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芬里尔

作者:鷨鹞风婪
更新时间:2020-03-16 11:44
点击:490
章节字数:3570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其实博士邀请宴会的名单其实并没有到齐,有一位兢兢业业眼睛源石的干员在大家庆祝宴会时,身体柔弱的她太过劳累,卧在宿舍里休息,按道理弱化体力的化学气体通过管道必然会进入她的宿舍,但她被朋友们叫醒了,红并不是罗德岛唯一拥有过滤气体面罩的干员,还有她,一位意外被遗忘的干员艾雅法拉。

艾雅法拉被羊朋友们叫醒,立即发现了管道气体的异常,戴上面罩抓起法杖仅穿着拖鞋就想冲出宿舍,但在门边她就停下来脚步,艾雅法拉的听力并不好,没有朋友们的辅助冒然打开宿舍门,真不知道有没有敌人在外头等她。

听说博士在办宴会,几乎所有人都挤在一间房间里,暂时不知管道释放的气体有何属性,罗德岛如此的秘静可以确定的她们一定都中招了。

快速分析后艾雅法拉选择直面困境,留在原地无动于衷只会使自己成为了最后一人,艾雅法拉喘口气调整了眼神,一切心态付与无归,离开宿舍就在门的转角对第一位碰见的敌人释放法术。

这条长廊有些诡异的寂静,沿途所见的敌人艾雅法拉都没有犹豫,受灼烧的敌人会放声大叫,但喊叫声结束后,又回归入死寂,没有后续跟上的敌人。艾雅法拉一直觉得罗德岛宿舍这块的结构并不合理,直线形的长廊只有另一端才能通向其他的楼层,而自己的宿舍就在长廊的尽头,没有疏散通道,这件事她向阿米娅反应过了,但这几天的发生的事情有些多给耽搁下了,若是博士在另一头抵抗入侵的敌人,声音一定不小,由此艾雅法拉判断,那黑暗的另一边,一定有位实力强大的干员在单独奋战,于是艾雅法拉加快了脚步前去增员,当她到了另一端时眼前只有求死不能的乌萨斯军人,痛苦的朝向艾雅法拉伸手匍匐,祈求她让自己果断点。

艾雅法拉照做了,瞬间的高温没有给敌人痛苦的时间,就连灼烧的叫喊声也没有,让敌人的身躯迅速升华。

她向另一端望去,一路上倒下的敌人没有一个是好活的,跟远处有个人棍,正在抽搐。

艾雅法拉无法判断究竟是谁干的,如此的残忍,抵抗敌人的入侵就像玩乐一般,将敌人变为落网之物,享受折磨她人的愉悦。

罗德岛没有这样的人。

艾雅法拉逐一了结了敌人的痛苦,昏暗的走廊随着这些火光闪烁着,艾雅法拉投影在墙上的影子也逐渐放大,最终,她站到了宴会房间的门口,博士就在里面,而门的另一端有多少敌人艾雅法拉无法得知,此刻应该谨慎,有个恶魔在罗德岛重生了。

艾雅法拉引燃了火焰,高度让沉重的大门极速融化,她已经准备好一颗炮弹般的火球,而她所见的却是幅地狱绘卷,祈求往生的人捂着不断涌出鲜血的咽喉,跪在阎魔的面前,求取宽恕,浑浊黑暗可怖的黑色幽灵徘徊在恶魔的周身,甚至是天使,都被恶魔轻易的提在手边。

拉普兰德小姐,艾雅法拉和慕斯都是这么称呼她的,艾雅法拉尝尝听见慕斯夸赞拉普兰德,或者在人前为拉普兰德辩护辟谣。

在她印象了,拉普兰德是个温柔的人,即使她有些疯张。

但这些印象都破碎了,艾雅法拉头一次对她人的力量感到恐惧,亦或是.....退缩。

在她们的对面博士等人都被敌方术师所束缚囚禁,这才让艾雅法拉想起了自己的责任,她将那颗火球朝前方发射,从拉普兰德的耳边飞过,冲撞打断了敌方术师的攻击。

【拉普兰德小姐,我来支援你了。】

【嗯哼。】拉普兰德将手边的红丢给了艾雅法拉,突如其来的重物砸在艾雅法拉身上,踉跄这跌倒在地上,不过还是接住了红。

【照顾好我爱人。】

【哦哦......啊!】接着拉普兰德突入敌人的进攻范围内,嚣叫肆虐折磨着敌人的肉体,每一次攻击都是致命的,但却没有杀死任何一位敌人,就如她是没有仁慈之心般,艾雅法拉也能确定了,罗德岛的极恶魔鬼就是拉普兰德。

尽管如此,艾雅法拉还是很在意拉普兰德的说法.......爱人?

【红小姐......你们......】

【红......不是。】

【可......拉普兰德小姐说你是......】

【她擅自主张的,与红无关。】无法动弹的红如此的费劲张口,最后放弃了艾雅法拉的所有关于是否为情人关系的追问。

【好吧,不过还有个问题,拉普兰德小姐一直是这个样子的吗?有些.....残忍。】

【红不知道,她......并不像拉普兰德,却还有拉普兰德的影子。】

【红小姐!拉普兰德小姐的身边是!......】艾雅法拉指着人群里的拉普兰德,无论是谁凡是在战场上见过拉普兰德的人,都知道,拉普兰德的狼魂有两个,一黑一白。

而这个拉普兰德,却是两头黑色的狼魂。

鉴于听说拉普兰德小姐的源石并得到控制甚至有所好转,艾雅法拉推断这两头黑狼或许与拉普兰德的病情有关。

而她们所见的拉普兰德攻势比以往都要凶猛彪悍,战斗水平与过去相比已是上层次。其他干员们收到术师的囚禁法师必然痛苦不已,更难熬的是随之相伴而来的眩晕,如此的压力让她们睁不开眼睛,仅有耳边隐约传来拉普兰德战斗时的笑声。

这场战斗是拉普兰德的个人战役,她不允许任何人插手,即使是艾雅法拉的辅助也被拉普兰德警告,拉普兰德的战斗风格没有变化,但战斗的策略却变了,从过去正面迎接重装干员的攻击转变为更具技巧性的规避攻击,更令人惊讶的是在拉普兰德正是利用人顶出的盾牌的空挡,侧身以闪雷般的速度和不可思议的精准度将刀刃刺入敌人头盔和脖颈处护甲的缝隙中,短短几秒的时间便让一位素质极高的军人失去战力,这样的姿态是罗德岛任何干员都未见到过的,除了她曾经的生死之交德克萨斯,而对方自拉普兰德自己成为芬里尔的那一刻,就暗下决心,拉普兰德非死不可。

拉普兰德并不是一对一的战斗,而是真实的独战群雄,而使拉普兰德能够如此强悍的不仅是那突然提升的高超战斗水平,还有艾雅法拉也会感叹的源石技艺,肉体上无限渗出的源石成为了拉普兰德更为强大的武器,但只有感染者知道,这样的战斗方式对自身所带来的剧痛不亚于用木质的刀刃连着皮肉强行锯开内在的骨髓。

【呀,你的这些同伴都不怎么耐玩呢,只剩下你了,能别让难得的入侵变得无聊吗?】拉普兰德嘲弄着唯一站立着的术师,她的囚禁法术用在了其他干员身上,导致她无法对拉普兰德释放囚禁法术,但她也根本想不到,拉普兰德竟能像玩游戏般几乎歼灭了这次入侵任务的人员,这与她当初收到线人的情报完全不符合,那份情报上关于拉普兰德的信息全是胡扯!

但那份情报的内容机会没有出错,而是拉普兰德作为情报的对象,自身的变数超过了可预测的范围。

术师很清楚自己打不过眼前的拉普兰德,通讯设备快速连接了另一端乌萨斯境内【喂!情报有误,罗德岛大部分的人已经被我们抓住了,加急增员!】

而得来的只有冰冷的声音在另一端念读着她们的名字,最后补上【以上人员违反乌萨斯帝国安全法案,已视为叛逃对象,并抹除国籍。】

【喂!!!搞什么啊!就剩两个人了,我们就要成功了!】

【以上人员违反乌萨斯帝国安全法案,已视为叛逃对象,并抹除国籍。】

【你们!.....】

【以上人员违反乌萨斯帝国安全法案,已视为叛逃对象,并抹除国籍。】

当同样的声音复读三次术师终于意识到,这只是一段录音,无论成功与否,这次参与的人员都会被乌萨斯抛弃。

【哈哈哈哈哈!我也不能理解作为感染者怎么会相信乌萨斯的话呢?可把我逗乐了,是不是乌萨斯许诺给你们什么好处了?动动你们的脑子好好想想,你们愚蠢的皇帝最恨感染者了。】

【住口!不许你侮辱皇帝!】

【还不明白吗?你们被乌萨斯抛·弃·背·叛·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真是今年我见过最滑稽的场面了。】

【你.....】术师恼羞成怒竟解开了对博士和众干员的束缚,转而针对拉普兰德释放出高强度的囚禁法术,她选择用命换掉眼前这位羞辱自己的敌人,她早了解了拉普兰德身后的艾雅法拉的法术实力有多么的恐怖,蓄积法术发动进攻是愚蠢的,她的速度跟不上艾雅法拉。

作为术师,她头一回近距离杀敌。

但也是最后一次,她的眼前是被囚禁住的拉普兰德,但还是笑着,她到死都想撕烂那张笑容。

【皇帝,明明我是如此的忠诚.....】术师连自己的眼皮都无法支撑,她的死期到了,比她的绝症预定的早,临终前最后的画面,在她囚禁拉普兰德的源石锁链下,躲藏的手里有把冒着烟雾的短铳。

术师死后,拉普兰德身上的囚禁自动解除了,博士捂着脑子在干员的搀扶下缓缓站起,见状拉普兰德觉得红的情况应该也好的差不多了,于是就在艾雅法拉的面前伸手想拉起红,嘴里还说着写糜烂的情话,整的艾雅法拉羞愧难容,即使不是对自己,但.....强大而帅气,谁不心动。

红没有理她,攀着艾雅法拉的肩膀缓缓站起,拉普兰德靠上前想揽住红的腰,却被红弹开了【别碰!】

虽然力气不大,但拉普兰德却像让着孩子般像模像样的被甩开,她认为红可能需要自己刺激一下,比如突然的强硬。

一把红黄色的利剑向她背刺,拉普兰德早就察觉到了,仅在那把剑接近自己是轻松的用手掌捂住剑刃,对方想顺势直接砍断拉普兰德的手,却发现无论如何用力都无济于事,而剑刃下垫一层厚厚的源石,那是在一瞬间凝结而成的。

【德克萨斯,我现在对你没有兴趣了,也不会再打扰你了,虽然不知道你为什么想杀我,但......】拉普兰德甩了甩另一只手【呵呵呵,至少你得像过去那么强大。】

【住口!芬里尔!】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