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意识到

作者:鷨鹞风婪
更新时间:2020-03-16 11:27
点击:498
章节字数:4088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拉普兰德摸索着打开了床头的吊灯,亮光让她确定了入侵者的身份,对方捂着被自己抽打的半边脸鸭坐在自己面前,拉普兰德再看看自己被解下只剩裤子的身体,不觉得这个入侵者有多可怜。

  【拉普......拒绝红吗?】

  拉普兰德的性格和行为举止常常让人觉得自己像是个放荡不羁的人,然而占据自己欲望的快敢只来源于厮杀,在加上拉普兰德曾经家族的优良教育使得她远比表面看上去那样彬彬有礼,她或许能理解红想在自己身上找寻些快乐,毕竟红也是个寂寞的人,但同为孤独的拉普兰德又怎么不知道这种所谓的寂寞不过是低级的孤独呢?

  【夜深了,快睡吧。】假若是红想要自己陪伴她度过黑夜,她的床可以随意的为她开放,她从没想过那些越界的事,拉普兰德伸手要去关吊灯,红按住了她的手,用全身的力气控制住拉普兰德肆意的在她的身上舔舐着,而拉普兰德却没有半点反抗的意思,只是冷冷的说道【你觉得这能让我有反应?还是.......】结果甚至嗤笑【以为自己氛围足了?】

  冷漠的话语让红停下了自己的动作,也渐渐松开了拉普兰德的手臂,才让拉普兰德有了空隙坐起。

  【拉普......】

  【没什么,我不想做。】

  【为什么......只有红不行吗?】

  【喂,别把我看做那些风流的家伙,我看你似乎比我想象的更熟练。】

  【不!没有,红从来.....】

  【我们只是朋友,我们还没有到这个地步。】

  又是这样的话,红不知道听了多少遍了,她匍匐着靠近拉普兰德向她索求,她扯住拉普兰德的两个胳膊索求着,【一次都不可以吗?红喜欢拉普兰德,红想过了红对拉普兰德的喜欢不仅仅只是朋友!但.....即使只是作为朋友,红也不行吗?】张开的两排尖牙颤抖着,血丝布满了整双眼睛,迫使眼角不得不挤出水分湿润干燥的眼部【拉普.....你说实话.......红,希望你说实话,亲口回答红,你告诉红......你到底喜不喜欢红。】

  【喜欢。】

  【那为什么不愿意和红!】

  【因为我说过了,我们只是朋友,我喜欢你,朋友的喜欢。】

  【可是你为什么还要亲红!】红抓的更紧了,原本不长的指甲却刺入了拉普兰德的手臂之中,血液向外渗出【为什么......要让红这么喜欢你.......】

  拉普兰德沉默不语,她以为她曾经做的事只是玩笑,向猎狼人打趣,猎狼人平淡无奇的反应完全没让自己朝任何对方有可能以爱恋的方式看待自己去思考,她几乎因为猎狼人只是个杀人工具,甚至没有感情.....她错了,平时说话处事直截了当的猎狼人却是个内敛人格,任何的情感都埋藏在心里,被自己不断刺激、积累,直至今天的爆发。

  【抱歉,朋友......】

  【求你了......不要再叫红......朋友了,红不想只是拉普的朋友......】

  【......很抱歉,直到现在我还以为我们只是朋友的感情,抱歉,是我的错误,没有意识到你的情感,但.......我们只是朋友.......】

  红也不做声了,摊下身子低垂着脑袋......过了会,她咬破自己的手臂,血液漫流而出顺着手肘低落在拉普兰德的床单上......就当做已经献给了她.......同时,也咬碎了她那颗初生涌动的心......

  她慢慢起身,带起了兜帽,没有说话,没有留念,从拉普兰德卧室的正面离开了,幽灵般的进来,幽灵般的离去。

  拉普兰德盯着床单上红留下的血迹,听着她离去的声音,关上灯,坐了一夜。

  熬到第二天夜里,博士和凯尔希医生才回来,听说老前辈砾回来了,大家都好奇的围过去,拉普兰德见过砾了便也见怪不怪的了,她现在还想着作业发生的事,她想不在意都难了,可......难在何处她也解释不清,大概就十分难忘吧,她早上有丢掉那床单的想法,结果到下午便打消了这个念头,毕竟红的举动多少还是震撼到她了。

  她现在很精神,也说不上精神吧,反倒又回到先前的颓废状态,倒不如说只是睡不着,有太多的思绪需要理清了。

  拉普兰德估计阿米娅不会让博士休息的,所以一回来就得去办公处理文件,自己现在的任务是去汇报外勤的工作,想想还挺轻松的,也没有太多需要汇报,简单的口头汇报即可,要是自己没跟猎狼人一起跑回来报信的话可能要像留在那里的干员一样写长篇的纸质报告了吧。

  所以她直接走进了博士的办公室,没想到都是猎狼人也在那里,一推门两人一个对视后,猎狼人径直从她的身边走过,练擦肩都算不上,而是形同路人般,抛弃她。

  拉普兰德瞬间感到心绞疼痛,这种感觉......她感觉德克萨斯的身影在红的身上闪烁,她明白,这是失去的感觉。

  又没察觉到。

  再一次错过。

  【拉普兰德你怎么了?】

  【没事。】拉普兰德强忍着痛苦的感受挂起那虚假的微笑【博士我来汇报工作了哦。】

  然而这像是自寻死路,还不如说自己身体不舒服去找凯尔希医生,回去把宿舍门锁死。

  因为自己后半段的任务几乎都是跟猎狼人一起完成的,整场汇报的内容需要不断地提及猎狼人,每当提到猎狼人,拉普兰德就会想到昨夜猎狼人的样子,昨日还不觉她的可怜,现在倒是怜惜起来了,猎狼人咬出自己血液的画面历历在目,不断地冲击这自己的大脑,昨夜为何只是平淡而过,今日又是为何如此执着。

  【今天就到这里吧,拉普兰德你状态不好,需要去找凯尔希看看了。】这必然,一反常态拉普兰德自己都不想做什么掩饰了,博士要看不出来也得和自己一起找凯尔希。

  自再次见到猎狼人以后拉普兰德的眼前无时无刻都闪烁着红的身影,还有德克萨斯。

  她们俩反复重叠的身影,最终定格在昨夜红离去的背影......

  【凯尔希医生,我能做做检查吗?】拉普兰德进了医疗部第一句便让在场的所有医疗人员停下手头的工作,这还是拉普兰德头一次主动要求做检查,连凯尔希都吓的把针扎到自己手里,还有人能冷静一下吗?

  【呀~小白你也来做检查啦。】砾一回罗德岛便被要求做身体检查,这是每个干员进入罗德岛都要做的事,砾也不例外,她也不拒绝。

【我想不起你的名字,不过以后也不会记住的,你会习惯的。】拉普兰德像是自嘲般说着其实非常冒犯的话语,砾发不到不怎么介意,联系之前对特洛调查内容的话,砾可能已经对拉普兰德的资料了如指掌了,她不怎么好控制的脑子也是知道的,她对拉普兰德的好奇一方面是她家族在特洛伊做了什么,另一方面就在于红跟她的关系。

不过砾一回来第一件事就是回特种部探望后辈,红自然不例外,只要见到了红,她就知道了红和拉普兰德的关系如何种种,虽然红只字不提,但仅从红的表情便可知,红已经受到了伤害。

不浅。

两人几乎是同时进行的检查,就像两个同时做按摩的姐妹,边坐着检查就开始了闲聊【小白啊,你回来有找博士吗?】

【要汇报工作,刚从那里回来。】

【是嘛,博士有提到我嘛?】

【跟你不熟,没提。】拉普兰德漫不经心的回答她,她现在还在和脑海里猎狼人的背影做斗争。

【也是呢,不过我发现你变化挺大的。】

【哦?我跟你只见过两次吧?】

【是哦,见一眼我就知道你是什么人了。】拉普兰德不信,放声笑了起来【我就知道你不相信,其实我也不需要见到你也可以了解你是什么样的人,毕竟我很擅长收集情报,只言片语也能分析出你是什么样的人。】

【这么说你调查过我了?】

【嘿嘿,确实不少,其实我只需要一句话你就能信服。】砾假装面露难色思索片刻表情变得严肃近乎警告式的告诉拉普兰德【你做的对,你不能和猎狼人靠的太近,你们两过于亲密只有害处。】

这句缠绕在拉普兰德的脑海里不能忘怀,她可以听去砾的警告,但是砾却没有告诉自己愿意,光一句警告是无法理解她的用意。

从医疗部出来,凯尔希医生告诉拉普兰德,她的身体状况相比过去有所好转,尽管如此病情依然严重不堪,长期治疗是必要的,最后凯尔希告诫拉普兰德,心理的健康更需要注意。

拉普兰德从嘉维尔的桌上顺来了瓶酒,身体的好转拉普兰德喝酒的行为也得到了凯尔希的默许,拉普兰德站在德克萨斯的门前,她想与德克萨斯共饮,手到门边却犹豫是否要敲下去,最终还是放弃了,德克萨斯早已不需要自己了,又为何要纠缠她呢?这点要求对德克萨斯来说或许又是一次骚扰。

那......猎狼人呢?拉普兰德好像不知道她的房间,只好去特种部那里打听,却听说猎狼人好像从未在特种部住过宿,那她会在呢?一直以来她不会都选择缩在罗德岛的哪个角落里过夜吧?

拉普兰德思索了一下,好像.......自己是在关心猎狼人吧?

朋友?

昨夜掌㧽了猎狼人,自己好歹也要过去道个歉吧。

不过更多的是那些难以启齿的话语。

说来也好笑,昨夜才说自己和猎狼人只是朋友的关系,今天自己就这么想念她,就像她的身影最终占据了德克萨斯原有的位置。

在我心里,只剩下她了。

拉普兰德四处搜寻结果抬头却在罗德岛的最高处看到了猎狼人的红大衣,拉普兰德爬上了最高处的露台,招呼了对方,而对方却没有回应,她满心欢喜的靠近.......

下一秒匕首便刺在跟前的地面。

【还生我的气吗?】对方没有回应【凯尔希医生允许我喝酒了,你要不要来点?】拉普兰德自知猎狼人是不会伤害自己的。

是的。

只是肉体。

拉普兰德不断靠近,对方最终选择逃跑,再一次从拉普兰德的身边穿过,同样的场景再次出现,这一次拉普兰德无法忍受,捂着胸口蹲了下来,先前看似无碍状态良好保持幽默的拉普兰德,心底里其实仿佛挣扎许久,这一幕是德克萨斯对她留下的创口,而这一次,红又一刀刺在拉普兰德的心里,这种抛弃她忍受不了第二次【别走,昨天是我不对,我不该动手的。】

【没事。】拉普兰德以为有希望了【那陪我喝一杯吧。】

但她其实很天真。

【不了,我们不熟。】

【我们......不是朋友吗?是你要和我交的朋友。】

【抱歉,已经不是了。】

【红.....你喜欢我的啊!为什么......要离开。】

【我?我只是个猎狼人。】

红离开了。

留下拉普兰德。

曾经的痛苦再次重演。

红直面自己,直面拉普兰德,而拉普兰德从没有,红离开拉普兰德,完全是对她不敢直面自己而失望。

对,直到这时候拉普兰德才意识到,自己对红的感情早就不是朋友之间的感情了,一直是自己在逃避,就像自己第一次坐直升飞机时红试探性的询问自己对她感觉如何,对她的看法又是怎样,自己完全逃避,假装听不懂,就连亲吻也并非是自己的玩笑行为,一切早已在潜意识里有了定数,而自己却从未直面过。

为什么不敢承认?

为什么要拒绝她?

胸口好闷,好痛,疼的缩倒在地上。

居然.....开始畏惧死亡了.......

原来,我是如此的爱她......

却从不承认。

假装,

没有意识到。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