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濑田薰的三个愿望

作者:茄汁浇饭
更新时间:2019-12-15 14:45
点击:890
章节字数:3739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薰x千圣(还没来得及看新剧情,只是想脑补这个情景。因为昨天看了这套同人,觉得她们俩还挺适合《大明宫词》那个一揭面具误终身的梗(不是




白鹭千圣觉得自己来到了人生的十字路口。




摆在她面前的选择是三条望不到头的岔路。




尽管路上人潮拥挤,但她倍感孤独焦虑。




请别误会。这不是抽象空洞的比喻。白鹭千圣素来虔诚信奉现实主义。




她的的确确迷失了方向,在东京湾的花火大会上。




答应好友鼓足勇气发出的诚挚邀约时,她不是没有想过这种意外可能会发生。可能。之所以敢于大胆使用这个程度不算强烈的副词,是因为她觉察到自己近日搭错电车的频率有所下降。但事实告诉她,盲目自信是不对的,盲目相信别人同样错得离谱。无法证明谁才应该负上更多责任,这个结果显然是她和松原花音共同导致的。




是时候吸取教训了,白鹭千圣,她在心中默默告诫自己,花火大会上从来都没有好事。




这种想法明显有失公正,充满了浓厚的偏见色彩。在此之前她仅仅参加过三次花火大会。第一次遇见了如今让她一见面就忍不住生气的青梅竹马。第二次在无人注意的僻静角落不小心弄丢了珍贵的初吻。第三次在本该欣赏花火的时刻只能望着哭泣的同伴烦恼。听上去每一次都没有留下愉快的回忆,但完全不足以支撑她印证自己的观点。




毕竟,“和白鹭千圣相处”其实意味着一段漫长又艰苦的学习过程——学习如何分辨剥离她言语之中的弦外之音,又如何把这些弦外之音翻译成真正在她心头盘桓的复杂想法。想要熟练掌握这项技能,难度绝不亚于破解情报。




她所谓的没有好事并非基于当时的感受得出的结论,而是在用后来的经验赋予旧事原本所不具备的意义。




事实上和濑田薰的初遇不仅没有包含任何令她感到不愉快的元素,甚至还有一些浪漫。当然,她是绝不会把这两个字说出口的。




她一直怀疑濑田薰偷走了她的方向感——这是只有青梅竹马才知晓的秘密——濑田薰曾经是一个比松原花音更擅长迷路的人,而她曾经是一个有能力带领走失的濑田薰回到家人身边的人。




她初次见到濑田薰是在五岁那年的花火大会上。




因为招架不住她的软磨硬泡,母亲最终勉强同意带她出门,但要求她必须时刻戴着面具——当时她还不满上小学的年纪,却已经被众人视为天才童星,出演过的作品在同龄人之间大受欢迎,假如在路上被其他孩子认出,很有可能招致不必要的麻烦。对于五岁的懵懂孩童而言,名气是一种无形的负担。她完全可以理解母亲的用意,由始至终都听话地戴着面具,但内心又期盼能够摘下面具,像其他孩子一样普通地行走。




花火大会上头戴面具的孩子随处可见,他们都可以自由地摘下面具,唯独她不可以。她忽然联想到了《阿拉丁》里的灯神,觉得自己好像被面具封印的精灵。假如有人可以揭下我的面具,她想,那我也像灯神一样满足他的三个愿望。不过得跑去母亲注意不到的地方才行。她悄悄在面具背后绽开笑脸,等待随时可能出现的阿拉丁。




但她万万没有想到,她的阿拉丁竟然是一个哭得梨花带雨的小女孩——比她整整小了一号——哭着揭开她面具的同时,嘴里还念叨着其他人的名字,大概是把她当成了戴着同款面具的小伙伴。面具被摘下的瞬间,小女孩停止了抽泣。她笑得一脸灿烂,把手伸向小女孩。




“你解开了我的封印,现在可以许三个愿望了。”




小女孩用带着哭腔的声音怯怯地问她。




“你……你是灯神吗?”




“没错。”




“真的……真的可以实现我的愿望?”




“那当然啦!”




“呜哇!那我要爸爸要妈妈!”




“我带你去找他们吧。”




虽然这句话她说得毫无底气,但小女孩似乎完全没有怀疑,揉着眼睛攥住她的衣摆,就这样跟在她身后,像一条乖巧的小狗,像她最爱的Leo。




直至她们真的误打误撞找见濑田夫妇,她才知道原来小女孩是新搬来的邻居——传说中神秘兮兮的,害羞到不肯见人的,和她一样大的,濑田家的女儿。




“这不是小千圣吗!你妈妈正到处找你呢!都急坏了!快来,我带你去找她!”




灯神还来不及和阿拉丁道别就又回到了神灯里,剩下阿拉丁一个人站在原地吸着鼻子喃喃自语。她听得一清二楚,濑田薰嘀咕的是——“我还有两个愿望呢。”




她一度认为濑田薰是一个不知满足的笨蛋,因为濑田薰一天到晚都记挂着那两个愿望,好像黏着她只是为了让她帮自己实现愿望,而不是真心想要和她交朋友。她讨厌濑田薰的贪心,但喜欢濑田薰的软弱,讨厌被看成无所不能的灯神,但喜欢被看成可以依靠的人。她不知道怎么拒绝濑田薰,只好给承诺加上限定条件。




“愿望仅限花火大会期间有效。”




于是后来每一年暑假濑田薰都会问她是否有空一起出游,语气小心翼翼战战兢兢,仿佛生怕她又修改条款。绝大多数时候她都没有闲暇,因为即使是在暑假也要工作。所以她们第一次一起参加花火大会距离初次相遇已经过去了整整五年。




十岁的濑田薰依然没有她高,穿上浴衣之后显得尤其娇小。她忍不住偷偷打量了好几眼,觉得濑田薰比自己更像一个精致的洋娃娃——大人总是喜欢这么评价她的相貌——但濑田薰对自己的外表似乎没有多少信心,出门之前反复向她确认。




“小千,你觉得我这样穿好看吗?”




她不假思索地点头。




“小薰如果再自信一点就好了。”




但也不要太自信了。她拼命忍住了后半句话,即使那样一来她可能会失去待在濑田薰身边的理由。真正自信的人是不会寄希望于他人的。




她在花火大会上自觉地戴着面具,即使母亲并没有在一旁监督她,即使小径上仅有寥寥几个路人。她不知道濑田薰准备把她带到哪里去,虽然感觉自己好像正在长途跋涉,但面具背后的嘴角始终是上扬的,她希望濑田薰一揭开面具就看见她的笑容。




“……终于到了。”




濑田薰揭下她的面具。她看清了自己的位置。她们正在一座小山坡上,周围一个人影都看不见,热闹的灯会顺带照亮了这里,但幸好噪声没有跟着传过来。




“在这里看花火视野最好。前年发现了这个地方之后就一直想着要带小千过来,不过小千总是很忙,今天才终于能……”




听到濑田薰这样说,她的第一反应不是高兴,而是问濑田薰有没有带别人来过这里。




“没有!当然没有!是……是只想和小千分享的……秘……秘密基地。”




得到这个答案以后,她才不紧不慢地显露出高兴。几年之后她被同业称作“微笑的铁假面”,但其实她从十岁开始就已经能够严格地管理表情了。




濑田薰兴致盎然地拉着她坐下——地上早就铺好了野餐用的毯子。她想象着濑田薰独自在这里布置,只是为了她可以更好地欣赏花火,但濑田薰既恐高又怕黑,小树林里没准还有鬼怪……不论第二个愿望是什么,她想,我都会认真严肃地对待。




几年之后回忆起当时的情景——虽然实在不想使用这个形容,但也找不到其他适合的词汇——她有一种梦幻般的不真实感。




那个轻到几乎不存在的吻真的就是她的初吻吗?那双温热又柔软的嘴唇真的属于濑田薰吗?那时候她们真的只有十岁而已吗?那样做只是为了实现愿望吗?为什么听不见心跳声呢?是花火的声音盖住了吗?为什么看不清濑田薰的脸呢?是花火的光芒掩住了吗?为什么濑田薰再也没有提起过那个晚上呢?




她偶尔会梦见和十七岁的濑田薰接吻,梦里没有花火绽放的喧闹和闪耀,只有犹如捶打着鼓膜的心跳,和濑田薰那张清秀英气的脸。当然,没有人知道她曾经做过这样的梦,她甚至不承认自己已经失去初吻。




她第二次受濑田薰邀请参加花火大会是在十二岁的冬天。那时候白鹭家正在准备乔迁新居。待到春天,她们就不会再继续做同学了。她轻描淡写地把这个消息告知濑田薰。濑田薰看起来似乎也没有很在意,漫不经心地问她可不可以抽空参加冬季的花火大会。她立刻就明白了濑田薰的意图,但无法实现你的愿望这样的话,并没有当场说出口。




最终她也不能肯定濑田薰到底有没有听清她的道别。她平生说过与告白最近似的话全部淹没在了花火的叹息声里。




之后五年她再也没有参加过花火大会,直到上个礼拜松原花音向她发出邀请。然后,此刻她独自站在拥挤的人群之中,放眼望去完全看不见好友的身影。




“千圣!太好了!终于找到你了!”




熟悉的深沉嗓音在她背后响起。她强压住紊乱的心跳转身确认。已经高出她一整个头的濑田薰站在她面前,被四下的暖色灯火衬得犹如正在散发柔光。她认命地长叹了一口气。没有人可以做到不对这样的王子动心。




“薰?”




“我碰巧遇到了花音,她说和你走散了,我担心她又不见,就让她站在原地等,走吧,我带你去找她。”




“薰是和谁一起来的?”




旧习难改。她的第一反应永远都是这句问话。




“一个人来的啊……怎么了吗?”




“没有。”




濑田薰落落大方地向她伸出手。她犹豫了一下,又果断地握住。安定感即刻从掌心辐射到全身。




“这样就不容易走散了。以前不也是这样的吗?”




确实。她们就没有在花火大会上失散过。和她们失散的从来不是对方,而是家人、朋友、初吻、心跳、说不出口的话,和无声的告白。




她突然记起自己仍然亏欠濑田薰一个愿望。说出来吧,无论是什么我都会替你实现。




“薰,你还记得吗?有些事情是只在花火大会期间才适合做的。”




“那么我想你是在指这个?”




眼前忽然一闪。濑田薰替她戴上了面具。有什么东西轻飘飘地贴了上来,梦幻一般的不真实感充斥脑海。变本加厉的不真实。这个吻只落在了面具上。




“我指的是许愿!”




她揭开冷冰冰的面具,几乎是气急败坏地说。濑田薰躬身托起她的手指,在手背上又落下一个轻吻。她没有躲闪,也没有抗议。




“那么,是我过度解读了吗?”




“你最好快点许愿让我原谅你。”




“是不是不管我现在许下什么心愿千圣都会立刻为我实现?”




“大概可以这样理解。”




“如果我许愿让千圣爱上我呢?”




她沉默了一阵,扭头看向别处。




“这个愿望,你早就已经实现了。”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黑黑同
黑黑同 在 2020/04/08 21:29 发表

标题:tql

有被甜到!!

显示第1-1篇,共1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