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受祝福的少女们(4)

作者:ティンカー
更新时间:2019-12-28 21:39
点击:414
章节字数:6083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此刻,萤光院的书房上演着另一幕戏剧。

“是尊主大人叫您来的吗,前辈?”

“是的,没错。”

“他一定为我的擅自行动感到恼火。”

“是的,没错。”

“所以,他叫您来阻止我?”

“不,你错了,教团改变了主意。现在,他们不再反对你招募圣女,而且让我和古谷一起来协助你。”

“这是为什么?”

“因为昨天晚上,布拉格的守密人(Secret Keeper)被杀了。”

“……”

“你大概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吧。守密人个个都是百里挑一的魔法使,拥有出类拔萃的魔法适应性。他们的骨骼上镌刻着咒文,如同活体供能器一样,在伊莎贝尔牺牲后继续支撑封印恶魔的时间闭环。

“这些魔法使以平凡的身份隐藏在人群中,由教团暗中保护。他们相隔千里,遥相呼应,共同组成了完整的法阵。他们终身不能离开自己镇守的区域,因为一旦离开,法阵就会不完整,而那座时间牢笼也会变得不再稳定。”

“这对他们似乎不太公平。可是……”

“可是没有他们,恶魔就会逃脱。守密人所要承受的可远不仅是自由方面的限制,你或许无法想象以凡人之躯承载如此强大的灵力产物意味着什么样的负担。不过只要有人自愿付出牺牲,时间闭环就可以永远存在下去,我们也可以永远囚禁撒旦叶。

“但是两个星期以前,一个守密人叛逃了。虽说所有被选中的魔法使都是教团最信任的人,也都曾立下血誓,但还是有人背弃了使命,毕竟光是想象那种负担给身体带来的影响和真正地经历它,绝对是两码事。”

“恶魔的能量也是在两个星期以前开始变得活跃的,就是这个缘故吗……那逃跑的守密人最后怎么样了?死了吗?”

“比死更糟,你不会想知道的现状的,这也不重要。”约书亚说,“教团发现的时候,守密人已经逃跑了几个小时,因为他用替身魔偶制造了自己还在原地的假象;而教团逮到他的时候,已经过去了整整36个小时。恶魔一定是在这期间发现自己被困在时间闭环之中,并开始试图挣脱的,混沌能量随之渗出,眷族的出现也就不足为奇了。

“虽说只要另外几位守密人还在,恶魔想要突破时间闭环没有那么简单,可昨天晚上,布拉格的守密人被杀了,从现场的痕迹来看,应该是一个野兽形态的魔物把守密人撕成了碎片。眼下教团尚未找到合适的人选接替受害者,这段真空期有可能是致命的。”

“所以教团希望借助我们的力量来对抗随时可能逃脱的恶魔?”

“正是如此。虽说猎兵团能够解决大多数的魔物,但毕竟从来没有过击败恶魔的战例,眼下依靠杜兰达尔才是最稳妥的选择。鉴于撒旦叶的强大,高层也明白,多招募一位圣女便会多一分胜算。”

“嗯……”

“你该不会记恨他们吧?”司祭说,“事实上,他们反对你完全是出于‘理性的恐惧’。作为先知,你是唯一能看到未来图景,唯一能听到神谕的人,而别人所听见的都只是你的转述。站在旁观者的视角,如果对你没有足够的信任,怀疑,甚至走向对立面也并不奇怪,毕竟过去也曾发生过先知为了一己的私欲故意曲解神谕的事。

“而成为圣女的你,就更令他们感到不安了。过去先知一直是教团制衡圣女的唯一筹码,面对圣女,凡人之躯不堪一击。先知则不同,圣女无法伤害先知,除非天使已经被污染腐化;而先知却能惩戒圣女,甚至剥夺她们的力量。可是现在,先知自己成了圣女,那么这世上再也没有能够约束你的力量了。

“鉴于两年前你就曾违抗过尊主的意愿,教团的不信任也在情理之中。不过,身为贤明的先知,萤光院大人,你应该不会怪罪我们这些卑微地战栗着的羔羊吧。现在我以个人的名义请求你,希望你能不计前嫌。”

“您这么说让我诚惶诚恐。我从没有记恨过教团,毕竟我们在最高目标上并不存在分歧,都只是想守护这个世界而已,只不过选择了不同的方式罢了……”

“那么,你的决定是?”

“很抱歉,我暂时还没有做好回到教团的准备。不过从今往后庇护所会向教团敞开大门,如果有需要,杜兰达尔也会全力协助教团与恶魔和眷族战斗的,毕竟这事关我们每一个人的安危。”

“那就足够了,谢谢你,萤光院。如果教团中的每一个人都像你这么想,世界就会变得更加美好吧。”

约书亚笑了笑。他也不记得是何时起,开始对辉夜使用疏远的称呼。

他现在的身份是教团的说客,但他从心底里真正想要说服辉夜的是,希望她尝试夺回本该属于先知的位子。

在遥远的过去,是神谕引导着人们在包括大洪水在内的灭世之灾中生存下来;而在约书亚看来,先知的权威没落之后,教团也开始逐渐迷失方向。他不敢肯定,如果那样的灾厄再度来临,人类是否还能安然度过。

“前辈……”辉夜打断了他的思绪。

“怎么了?”

“刚才提到守密人被杀的时候,您是不是还有一些事没告诉我?”

即使不再像从前那样经常见面,但辉夜还是能看出约书亚眉目间的细小变化。

“果然还是瞒不过你。”约书亚深吸了一口气,“嗯……虽然从表面上看来,是野兽形态的魔物杀死了守密人,但似乎还有一些疑点。”

“什么疑点?”

“事件发生的那天,守密人落单了。而且是他自己一反常态地支开了所有人,这才给了魔物可乘之机。可守密人为什么要单独行动?而且魔物为什么能够精准地抓住这个时机呢?”

“这听起来是有些奇怪。”

“这还不是最可疑的。”约书亚说,“事发地附近的一处安全屋有人进出的痕迹,而在那以前至少有半个世纪没人去过那里。也就是说,守密人在被杀之前其实已经到达了安全屋,可他又是在外面被吞噬的。那么,他又是为什么主动离开了魔物无法侵入的区域呢?”

“也许……他不是主动离开的?”

“很有可能。前几天,我的部下何塞普教士偶然发现了蛛丝马迹。其实当晚进入安全屋的还有另一个人,虽说那个人已经极力地掩藏痕迹,但还是百密一疏地留下了线索。那线索是残留的秩序能量,很有可能是天使的足迹。”

“也就是说……”

“也就是说,在场的另一个人很可能是个圣女,而她与守密人之死有脱不开的联系。甚至有可能就是她杀死了守密人,然后通过伪造现场让我们误以为是魔物所为。”

“……”

“你看起来没有那么意外,看来神谕已经向你透露了这件事?”

“不,没有……我只是看到了一些无法辨识的片段。不过如果是一个圣女做的,为什么直到现在我都没能感知到她的存在?”

“嗯,已经觉醒的圣女应该是无法逃脱你的感知的。可如果说,犯人就是你已经发现的某个人呢?如果她就在杜兰达尔内部……”

“请别再说了!”

“目前看来,好像的确无法排除这种可能性呢,辉夜大人。”一直在壁炉边休息的猞猁布偶说。

“不会的!”辉夜不由自主地抬高音量,“不要忘了,我是有读心的能力的,她们大家也都知道这一点。如果真有人做了那样可怕的事,又怎么可能安然地留在我身边呢?”

“可你读过她们的心吗?据我对你的了解,一定没有。而且,虽说这两年你的感知力已经恢复了不少,但毕竟不比当初。如果现在你的一位同伴刻意要隐瞒心中的某件事,或者用虚假的思维来欺骗你,你有百分之一百的把握识破吗?”

“我……”

“如果对方是刚刚觉醒的新人,或许还可以吧。但据我所知,杜兰达尔的诸位都已经是身经百战,她们的守护天使非常强大,如果费尽心思地想要抵抗你的读心术,恐怕也不难做到吧。”

“可我相信她们,作为神选中的战士,这些孩子们是绝对不会做出那种事的!”

“但愿你是对的,但愿现场的痕迹只是某个魔法使留下的。”约书亚叹息着,“可我也衷心地希望身为先知的你,不要总是如此轻信他人。要知道,你和她们相处的时间并不算长,也不算真的了解她们。”

“……”

“这件事目前只有我、小奏,还有传教会的少数几个人知道。我明白,如果告诉尊主的话,会给你带来很大的麻烦。不过我也希望你能帮我个忙,好吗?万一真的在你身边发现了真凶,我希望你能行使先知的权力,剥夺她的力量。”

约书亚真诚地看着对方,先知也只好不情愿地点点头。

“对了,听说你已经找到那位‘光之圣女’了。”约书亚接着说,“她叫月华对吧,她现在在哪儿?”

“很遗憾我没能说服她加入。”

“我不知道这是好事还是坏事,濑藤小姐对她的评价可不算太客气。”

“月华是个优秀的战士,只是缺少引导罢了。不论是谁,一夜之间告别旧日的生活方式都绝非易事;这一点,儿时就被教团抚养的你我都深有体会。她只是需要更多的时间来做决定罢了。”


自那天晚上离开庇护所之后,月华就患上了失眠的毛病。不论昼夜,她的脑子里总是充斥着那晚发生的事,还有辉夜所说的那些话。

获得力量以后,月华一直觉得可能会有这么一天:

从天而降的正义使者会叫上她,邀请她加入一场伟大的远征。到那时,她将会为远比期末考试崇高得多的使命而战,并且可以自豪地对为难她的老师说:“我的战场不在这里。”对于这一天,她有些期待又有些恐惧,但惟独没有想到自己的内心会如此抗拒。

“我到底怎么了?”她在心里问自己。

为正义而战,守护无辜的人,这不正是她从小一直向往的吗?她究竟在担心些什么?是什么让她犹豫不前?她真的只是介意教团的谎言吗?纷乱的思绪把她搅得痛苦不堪,这也让她成天魂不守舍。

下午的体育课上,她一边绕着操场跑着步,一边两眼发直瞪着前方,看起来就像一具行尸走肉。这时候,有人从后面狠狠撞了她一下。

“别挡路,吊车尾。”

没等月华反应过来,刻薄的言语便污染了她的耳朵。接着就是众人熟悉的嘲笑声。

“啊——你干什么,吊车尾?快放开我!”

肇事者,也就是那位超过185公分的校篮球队新星惊恐地看着月华,一只看似柔弱的右手揪住了他的衣领,不论他如何反抗都无济于事。

“你……放开……快放开……你知道我爸爸是谁吗,笨蛋?”

对于“吊车尾”、“笨蛋”、“学渣”之类的称号,月华早就习以为常,她从来不会有什么过激的反应,这回的反常之举引起了同学们的围观。

“月华,你干什么!?”老师吼道,“还不给我放开他!”

“再不放手我可要……我可要不客气了!!”那个男生虽然害怕,但依然在逞强,“我数到三你就死定了,杂碎!一……二……

“三……!”

当他喊出最后一个数字的时候,看到了一片红色的天空。

周围先是鸦雀无声,然后变得嘈杂喧闹。所有人都围着那个满脸是血的男生——他痛苦地嚎哭着、扭动着,裤裆早已湿透。看起来,他的鼻骨被撞得粉碎,牙也掉了一地,整个面门就像凹进去了一样。

围观者们或是惊愕,或是关切,或是呆若木鸡。月华的额头上的鲜血——对方的鲜血——顺着鼻梁向下留着,神色从麻木变成了惶恐。

明明只是轻轻地……轻轻地一撞,怎么会……?!


就这样,月华终于被退学了。

在与被叫来学校的爸爸大吵了一架之后,她漫无目的地走在傍晚的街上,陪着她的依然是童梦。

“接下来该怎么办?”童梦忍不住打破沉默。

“看着办吧,还能怎么办。”月华的语气满不在乎。

“你现在不回家吗?”

“回家?那个鬼地方,我这辈子都不想再回去了。”

“月华……”

“这么消沉干嘛?我早就想到会有这一天了。”

“你真的不要紧吗?”

童梦一副欲哭无泪的样子,看起来她倒像是需要安慰的那个人。

“没关系的,这有什么大不了?”月华把双手背在脑后,表现出如释重负的模样,“毕竟我本来就不属于这里吧,还有更重要的使命在等着我。如果不是今天的这件事,我恐怕还下不了决心呢。”

“决心?你是说?”

“姑且……就和杜兰达尔合作吧。虽然她们是群浮夸的花架子,其中还有一个特别招人烦的家伙。但正因为这样,世界才更需要我猎魔少女露娜的力量啊。”

“不过从今以后月华要面对许多更强更可怕的魔物吧,甚至还有恶魔……”

“是啊,我已经等不及要去干掉她们说的恶魔了。”月华笑着说。

“真的……没问题吗?”

“你还不相信我的实力吗?”

“我当然相信月华的实力啊。可正是倚仗着实力的缘故吧,我总觉得月华在战斗的时候太过随性了,有时候我真的很担心。还有,你就这么走了,再也不回家了,那我们就没法像现在这样经常见面了……”

“一直以来梦都是如此挂念着我啊。”

“那是当然!”

“让你操心了,对不起。”月华捧起伙伴的双手,紧紧地握在手心,“从今往后,我一定会专注于每一场战斗的,我保证。”

“月华……”

“还有啊,再也不回家什么的,只是说说而已。如果就这样走掉了,可不就便宜了讨厌的监护人吗?我可不会让他们这么轻易地甩掉我这个包袱的。还有你,梦梦,你也别想就这么跑掉,到时候我还会经常来烦你,让你帮忙出主意呢。”

“真拿你没办法……”

在好友的宽慰下,童梦忍不住露出笑意。但这微笑仅仅持续了一刹那,就被痛苦的表情所取代。她眉头紧锁,脸色如纸一般煞白。

“怎么了?不舒服吗?”

“那个东西……又回来了……”

天色忽然暗下来,路灯闪烁了几下便熄灭了,一团团黑影在周围聚拢,形成了暗影结界。一切就和那天晚上发生的一样。

童梦回想起那天与暗影猎犬对视的情形,上一次遭遇时注入她灵魂的那道暗影又一次开始影响她。强烈的眩晕让她双腿发软,倒在了月华的怀里,虚弱得几乎睁不开眼,额头像着了火一样滚烫,浑身上下也被一层薄薄的黑雾笼罩着。月华也感觉到了,有什么东西正在把生命之力从童梦的体内抽离。

怪物的吼声正在迫近,月华让童梦背靠着墙坐下,而她自己也变身完毕。

“在这儿等一会儿,我会保护你的。”

“要不要联络她们?”

“放心,我能应对的。”


暗影猎犬再一次现身了。

这一次,它呈现出的是更加丑陋的模样,就像一棵光秃秃的巨树的剪影般,在她的面前拔地而起,张牙舞爪地撑开枝丫。扭动的躯干上,一张张血盆大口露出怪异的狞笑。伴随着急促而密集的低语声,身体中间就像被剖裂般张开一道长长的口子,一大群黑色的蝗虫从里面涌出。

月华的长枪带起一束束金光,编织成一道坚固的防线,把那尖啸的黑色洪流挡在了外面。那些蝗虫刚一碰到金光便化成了灰烬。

撒旦叶的子嗣也不会轻易放弃,无数长满荆棘的枝条像鞭子一样朝着月华甩来。她敏捷地闪躲着,用枪尖切断了一根又一根。可是刚一斩断,枝条便恢复了原状。一番搏斗之后,枝条缠住了月华的一只脚,接着是手臂和长枪。

趁着猎魔少女还未脱身,怪物又呕出了一大团蜂群,呼啸着向童梦飞去。

“糟了!”

千钧一发之际,一闪而过的紫雾率先带走了童梦。

出手相助的,是一直暗中保护着她们的伊甸。不过这一次眷族变得更加狡诈,伊甸与童梦从紫雾中再度现身的时候,就被暗影中伸出的一双双干瘪的人手死死抓住。而刚扑了个空的蜂群也调转方向,朝着她们猛冲过去。

月华奋力挣脱了束缚,发自体内的光芒把触手般缠绕着她的枝条完全烧尽。她掷出的几颗闪光弹瞬间焚化了逼近童梦的蜂群,但她枪尖的锋刃却怎么也斩不尽那一双双不断从地面和墙壁生出来的手。

“没用的,只有杀死暗影猎犬,这些东西才会消失!”伊甸提示道。

“怎样才能杀死它?”

“击碎它体内的混沌之核才行。每当它释放蜂群的时候,混沌之核就会暴露在外。只有不到一秒钟的时间,但那是唯一的机会。”

“不到一秒钟吗?足够了。”月华紧握住枪杆,露出自信的笑容,“你叫伊甸对吧?一直以来都没有机会对你说声谢谢呢。这回童梦恐怕又要拜托你了,在我攻击混沌之核的时候,请保护好她。”

伊甸点了点头。

“月华,小心……”童梦的声音微弱。

“放心吧,梦,这一次不会再让你失望了。”

猎魔少女做好了反击的准备。

当怪物又一次张开巨大的裂口,虫群再度来袭的时候,月华透过那无数细小的黑点,看到了一闪而过的红光——那一定就是伊甸所说的混沌之核吧!

强光在少女的右手中凝聚,变幻出了锋利的标枪。她抓准转瞬即逝的机会,朝目标投了出去。这一击,汇聚了她心中全部的信念与希望。


这是属于我的战斗,

我必须取胜的战斗!

混沌之核,就由我来粉碎!

恶魔也好,别的什么怪物也罢,

不论你是什么东西,

想要伤害童梦,我绝不答应!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