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与狼共舞

作者:鷨鹞风婪
更新时间:2020-03-16 11:28
点击:803
章节字数:3144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果然,鲍莱斯瓦夫的人一直跟着我们。】凛冬警惕的撇了一眼胡同角落,反观一下那个博士,像个来观光的孩子,举着街边买的食物,走在最前面领着众人四处游玩。

【嗨呀凛冬,你就放心吧,鲍莱斯瓦夫的人很靠谱的,放心玩吧,难得来一次卡西米尔。】

【那不行,博士你说要我保护你的。】

【好好,亲爱的凛冬同志辛苦你啦,我可是被卡西米尔禁令半年呢,哦对了,凛冬前面好像就是国立图书馆了吧,进去吗?】

【额......】凛冬握紧拳头她犹豫了【进去不会太危险了吧......】

【噗,好啦好啦,我们给真理带几本书。】博士拉着凛冬小跑进入管内,博士看得出凛冬是担心书架密集陈列的地方会有贵族派来暗杀博士的杀手躲在角落,不过显然博士并不担心这些事,她信任鲍莱斯瓦夫,信任自己的干员,信任凛冬。虽然确实会给凛冬带来不小的麻烦。

卡西米尔国立图书馆有着不愧于这个名字的规模,建筑宏大自然是为了承载那些数不胜数书籍,文化底蕴之深厚可以即在过去的战争中乌萨斯攻入图书馆也不曾去破坏过图书馆的一砖一瓦,战争结束后让卡西米尔人意想不到的是,盘点书籍过后发现乌萨斯人并没有夺走那些可以做大量能源燃烧的书卷,结果乌萨斯人却由此被激进的卡西米尔民族主义者扣上了乌萨斯不读书的帽子,她们认为正是因为乌萨斯人不读书,图书馆才没有被劫掠一空,甚至没有丢失一本书。

在真理的影响下凛冬喜欢上了读书,这也是凛冬并不是表面看上的莽夫形象,凛冬阅读的书籍种类庞大,对无聊古典文学没有一丝的排斥,也热衷于关于女孩子们打扮的潮流书,最重要的事她愿意去啃那些难以理解的学科技术书籍,这也是为什么慕斯和艾雅法拉的读书会没有凛冬的原因,毕竟读书是一件放松的事,艾雅法拉被凛冬追问各种高深的书籍后便不再敢邀请她参加读书会了。

真实的书海出现在凛冬的眼前,多少也被其庞大的数量所震撼,乌萨斯帝国图书馆凛冬其实没有去过,乌萨斯人口数量庞大,个人素质参差不齐,不是什么高新技术人才是不能进去的,在卡西米尔的国立图书馆,凛冬甚至可以看到穿着贵族式衣着的孩子和衣着普通甚至有些破旧的孩子共阅同一本书,在卡西米尔,读书人不分阶级。

凛冬挑选了几本真理可能会喜欢的书借走以后,找了个位置坐下来想看些自己喜欢的书。

刚沉入书籍没多久凛冬就觉得博士好像一直盯着自己,结果抬头一瞧,博士、闪灵、守林人都看着自己。

【怎.....怎么了吗?】结果对面三个人像串通好了一样保持微笑盯着自己【喂喂,别这么看着我,怪瘆人的。】

【没事,你接着看。】博士让凛冬继续阅读手里的书,好像在等着谁做了什么事以后才悄**的告诉凛冬【可以了,走吧。】

有时候凛冬觉得自己总是被人可以的孤立,有些事是自己不能知道的,今天凛冬终于能确定了,并不是自己被孤立了,而是自己完全就是个局外人,根本不懂到底在经历什么,一头雾水满头问号,迷惑之情溢于言表。

【诶,对了,守林人你要回家乡看一看吗?】

【我家.....已经没了......】

【这样啊,对不起哦。】

【没事,如果博士只是想看看风景的话,我可以带路,我也挺怀念家乡的空气。】

喂喂喂,这个内容你们不是已经讨论过了吗?这两人怎么像失忆了一般,我可是在大火里搬尸体时听过了的,凛冬在内心激烈的吐槽着博士和守林人复读机的对话。

【那就这样吧,我们去守林人的家乡,卡西米尔边境的森林。】

直到上了车博士才松了口气【不错啊,守林人,反应挺快的嘛。】

【哪里,博士也很了不起,能想到这个手段。】看着两人商业式的相互吹捧凛冬实在憋不住,骂骂咧咧的问着博士到底发生啥了,搞的神神秘秘又奇奇怪怪的。

【不,其实我也没有注意到,是闪灵提醒了我,那两个一起看书的小孩子。】

【?】疑惑让凛冬面部扭曲眼神迷离【两个孩子又怎么了?】

【就当做一次考试吧,我只给你一个提示,那两个孩子的特别之处。】

凛冬没想到,博士反而把自己的问题当做一次考试反问自己,闪灵和守林人也都齐刷刷的看着自己,看样子她们都很重视这场考试。

【那两个孩子的特别之处?......确实,一个贵族的孩子能和平民孩子一起读书,卡西米尔人在文化教育程度上非常开放,不像乌萨斯的帝国图书馆,只能给特殊人员使用......】绞尽脑汁凛冬也想不到这两个孩子的特别之处,那就是两个普通的孩子,除了两个阶级能相处在一起很让凛冬震惊外,没有什么更特别的了.....

或者说,她们的特别之处就是她们的阶级不同?

不对!

凛冬,终于发现了盲点,特点不是阶级的不同,而是纯粹的阶级!其中一个孩子是贵族的孩子!也就是说她的父母亲都在图书馆,而博士和守林人故意引起贵族的注意,逢场作戏甚至直接告诉了她们,博士要去边境森林!

凛冬恍然大悟的眼神就是博士三人所期望的,凛冬果然非常有潜力。

凛冬迅速看向窗外,一辆,两辆,三两,好几辆车在周围蠢蠢欲动,那......鲍莱斯瓦夫的人在那一辆.......

不等凛冬去思考,闪灵带着笑意,像是揭开了她的什么恶趣味一般,趁凛冬不注意,坐上驾驶位一路狂飙冲向边境森林。

凛冬......可能要虚脱了吧。

—————————分割线————————

【各位,再坚持一下,至少等到龙门的支援。】阿米娅知道自己运气差,但没想到如此的倒霉,连着两次外勤任务都碰到袭击,虽然已经是预料之中了,但每次的攻势都如此的猛烈,论谁都顶不住。

今天的拉普兰德有些颓势,虽然打架的时候依旧勇猛过人,还是那样的疯狂,但情绪多少受到了红的影响,这点大家都很清楚。

拉普兰德是职业的杀手,这一点毋庸置疑,即便是德克萨斯也从未让她在战场上分心,尽管在战场上同样不能分心去思考拉普兰德分心的原因,但还是不禁让众人思索,那个猎狼人和拉普兰德到底是什么样的关系,是什么样的人能让拉普兰德今天的表现如此反常。

【罗德岛的各位,我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们,哦,不,是我们的好消息,你们来自龙门的支援队伍在半路上被我们截道,一时半会抽不开身呢,哼哼,不过这点时间够了,都给我上,全部杀掉!拔掉罗德岛这颗钉子!】

山洪般的攻势蜂拥而至,排山倒海之势要是出现在普通人眼前怕是要吓破三个胆,即便是推进之王这样的领袖级人物也得冒着冷汗吞咽紧张的口水,不知道还能抵挡几轮这样的攻势。

队伍中最特殊的是拉普兰德,这个时候也是最特殊的,也如众人所料,越是危机,她越是疯狂,越是疯狂,笑的越大声,紧张万分的队伍也不得不感谢这样的拉普兰德,才不会让队伍在第一时间就退却。

但是拉普兰德冲太前了,这是她的判断失误,今天的拉普兰德确实不适合战斗,如果她跟自己搭上话就不会如此了.......

她躲开了致命的巨斧,却无暇顾及那些被称为“幽灵”的攻击,顺势举起的巨斧将拉普兰德甩到了墙边,如果是几天前的拉普兰德或许不会这么狼狈,如果是那时候的拉普兰德,或许......对付她们跟游刃有余吧,但状况也更难以掌控。

巨斧不断像拉普兰德逼近,她将刀剑刺向地面,竭尽全力撑起自己颓势的躯体,尽管今天的自己不适合战斗,也高负荷的与一波又一波的敌人战斗,但......战斗必须继续.......

【唔.....】拉普兰德的身体承受了未知的重力,再也不能直起自己的身躯,她艰难的睁开眼皮,是高阶术师的束缚攻击,紧接而来的就是那个她再也无法躲避的巨斧。

狼是倔强的动物,即使生命终结也未能使它屈服,圆月是它们的信仰,是它们力量的象征,而拉普兰德,本是能将月亮撕碎的。

但她的力量,她的信仰......早已不是那颗满身疮痍的月亮了.......而是月下的那抹猩红,她不祈求任何的帮助,但心里还是想见,至少最后一件一眼自己生前唯一的朋友......

灵验了。

巨斧和术师安详的睡在血的摇篮中,没有任何挣扎,一瞬间失去的生命。

拉普兰德抬起头,她站在拉普兰德的面前,手里的匕首低落着刚刚割下的鲜血,强大的背影依然是自己追寻的目标,永远的追赶。

【你......来了。】

顿了一会,对方答到【嗯。】

红色的丝巾缠绕在白狼的脖颈处,红与白的色差在暴力冲突中显得格外显眼;白色的披风附着在小红帽的肩上,红白色的死神携带着两条不屈的灵魂收割着众生的生命,打破夜空的宁静,撕碎丑陋的月亮,要她们永远的沉睡。

在对罪魁祸首最后一击之时,率先扬起反抗旗帜者却挡下了这一击,签下带来和平的文字,罗德岛主随即发出攻击禁令,协议即刻生效。

【塔.....塔露拉!】

【终于来了.......呼......累死我了。】推进之王松了口气,一屁股坐在地方,战锤随意的闲置在地上,以少阻多,暴逆又温驯的狮子垂下沉重的脑袋不想去理会外界的任何事理,唯独那两个杀人渐狂的鲁珀族人让她吃惊不以,不愧是友情的力量?那个白狼也是,自猎狼人来了以后白狼的战斗状态突然回到正常姿态,白狼先前的颓势可把推进之王累坏了,非正常战斗力对推进之王来说又多了一份累赘,但那个猎狼人的战斗力也太过于异常了,对推进之王来说,她是第一次见到猎狼人的战斗方式......说起来.......猎狼人和白狼不是水火不容的关系吧.......真就大家所说的.......捕食和被捕食的情侣关系?

【塔露拉!杀了她们!她们居然敢打我!!我的脸!!!!!塔露拉你干什么!】想不到整合运动的领袖居然对自己人出手,用烈火烤炙这臭小鬼的脸。

【罗德岛的各位,你们的协议我已经签了,这是我们的诚意。】梅菲斯特还想说些什么

【切,只是烤一烤那小鬼算什么诚意,他自己就能给自己治疗.......】嘉维尔不屑道,分明质疑整合运动的诚意。

大家都知道,整合运动袭击罗德岛使团必然是梅菲斯特自己的注意,不会去怀疑塔露拉,除了嘉维尔少许的抱怨,整合的诚意还是让罗德岛使团接受了。

【罗德岛,哼,走吧没时间了,你们的博士需要你们,我已经让弑君者先行履行协议的义务了。】说罢塔露拉挥手要整合其他成员随她离去,听说博士出事阿米娅赶紧追问上去,塔露拉却带着杀气回了半张脸,阴沉凶恶的眼神让使团成员感受到了压迫和寒意【交界处。】

交界处.......阿米娅根据切尔诺贝利能想到的只有卡西米尔边境森林,乌萨斯本土和切尔诺贝利与卡西米尔相互犬牙接壤的位置【!!嘉维尔!马上开车去,卡西米尔森林!】

【不行阿米娅,还有伤员,汽车也被整合破坏了。】

【可......博士需要我们......】面对如此的困境,队伍无法调度,通讯设备也在战斗中受损,阿米娅一筹莫展之时,卧在地上的狮子发出低吟提示她【让马拉松把消息带回罗德岛吧。】

阿米娅立刻就领会到推进之王话中的用意,迅速作出决断立即命令战场机动性最为卓越的红以最快的速度赶回罗德岛将消息告诉凯尔希,要她向卡西米尔边境增派支援。

同样歇息下来的拉普兰德握住插在地上的刀蹲下望着红高速奔袭远去的背影,说心底话,能看到红自己便安心了,先前的小矛盾让自己差点以为要失去唯一的朋友了,想不到对方主动来找自己了,甚至还将自己救下。说来也滑稽,猎狼人救下匹狼,果真大千世界无奇不有。想着想着拉普兰德大笑了出来,发自内心的笑,与战场上的嘲笑不同,那是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少女的笑声,但这样的笑声来自拉普兰德便不再普通,从未有人听过拉普兰德这么笑过,她现在的样子就像个普通的女孩,面对一件滑稽的事做出最真挚的反应。

笑够了,拉普兰德仰着头主动向身后的阿米娅寻求任务【阿米娅,让我跟上她,好吗?】

阿米娅没说什么,她明白红完全成为了拉普兰德生命里最重要的人了,面对这样的要求自己为何不能满足?让她去吧。

月亮虽然丑陋,但她所折射的光芒却耀眼无比,尽管她又是那样的邪恶,但她会在黑夜里为那些迷惘之人指引道路,在过去猎人会追逐着猎物奔跑,猎物会为了生存而打滚,二者势不两立,一道鸿沟阻挡了她们的联系,但事物没有永恒,鸿沟终有一天会被填平,数万年无法跨越的大洋最终也实现了相互的沟通联系,那么猎物追逐猎人又有什么稀奇的呢?

银白色的月光下,白狼追逐着小红帽,但她们的关系可并不像表面上看到那样简单,这个故事也不叫小红帽与大野狼。

Ever since I caught you you in my eyes,

自从那时无意中瞥见了你,

Ever since I caught you you in my eyes,

未想过我会如此地在意你,

Running up,

奔向夜色,

down and round,

跌倒 翻滚,

Playing hide-and-seek with the night,

仿佛和这迷人的夜色玩起了捉迷藏,

I'm chasing my desire,

这正是我所追求的,

Letting go of my body and heart,

抛开躯壳 放飞心灵,

Ever since I caught you in my eyes,

自从那时我一眼瞥见你,

I can't stop thinking 'bout you,

我就情不自禁地想起你,

Cause you're the only thing that I have looked for in my life,

因为你是我生活中唯一寻找到的美好,

For tonight forget who you are,

今晚忘我的沉醉,

Just come closer to me,

只要再靠近一些,

So close to me that you can almost feel my heart skip a beat,

近到能感受到我心脏的漏拍,

Ever since you saw me in your life,

自从你在生命中遇到了我,

Can't take your eyes off of me,

我再也无法离开你的视线,

Give you the moment you'd remember for as long as you live,

此生之年请铭记那些曼妙的时光,

In the night,

夜幕笼罩,

Chasing the night,

追逐不止,

And we are here just wide awake,

此时你我都很清醒,

In the night,

夜幕笼罩,

Dancing all night,

共舞不歇,

I'm gonna take you far away,

此刻我想带你一起逃离。

Dance with wolve

与狼共舞

............

............

Chen-U/Ark Brown的单曲《DANCE with WOLVES (原曲:孤独なウェアウルフ)》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