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下

作者:Dr.彭德
更新时间:2022-04-02 21:45
点击:846
章节字数:5907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窒息胸悶,意識過來溺水般視線不清、呼吸困難。

逢田梨香子求生本能驅使,大力掙扎好不容易拍掉擋住口鼻的手掌。

「呼啊!……呼呼、呼──」

大口大口呼吸氧氣灌輸全身,鼻息間混雜著消毒水味。濃淡不清的色彩逐漸清晰,白色、白色、到處都是白色,放眼望去全是白色,讓她產生This is天堂的錯覺。

天使嗎?映入眼簾超適合純白西裝的美少女,無懈可擊的容姿、挺直的腰桿、英姿煥發的氣場,讓人誤以為天界使者下凡。

……啊原來不是,那不過是戲服。視線逐漸淡入組成小宮有紗那罪魁禍首惡趣味的笑容,她才驚覺自己差點被謀殺。

「小宮有紗你想綁架還是想謀殺親師?二選一快,把你扭曲得想懟死我的慾望全都展現出來,老師早就知道了可以接受。」

我不是我沒有。有紗搖頭,指尖抵住唇作勢安靜。

「那是逢田老師您『唉~』一直嘆氣實在是太吵了。嘆氣會讓幸福飛走,於是我好心幫您嘴巴閉閉,噓~您應該要感謝我。」

「啊是喔抱歉,謝謝……個頭啦──這哪叫閉嘴,壓住老娘的嘴巴、鼻子,意圖使人無法呼吸啊!」

「因為老師太有趣了,所以忍不住就想鬧您。」

「老師可不是你的玩具……算了,如果沒事就快離開保健室。」

一不注意就被牽著鼻子走了,梨香子暗自責備自己的不是。

「去去去,快去享受文化祭啦,拜託第三天,最後了膩,還穿著戲服服務群眾的話呢還不快跟那群女子高中生們……理亞?」

「現充。」

「對啦,虧你聽得懂,快去跟你那些同學揮霍青春,現充爆炸。」

梨香子離開坐太久燒得火熱扭曲皺褶的椅背,拉門辭退有紗這位不速之客,門外叫賣與招呼之類的鼎沸人聲毫無顧忌地闖入兩人之間的僵硬尷尬。

「我不能離開……老師您有煩惱吧?」

有紗把門關閉,擋住門把不讓梨香子趕她走。

「有也不關你的事了。」

下意識就這麼回答了,但她也只能這樣回答。

超適合綠領巾、灰領白底灰裙水手服的女子高中生有名為三年的時限,文化季結束之後沒有大型活動、三年級第二學期也過了一半轉眼就接近尾聲,然後就等最後一個學期各自啟程,永遠離開學校這場域。

兩人的關係──正好在同一間學校,正好是老師與學生,就是這麼普通到不行,比較起來就是學號在附近所以交好是差不多的理由──梨香子心裡很清楚,她不能老是跟有紗一天到晚胡鬧。

不知道第幾次了。梨香子又發出增加地球二氧化碳含量的嘆息,撓了撓頭、凌亂秀髮,繼續埋頭學生們的資料。

「怎麼可能不關我的事,說!是誰欺負你。」有紗搶過文件甩到旁邊,一腳踹出牆上一道皮鞋印子。

「……啊哈我知道了,該不會是理事長吧……可惡那隻臭大叔、三歲小嬰兒,我要抗議她剝削勞工、快加薪升職、不當解僱勞工啦!」

傻眼。梨香子嘴張得像隻小笨笨,「呃小宮さん你為什麼那麼生氣……?不對,理事長真的是大叔還是幼兒劇主演──三輪車上的三歲小嬰兒,你也不可以咒罵她喔。而且我還有教職並沒有被解僱好嘛。」

梨香子完全沒發現自己黑槍一頓理事長。

如果可以理事長給她加薪更好就是了,但那不是重點。梨香子知道如果不用邏輯思維來說服有紗,她是不會放棄糾纏的。梨香子努力動動大腦的灰色腦細胞,搜尋她可憐的記憶。

理事長、鈴木愛奈、走廊大叔笑、坐著踩不到地板……優等生?

啊對是優等生。


那一天,梨香子終於想起鈴木愛奈的恐怖笑聲。

「完全停不下來喔吼吼吼~咱、咱到底該怎麼辦嗚喔吼吼吼哈哈哈口合口合口合──」

冷靜。梨香子不知所措等待愛奈笑了幾十分鐘,從驚懼、無奈,最後她開始佩服那小小的身體怎麼會藏有那麼大的肺活量。

儘管大叔笑並沒有什麼好佩服的。總之,愛奈終於笑完,椅子轉回正面,碰不到地的雙腳前後晃啊晃的。

「其實找逢田老師來,不是要講這個。」

原來之前都不是重點喔!

「要注意別對小宮さん那麼兇喔,畢竟她是我校拿到保送名額,值得驕傲的優等生……不過沒想到逢田老師你一幅M的臉卻老是拒絕小宮さん告白,真S吼吼吼。」

「誰S啦。」

可惡又偏離重點,你這隻臭大叔別亂講話。

「這麼說小宮さん一幅S臉,其實是個M嗎?呼呼、呼好大的反差,咱喜歡喔吼吼哈哈口合口合口合──」

瞥了眼手錶,梨香子想如果愛奈一直這麼笑,她今天就不用上班了。

「呃理事長……總之我以後會注意,可以離開了嗎?」

「雖然我是不希望你注意啦,美女跟美少女站一起很美好啊口合口合口合……」

在理事長發出可怕的笑聲前,梨香子大力一甩把聲音隔絕在那厚重木門後。



先不管SM的play了。大叔笑的衝擊太大了,完全忘記還有這番論述。或許正是因為大叔笑,她也才能記住這番論述。真矛盾。

「理事長希望小宮さん身為我校的優等生,能夠專心應對未來出入,不要老是來找老師抬槓啦。」

「是這樣嗎?」

梨香子不想正面回應,把被扔到角落的可憐文件撿回來。等她回頭,有紗已經一屁股擠進辦公桌的椅子。

「逢田老師您肯定一直窩在保健室吧,有沒有好好吃飯?」

快滾開啦,這是老娘的位子欸大屁股。事實證明,梨香子的弱雞力氣是推不開有紗的,她乾脆讓自己的小屁股勉強佔據椅子的小小小小角落。

「我晚點吃,別管我了。就、就……叫你快去揮霍青──」

咕嚕嚕咕嚕──肚子發出雷響般的聲音尷尬地打擊梨香子的脆弱易碎教師威嚴。炎熱染紅雙頰、耳根,狠狠燒灼著她的招牌八字眉。

「你看,青春期不好好吃飯是長不高的。快傍晚了,在文化祭收攤前,老師一起吃飯吧?」

有紗沒笑,以武士的慈悲之心伸手邀約,梨香子上下打量一番那勸誘的掌心。

「就說了……你還要長高喔?」

欸是哪時候說過的?


夕陽染紅海洋與一半的天空,剩餘一半的紫是宣告了夜幕即將降臨的信號。

填飽肚子的梨香子踢著她一如既往快要拖地的白袍與有紗坐在天台吹風,低頭觀望底下操場,學生正圍繞著篝火為文化祭的結束做準備。

「時間過好快。」

有紗揉了揉鼻子,拿著從粉絲收到的大把鮮花。

「對啊,第二天的水姑娘很有趣呢。沒想到十大風雲人物中,得獎的是辣個人……」

有紗打斷梨香子,輕咳一聲。

「咳咳……首先,老師您是不是故意跳過第一天。應該讚美我是天才。」

「呃你少臭美了,不過你當然能做到這種程度啊……完美的天才さん啊。」

「嘛學生就是要接受老師的讚美才有力氣再接再厲啊,而且我會把事情做到完美,是因為我可不想被逢田老師以外的人責罵喔。」

不知道為什麼這番話令梨香子心跳一瞬間漏跳了一拍,真的很討厭,有紗這隻天然呆老是喜歡無意識講出讓人心動的話語。

「嘛好啦,第一天戲劇部公演辛苦了,今年三部劇的品質都很不錯。」

「多虧老師教導有方。」

「客套話就不必了。」

「心得?」伸手。

「嗯……從晨間劇說吧,家政老師飾演的媽媽,理事長飾演的三歲小孩跟小林さん的幼教老師選角適當……午間劇──」

抬頭零星星光閃爍,徐徐微風吹來,梨香子別過髮絲,依序描述對於三部劇的看法。

「那老師對於我這次被您詬病的告白還可以嗎?」

「這次還不錯,告白終於有感情了,被拒絕的悲情──」

是我最喜歡的地方。後面的話她沒說,梨香子覺得自己很奇怪,為什麼會最喜歡被拒絕的橋段?

──老師我喜歡你,請以交往為前提與我結婚。

那是接近戲劇的結尾。梨香子不明白為什麼她根本不想看、不想聽那一段,她擋住耳朵、視線掃蕩其他觀眾臉龐──為什麼除了她以外的人全都熱淚盈眶,為什麼大家都拍手叫好?她不明白自己其實不願意看。

她想違反良心告訴有紗,最好看的是快樂大結局,但是那個地方她一無所知。在看劇的時候,梨香子會把女主角代入自己,但是那也只停留在拒絕的橋段,她們根本沒有演練過接受的地方,在接受的地方她就出戲了。

或許是被告白讓人上癮,讓她產生錯覺──其實就是習以為常的習慣被別人奪走而感到嫉妒罷了。她並不是女主角,哪有什麼被奪走,她只不過是會讓地板拖地、領少少工資、有點工口、發揮揮發的教育愛自以為是幫助學生,還在那邊洋洋得意的普通保健體育老師。

小宮さん不會也不需要再跟我告白了。終於可以從被告白作戰中脫離了。當落幕的時候,她說服自己可以輕鬆了,但是淚,忍不住流了下來。學生們還以為顧問老師跟其他觀眾一樣被劇情的感人至深所傳染,精神大振。

明明輕鬆愉快解決了一件麻煩事,但是為什麼會空虛──心彷彿被掏空,挖出深深的大洞。


「逢田老師……你為什麼在哭?」

那雙溫暖的手觸碰到臉頰時,梨香子才意識到眼角湧出的一股熱流,連忙用袖子擦拭乾淨。

「沒、沒有啦……只是在想終於不用被你的告白耍得團團轉,我超高興的~看,我都痛哭流涕了。」

「騙人。」

有紗的臉很近,梨香子下意識後退直到貼到牆上。

告白,期待已久的一刻總是來得突然。

「我喜歡你。」

鼓譟,心跳補償漏掉的那一拍失控加速行駛。逢田梨香子口乾舌燥、呼吸急促、腦袋一片空白。

這時她願意相信眼神有力量了。那褐黃晶亮通透的眼神拉扯著理智,陷入名為小宮有紗的海洋無法自拔。

背後緊貼牆壁冰涼觸感,梨香子前方受到壁咚、抬下巴的雙重夾擊,無法如往常倒退一步鞠躬敬禮,只能就地說:「對不起。」

「No, not, don't! 你說什麼!我不管我不管你答太快了,沒聽到沒聽到!啊哇哇哇~~~~~」

一如往常的慘叫迴盪耳際,有紗無法接受般來回拍打耳朵的顏藝跟她平時嚴肅冷酷的冰山美人形象成強烈對比。

螃蟹走路,梨香子離開對方手長腳長的壁咚範圍,腿一軟咚地癱軟在地,長年披掛、快拖到地板的白袍充當緩衝墊,減少膝蓋磨擦地面的痛苦。

她一直以為被突襲告白次數手指數不出來,心早已麻木,注射被告白疫苗產生無感抗體了。不會如初次被告白般新鮮、熱騰騰燒燙燙,成為容易正中圈套的待宰小羔羊。

「小宮さん呼……你的演、演技似乎越來越好了……」

話語勉強從喉嚨擠出舌尖,苦悶壓迫著胸腔。

一切都是演戲,小宮さん只是在練習演戲而已。

──是的,一切都是演戲。

一直以來,梨香子是這麼說服自己的,第一次是這樣、最後一次也一樣。

「你在裝啊。」

崩潰的過激舉止不存在過似的,有紗很快恢復冷靜。她移動到梨香子身邊扯過她的領子,把人都拉到快呈現臉頰碰臉頰的狀態。

「姐跟你告白那麼多次,你不是說很好嗎?竟然又拒絕我!」

這次是哪齣?

「啊是那個吧,霸道總裁愛上我。」

「誰跟你霸道總裁。」

「你呀。」打量一眼有紗,整齊的純白西裝是代表她飾演的角色多年後成為英俊帥氣的霸道總裁回來娶老師的成功象徵。

「別鬧了啦,戲已經結束了喔。不需要再、再也……不需要跟我告白了喔。」

事實,梨香子難以說出口,只能越來越小聲。

「逢田老師我可以說一句話嗎?」有紗舉手。

「不行,你每次說敬語都是來懟我的。」

「我講認真的,我喜歡你。」

「等等等等,你根本就不想問我意見嘛……就說你不要演戲了嘛,小宮さん戲已經落幕了。」

「不是演戲,我喜歡你。」

眼神交會,有紗的神情並沒有任何戲謔的意思。

「真假……認真?」

「認真,我喜歡你。打從第一次跟您告白開始,我就是認真的從來沒有在演戲。」

梨香子遭到攻擊效果顯著,陷入混亂。

「可可可、可是那時候……就我問你是不是在演戲的時候,為什麼不否認?」

「因為我想,如果您認為我在演戲……那麼我就要努力投入感情,直到您認為我不是在演戲,願意接受我的告白。」

跌倒。這種理由、這種理由……被打敗了。不講清楚是哪招,有紗這天然呆連狡辯都不會,真的是很笨拙。

「你是笨蛋嗎?你是笨蛋吧,呆子傻蛋!」梨香子跳起來,指著有紗鼻頭,「老娘一想到是被你這笨蛋的告白耍得團團轉,啊──愚蠢至極!」

「我好歹也拿到大學保送資格了,一點都不笨喔。」

虧你還能一本正經胡說八道。算了,她就是這樣脫線的女子高中生。梨香子肩膀無力的垂落、搓弄頭髮變得凌亂,然後很快振作起來,舉起一根手指頭。

「呃……麻煩,再說一次。」

「老師你被告白上癮了嘛!」

儘管擺出明顯的嫌棄臉,不過有紗倒是不介意多告白一次。

「逢田老師,我喜歡你。每次跟你在一起都會心跳加速,你很有趣。」

「我也是,每次跟你在一起就會心跳加速……不過──」

梨香子倒退幾步,手擺在大腿後方九十度鞠躬。

「對不起。」

「呀啊~~~~你果然是工口S梨欸。」有紗發出喪氣的哀號,「為什麼拒絕?」

「誰是工口S梨啦,這鍋老娘不背。」

……算了這不是重點。

「嗯該怎麼說……你的告白實在不像一個戲劇部王牌、校園風雲人物,或是應該說……優等生,未來的菁英該有的樣子?」梨香子扭扭捏捏地玩弄指頭,小心翼翼盯著有紗的表情。

「你行你上啊,我要怎樣你才肯答應。」

「嗯大概就是……」梨香子把手交叉成十字,「朝你的心,梨子光線~」

「好噁,明明是逢田滅世波。你這樣是抄襲喔……是抄襲誰來著?」

「不知道覺得好耳熟,總之不重要,剛剛是為了緩和氣氛啦。」

梨香子擺手,試圖驅散有紗方才的所見所聞。

「告白應該要有浪漫氣息才對。」她咳嗽清了清嗓子,「小宮さん虧你能當帥哥卻很脫線一點都不浪漫。」

「總覺得你在趁機罵我。」

我不是我沒有。梨香子揮手笑笑帶過,拿取一旁鮮花。

「你聽好囉,告白應該要捧著花。」梨香子一直很想試試看那一幕,真的站在有紗面前,突然心跳得很快。

「我、偶洗翻你……小宮有紗請以交往為前提,跟我結婚。」

「好啊。」有紗接過鮮花。

嗯?好像被占便宜了。嘿等等,不大對。

「我剛剛說啥?」

「『我、偶洗翻你……小宮有紗請以交往為前提,跟我結婚。』,我說『好啊。』」

真假?梨香子臉都糾結成孟克的吶喊,她一直以來責備有紗的缺點現在也體現到自己身上。

──老師我喜歡你,請以交往為前提與我結婚。

啊原來有紗又講錯台詞了,而且她講錯的台詞也直接被照搬過來……明明是「請以結婚為前提,跟我交往。」,逢田梨香子你這愚蠢part 2!

文字的排列組合真可怕,稍微挪動一下整體就變得直接又霸道無法拒絕。

「不、不算啦!我、我、我只是示範啦。反正你快點跟我告白啦,這樣跟我告白,我可能會、會答應之類的啦。」

就像她一直以來挖坑給自己跳,她現在又想挖地洞跳進去。

「嗯示範。你說的喔……」有紗發揮武士的慈悲表示不反對。

她從懷裡取出眼鏡、撥了撥劉海,打理整齊後捧著鮮花下跪。

「逢田老師,我喜歡你。請以交往為前提跟我結婚。」

喂喂喂是故意的吧,怎麼又講錯了。梨香子嫌棄前,有紗看破她的想法率先回應。

「老師我沒有講錯,你願意跟我結婚嗎?」

梨香子不知道該看哪裡,開始擺弄那些花朵。

「呃是可以考慮啦……這花是人家送你的吧,你在借花獻佛嗎?」

「不是喔,這是園藝部種的,等逛文化季的時候就請她們送來。」

「這樣……呃先不說結婚,應該交往為前提是指從交往開始吧……不過交往具體要做些什麼、從哪時候開始,現在嗎?你只剩一個學期多一點點就要畢業了,而且你還有大學要念喔。五年後,我就不是四捨五入三十歲,而是真真正正的三十歲的保健室阿姨了喔。」

「從現在開始最好。我希望可以現在立刻馬上跟梨香子交往,畢業之後就結婚。當然是阿姨更好,任何年輕貌美的美女子都會變成阿姨,但是可愛的阿姨已經不會變成阿姨了。」

「是是是,因為已經是阿姨了我知道……不過你好直接,從叫名字開始嘛,嗯也可以啦……有紗我知道了。」

梨香子低著頭,怕燒灼的臉頰被發現,試圖說笑緩和氣氛。

「現在想想我們老是在一起呢,真是的,我跟有紗的感情也太好了吧。」

「嗯……那跟我感情很好、老是在一起的梨香子,可以跟我在篝火旁邊跳隻舞嘛?」

為什麼明明只是個超適合綠領巾,穿灰領白底灰裙水手服的女子高中生──有紗能如此成熟又游刃有餘呢。梨香子盯著有紗的手,深深反省自己沒有一點年上者的冷靜自制。

「……啊!」

觸碰那雙手的瞬間,啪滋──電流聲響起,兩人都被接觸產生的靜電嚇到。梨香子下意識望向有紗,她驕傲的2.0視力映入了耳根的紅暈。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