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二十歲,二十一歲(上)

作者:阿布布
更新时间:2019-12-28 00:04
点击:540
章节字数:3719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在閃耀光芒的風裡~夢想的羽毛飄然飛揚落下~鼓起勇氣邁向未來,沒錯就這麼美麗地前進~」(註一)


結果小碧一通電話打來,夏樹和靜留她們兩個現在就跟其他HiME們一起在KTV包廂裡了,小酒館約會泡湯。小碧這次帶的服裝更多,除了cosplay基本款:護士、警察、空姐、軍官,還有羞恥天鵝頭芭蕾舞裝、人妖裝、兔女郎裝、春麗裝、不知火舞裝、SM女王裝、碗公奶罩等等各種羞恥無節操服裝、還有各種動物耳朵與尾巴自由搭配,另附絲襪一打──當然不是拿來穿在腳上的,是拿來套在頭上的。


現在站在台上暢快高歌的就是穿著兔女郎裝還被麥克筆畫成驚訝眉的舞衣。


夏樹拿著玻璃杯吸著吸管喝果汁,一臉欲哭無淚。「為什麼剛好要約今天啊……」


「嘛,像這樣大家聚在一起開開心心的也不錯啊。」靜留單手托腮,看起來笑得倒真的很開心的樣子,一點也沒有不情願。


「而且!為什麼!」夏樹幾乎是咬牙切齒地說道:「為什麼不讓我告訴她們今天是妳生日啊!這樣我們就能去小酒館了──」


「夏樹不想來,其實是因為她們的小遊戲吧?」


靜留正笑咪咪地看著小碧她們,夏樹也順著看過去。舞衣已經唱完下台,現在要決定下一個人選,小碧把舞衣的眼睛矇起來,讓舞衣拿著飛鏢盲射,牆上掛著的標靶寫著到場共十三人的名字──除了二三小姐以外的11位 HiME們都到了,連紫子都挺著肚子出席,小遙跟陽子也在,不限上台次數,只要被飛鏢射中名字就要出場,而且服裝和臉上的妝容都要任大家決定。「這邊這邊,舞衣,標靶在這邊──」小碧按著被矇住雙眼的舞衣的肩膀,為她引導射飛鏢的方向,「好了好了就是這個方向,不要射歪了啊,不然就要發生命案了。」


舞衣深吸了口氣,「好──嘿!」飛鏢出手,咚地一聲落在標靶上,小遙整個人石化在一旁,只差一點就要風化了,她整整靜默一秒才尖叫出聲:「啊啊啊啊啊啊咿咿咿咿居然是我!」


「認命認命,妳剛剛畫我眉毛畫得很開心嘛──」舞衣拿起好幾支不同顏色的麥克筆張牙舞爪朝著小遙走去,命也學著舞衣拿麥克筆跟在後面,奈緒則拿著那套不知火舞的紅色衣服壞笑著攔在小遙面前,今天簡直是珠洲城遙的末日,直到她們聽到雪之弱弱地說道:「小、小遙,沒關係,我會陪妳的!」


「好!就算這樣,我也不會退縮的!」雖然嘴角抽搐著,小遙說出的話還是氣勢十足。


於是被麥克筆畫成相撲選手臉的不知火遙與春麗阿雪兩人共同上台合唱:「勇氣會實現冤枉,Do your beast~別認輸向前磨喞吧~」(註二)


「雪之居然配合小遙唱錯……」夏樹說出來的話雖然無奈,嘴角卻不自覺上揚。「而且這不就是說,她居然連小遙會唱錯什麼,都可以預先知道?」


「她們這樣不是很令人羨慕嗎。」


「靜留妳羨慕她們這樣?」


「啊,人家也好想看夏樹穿春麗裝啊──」


「什、說什麼啊笨蛋!」夏樹一瞬間又炸紅了臉。


「夏樹果然是因為她們玩的遊戲所以才不想來的吧?」


「我才沒有!」


「那人家也想穿不知火舞裝跟穿著春麗裝的夏樹一起合唱嘛!」


「靜留妳該不會是為了這個才答應她們來的吧!」夏樹認真覺得她眼前這個笑得人畜無害的女人是魔鬼,「啊啊我們趕快趁著她們還沒抽到我們,趕快離開吧!」


「不行喔!」已經喝醉酒了的陽子穿著女警服配黑絲襪,勾住夏樹的手,整個人軟癱在夏樹身上,「夏樹同學只有喝果汁,不准走。」說完,還抱著夏樹的脖子直往夏樹的懷裡蹭。


「啊啦,陽子現在是女警嗎?」


「是啊──」


「妳看妳看那是什麼?」靜留指著臉上用麥克筆畫著圈圈叉叉、穿著人妖裝加碗公奶罩的小茜,她斜在沙發上,已經喝得一臉快要天人合一的樣子,正對著空氣傻笑。陽子勉強睜大眼睛,對著小茜定格了兩秒鐘,才恍然大悟:「啊啊是雞毛變裝癖外星人──」


靜留笑著說道:「對對,這個外星人就拜託妳了喔?」


「保護平民是我的責任!嗝!」陽子一邊打著酒嗝,一邊大義凜然地去找小茜一起喝酒了。


「靜留妳這樣很好玩嗎……」夏樹現在確定眼前這女人是魔鬼無誤。「話說回來,小碧不是說有重要的東西給我們嗎?喂,小碧!」


「欸?」小碧在被矇上眼睛的小遙旁邊起鬨得正歡,猛然回頭,看見夏樹生無可戀的臉,才忽然想起什麼,從小遙手中抽走了飛鏢,拿起麥克風說道:「大家大家──我差點就忘了。有重要的紀念品要送給大家!」她從背包裡翻找出一疊各自用盒子裝好的光碟片,還自己配音效:「將將!」滿臉興奮地發送給每個人。


夏樹拿到光碟,生無可戀的臉霎時萬念俱灰。「這是什麼……」


薄薄的透明殼裡,光碟上寫著「風華學園舞鬥史」。


「我把我們在老房子裡透過黛安娜看到的,大家詐死時的打鬥畫面,都記錄下來了唷──」小碧帶著酒醉,平常就得意的近乎不要臉的表情,現在看起來更有幾分囂張,好像拿出的是什麼不世的驚人作品,「這可是重要的紀念品,裡面包含了HiME戰隊的精神!」


透明殼背面還貼了張貼紙,有「工作人員」名單如下:


導演 杉浦碧

編劇 杉浦碧/藤乃靜留

後製 真田紫子

製作人 菊川雪之

特別感謝 藤乃靜留


夏樹皺著眉頭盯著那個名單,「看到這個『編劇』和『特別感謝』……真是讓人不爽……」


「啊啦這些居然被拍下來了,還好我有堅持夏樹是我的……」


「蛤?」


「就是,」靜留又露出那個人畜無害的笑容:「當初在分配的時候,哪些人要跟晶對戰,哪些人要跟我對戰。晶說夏樹的身手很好,想和夏樹對戰試試呢。」


「……然後呢?」如果可以的話,夏樹的白眼已經要翻到後腦勺去了。


「然後啊,我跟晶說,要小心不要讓妳受傷,因為只有我可以在妳身上留下痕跡──」


夏樹的臉已經紅到要冒煙了:「啊啊啊啊什麼啊妳都跟她們說了些什麼啊!」


「夏樹。」舞衣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坐在夏樹旁邊,她拍了一下夏樹的肩膀,「妳就是都這種反應,會長才會老是覺得捉弄妳很好玩……」


「……」


「就是嘛,只是開個玩笑,夏樹這麼兇……」靜留又裝出泫然欲泣的可憐臉,只差沒咬手帕了,「而且,最後是妳在人家身上留下痕跡哪。」


「……」


「那個啊──」紫子舉起酒杯笑得無敵燦爛,儘管杯裡裝的只是果汁,她整個人看起來卻像是喝醉了一樣:「而且妳們兩個的畫面都不用特別處理,我只要讓夏樹消失就可以了。其他都~是原本的畫面喔!」


夏樹現在覺得,當初就直接讓媛星撞地球也不錯。


「所以這到底是什麼啊……妳們在說什麼我都聽不懂……」小遙拿著雪之的那份光碟,滿臉疑問地望著雪之。


雪之呆了一下,「啊……那個,總之……是我們幾個合作的一個作品,對吧,小碧?」


「對對,就是這麼一回事!」看到小遙疑惑的臉,小碧的酒就醒了三分,她們可沒打算要再讓其他人知道HiME的事,一切都結束了,就這樣就好,就算雪之要說也是雪之自己的事,這麼個龐雜的故事,她們其他人可沒打算要跟任何人解釋。


「好吧。不過,我說啊茶泡女,」小遙忽然翻臉,怒火說燒就燒,「妳之前難道就是為了這個東西所以擺著學生會的事不處理?什麼編劇什麼特別感謝,啊啊妳這曝露整夜(「是不務正業……」)的人,該不會就是為了這個所以之前才不幫忙找雪之的下落嗎,無法妖術!(「是饒恕……」)」小遙自行把剛剛被掀到額頭上的布條拉下來遮住眼,隨手從桌上拿起飛鏢就往牆上射,「我一定要射中妳的名字!」


原本坐在標靶正下方的晶連忙拉著跟自己坐在一起的詩帆跳到一邊去,「妳要射飛鏢先說一聲啊,會變成凶殺案的啊!」


「咚!」一聲,飛鏢正中奈緒的名字。


「白痴珠洲城妳到底會不會啊,這麼近還射不準!」奈緒在已經拿著各種道具準備惡搞自己的眾人簇擁之下發出最後的悲鳴:「我才不要做藤乃的替死鬼啊!」


舞衣剛剛已經玩得很累了,現在整個人呈「大」字形癱在沙發上,一邊看著其他人胡鬧,一邊偷偷瞥了旁邊的靜留和夏樹一眼。能像這樣,真是太好了。她原本擔心夏樹和靜留會因此留下解不開的心結,就算現在沒吵翻,以後也走不久了;但看起來兩人都和以前一樣,太好了。


她們兩個可是互相以彼此為賭注、擁有大小相仿的子獸哪。夏樹抱著靜留跳下巴別塔時,當舞衣看見那隻大小一點也不輸清姬的迪藍,她就決定,如果這兩人真的吵翻了,她無論如何都會想盡辦法讓她們復合的。


──現在倒好,看來她們兩個一點都不需要旁人費心。心情一舒暢起來,舞衣拿著喝光了的酒杯,就又湊到眾人之中繼續打鬧去了。


「也許是我的錯覺……」夏樹看著已經換上空姐裝還穿著黑絲襪、被眾人用麥克筆畫上妖艷妝容的奈緒,說道:「我覺得,奈緒對妳好像……不像以前那樣敵意那麼重了?」


「是嗎?」靜留也看著台上的奈緒,繞是剛剛一邊哀嚎著一邊被換了裝,現在唱起Britney Spears那首〈Toxic〉倒是挺投入的,很有某種破罐破摔的覺悟。靜留嘴角的笑意從進包廂開始就沒淡過,她喝了口啤酒,「如果是真的的話,我或許知道為什麼吧……不過,說來話長。」


「是……發生在前陣子的事嗎?」


「嗯。」靜留一口氣喝完杯子裡僅剩的一點啤酒。


「那我們偷偷溜走吧,我想聽妳說這件事。我還想聽妳說更多我不知道的事,我想知道這段時間妳經歷了什麼。」


「夏樹好壞心哪,竟然要丟下朋友不管了?」


「囉嗦。」夏樹笑了一下:「沒關係,她們懂的。」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