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要想判断白鹭千圣沉不沉闷还是得视情况而定

作者:茄汁浇饭
更新时间:2019-12-26 14:12
点击:770
章节字数:3306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薰x千圣(上次罗朱活动期间就想写的脑洞,想说既然千圣逛过羽丘文化祭,那么薰也应该来逛一趟花女的。时间是联合文化祭期间。一直想吐槽纱夜和千圣搞的那个活动,笑死我了,真的就是沉闷地狱(x




羽丘和花女的绝大多数学生常常忽略这样一个事实——羽丘的王子殿下并非在所有场合都百分之百受欢迎。也就是说,不是每个女孩子见到她都会没出息地心跳加速头晕目眩。




至少,有两位花女的学生相当肯定自己不是猫科动物,而且看上去显而易见地不希望在校园内看见她。虽然是绝对的少数派,但却不可否认地存在。




花女的公主殿下正是这二分之一。




这么说可能没有多少人相信,尤其是羽丘二三年级的学生。毕竟一年前的文化祭上,那段由她们联袂演绎的莎翁经典险些令观众们怀疑白鹭千圣违背了偶像禁止恋爱的条例,正在与濑田薰秘密交往。




暂且抛开濑田薰是演剧部的王牌,而白鹭千圣又是天才童星的设定,人人都觉得她们千真万确就是罗密欧与朱丽叶——窥探不到演员们复杂深沉的内心世界,单是欣赏最终的华丽呈现就足以让人认定,那些深情的话语和真挚的眼神绝不仅仅是台词和演技可以解释的,更何况还有不少人在演出结束之后瞧见她们挽着手臂状似亲密地游园——罗密欧时不时低头听朱丽叶说悄悄话,朱丽叶又偶尔踮起脚尖对罗密欧撒娇;棉花糖分明是朱丽叶拿在手中的,糖渍却好像更青睐罗密欧的嘴角;幸运的话,甚至还能听见朱丽叶罕见的放肆笑声,以及目睹罗密欧昙花一现的羞涩神情。




如果没有见识过她们平常微妙的相处模式,距离舞台最近的几位观众兼临时工作人员——大和麻弥、今井莉莎和羽泽鸫——说不定也会产生类似的误解,毕竟,处事待人向来游刃有余的濑田薰在白鹭千圣面前只因为一句话就羞红了脸,这种场面可不是每天都能见到的。可以肯定的是,她们之间存在着某种奇妙的张力,但似乎不是今井莉莎认为的那样,仅用青梅竹马四个字就能概括的。




不过出于某些原因,公主确确实实不想见到王子。剩下那二分之一,花女的风纪委员,不仅表示非常理解,还和她达成了一致。




在素来一本正经的冰川纱夜眼中,濑田薰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麻烦——依照她的个性和与濑田薰并不相熟的交情,这样的评价原本她是绝对不可能说出口的——不论走到哪里都会引起巨大骚动。把经久不息的掌声和女孩子刺耳的尖叫先放在一边,她最不能理解的地方是,为什么竟然会有人当场昏厥?更加离奇的是,这种不可思议的事情在羽丘司空见惯。如果不是因为两间学校相距甚远,花女的学生一定也会跟着凑热闹。假如濑田薰不是羽丘的学生,而是花女——还是就此打住的好。连明知不可能的设想都会让冰川纱夜觉得头痛。




不过,她觉得这不只是濑田薰一个人的责任。羽丘那位无法无天的学生会长也应该反省一下自己。自从冰川日菜就任以来,羽丘简直毫无纪律可言。借用白鹭千圣时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她觉得是时候对妹妹好好说教一番了。




没有想到,还不等她采取行动,冰川日菜就提出了举办联合文化祭的主意。毫不夸张地说,那一瞬间她脑袋里真的警铃大作。虽然之后双方经过仔细讨论敲定的活动方案落实得有条不紊,但她依然觉得需要警惕到时候可以自由前来花女的羽丘学生,特别是濑田薰——至于说冰川日菜,她会亲自盯着的。




无意之中得知她的想法,与她同班的白鹭千圣举双手表示赞成,而且给出的理由跟她的一模一样——讨厌濑田薰所到之处造成的骚动。但她其实有点不解。她只知道白鹭千圣和冰川日菜是同一支乐队的成员,并不知道白鹭千圣和濑田薰也是朋友。




“平时乐队活动,日菜给白鹭同学和丸山同学造成了不少麻烦吧?这一次想必也——”




虽然和妹妹的关系早已有所改善,但她直至现在才意识到与妹妹交往最密切的人都在自己身边。




“说得有点夸张了呢。对我来说可能不算什么麻烦,不过小彩——”




白鹭千圣顿了顿,没有继续说下去。在她看来,冰川日菜对丸山彩而言也算不上麻烦。她想起前一阵子冰川日菜四处征用各支乐队成员的情形。一听说丸山彩想要以个人身份参加文化祭,冰川日菜就找来四位朋友凑出了临时乐队。这个时候大家恐怕正在为词曲创作烦恼呢。换成是她,大概只会劝说丸山彩放弃这个不切实际的心愿。




“嗯?丸山同学怎么了?她和日菜——”




“相处得非常好。”




“是吗,那我就放心了。”




“至于薰——她应该不会过来。”




听说濑田薰所在的班级计划开一家王子咖啡厅。天上地下,花女羽丘,只有那么一位王子,看来王子是没有时间来看公主了。白鹭千圣绝对不会承认自己隐约有点失落。




“薰——”冰川纱夜想了两秒,“是说濑田同学吗?”




“啊,是,濑田同学。”白鹭千圣及时改口,“听小日菜说,是要开什么王子咖啡厅,应该没有时间过来捣乱,纱夜同学可以放心了。”




“好,那我们继续吧,我觉得校史还有很多细节可以挖掘。”




“是的,这是我昨天查到的资料。”




没错。她们计划在文化祭上向前来参观的游客解说学校的悠久历史。千篇一律又没有营养的娱乐活动随处可见,跟着她们认真学习一会儿历史有什么不好?而且班上没有一位同学提出异议,显然都发自内心地认同这个想法,否则也不会放心地把所有准备交托给她们,还郑重其事地说只有她们才能把这件事情做到最好。可不能辜负大家的期望。




不过,等到真正举办文化祭的那天,她们才迟钝地发觉并不是所有人都像她们一样好学。起初,有一大群人冲着解说员的名字挤进教室,五分钟后,这群人里能留下一个都得算是奇迹。




白鹭千圣相当肯定自己听见了诸如此类的评论——“可真是白鹭冰川沉闷地狱啊”,“白鹭千圣原来是这么无聊的人啊”,“是被冰川同学影响了吗”,“还以为这次也能看见她的演出呢”,“去年我看过,超级惊艳耶”,“太可惜啦,她们就算只扮个咖啡女仆也好啊”……




首先,她在心里反驳,历史一点也不沉闷;其次,她才不是无聊的人;再次,她并没有受冰川纱夜的影响,这个主意是她最先提出来的;还有,排练戏剧是需要搭档的,而某人不是没有档期吗;最后,请放弃看她穿女仆装的想法。




她扭头看向面无表情的冰川纱夜。其实冰川纱夜只听见了最后一句。咖啡女仆?不可能的。就算听说凑友希那现在正穿着猫咪女仆装她也绝对不会屈服。




“继续。”




“……好的。”




不知道为什么,白鹭千圣一直有点心不在焉——难道所谓的王子咖啡厅真的只有一位王子?就不能找个人代一下班,好让王子腾出时间做点别的事情?当然,她绝对不是希望见到濑田薰。只是,一想到自己沦为沉闷地狱的同时,濑田薰正笑容满面地服务其他女孩子,她就觉得历史好像的确有点无趣。最不幸的就是,她也无法抽空离开教室,没有机会去到隔壁体验让濑田薰为自己端茶倒水的滋味。太失策了。当初她究竟是怎么想到讲解校史这个馊主意的?




“姐姐!”




看见冰川日菜蹦蹦跳跳蹿进来的时候,白鹭千圣直觉认为这是一个逃跑的好机会。




“啊!小千圣也在!太好了!薰君,小千圣在这边!快过来!”




冰川日菜趴在门边,冲着在走廊上左顾右盼的濑田薰招手。下一秒钟,白鹭千圣看见了来不及换上常服就从羽丘匆忙赶来的濑田薰。奇怪,她停下了解说默默地想,是因为身材好所以才穿什么都好看吗?濑田薰硬是可以把侍应生的普通西装穿出高档燕尾服的感觉。




见她突然中断讲解,濑田薰跨步走上前,躬身托起她的手掌,轻轻吻在她的手背,俏皮地冲她眨眼睛,眼角眉梢挂满笑意。




“美丽的公主,愿意和我一起逃离这沉闷的地狱吗?”




所以,“白鹭冰川沉闷地狱”这个词已经流传开了吗?但白鹭千圣暂时没有多余的心思斤斤计较。她提起裙摆优雅地行了一个屈膝礼,向目瞪口呆的同伴投去抱歉的眼神,任由濑田薰牵着自己逃出了教室。




“哎呀,小千圣和薰君去约会了呢,姐姐也跟我去约会吧?”




冰川纱夜一时间分辨不出冰川日菜究竟是在真诚邀请还是在幸灾乐祸,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她要把自己策划的活动负责到底。




“你来代替白鹭同学做讲解。过去吧。”




“姐姐太过分了吧!”




“……谁让你把濑田同学招来的。”




“白鹭冰川沉闷地狱”这个词的确已经传到了羽丘。大和麻弥就是慕名而来想要见识她们两个究竟能有多沉闷的。奇怪的是,她明明记得白鹭千圣和冰川纱夜是三年A班的学生,但却没有在教室里见到她们。




或许她们借用了多媒体教室?顺便也见识一下花女的多媒体设备吧。她边想边沿路寻找,最终在某条人迹罕至的走廊尽头瞥见了传说中沉闷二人组的其中一位——白鹭千圣和濑田薰正在空无一人的教室里接吻。




这不是一点也不沉闷吗!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