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嗯,姐不看,女朋友看。”

作者:十三里
更新时间:2019-12-15 00:38
点击:961
章节字数:1910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宋芊和萧岚留宿在洛家,张妈不在,没人收拾客房,又因关系亲近,两人索性睡在洛池房间里,反正那房间洛池也用不上了,自打洛谣回来她一直是和洛谣同睡的。


洛谣这一天都过得忐忐忑忑,总怕洛池会突然将她堵在某个角落,掀起她的衣服去看那条狰狞的疤。要说这道疤,她原本是不在意的。出去那些年什么形象都不顾了,多道疤而已,有什么大不了。可是现在不一样,她和洛池……应该算是在一起了吧?想洛池肤白貌美,能赚钱,有气势,自己这一事无成也就算了,现在连身体都不完美了,有点配不起洛池……


夜里,万籁俱静,洛谣躲在卫生间看门缝下面的光亮,直到洛池那边熄了灯,又过了大概半小时,才偷偷摸摸的出去。


窗帘拉得严实,洛谣杵在床边仔细听了半晌。


应该是睡着了……


于是,她将被子掀开一条缝,做贼一样蹑手蹑脚的溜进被子里。


谁知,还不待她躺平稳,腰间骤然一紧,紧接着身上一沉,再来,床头灯就亮了。


洛池渡着橙光的面容悬于她眼前,那张再熟悉不过的精致面庞上,带着她不熟悉的忐忑与不安:


“谣谣,你是怕我看你的伤,还是不愿与我亲近?”


洛谣一下怔住,她怎么都想不到洛池会想到这上面去,不免急切的辩驳道:


“我没有不愿意和你亲近!我很愿意的!”


话说完又觉得未免太急,像是迫切的想要和洛池发生点什么似的,有点……不够矜持,一时又羞赧起来。


她本就长了一副清纯的模样,再配上含羞带臊的表情,那杀伤力不是一般的大。


洛池只看她反应就知自己误会了,甜蜜欢喜自不必说,身体也跟着放松下来,直起身子跨坐在她身上,双手虚扣在她睡衣下摆:


“给我看看你伤哪了?”


有了刚才的误会,洛谣不敢表现出一丝一毫的拒绝之态,可是就这样让洛池脱衣服……真是,怪不好意思的……


“姐……要不,别看了吧?”


洛池掀衣服的动作特别缓慢,也就做个样子,她在等洛谣同意,听到这么个欲拒还迎的问句,她踏实下来,双手顺着睡衣下摆滑进去握住洛谣的腰:


“嗯,姐不看,女朋友看。”


洛谣被“女朋友”三个字摄了魂夺了魄,心尖上绚烂的烟花绽放在脸上,眼里都带着火花。她坐起身,伸直胳膊,洛池顺势掀掉她的睡衣,双手环住她,指尖在她背上一寸一寸摸索。


她靠在洛池胸前,眯着眼感受洛池的动作。


那双手在触碰到伤疤的时候明显颤了一下,然后,沿着那道疤缓慢的向两端移动,直到摸到疤痕的两端。


洛池猛然将她搂紧,居高临下去看她的背,不一会儿,她听到洛池虚弱到几乎微不可闻的声音:


“疼吗?”


洛谣摇头,鼻尖蹭着洛池的胸口带起一阵馨香:


“早就不疼了。”


洛池垮下腰,双手扣在那处疤痕上,脸颊贴着她的耳朵:


“我该带你回来的……”


洛池心里一揪一揪的疼,伤口那样长,另外还有沙漠里出的事情,万一……如果真有那个万一……她不敢想,稍稍一想便通体发凉。她的悔恨与自责都融在声音里,听着叫人心酸。


洛谣向后让了让,捧着她的脸对她说:


“这是我的决定、我的行为造成的后果,也是为了我自己心中的意愿付出的代价,并不是你的错,你不要自责。”


怎么可能不自责?怎么可能不担心?洛池很想立逼着洛谣保证再也不跑去那么远的地方,再也不做危险的事情,可是她不能……


那些充满危险的未知区域恰是洛谣最向往的地方,正因为爱她,才不能……


算了,天涯海角随她去,大不了自己跟着就是了!


洛池长叹一口浊气,拥住洛谣,细密的吻落在洛谣肩头,无声的诉说着那缠人的爱意。


恰逢此时!


“诶,洛池,你这精油哪买…………………”


洛池洛谣齐齐看向门口处,宋芊拿着个金色的小瓶子站在那儿,一脸吞了鸡蛋的白痴相。


洛谣“嗷”的怪叫一声,身子一滑缩进被子里,她没穿衣服啊!!!!!!!


洛池也反应过来,抄起枕头就砸!


结果,枕头砸在门板上。


宋芊十分欠揍的在门外喊:


“你们继续啊,继续!”


继续你妹!这还怎么继续!不对,继续什么就继续!


洛谣羞成个鸵鸟,一整晚脸都埋在被子里,任洛池说尽好话,威逼利诱无所不用其极,却丝毫不见成效。


洛池滑进被子里搂着她,又是无奈又是好笑,还带着那么一丢丢害羞……


虽说并不是计划着要……做些什么,被宋芊这么一搅和,那层惨淡的悔恨消退不少,反而满脑子红果果的洛谣随思虑摇曳生姿。


这可怎么办好?


洛池红着脸用脚背蹭了蹭洛谣的小腿。


毫无反应……


洛池咬着唇再蹭蹭。


还是毫无反应……


洛池慢慢贴过去,在她耳边轻轻呼唤:


“谣谣?”


很好,竟然睡着了!


洛池把她从被子里挖出来,看着她自己捂得红扑扑的脸,实在没忍住张嘴咬了一口!


洛谣被她惊扰,翻个身一头扎进她怀里,睡得沉稳。


洛池咬着后槽牙,简直要憋出内伤:


‘洛谣你好样的!一辈子那么长,我看你能躲到几时!’


***********************


初三一早,沈从云还在睡梦中,冷不防胳膊上挨了一闷棍,打他的人犹觉不足又补了好几下。他哀嚎着睁开眼,只见他亲妈手持擀面杖,一脸的欣喜若狂:


“从云啊,快起来快起来,问问你女朋友什么时候过来,妈妈好做饭。”


沈从云揉着眼见着青紫起来的胳膊,知道他妈妈这是又犯病了,精神病人在精神状态不稳定的情况下动起手来是没有准的,她无意伤害,却控制不住自己的力道。也就是说,她心里有多急切,下手就有多狠。


“我现在就问问她,妈,给我煮点粥吧,她不可能来这么早的,这才7点呢。”


江婉闻言拍了一下自己的脸,结果一巴掌下去那脸立刻歪向一边,还登时挂上了指印,她自己却恍然不觉:


“你瞧瞧妈,真是心急啊,太心急了,好好好,妈去熬粥,你问问啊,快问。”


说着笑嘻嘻的举着擀面杖又出去了。


沈从云又加了一句:


“妈,再煮俩鸡蛋!”


那一巴掌拍在沈从云心尖上,比胳膊还要疼百倍。


他洗漱出来,江婉已经坐在餐桌前,盛好粥静静的等着。岁月优待她,五十多岁的人看上去不过四十的样子,脂粉下依然有小家碧玉的精致模样。


沈从云坐定,先剥了一个鸡蛋,刚煮好的蛋烫红了他的指尖。他将蛋按在江婉脸上,江婉立时“嘶”了一声就要躲。


“别动,美容呢!我妈越来越漂亮了。”


江婉茫然的看着他,看着看着眼里蓄起泪来,她问他:


“从云,我是不是又犯病了?”


沈从云推着鸡蛋缓缓滚动,平静道:


“没有。”


江婉没说话转头看着桌上的白米粥,不过这么两三眼的时间,再回过头来,又是一脸欣喜期待:


“你女朋友什么时候过来?你问了没?”


沈从云僵住,瞟了她一眼,平息了一会才说:


“这时间她还没起呢,咱先吃饭吧。”


一顿饭吃得没滋没味儿,沈从云用尽所有的力气都没能压住江婉那颗想见“儿媳妇”的心。无奈之下,他只得给洛谣发信息。


沈从云:“什么时候过来……”


彼时洛谣、洛池、宋芊、萧岚四个人正在逛商场。宋芊两人打算在荷兰分娩,离预产期还有两个月不到,今天晚上就要飞回荷兰去。洛谣抓紧这最后的时刻疯狂给外甥塞礼物,衣服不是按件买,那是按年龄段买。从1岁到10岁,一年一堆,力争外甥有自己的审美之前都要由她这个小姨来打扮。


直到收到沈从云的信息,她才恍然惊觉,还有这么一档子事没料理。当初她答应的时候,是绝了和洛池在一起的心思的,谁知她们竟然成了,这就尴尬了。


她要是去,那把洛池这个女朋友放在哪里;她要是不去,赶在这节骨眼儿上放人家鸽子,这是人干的事儿?!


思来想去,她还是决定不是人就不是人吧,还是女朋友重要一些。不过却不能发个信息打个电话应付过去,重要的决定还是要当面说,毕竟事情到了这个地步是她不占理,得道个歉的。更何况洛池也在这里,大家当面聊清楚比较好。于是,她回道:


“你能出来一下么?我有事跟你说。”


**********************


沈从云来得很快,在等他的时候洛谣已经将事情前前后后交代得差不多了。洛池得知沈从云和周彦还救过洛谣的命,不自觉地就将他视为恩人,见面时笑得如春风般温暖。沈从云接到洛谣的信息,心里就已经猜出个大概,再一看洛池洛谣那胶着在一起的眼神,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当即也不绕弯子,直白问道:


“在一起了?真好,恭喜。”


洛池笑脸相迎,与洛谣一起客客气气说了谢谢。沈从云在餐桌旁加了个凳子,坐下和萧岚寒暄。


他这屁股还没坐热,斜刺里突然杀出个江婉。


江婉这是等不及了,沈从云出门的时候说来见洛谣,她自己偷偷跟来的。


沈从云惊愕的看着她,讶异于她竟然做到这个地步,眼里顿时风起云涌,成筐的愤怒和委屈堆在那里,几乎下一刻就要拍案而起。然而,他还是忍住了。


“妈,你怎么来了?”


江婉撇开他伸过来的手,直直冲着洛谣去:


“你就是洛谣吧?我听从云提起过你,正好遇见了,来家里吃个饭?”


洛池不动声色的挡在江婉面前,很客气的说:


“阿姨你好,我是洛池,洛谣的姐姐。”


江婉笑着点点头,不说话,眼神绕过洛池盯住洛谣,像是非要洛谣答应似的。


沈从云实在不想给洛谣添麻烦,他们同病相怜,深知彼此相爱又能在一起殊为不易,他自己没这个条件,可是人家有,他不愿意做中间那根搅屎棍,平心而论,他欣赏洛谣,希望她幸福。


“妈,我是来和谣谣分手的,我吧……”他摸摸鼻子,做出一副二世祖的模样:“我看上周彦他们那一个小护士,人家之前不理我,我才和谣谣处的。结果人家昨天突然答应我啦,我这不赶紧来和谣谣说清楚么,你就别跟着掺和了行吗。”


江婉笑容僵持在脸上,回头打量了一眼沈从云,意外的平心静气:


“是吗?这样啊……那妈就不跟着瞎闹了,我还以为谣谣今天来咱家,饭都做好啦。”说到这里她又看了洛谣一眼,那一脸的落寞与哀伤让人望之心碎:“谣谣啊,你俩的事阿姨就不掺和了。不过吧,你看阿姨今天准备了挺多,你和从云不在一块也算是朋友,那就当朋友来家做个客吧,要么我一看那一桌子菜这心里就不是滋味儿……”


一个长辈,以近乎哀求的姿态说出这样的话,且又不是什么难办的请求,别说洛谣,就连洛池都没办法斩钉截铁的说不。


洛谣看看洛池,在桌子底下捏了一下她的手,还是答应道:


“行。”


不好意思,修改一下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梓-Bananice
梓-Bananice 在 2019/12/14 23:06 发表

江婉一名精神病患者突然这么冷静,还以乞求的语气邀请谣谣去家里,感觉很奇怪,有不好的预感。

澜洬。
澜洬。 在 2019/12/10 19:16 发表

小洛这一句“行”总感觉会触发什么事情啊,希望是我多虑了( ˙-˙ )

显示第1-2篇,共2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