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受祝福的少女们(1)

作者:ティンカー
更新时间:2019-12-27 16:26
点击:492
章节字数:2294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带着信念去战斗,我们的力量必将倍增。


午夜,布拉格的街头。

一个受了伤的中年男人惊恐万状地奔跑着,时不时地回望身后,但似乎没有什么东西在跟着他。至少,没有看得见的东西。

他跑进一条不起眼的小巷时,被一个躺着的流浪汉绊倒在地。

“看着点,你这个……”

流浪汉刚想发怒,就察觉到了某种异样。确实有什么东西靠近了,无法看到它的轮廓,却能感觉到它的气息,也能听到它的声音。

“这是……啊啊啊啊!!!!!”

可怜的流浪汉惨叫着,转瞬间便被看不到的野兽啃噬殆尽,只剩下一滩鲜血。

“不,不,不……不行,现在还不行!”

中年男人小声念叨了几句,手捂着肩上淌血的爪痕,站起来继续逃跑。穿过几条巷子以后来到了一面矮墙跟前,他一边四下张望着,一边掏出一串玫瑰念珠。

“Domine O Venite O Sacramentum Eo Deo;Domine O Venite O Sacramentum Eo Deo...”

当他用颤抖的声音读出那段祷词,重复了几遍之后,发光的金色线条在墙壁上组成了门的形状。

“快点,拜托快一点!”

男人汗流浃背,“那个东西”正在逼近,墙上的光越来越强,图案也变得越来越清晰。

就在千钧一发之际,墙上竟出现了一道真正的门。几乎是在那个男人踏进门的同一时间,门也消失了,只留下墙外诡谲至极的声音。


“呼……呼……”

逃过一劫的男人靠着墙瘫坐在地上,双腿剧烈地颤抖着。

墙的另一头竟是一处密室,像是为战争或是严重的自然灾害所建的某种工事。除了必要的食物和水以外,这里还有许多书架,上面陈列着古老的宗教和神秘学典籍。这里灯光昏暗,装潢古旧,镌刻在墙壁上的许多符号也因为年代久远而变得黯淡。

缓过神来以后,他踉踉跄跄地走向墙上的电话,拿起话筒,拨动沾满灰尘的转盘。

“快啊,快接啊……”

他攥紧拳头,轻轻敲击着墙壁。

这时,发现了某种异样的他猛然回头,看到了一个身影,一个不速之客。

“你是……圣女?!呃——”

猝然地,利刃贯穿了他的身体,一只强有力的手臂把他整个人托离了地面。

刻在肋骨上的一行行咒文发出血红色的光,透过血肉、皮肤和衣服闪烁了两下便沉寂下去。在凶器抽离身体的瞬间,他倒下了。昏暗的灯光闪烁着,鲜血浸染了原本干燥的地板,念珠散落一地。

男人瞪大了眼睛,他最后看到的画面是映在墙上的影子——一对张开的翅膀。

就这样,一个生命终结了,如此悲凉,又如此轻易,就如同其他许许多多已经消逝的生命一样……

或许,吞噬生命正是一切邪恶的本性。

不论是白昼还是黑夜,邪恶的脚步从不会停歇。


所以,留给我们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两年前,我就曾触及恶魔的灵魂,曾凝视过最深邃的黑暗。

而现在,那个污秽灵魂的一举一动都牵动着我的意识。虽说沉寂了很久,但它又开始活跃起来了,我能感觉得到。这种共鸣恨不得把我拉回到那个充满了哀恸的时刻。也正是这份从未褪去的痛楚时刻提醒着我:绝不能让悲剧再度重演。

而这,也正是我来到三山市的原因。


“我们终于见面了,受祝福的少女。”

辉夜走出树林投下的阴影,向月华微笑。

“你就是……”

“我是萤光院辉夜。”她向金发的少女致意,“初次见面,请原谅我的冒昧,一直以来我都在试着联系你,月华……”

“……通过共鸣的方式。”

两个人异口同声,就像是思维实现了同步。

对方知道她的名字……

一直以来,用无声的言语呼唤着她的就是这个人吗?

月华打量着面前这位与她差不多高、大约十七八岁的女子,她乍看起来似乎和普通人没有什么区别。

“所以,你也是一个……”

“我曾经是你的同类,现在是教团的先知、杜兰达尔战团的团长……真是抱歉,直接这么说一定会让你困惑吧。如果可以,请随我到庇护所(Sanctuary)谈谈,在那里,我会慢慢告诉你一切。”

“嗯……”月华不自觉地回应道。

虽然不知道庇护所是何处,虽然只是初次见面,但对方竟给了月华某种莫名的熟稔感和信任感,就像已经认识了很久。就像刚才,仅仅是与她对视了一下,心绪便不由自主地平静下来。

“那这个局外人怎么办?”

名叫美耶的红发少女指了指一旁的童梦。

“再说一次,她不是什么局外人。”月华握着童梦的手腕,“童梦是我最重要的伙伴,没有她我哪儿也不会去。”

“啧,别得寸进尺!”

“没关系的。”辉夜微笑着,“月华,还有童梦;第一次传送可能会有些不适应。”

“传送——诶?”

辉夜抬起手,手心向下投射出紫罗兰色的魔法阵,一边旋转,一边扩大,放射出的强光笼罩了一切。周围物体的剪影在一片白光中不断变幻着形状,顷刻之间,树林已经被一座奇异的花园所取代。


玫瑰色的星空中,悬挂着或远或近的天体,近似于水母的透明生物在空中徐徐舞动,远处浮现着异域风格的楼宇,像海市蜃楼般亦真亦幻。而在花园旁边的不远处,有一座童话风格的城堡。

花园里生长红色的曼珠沙华、白色的九里香、蓝色的勿忘我、黄色的刺玫、紫色的藏红花,以及玫红色的蜀葵;此外,还有一些行将枯萎的黑百合,以及某种含苞待放的、叫不上名字的白色小花。

这究竟是现实,还是一场绮丽的梦?

花园的中心,是一棵奇异的参天大树。树上同时生长着九里香与黑百合。虽说白花饱满娇艳,但黑花却已几近凋零。树下是一座白色的亭子,辉夜安排两位客人在里边坐下。

童梦不自觉地环顾着四周,视线最终停留在了亭子里那位长发女孩的身上——那就是刚才救了她的那位名叫伊甸的少女吧?对方已经解除了变身形态,头发也恢复成了黑色。尽管银色长发和紫黑色的战衣都已经难觅踪迹,但童梦怎会忘记那张天使的面孔?

这个女孩和童梦差不多大,有着与冰冷气质极度吻合的苍白肤色,五官的每一个细节都精致无比,眼睛里流露出的是难以摸透的光彩。她的胸前佩戴着一枚剑形的徽章,上面镶嵌着一颗宝石。

童梦的目光像是被磁石所吸引,一直停留在少女身上,直到对方也注意到她,才赶忙把视线转向了别处。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