认为。




她虽然是以童星身份出道的艺人偶像,但从某个角度而言实际不太擅长表现——习惯了刻意把努力藏于人后,不论排演戏剧还是弹奏乐器,几乎无人见过她的辛苦付出,只知道最终的呈现精彩绝伦。




曾经因此引发过好几次误会,但反倒促进了和朋友的关系,回想起来也不失为好事一桩,甚至有时候还让她深感庆幸。为了白鹭千圣这个名字,今后她还会像这样坚持,直到结果拿得出手,她才会在人前展现。




譬如先前客串羽丘的文化祭,勉为其难地答应了邀请之后,她翻来覆去地研究莎翁经典,剧本上满是密密麻麻的笔记,为了真正走进朱丽叶的内心,她还写作了详尽的人物小传。演出结束之后,不论在哪个角落她都可以听见赞美的声音。付出的努力得到了认可,说不高兴就太不诚实了。




但濑田薰和她截然相反——虽然不会当面承认,但她一直这样认为——似乎无需理解人物就能将他们完美自然地演绎。她有好多证据可以证明那个笨蛋常常不知道自己援引的名言究竟在说什么。而且她也看过濑田薰的剧本,笔记里没有一句像样的人话,全部是力道深浅不一的“梦幻”,以至于她大受冲击也被感染,情不自禁在自己的剧本上悄悄写下“梦幻”的注脚。




不过,单从这种意义来说,濑田薰根本就是当之无愧的天才。相比之下她仅仅是一个循规蹈矩的优等生。既然如此,加倍付出努力不是理所应当的事情吗?否则优等生和天才之间的距离永远也不会缩短。当然,这不代表她想要追赶某人的脚步,她早就已经决定好了自己的道路,之所以会冒出这种想法,纯粹是因为偶尔出现在路边的濑田薰太显眼了。




如果没有碰巧听见好友说起乐队练习时的趣闻,她恐怕意识不到濑田薰也会在背地里偷偷练习。或许是因为对濑田薰缺乏青梅竹马应得的关注,或许是因为觉得不需要在音乐方面担心濑田薰,总之,她这是头一回听说濑田薰只会在熟练掌握了自己的部分之后才跟大家合奏。




她也向来推崇这种做法,不在队友面前随意拨弄琴弦,反复地自主练习之后才加入合奏,那把漂亮的茶色贝斯只要发出乐声就必然是完美合拍的。在这一点上濑田薰和她一模一样。据松原花音说,没有一个人见过濑田薰独自练习吉他。




这也不难理解,她想,那个笨蛋肯定又是为了维持所谓的王子形象才会这么做。平日里总是装出一副梦幻的做作模样,还把每个女孩都称作小猫咪也就算了,最可恶的就是,即使面对着她濑田薰也不肯主动摘下面具,非得等她使出杀手锏才扭捏地现出真面目。




哦不,这都不算什么。最让她生气的是她发现自己跟濑田薰其实并无不同。为了维持所谓白鹭千圣这个名字,她总是摆出一副无懈可击的姿态,嘴边挂着被人称作铁假面的微笑,除了屈指可数的几位好友,几乎不对任何人流露真情。




她不由得开始纳闷,这到底是性格所致,还是演员的职业病?二者皆有抑或统统不对?只有她一个人是拼凑不出答案的。




突然发现近来常常能在各个地方偶遇喜欢的人,假如抛开在志向爱好方面的交集不看,简直是命中注定的梦幻相逢。濑田薰如是感叹道。




这段时间白鹭千圣频繁出现在她的视线范围内。有时候在她意料之中的地方,有时候在她意料之外的地方。有时候在露天Café,有时候在学校门口。有时候在电车站台,有时候在水族馆外。有时候在街头,有时候在巷尾。有时候在恰巧瞥见的电视节目里,有时候在公园角落的木制长椅上。




但以前白鹭千圣就常去这些地方,她只是迟钝得直至最近才意识到。这也不能怪她。文化祭的演出正式上演之前,她只知道自己对白鹭千圣抱着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朦胧感情,演出进行到一半的时候才明白原来这种感情的名字叫做喜欢。因为白鹭千圣认为借位终究不够自然,在舞台上临场改动剧本真的亲吻了她。




就像童话里王子总是可以吻醒沉睡的公主那样,名为白鹭千圣的公主用吻点醒了某位笨蛋王子。自那以后她就感觉好像无论走到哪里都可以看见白鹭千圣的身影。每一次她都会鼓起勇气主动上前搭话。在小猫咪面前的游刃有余一遇到白鹭千圣就变成了笨嘴拙舌,说着说着就会不由自主地抿住被亲吻过的嘴唇,罕见的安静让所有人都感觉意外不已。




她觉得有点迷茫了。这到底算是在喜欢的人面前变得不像自己,还是算只在喜欢的人面前才能够做回自己?好深奥的问题,她暂时想不出答案。




比起这个,眼下有更加迫在眉睫的问题需要处理——由于工作人员的误操作,她和白鹭千圣预订到了同一间练习室,而且还在同一个时间段。




在studio门口捕捉到白鹭千圣一闪而过的惊讶并不是难事,她也同样感觉始料未及。这家studio位置非常偏远,她还以为朋友都不知道这个地方。




“哦呀,千圣,真凑巧啊。又是一次梦幻的偶遇呢。”




“是呢,居然要和薰在同一个地方练习了。”




白鹭千圣的语气和平常有点不同,她竟然从揶揄里听出了一丝期待。是错觉吧?她一边思索一边推开玻璃门,向白鹭千圣点点头,做了个请进的手势。白鹭千圣没有和她客气,径直穿过大门走向柜台。她紧随其后向工作人员索要房卡。




“好的,请稍——哎?啊!不好意思……两位……”




“怎么了吗?”




“这个……好像出现了一点小失误,你们的预订重合了。”




“这是什么意思?”




“就是之前的工作人员不小心……把你们的预订设成了在同一个房间的同一个时间段……”




“没有关系的吧?现在还有空余的房间吗?”




白鹭千圣冷静地提出了解决方案。




“不好意思,现在只剩这间练习室了……真的非常抱歉!”




“没关系的,操作失误的人又不是你。没有必要道歉。不过,请帮我们再想想办法吧。”




她露出温和的笑容安抚工作人员。




“嗯,请帮忙再想想办法吧。我的时间很紧——”




话音戛然而止,白鹭千圣幽幽地瞥了她一眼。




“如果千圣急着要用,那我就先回去好了。”




她重新背上琴盒,脚尖对准了门口。




“咦?你们认识吗?那就……那一起练习可不可以呢……只收一个人的费用。”




“听起来好像不错呢。”




她改变了主意。没有道理不顺着别人给出的台阶往下,而和白鹭千圣独处的机会又那么难得。




“……我不会和你一起练习的。”




白鹭千圣咬住了下嘴唇。




“但我享有那间练习室的使用权吧?麻烦,请把房卡给我。”




她夹住工作人员递来的房卡,伸到白鹭千圣眼前来回晃悠。




“薰?你——”




“千圣的时间不多不是吗?和我一起练习又有什么关系?”




白鹭千圣从她手里抢过房卡,三步并作两步朝练习室走去。




于是两人分别占住一个角落,默不作声地抱走要用的音箱,自觉依据身高挑选座位。她不假思索地选择了高脚凳,坐下之后不仅双腿可以伸直,鞋底还四平八稳地紧贴地毯。而白鹭千圣坐在低矮的沙发椅上,面前竖着练习室里唯一一副谱架。




落座之前白鹭千圣调整了谱架的高度,落座之后狠狠瞪了正在偷笑的她一眼。她几乎没有调整过谱架,除非高度实在矮得离谱,通常很少碰到这种情况,现在她知道那样的谱架是怎么来的了。不知道这是否意味着那些她有幸见到的谱架都曾经被白鹭千圣触碰过。




贝斯开始吟唱她没有听过的乐曲。看来白鹭千圣真的非常珍惜时间。本来也应该即刻投入练习的她却抱着吉他一动不动,甚至没有把它插上音箱,只是脚尖轻点地面跟随贝斯敲打节拍。吉他由始至终都保持着沉默,她不愿意打断白鹭千圣练习。




白鹭千圣那副过分认真的神情和无可挑剔的侧脸总是轻而易举就能击中她,把王子变成公主心甘情愿的俘虏。




“认真。”她低低地自言自语,“我也应该认真起来了啊。”




她跳下高脚凳给吉他插上电,按照记忆里的乐谱开始练习。




吉他终于开始说话,贝斯却安静了下来。短暂的四目相接之后,她闭上眼睛扫动琴弦。白鹭千圣的目光温柔得出人意料。难道这就是音乐的力量?她开始期盼以后也能遇上像今天这样的意外了。




她们默契地轮番练习,谁也没有干扰到对方。如果白鹭千圣觉察不到她偷看的目光,如果白鹭千圣不知道她一直都在忍笑。不是笑白鹭千圣的失误,就是莫名其妙想笑而已。她也不知道这是为什么,或许白鹭千圣知道答案。




“偷看也该到此为止了吧?”




仿佛做坏事被抓住现行,她连耳朵根都涨得通红。




“……时间到了,我先去还房卡。”




她捡起门上的房卡落荒而逃,连吉他都没来得及收拾一下。




“真的非常抱歉,给顾客带来这么多麻烦。”




工作人员再次向她道歉。




“不要紧,反正也没有耽误我们练习。”




她转过身,迎面撞上了自己的琴盒。白鹭千圣怀里抱着吉他,背上背着贝斯,她差点没有认出来,还以为琴盒学会了走路。




“千圣?”




“你才是给我带来麻烦的人!自己的东西就自己收拾啊!”




“是是。”




她手忙脚乱地接过吉他,不好意思地干笑了两声,跟在白鹭千圣身后走出studio。




“练习的时候就好好练习,休息的时候就好好休息。”白鹭千圣顿了一下,“不要乱看。”




“是是。”




好不容易才消散的热度又卷土重来,她突然无比庆幸自己没有背上吉他,而是把它抱在怀里,可以用琴盒遮住脸。




“还有,扫弦的时候手指不用张那么开吧?看起来会显得很奇怪的。”




“是是——哎?千圣有在看我吗?”




“没有。”白鹭千圣扭过头说,“但你以后注意一点。”




“是是。”




她稍稍收紧抱着琴盒的手臂,抿住嘴唇余光偷瞄白鹭千圣。




分别之前,谁也没有再提练习时的事情。




她护送白鹭千圣走到家门口,终于说出酝酿了一路的惋惜。




“有机会和千圣合奏就好了,难得今天碰上这样的巧合。”




“那就下次约好一起再去。”




白鹭千圣头也不回地说。




“哎?”




她难以置信地捉住了白鹭千圣的手腕。




“……你只要回答‘是是’就可以了。”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