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荒楼

作者:水伯
更新时间:2019-12-03 02:37
点击:104
章节字数:2298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冬清零吓了一跳,她心里闪过第一个念头,肯定是甘茵纤,然而,当她的目光往下移,来到肩膀上时,她却看到一只脏兮兮的手。

那只手又黑又脏,手指甲里布满泥,手指上还长着棕毛,这可不是甘茵纤的手。冬清零的心噔了下,把剑握得更紧了。

这时候,她听到一个男性低沉的声音,缓慢而艰难地说:“小姐呀,你要坐电梯吗?电梯……”

不等他说完,冬清零惊叫的转过身,同时挥动手中的剑,只听得锵的一声,剑上的铁锈剥落,露出紫气冲天的利刃,包裹在层层铁锈下的原来是一把砍妖剑。

冬清零正在惊叹得到一把好剑,抬头忽然发现鬼不见了,只有地上残留着一片白色的粉末。

“啊!”

这时,她又听到一声尖锐的叫声从身后传来,她立马转过身,见电梯门大开,里面站着个血淋淋的女人,女人长而黑的头发胡乱披散,在黑发披乱的间隙间,一双大而黑的眼睛瞪着她。

“杀……杀鬼犯!”她尖声叫道,忽的电梯门猛地合上,发出砰的巨响,显示器上的数字出现上下错乱,电梯里也发出铁块碰撞的巨响。

这样的电梯鬼才敢乘,冬清零快速的跑开了,她跑过一个转角就看到楼梯,月光从窗户外照进楼梯里,银光停留在楼梯的转角处,一个女鬼站在那里晒着月光。

女鬼听到动静,扭过头,却没见到人,她又把头扭了回去。

冬清零躲在墙后,大气都不敢喘一声,怎么会有那么多鬼,林易龙是接了什么委托。

她坐在地上,轻轻的呼出一口气,看到手中的剑,剑刃闪烁寒光,她刚才是用这把剑杀了鬼了吧。

真的不是她想这么做的,实际上她完全不想这么做,这下可好,没想到这把剑如此厉害,一剑一个鬼连回转的余地都没有,她还不知道对方犯了什么错,就把他灭了。

幽都那边肯定会找她麻烦的,她得花多少钱才能平复幽都那边的怒火啊。冬清零心里阵阵发疼。重要的是她跟幽都的人并不熟,无法让他们通融,也没有组织帮她出头,她也不愿意委托钱三帮她出这个面。

唉,看来……只能把这笔账算账林易龙头上了。

话说钱三说的铃铛到底在那里?林易龙到底用了什么禁术?这里怎么会有那么多鬼?她正想得焦头烂额,忽然发现不对劲。

甘茵纤到哪去了?

明明让她跟着自己了,这个地方才多大啊都能走丢。冬清零感到一阵奇怪的不安,像心里钻了条虫一样,有点痒也有点忧,说不出的奇怪。甘茵纤那个笨蛋,这里这么多鬼,她长得那么漂亮,一定很不安全。

都这时候了还给她添麻烦!冬清零气恼的想。

转角晒着月光的女鬼嗅到一丝生人的味道,头咯咯的转过来,接着,她的脖子猛的拉长,从上而下笔直的转过墙,停在冬清零左侧,她狰狞又贪婪的目光看着她,而冬清零还毫无察觉。

她心里牵挂着甘茵纤,想着她大概在一楼某个地方等自己。她半点没有察觉到,女人已经张开血盆大口,朝着她的侧脸咬了过来。

得去找她!冬清零站起来,正巧躲过了女鬼的一击,她拿着剑的手正感到酸,便换了一只手握住剑,这时却听见锵的一声,冬清零低下头,此面墙背光,她什么也没看到。

她掂了掂剑,少了铁锈这把剑至少轻了两三斤。冬清零决定先找到甘茵纤再上楼去,于是便开始小心翼翼的在一楼找了起来。

一楼分两间,两间都是厂房,现在人走茶凉,厂里还堆着一些破机器的旧零件,都是些大件货,东一堆西一堆的乱放,冬清零提心吊胆的在旧零件中穿梭,走了两间房,都没有看到甘茵纤。

无奈,只能上楼去,可楼上有个女鬼。冬清零看了手中的剑,反正都错了一次了,再错就错吧,上楼就靠它了。她鼓起勇气,来到墙边停下,深深的吸了口气,忽的冲了出去。

楼梯那哪还有鬼啊,冬清零愣了下,她拍了拍胸脯,下意识偷偷的朝左右两边瞄了两眼,确认的确没有鬼,她才猛地冲上楼去。

二楼比一楼更暗了,冬清零没办法,只好割爱从背包里拿出手电筒,快速的扫了扫四周,原来二楼是存放货物的地方,空箱子扔得到处都是。

大致摸清地形,她连忙关掉手电筒,正好在关手电筒的时候,光仿佛照到什么东西,冬清零的手立刻停止,再将光源移至箱子边的缝隙上,她看到一个青脸小孩躲在箱子后面笑嘻嘻地看着她。

冬清零咽了咽口水,向小孩走去,就在这时,小孩不见了。

“嘻嘻嘻~”二楼里霎时间充斥着小孩子的嬉笑声,笑声悠扬深远,锐利凄厉,使人毛骨悚然。

冬清零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她不想在这里呆着,可又没办法不得不呆,她走过一个又一个的箱子,小孩时不时的出现在她身侧,身后。

冬清零假装没看到他,过了会,小声戛然而止,小孩笔直地站在冬清零面前,他不再笑了,板着脸看着她,说:“大姐姐,陪我玩。”

他向冬清零伸出手,冬清零看着他,只是个小屁孩,不足为挂,她放下心,突然生起一计,说:“陪你玩可以,不过你得先告诉我,你刚才有没有看到一个非常漂亮的大姐姐啊?”

“没有。”小孩摇摇头,想了想,他又说道:“不过我看到一个大哥哥,就在前面。”

大哥哥,难道是林易龙?冬清零快步向小孩所指的方向走去,却被小孩一手抓住。小孩只用一只手抓着她的衣角,她就无法前进。

“大姐姐陪我玩保龄球吧。”小孩笑道。

“等下。”冬清零急匆匆地说。

小孩生气了,周身忽然涌起一股杀气,冬清零心想不好,这小鬼不简单。这时,她感到身体一轻,人浮了上来飞了出去,猛地撞在纸箱上,连撞倒了好几个箱子。

“耶!新纪录!”小孩在一边拍手欢笑。

“好痛!”冬清零怒气冲冲的从箱子里爬了出来,径直的冲向小孩,小孩却眨眼又不见了。

她停下脚步,小孩却出现在她背后,冬清零还在眼前寻找他的踪迹,他又像拎起小鸡一样拎起冬清零,往箱子处一扔,再次将冬清零扔了出去。

“耶!三个!”小孩又鼓起手来。

“妈的!”冬清零怒发冲冠的从箱子里再次爬了出来,两只眼睛死死的盯着小孩,仿佛猎豹盯上猎物般。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