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5章 杀人陷阱

作者:卷耳
更新时间:2019-12-20 00:12
点击:304
章节字数:3772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一三五、杀人陷阱

餐厅里还是像平常一样的充满高雅的情致,在柔和的灯光下,食客们品味美食之余轻言细语,侍者灵巧的身影来往其间,谁也不会想到,角落这张桌子边这个容貌秀美、眼神清澈的女人,微笑地打量他们的目光,竟是物色杀人对象的死亡视线。

而当她的目光停留在离她最远的一个客人身上时,眼中的寒光乍现,嘴角的笑意却加深了几分。

“你想干什么?”蓉子急道,“刺客不杀无辜之人,这是你们的信条。”

“原来你也知道我们的信条,而你知道后还坚持刺客是邪恶的,我也真是佩服佩服。”江利子语带讽刺地说,“你听说的,未必为真;你看到的,也未必为真。可你又怎知道,这个看上去无害的人,又怎么不是恶贯满盈的凶徒?”

的确,那位客人是个慈眉善目的老人,两鬓斑白,像是一位彬彬有礼的绅士,只是面带病容,椅子边还放着一把手杖,而他身边刚刚坐下一位高大的青年,有点似曾相识。

这时江利子的声音在蓉子耳边悠悠响起:“这个人叫中村俊二,表面职业是进出口贸易商人,实际上是器官贩子。最常用的手段是在东南亚以招工为名诱骗偏远农村贫寒人家的青年,然后割除器官贩卖,毁尸灭迹。他拥有完整的产业链,甚至包括医院和医生。二十年来他一直逍遥法外,因为在他犯案的地方,根本没有人关心那些穷人的死活,而当地的政府官员可以为一笔不多不少的钱为他大打保护伞。而且因为他请得起最好的律师,可以轻易地玩弄法律,甚至凌驾于法律之上。”她一直在笑,可是眼睛里却多了几分说不出的神情,不知道是憎恶还是悲凉。

“可是他为什么会回到日本,莫非是要……”

“改邪归正,怎么可能?”江利子知道蓉子的想法,冷笑一声,“刺客兄弟会对他发起追杀,他在东南亚走投无路,就逃回日本,和他在一起的,正是警备部的石原警官,也是你的老朋友姬宫千歌音的手下。今天在这里,中村就是来接洽警备部,要求获得保护。”

怪不得那个青年看上去眼熟,蓉子刚刚想起那人的名字,就听见江利子满是讥讽的话语:“法律的守护者、警备部的警官要保护的是一个双手沾满鲜血的杀人犯,为什么呢?”她不待蓉子回答,“法律无法给他定罪,他仍然是良好市民。而且他承诺给圣殿骑士团一大笔钱,从而获得庇护。而你正义的伙伴姬宫千歌音,便接下了这单任务。这样的人,请问你的法律可以制裁他么?”

蓉子的呼吸急促起来,她知道江利子要做什么——法律若无公正,我必自行复仇!

刺客大师将要当着自己的面对这个人处刑,而自己该做的是必须竭尽全力阻止她。

蓉子冷声道:“你要怎么做?就这样冲过去刺杀,还是一枪毙命。”

江利子笑了:“不需要,今天你我只需要坐在这里欣赏他的死就行了。这个穷凶极恶的人,也有致命的弱点,他有严重的花生过敏症,所以在一个星期前定位子的时候,就特别交代所有的菜肴都不能有花生成分,可是,我只需买通一个最底层的厨房学徒……”

江利子的话还未说完,蓉子已经随着她颇具玩味的视线看见一个侍者捧着一个洁白的大瓷盆走到中村的桌边,那是餐厅最具特色的龙虾海胆浓汤,精炖六个小时之后,会给每一桌的客人盛上一碟。这对于所有人都是难得的美味,而对于中村,可能下一步带来的是喉咙水肿、血压降低,然后是窒息和休克……

蓉子立刻起身,以最快的速度冲到餐厅的那头。警备部的年轻警官看到水野警视正那熟悉的面孔,一时做不出本能的防护姿态,正想出声询问,就在这犹豫之间,蓉子已经打翻了一大盆浓汤。白瓷盆“啪”地落地,摔得四分五裂,略带粘稠的浓汤泼洒了一地,流到了客人的脚边。

眼前的情形是一地狼藉,可蓉子松了口气,正待说些什么,却看到中村突然捂着胸口,浑身抽搐,转眼就断了气。

这死亡来得太快而猝不及防,现场的所有人都傻了眼。短暂的沉寂之后,这宁静优雅的餐厅像是引爆了一颗小小的手雷,客人们惊惶地向四周退避,训练有素的侍者一边竭力地安抚客人,一边展开急救。一旁的警备部石原警官慌忙地拨通了电话:“姬宫警视正……”

只有一个人,背着手施施然走到蓉子身边,其风度之怡然,如同舞会上的主角要发起一个风雅的邀约,她声音带笑,充满与现场完全不相符的愉悦:“蓉子,恭喜你,你亲手除掉了一个罪大恶极的罪犯。”

“这……这……”严重的花生过敏的确可以致人死命,可是浓汤未曾入口,对方却立时暴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莫非刺客大师的杀人技巧,真当是神乎其神?

面对水野警视正一反常态的失语,训练有素的石原迅速派人封锁了前后门。而江利子也丝毫没有离开的样子,她丢下蓉子,独自踱回桌边,给自己斟了一杯白葡萄酒。看似平静的外表下,她的心比任何人都要跳得厉害。接下来才是真正的考验,她要等待,等待一个冒险的答案。




比搜查一课来得更早的是姬宫千歌音。虽然已经在电话里听到下属汇报的大概内容,可是她仍然没有想到水野蓉子会全程参与了保护对象的死亡,而更让她印象深刻的,是沉稳冷静著称的蓉子,此时已经是乱了方寸。

千歌音想起昨天她告诉蓉子,鸟居江利子真正的身份。而蓉子在震惊之余,仍然用强大的自控力维持了风度,没有失态。那种坚忍和冷静连自己也佩服不已。蓉子在辞别时告诉千歌音:我会亲自求证。看来,她已经得到了想要的回答,而这个回答,彻底击垮了她。

“蓉子,你冷静一下。”千歌音不得不握住蓉子的肩膀,“你告诉我鸟居江利子让人在浓汤里放了花生成分,可是中村没有喝汤,他甚至没有吃任何东西。”

“是的,他的死因不是花生过敏……”蹲在一边进行初步验尸的法医站了起来,摘下了口罩,露出了首席法医那苍白清丽的面容,“他死于触电。”

“触电?”除了头顶的吊灯,这里哪来的电器?甚至连一根电线也看不到。难道这个男人真的因为作恶多端,被天雷劈死了?

“我申请鉴识课撬开地板,我相信地板下有一根弱电线漏电了,而被水野警视正打翻的浓汤流入地板缝隙,正好起到了导电液的作用。”

石原警官对首席法医的分析连连摇头:“可是我也在旁边,也踩到了浓汤,我为什么没有触电?”

“这只是一根弱电线,正常人接触到只会产生电流的酥麻感,不会触电。”静留俯下身子,扯开了死者的衬衫,露出了胸前的疤痕,“他做过心脏移植术,而移植的心脏又开始衰竭,因此安装了内置式起搏器。弱电流可以扰乱起搏器脉冲,使心脏骤停。”她顿了顿,又道,“这虽然是我的推测,但凭我的经验,我相信这就是事实。而真相,可能是巧的不能再巧的巧合,也可能是我见过的最精心策划的谋杀。”她的目光看向了江利子,得到的是江利子平静的回视。

按照事先约定,她们的眼神中没有任何的感情和交流,甚至连心声也不再沟通。因为她们现在应该是敌对的关系,而且此时静留已经明白,江利子的牺牲已经开始,而静留所做的,就是配合她的牺牲。

可是旁边的餐厅经理急了:“我们餐厅三个月前才进行过安全检修,我可以保证每一根电线都是安全的,绝不会漏电!”如果因为餐厅漏电致人死命,即使是米其林三星餐厅,恐怕也会关门大吉了。

千歌音没有回答任何人,她的眼睛死死地盯着地面,除了江利子和静留,谁也不知道,她是在使用她的鹰眼。

她的鹰眼之力是首屈一指的,而内心的急迫和愤怒让她倍加强大,即使在人来人往的餐厅,她仍然看到了三天在这里前发生的事情。三天前在山百合会的聚会前,鸟居江利子失手将手包摔落,当她俯下身子到桌底捡拾的时候,指缝间夹着的锋利刀片插入地板缝隙,划破了电线的外皮。这一手法如电光石火般迅速,可是怎能瞒得过鹰眼?

她也看到了今天发生的事,不仅是死者死亡的全过程,甚至蓉子和江利子的对话,看到她的好友是如何一步步走入陷阱。

千歌音心中充满了怒气,她并不为警备部保护不力而愤怒,让她无法忍受的是,在鸟居江利子精心设置的陷阱中,让蓉子充当了最致命的一环,利用曾经深深爱过她的女人,完成了最后的谋杀,让这位法律的守护者,成了名副其实的凶手。

简直不可原谅!

圣殿骑士大师姬宫千歌音,面对她的宿敌当场杀人,却无法用任何证据将其逮捕;同僚被构陷,凶手却得意洋洋逍遥法外。这巨大的愤怒让她拔出手枪,指向了鸟居江利子,手指已经扣上了扳机。

周围的人同时惊叫,最紧张的莫过于静留,即使她已经做好了阻止的准备,可是千歌音的实力仍然出乎她的意料,快得让她跟不上节奏。可动作虽然缓了,她看得却越是清楚。面对枪口的那一瞬间,江利子的眼睛里是视死如归的凛然,可是千歌音的手指在扳机上颤抖,却无法扣下,江利子眼中的冰渐渐消融,笑意浮出水面。

虽然凶险无比,可是江利子等到了她想要的答案。

貌似强大的姬宫千歌音和貌似柔弱的鸟居江利子彼此对视,她们都没有说话,可是心里已经一清二楚,胜负瞬间已分。

姬宫千歌音没有办法对鸟居江利子动手,她的手根本没办法扣下扳机。而原因是什么,她自己都不知道。像是与生俱来,刻在骨子里,流在血液里。

此时一旁的搜查一课刑警原田千绘赶忙趁机夺下了千歌音的手枪:“姬宫警视正,请您自制。不要为难我们向警务部报告您擅用枪械。”她将手枪交还给千歌音,又硬着头皮对水野蓉子说,“水野警视正,按照在场证人和首席法医的证言,希望您和我们一起回去接受调查。”

蓉子没有说一句话,她知道,在搜查一课的眼里,她现在的身份是犯罪嫌疑人。

“那我呢?”江利子突然道。

“你嘛……”千绘挠挠头,“你近期不要离开东京,我们会派人给你做一份详细的笔录。”

“好的。我会配合警方的一切行动。”江利子看向蓉子,“毕竟水野警视正的一举一动,没人比我看得更仔细。水野警视正的心思,也没人比我更了解。”

一直背对江利子的蓉子,此时转过身来,深深地看了江利子一眼。这是静留看过的,最复杂的眼神。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