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都说了偶像禁止恋爱你们为什么不听

作者:茄汁浇饭
更新时间:2019-12-28 21:48
点击:753
章节字数:3472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薰x千圣(夹带少量日菜彩。因为昨天看到了这套图,想说写写pp的小情侣,但麻弥伊芙我实在搞不出来。大概就是一个薰误入pp事务所不小心卖了千圣的故事。




濑田薰向来尊重白鹭千圣的决定。




因此,当白鹭千圣提出交往需要保密时,她不假思索地表示了理解和支持,并且老老实实地遵守了承诺,真的没有向任何人透露恋情。




毕竟众所周知,偶像是不方便谈恋爱的。何况白鹭千圣又怀着身为艺人前辈的深刻自觉,认为自己有责任义务为队友树立一个优秀榜样。




虽然想要吐槽这个榜样如今已经形同虚设,但一联想到白鹭千圣锐利的目光,她就觉得确实必须无条件地站在恋人这边。至少,她想,不能让千圣感到为难吧?




但事实上,她才是感觉比较为难的一方。




友人们完全不知道她们正在秘密交往,个个都当她还在打不开的心门外徘徊。她的智囊冰川日菜跟大和麻弥一逮住空隙就会出卖队友,以至于她的手机保存了无数张白鹭千圣在后台时的相片。经验丰富的今井莉莎也时常和她分享与不好对付的青梅竹马应当如何相处,她为此做的笔记简直比听课还要认真仔细。




心怀感激的同时,愧疚也挥之不去。有时候翻阅娱乐杂志,她会忍不住啧啧称奇。那些将地下恋情保持了十数年才公布的艺人都是怎么办到的?又是如何面对媒体的追问和秘密日益膨胀造成的各种后果的?她不是对自己的演技没信心,只是感觉好像撒了弥天大谎。不仅无法和亲朋好友分享喜悦,还害得她们替她担不必要的心,真是叫人苦恼。




不过,一见到白鹭千圣她就会忘却所有忧愁。




一切都在不曾被人注意的情况下发生。装作偶遇在放学的路上并肩同行。装作囊中羞涩分享同一支冰淇凌。装作生病请求青梅竹马留宿家中。装作请教演技跑去邻校高谈阔论。




走在并不通往自家的路上时,她会偷偷牵起白鹭千圣的手。吃完让人负罪感满载的冷饮之后,她会替白鹭千圣擦去嘴角的奶油。在狭窄逼仄的单人床上入睡之前,她会去亲吻白鹭千圣发烫的额头。背诵大段晦涩艰深的戏剧理论时,她会光明正大地盯着白鹭千圣看。




白鹭千圣的手比她略小一些,除去指尖那层薄薄的茧以外,摸上去细嫩又柔软,掌心常常有些潮湿。白鹭千圣不是喜爱甜食的女孩子,还曾经批评过丸山彩的饮食习惯,但偶尔也会在甜品店门口驻足,说“既然薰很想吃那就买一支吧”。白鹭千圣从来不为她准备临时的床铺,她们只会枕同一只枕头盖同一条被子。白鹭千圣面对她的提问总是能给出令人满意的回答,还会身体力行地用示范解答她的疑惑。




拥有这样一位完美的恋人却不为大众所知,偷/情一般的刺激感给苦恼平添了一丝甜蜜。其实这也没有什么不好,她想,只要日菜她们不表现得过分热心。




不过说老实话,她觉得即便不刻意保密,其他人也看不出她们的关系。在公共场合真的恰巧偶遇时,以往揶揄调侃又态度冷淡的对话风格一直延续至今,大和麻弥还感叹过“没有想到千圣同学竟然这么毒舌”。将密密麻麻的日程表叠放在一起,几乎找不出可以安排约会的闲暇。白鹭千圣不是在事务所练习,就是在赶赴拍摄现场的路上。而她不是在演剧部排练,就是在弦卷家筹备live。独处的机会屈指可数,珍稀得就像沙漠绿洲。两个人经常一天到晚都碰不上面。她实在想象不出恋情暴露的可能。




但又正因如此,她不愿意放过能够和白鹭千圣相处的每分每秒,尤其是当连续几天都无法看见白鹭千圣的时候。




一个礼拜没有见到白鹭千圣,她终于按捺不住年轻的冲动,在礼拜日下午跑去了事务所。她知道白鹭千圣的固定日程,乐队练习通常在四点钟结束,之后她打算霸占恋人一整晚。当然,她绝不会忍心对忙碌了一天的白鹭千圣提出过分的要求。她只是希望和白鹭千圣吃顿晚餐,不论是在餐厅还是谁的家里,反正双方的父母都没有意见,再借着天色已晚的蹩脚理由留宿。不过,她并不准备和白鹭千圣商量。暂且把它当作一个小小的惊喜吧。




只是七天没有见面而已,她就开始怀念白鹭千圣惯用的沐浴露了。只是七天没有见面而已,她就担心自己会忘记白鹭千圣的温柔了。只是七天没有见面而已,她就忍耐不住想要被白鹭千圣触碰了。只是七天没有见面而已,她就觉得让该死的地下恋情去见鬼吧。




推开练习室的大门,她只见到了四个人,唯独白鹭千圣不在,但这不是最糟糕的。看清冰川日菜和丸山彩究竟在干什么才是最糟糕的。她不太确定脑回路一向异于常人的好友是否明白接吻的含义,只知道自己这下又得保守一个“偶像的秘密”,而且还是对自己的恋人保密。




“薰君?”冰川日菜松开丸山彩,歪着头疑惑地看向她。




她下意识地舔了舔嘴唇。原因是显而易见的,她也想和白鹭千圣接吻。




“薰……薰……同学!啊——嘶——”丸山彩不出她所料地咬到了舌头,表情慌乱得犹如遇上狼群的小鹿。




“啊啊——还真是梦幻啊——”她急忙搬出口头禅,闭上眼睛两手一摊,决心装作什么都没看见,也不问白鹭千圣在哪里,觉得最好还是赶紧逃离现场,如果她的双腿肯听使唤的话。




“薰同学是来找千圣同学的吗?”




等她睁开双眼,大和麻弥已经绕到她身后关上了门,若宫伊芙不知道什么时候端来了水。




“薰同学,请喝水。”




她硬着头皮接过水杯,余光悄悄打量练习室。现在似乎正是休息时间,不然应该可以听见音乐。幸好没有打扰到人家的正事,她暗自松了一口气,想着以后不能再像这样莽撞。




“谢谢。千圣不在吗?”




“不在喔。小千圣临时接到了拍摄任务,所以现在只有我们四个,但她可能晚点过来。”冰川日菜抢着回答。




“这样……”




她难掩失落地低了低头,被冰川日菜推到沙发上坐下。




“薰君不知道吗?没有问过小千圣吗?”




“没有……”




“小千圣没有说过吗?哎呀,小千圣真的很难攻略呢。”




“哎哎?”被撞见偶像失格之后显得萎靡不振的丸山彩忽然恢复了活力,“薰同学喜欢小千圣吗?”




“我也是才知道呢。”若宫伊芙托起下巴,目光里充满了敬畏,“原来薰同学喜欢千圣同学啊?”




“那个……我是不是先离开比较好?你们毕竟还要练习……”




平时她总是喜欢把其他女孩子称作小猫咪,但今天她觉得自己才是惹人怜爱的小猫咪,而眼前这四个可爱的女孩子倒像是大灰狼。




“薰同学不要轻易放弃啊。”




她不知道这是不是错觉——大和麻弥和冰川日菜的对视好像并不简单。




“嗯,虽然薰君不太符合小千圣的理想型,但说不定坚持就是胜利。”




该死。她的失落蹭蹭地上了好几级台阶。幸好纸杯里已经没有水,否则地板一定会被打湿。她还是第一次听说白鹭千圣所谓的理想型。




“哎?小千圣的理想型?好像没有听她提过耶?”丸山彩好奇地看向冰川日菜。




“嗯?小彩不知道吗?小千圣喜欢可爱的女孩子喔!特别是软绵绵的那种!”




“好像真的是呢!”




她干笑了两声:“是千圣亲口说的吗?”




冰川日菜用食指撑着下巴说:“是喔,有一次我问她会不会喜欢像薰君一样帅气的女孩子,她说不会。”




“骗人。”她情不自禁地小声反驳。




“是真的啦!”冰川日菜顿了一下,“我想到了!上次我看见小千圣买了可爱的手套说要送给重要的朋友,那种样子的手套,薰君肯定不喜欢。啊,糟糕,难道小千圣其实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她攥紧了大衣口袋里的手套,忽然开始觉得事情有些好笑。




“不过我们都支持薰同学!”若宫伊芙一脸认真地说,“贯彻到底才是武士道的精神!”




“那……那真是……太谢谢你们了。”她哭笑不得地连声道谢。




“不过喔——”冰川日菜好像故意拖长尾音,“其实我真的怀疑小千圣有喜欢的人。我看到过她跟一个人坐在甜品店,就是看不清那个人是谁,她们坐得好靠里喔。”




“哎哎?小千圣?甜品店?”丸山彩难以置信地惊呼。




“对吧!所以才说可能她是喜欢的人!”




“好……好过分。我都好久没有吃过甜品。”




“我们不是昨天才去吃过芭菲?”




“呜……呜……”




虽然恋情险些曝光,但她差点偷笑出声。




“薰君看起来好像一点也不担心呢。”冰川日菜忽然凑近,“因为是青梅竹马所以很有余裕吗?”




她又一次闭上眼睛,感觉心情好得出奇。




“嗯哼。”




“因为觉得小千圣是偶像不能恋爱所以才这么有自信?”




“嗯哼。”




“因为收到小千圣送的手套所以才这么高兴?”




“嗯——哎?”




冰川日菜捂着肚子笑得直不起腰。




“薰君在门口的时候我就看清了喔,手套,露出来了一点点的。是吧?小千圣买了超级可爱的手套送给薰君,薰君竟然也戴上了。不是在交往的话,绝对做不到的吧?”




“等——等一下?薰同学和小千圣真的在交往?”




“哇——什么时候开始的?”




“等等,别这么大声啊!”




她只有两只手,捂不住四张嘴。




“所以是承认了?”




“简直从一开始就在给我下套。”她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




“因为都被薰君撞见了嘛。”冰川日菜嬉皮笑脸地说,“要保密喔,不可以告诉小千圣,不过小千圣也没有资格说我们呢。”




“是是,你们也不能告诉千圣——”




“不能告诉我什么?”




终于返回事务所的白鹭千圣茫然又警觉地看着她们五个。




PasPale的乐队成员齐刷刷地把目光投向她。




她就知道,惊喜总是要付出代价的。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