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前篇

作者:宽宽大人
更新时间:2019-11-26 00:39
点击:584
章节字数:8327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1」


盛夏的阳光从早上开始就很热烈。阳光穿过被风吹起的窗帘,在眼睑上印上灼红的斑痕。


“姐姐~你醒啦~”

睁开眼第一个看见的人是她,真好。


作为双胞胎姐妹理所当然地被分在酒店同一房间,大概是我愿意来这次修学旅行的唯一理由吧。

感觉今天会成为运气很好的一天呢。我望着眉飞色舞地跟我讲着今天的旅行日程的早苗,不禁这样想着。


“姐姐,你还发着呆干什么啊。快去洗脸刷牙呀。”

不满地嘟着嘴的早苗。

我睡眼惺忪地从床上磨磨蹭蹭地下来,睡眼惺忪地被早苗在背后一步一步推进了盥洗室。


映在镜子里的我们。一模一样的脸蛋。一模一样的栗色直发。一模一样的深紫色瞳孔。

画风却截然不同。

两手无力地扶着洗脸台、头发睡得毛毛躁躁、睡衣扣子松了几颗,眼角周围一圈淡淡的阴影的是我。

发丝梳得柔顺乌亮、已经早起画好了淡淡的妆、眼睛扑闪着像可爱的小鹿一般的是早苗。

“明明是修学旅行,姐姐还是一如既往的消沉啊。”早苗从旁边环抱住我的腰,下巴搁在我的肩上,望着镜子里一模一样却又截然不同的我们说,“再稍微期待一点不也很好吗。”


如果说期待的事情,就是和你睡在同一个房间,每天早上被你元气的声音叫醒,睡前兴奋地聊到很晚吧。毕竟即便在家里,从上小学后就拥有了各自房间的我们,也鲜少再睡在一起了。


“我这不叫消沉,只是自然状态啊。而且,你一个人有两人份的精神,不就够了吗。”


早苗鼓起腮帮。“姐姐是笨蛋。”


我转过头望着她粉扑扑的像刚烤好的小面包一样鼓起来的脸颊,忍不住想要啄上一口。但想到自己还未刷牙就作罢了。


“那姐姐你快点噢,我去换衣服了。”早苗放开抱着我的手臂朝门外走去,离开盥洗室前还转头提醒道,“真的要快一点噢。不然就来不及和大家一起吃早饭啦。”


一边想着“和早苗两个人一起独占餐厅的话,即使吃得急匆匆一点也没关系啊”,一边还是收起了懒洋洋的姿态,迅速地拧开水龙头,从支架上取下了和早苗在刚刚过去的我们共同的生日那一天买的都印有hello kitty图案的两条同款毛巾中,底色为蓝色的我的那一张。

花了一秒钟暂且打消了偷偷用一下早苗那条白色的hello kitty毛巾的想法。

毕竟能够这样和她一起旅行,住在同一个房间,呼吸着能闻到她气味的空气,就应该知足啦。

拧开到最大的水龙头哗啦啦欢快地吐着水流。似乎在预示着,接下来的一天会发生的都是好事呢。


“远藤同学,早上好!”

酒店走廊上的声音虽然是朝着我们两人的方向而来,但我知道那声音是在跟早苗打着招呼。所以我并没有自作多情地作出回应,只是看向一旁的早苗。


“啊,川村同学。”愣了一下后立刻绽放出可爱笑容的早苗。“早!”

“今天要去岚山、清水寺,还有伏见稻荷大社,行程真紧呐。”

“不过应该会很有趣吧。最期待的还是清水寺舞台呀。知道吗?新一和小兰就在那里接吻了。”

“听说了,不过那一集还没来得及看呢。别剧透我呀。”

“是吗是吗。我跟你说噢,小兰竟然……”

“喂,讨厌啦!远藤同学。”

“嘿嘿~不剧透不剧透。话说回来,川村同学有想好买什么纪念品吗?”

“诶,这个嘛……”

“她的话,一定是去求一双配对的守护符一只给藤井君一只悄悄戴在自己身上吧。”

“诶诶诶诶??没有这回事噢?”

“呀,泽田同学。你什么时候出现的呀?早噢。”

“早,远藤同学,川村同学。”


和在走廊里遇到的同学们热络地聊了起来的早苗。

像沐浴着晨曦的牵牛花般明媚而温暖的笑容。在别人说话时聆听的认真表情。时不时捉弄一下他人的坏心眼,但又恰到好处地只会使气氛变得明亮愉快而从来不会使人受伤。

和她在一起的时候,谁都会觉得如沐春风吧。

就是这样令我骄傲的妹妹。

而我总是默默走在她的身边,像用书壳悄悄把自己藏好的扉页。

嗯?不要误会噢。阴影什么的,不存在噢。

不如说,这样一来基本上不会有人在区分我们这对双胞胎时犯难了。省去了很多被认错而花时间解释然后还要接受道歉的麻烦。

早苗可以像向日葵一样不遗余力地仰着脸面朝太阳,我也可以舒舒服服地在角落里长着蘑菇。

而且,看着总是有朋友们主动围过来、在其中一直展现着如鱼得水的一面的早苗,在一旁想起只在我面前才会暴露的她种种不为人知的日常而忍俊不禁地偷笑,也是我每天的一大乐趣。


那个在班里甚至在学校一直都很受欢迎的、长期领衔各种坊间人气排名的完美JK。却只有我知晓,她会戴上口罩去漫展买厚厚一摞18禁的BL同人本回来,会常常在洗了澡后真空上阵地钻进被窝看漫画,会在推特上用小号给自己点赞,还会不时在网上看到心动的菜谱后头脑一热“大显身手“让全家人吃一顿黑暗料理。


但无论是八面玲珑笑靥如花的早苗,还是对着本子流口水的早苗。哪一个早苗,都是我想守护的对象。

都是我,远藤雾香,必须要守护下去的对象。



「2」


“同学们。”

清冷如秋天晨雾的声音。却在一瞬间吸引了整个空间的注意力。

“早餐时间8点半到9点。9点20分在酒店大厅集合。”

简明扼要的语句。总觉得哪里欠缺了些许温度、但却清晰地传达了意图和信息的话语。

两枚厚厚的眼镜镜片反射着像折射过的光。而在那镜片后面,是一对冷静巡视着面前所有人的眼睛。


“是……”

大家答应道。然后一边回到和朋友们的嬉笑交谈中,一边井然有序地在各个取餐的柜台前排好了队。

而我却不甘心般地继续望着浅川老师的方向。

那双仿佛公平审视着面前每一个人的视线。仿佛利用着那厚度不明的镜片的光折射原理,将无论离自己多远抑或多近的人丈量出相同距离,那样的视线。

是否也会与我的相交。

有那么一瞬间,觉得浅川老师的目光落在了我身上,可还未来得及酝酿出激动与害羞的情绪,那目光就像X射线般穿过了我的身体,落在了我身后的某个地方。

我想那一瞬间我的错愕和委屈一定在底片上暴露无遗,被老师尽收眼底。


“远藤同学?”

身边友人呼唤的声音像是从漫长的隧道中传来。

“……嗯?”

我慢慢转过头,老师也已经转身似乎准备离开餐厅。是在自己的房间里吃早餐还是打算不吃早餐呢?

如果不吃早餐的话,对身体不好的。今天可是要去那么多地方的说……


“远藤同学……还好吗?”

身体的某个开关忽然被触碰打开。“嗯!我没事!只是稍微发了下呆……嘿嘿。”

“远藤同学最近好像经常盯着什么地方发呆呢……”

“没有的事啦~啊,没想到早餐准备的菜品这么丰盛,不愧是星级酒店呀。”不着痕迹地岔开话题的我,已经换上了标志性的少女笑容,“川村同学要吃什么呢~?”

“我的话,早上不是很有胃口呢……”

“呼呼~是不想在藤井君面前表现出吃货的一面吧?”

“诶诶??本来就没有那样的一面啊……再说,跟藤井君有什么关系……”

“嘿嘿,知道吗?现在好像吃货妹纸在男生中意外很有人气噢?”

“真,真的吗……?”

“嗯。反而很可爱什么的,我有听到他们在悄悄议论噢。”

“远藤同学,对我说‘不要老捉弄川村同学’的是谁啊?”

“泽田同学……你怎么又这样神不知鬼不觉地出现呀。吓死了。”

“神不知鬼不觉个头啊。我是看你们怎么还没去拿吃的折回来提醒一下你们而已。”

“嘿嘿,说的是呢。那一起去吃早饭吧~川村同学,泽田同学。”

“嗯,嗯……”

“我倒是一个人吃也无所谓。”

“别这么说啦泽田同学~哟西,我要吃那个鸡蛋卷和巧克力布丁,看上去好好吃的样子~”


没有刻意要扮演什么少女漫画中那种像大家的吉祥物一般的存在。

但确实想被大家喜欢着。

想要像一只被炉一样让周围的空气变暖和。想要像一只被炉一样被大家围坐着吃橘子。

想要在大家眼中一直是可爱的样子。

只是不知道……在那个人的眼中,我是什么样子的呢。

回头望去,浅川老师已经不见了身影。

老师究竟是……怎样看待我的呢。


浅川老师绝不是大家口中的不近人情的老师。我知道的。

虽然欠缺变化的面部表情的确给人一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感觉。虽说作为国语老师而言确实有点太过无口,站在讲台上有时候会显得没什么生气。

但用缺乏起伏波动的平淡声音读起那些经典来,却莫名地更让人品味。

越是不加主观的情感修饰和先入为主的见解,越是能让人进入作品的世界。

像是去除了伴奏清唱一首歌。

像是在空荡荡的屋顶一个人观星。


说到观星……高一一时兴起加入的占星社,在高二时招不到新成员,原来的顾问老师又调职离校,面临废社的风险。

没有其他老师愿意担当只有四名部员,社团活动基本上就是每天玩玩塔罗牌、偶尔半懂不懂地算算星座运势这样的不靠谱社团的顾问老师。束手无策的情况下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心态去找了浅川老师。


“占星。”

句尾没有声调上扬的确认疑问句。像是自言自语地重复了一遍。

老师的目光透过镜片审视着我,使我一阵紧张。

一边心想着“果然不行吧”,一边垂头拽着校服的裙角。

而老师只是无言地望着我。正当我越来越紧张想说点什么告别教师办公室时,她却开口了。

“能够预测一下……我担心的事,接下来会怎样发展吗。”


“……”

在原地怔住的我。却像抓住了稻草一般,连连点头。

“那,请先告诉我老师的生日可以吗?”

我小心翼翼地问。然后不知是否多余地解释道,“通过具体的年月日期可以推算出老师的星宫……”

“2月27。”

老师是双鱼座。和我一样。心脏扑通地跳着,我一边从包里赶紧翻出手帐记录着,一边继续小心地说,“如果能告诉我年份的话,会更准确地画出老师专属的星图……”

不知为何有一种刺探情报般的紧张感。连自动铅笔也都连带着紧张起来一般没法利索地吐出笔芯来。


老师只是淡淡地望着我,无视了被我的莫名紧张搅乱的空气。

“结果会更准确。”

依然是没有声调上扬的疑问句。我下意识地点了点头,但又忽然发觉不妥地解释说,“不,那个,结果是无法保证的,毕竟占星并不是什么科学……不对,我的意思是说,不是现代科学……”


老师单手撑着下巴默默地望着我。即使我开始语无伦次也很耐心地没有打断我。

可我却很希望能打断一下我……


“对了。”我灵光一闪,“还有很重要的就是,老师所担心的事,是什么样的事情呢?这个很关键。”

我看见老师微微皱了皱眉。虽然在那张本身就无表情的脸上并不易察觉。

“啊,不必说具体的事,老师只需要告诉我是关于哪方面的就可以啦。比方说……是恋爱,还是工作,或者是人际关系,健康……“


老师转脸扫了一眼窗外,然后端起了桌上冒着热气的咖啡杯。发呆望着咖啡杯里的漩涡,似乎在认真思考着什么。

我在一旁伫立着,看着老师的眼镜镜片被蒙上一层水雾。而老师仿佛浑然不觉,陷入了深深的思索。而我也得空大胆地望着老师的侧脸出神。如同从漫画里走出来般的浅浅的轮廓。茶色的卷发刚刚好垂落在肩上。


“……恋爱。”

良久后老师给出了答案。然后转头望向我,润湿的镜片上有水珠滴下来。

我回过神来赶忙在手帐上记下,“恋爱”。

好险,差点被发现看老师的侧脸看出神了吧……

关于恋爱吗。

要去求老师的星盘和金星之间的夹角了呢。

不对,我在意的根本不是这个吧……大概。


所以第二天拿着熬夜算好的结果去找浅川老师的我,已经发现比起老师恋情的走向,我更在意的是,那个住进了老师心里的人是谁。


“这是老师的专属星盘。在老师的星盘上,现在此刻金星与水平线呈85度角,可以看作90度。在占星学上是一种不太好的角度。放在恋爱中的话,老师可能会遇到一些被误解、不能好好表达自己的心情之类的情况……”

我一边叙述着我推算的结果一边观察着老师的神情。可老师的面部表情像平静的湖面般几乎没有丝毫波动,只是认真地看着我通宵画的星图。


“画得很好呢。”仿佛压根没有在意推算结果地评价道的老师。

“诶?没有啦,诶嘿嘿……”

有些意外的我。还是不自觉地得意起来。


“被误解和不能好好表达自己吗……”

使用疑问句语气的时候大概率是自言自语式的提问。和老师不算频繁的接触中得出的结论。

老师身体往后倾靠在椅背上,若有所思地盯着前方的某处。


“啊不过……”害怕老师消沉的我连忙说,“这个夹角是会变化的。大约过半个月,老师的星盘与金星的夹角就会接近60度。60度是一种调和的相位,如果老师想要去告白什么的,就再耐心地等两周比较好噢……大概。”


我都说了些什么不过脑子的话啊,真是的。根据情况而言反而可能会使老师受伤不是吗……

老师却只是平静地望着一定将懊悔写在了脸上的我,目光难得的温和。

“会这么做的。谢谢你。”

“嗯、嗯……不用谢。不过,我也不知道这个结果对不对,老师还是不要当真的为好……”

对自己演算的结果并没有什么自信。如果老师因为我的建议而恋情受挫,这个责任就太大了……

“那,我就先失礼了,老师。”


“等等。”

转身准备离开办公室的我被叫住。

“……老师?”

“你好像忘了什么,远藤同学。”老师将一张表单递给我。

我低头一看,是前一天交给老师的社团顾问申请表。老师已经在下方签好了名字。

“啊……对不起……”

我接过表单,低下头脸上一阵燥热。暗自觉得有点对不起占星部……不对,应该说是无颜面对……


“加油吧。”

像后背被轻推了一下的鼓励话语。听到这句话后视线从老师的笔迹上扬起的我。老师已经转头翻阅着办公桌上像是教案之类的资料。脸上如往常任何时候一样云淡风轻。但我觉得,刚才对我说加油的时候,应该是微笑着的吧。


大概从那一天起,就认定了。

老师是极其温柔的人。

只是将那份温柔埋藏的很深。就像北欧神话里遥远的秘境。


“老师对心理学感兴趣吗?”看见老师办公桌的书架上摆着一排弗洛伊德的书籍,随口问道。

看了看我又看了看书架,老师挑了挑眉毛。“……你也对心理学感兴趣。”

我连忙摆摆手,“不不,只是姑且对弗洛伊德的著作有所耳闻的程度。”

老师嘴角勾起无声的笑容:“大概和占星也有类似的地方,心理学。”

“哦……”

我一头雾水但还是点点头。



「3」


熙熙攘攘的酒店大厅。绀色水手服和白色衬衫的缝隙间不时有普通的旅客经过,他们看着这些高中生们兴奋而又假装淡定成熟的样子嘴角浮现一抹微笑。那微笑中大概包含着嫉妒和对自己逝去的学生时代的怀念,我想。


那有幸又回到了校园中的我呢。我远远地望着自己班上的学生,试图将他们的身影与自己记忆里的修学旅行重合。他们很听话地、按照规定时间一个人也没有迟到地来到了大厅集合,大多看上去闲适自然地聊着天就像平时的课间,但一双双眼睛却又分明不时地瞟向酒店大门外停车场上的巴士。


可终究还是重合不上呢,果然。不匹配因子太多。

每个人的故事都是完全不同的标本。青春更是其中的第一级特异点。

就像明明从小患有轻度语言障碍症的我竟无可救药地爱上了文学,最终成了一名高中国语教师——这样的剧本,大概不是随处可见的吧。


“大家准备好了的话,就跟我来。”

我经过他们面前,头也未回地朝外面走去。

直到现在,还是无法在实际对话中熟练运用声调的变化。语气也好该包含的情绪也好,大脑想到了声带和口型却跟不上。

所以在日常会话方面选择了最低限度的交流方式。

因此大家好像都对我敬而远之。

似乎也存在无聊的传闻,不过我并不在意。毕竟问题很大程度上就出在自己。

大概用不了多久,学校会发现我并不胜任班主任这样的职位,把我重新任命为普通的老师吧。或者调去当图书馆管理员也说不定。

因为班主任这样的存在,从普遍意义上说是需要和学生的生活保持一定交集的。有时候甚至需要当他们的知心姐姐,倾听他们各种各样如青春痘般今天挤了明天又冒出来的烦恼。

而我与我的学生几乎没有任何私交。原因的话再明显不过了。

除了那个孩子以外……


很久之前就开始在意的那孩子。

总是梳得柔顺光滑没有一丝分叉的栗色长发。紫葡萄般黝黑深邃而又闪烁着诱人光泽的眼瞳。

明明坐在窗边角落的位置,课间却总有同学簇拥过去。午休时她的座位也总是成为她和朋友们的“便当席”。午间的阳光正好把那一块区域照得暖烘烘的,女孩子们咯咯的笑声就像是摇晃之后拉开的易拉罐可乐。


一开始看着那样的她只是想到,自己高中的时候最羡慕的就是她这样类型的人吧。可以给大家带来快乐,可以从大家那里得到快乐。而在这快乐的分享交换中又发酵出更多的快乐。而这一切都是以真诚的笑容和拔群的交流能力为基础的。并不是嫉妒那样的能力,只是看着她的时候会想:像她这样的少女,一定度过着非常幸福的高中生活吧。


但偶然的机会让我发觉,事实或许并非如此。

每当上课铃响起朋友们从她的座位散去时,她会眼含微笑地目送他们回到自己的座位,会仿佛还沉浸在刚才的某个笑话或八卦中意犹未尽一样低头嗤嗤笑着。会忽然回过神来般地从挂在桌旁的背包里掏出书本。

会在老师走进教室大家陆续坐好之后,望着空中未聚焦的某处,如释重负般地,叹一口气。


……是负担么。发觉了她的叹息之后,我不解地想道。

那些围绕着她的人气,那些闪闪发光的友情,对她来说难道实际上是负担么。


可是她很快又目光炯炯地望向黑板和讲台,在大部分同学都兴趣索然听着窗外的蝉鸣声打瞌睡的国语课上全神贯注地听着讲。

所以本以为是错觉。或者完全是因为别的事情而叹气。只不过是偶然而已。

可是偶然一旦累积起来,就不能再称之为偶然。

不止一次的在学校里撞见。一个人的时候的她,和与大家在一起的时候完全不一样的神情。

放学时没选择一起去商店街而是校门口和同学告别之后的她。

一起值日的人请假时一个人在教室做清洁的她。

以及偶尔也会在上课时发呆望向窗外的她。

她脸上有一种我从小到大都很熟悉的寂寞。以及一种完全放松状态下的自我,像是暴雨后从树洞里钻出大口大口透着气的松鼠。

嗯?为什么总是被我撞见吗。

嗯,不得不承认确实在不觉间越来越在意那个孩子了呀。

这两样矛盾的神情,无论哪一样都不应该出现在她脸上不是吗。

她沐浴着那么多阳光。同时自己也在发着光。

她没有理由不快乐的。

——如果像她这样的孩子都不能发自内心地快乐,还要怎样才可以呢。


想来想去我想到一句中国的成语:思而不学则殆。

太专业太深奥的心理学书籍我看不懂,也没时间钻研。于是从图书馆借来了许多弗洛伊德的著作。

从《臆病研究》到《性学三论》。从《论无意识》到《自我与本我》。

我一本本地翻看,却发现自己终还是迷失在了迷宫。正当我摇着头准备放弃这不自量力的心理学研究时,那孩子竟主动找到了我,说想让我担任快要废部的占星社的顾问老师。


试着让她帮我占了一次星之后我发现,占星这东西和我正在做的事情一样,都是为迷茫的路途试图找寻某种启明星般的方向标。

所以我同意了她的请求。作为她的社团顾问老师,说不定今后能够有更多机会了解她。说不定能揭开她身上也许只有我一个人注意到的谜团。

令我意外的是,那孩子似乎比我想象中还要对我抱有感激之意。

不仅发了封郑重其事的感谢邮件给我。在上国语课时变得更加专注了,有时还会主动举手朗读平时只能靠点名让学生不情愿地站起来读的课文。

在学校里碰面的时候,不管身边有没有其他同学,都会礼貌而声音清亮地对我打招呼。甚至还无意间听见过,“浅川老师不是你们想的那样啦,只是看起来高冷而已,实际上人非常好噢……”——这样对她的朋友讲着我的事。


明明对我来说就是在表单上签个名这样举手之劳的事情。

却被让我都觉得有点不知所措地,那样报答着。

我更加明白那孩子为什么受欢迎了。

这样的她,就像榻榻米上安置的被炉,没人会不喜欢吧。


于是就更加疑惑了。只有一个人的时候才会浮现出的她的表情。那种我一眼就能明白的源自内心深处的寂寞是从何而来。同时,又很享受独处仿佛终于从人际关系的麻烦和压力解脱出来的自在放松。


——“浅川老师……”

一个声音把我从凌乱的思绪中拉回现实。

“……”我一下子有些怔然,因为声音的主人竟正是占据我思绪的当事人。


大巴停在岚山町外。定下集合时间后让学生们下车自行去著名的岚山町商店街逛玩,我就一个人留在了巴士车上,闭目养神发着呆。

大家都下车后,却有一个人在车门的阶梯处踌躇着。

“浅川老师不去玩吗?”

和其他一边讨论着礼物购买计划一边兴奋地冲下车的同学不同,那孩子还记挂着我。

“来过多好几次了,这里。”我解释道。“而且,今天太热了。”

透过车窗窗帘都能感受到其炽烈的猛暑艳日。我想留在车上吹空调一定是个明智的决定,挥洒青春的汗水这种事情是只适合他们年轻人的。


可不知是否是我的错觉——透过浅蓝色窗帘照进来的被过滤后的阳光,竟在那孩子身上笼罩出一圈瑠璃色光晕。

“是啊,今天可真热……”她也望着车窗外的烈日惆怅着。但很快转脸对我说,“那,我回来的时候给老师带一支抹茶冰淇淋吧!据说是这里的名产噢。”


“……不必了。”我习惯性地回绝着,“而且在路上就会被高温熔化掉的吧。”

“那我就买了之后跑着回来!跟太阳赛跑,看能不能从他手里保护住冰淇淋!”

似乎是说出口后才意识到自己说了听起来比较幼稚的话,再加上我对她的执念略感惊愕下的一时沉默,她害羞地歪着头,嘿嘿笑了笑就跳下了车。


“……”

我的目光不由自主地从车窗追逐她而去。

她跑向在不远处等着她的朋友,然后像在解释着什么。一面挠着头脸上是不好意思的笑容。接着双手合十拍了拍像是说了“抱歉抱歉,我请你们喝冰饮吧”之类的话而她的朋友们也似乎并无所谓地摆了摆手,便一起朝岚山町的入口走去了。


我默默地望着她的背影。果然刚才不是我的错觉,那个栗色头发的小小背影,在耀眼的阳光下分明发散着瑠璃色的光晕。


我想我更加确信了。

——像她这样的孩子,没有理由不快乐的。

——她一定要拥有发自内心的快乐才可以。否则,这个世界就一定哪里出了问题。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