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下個月的今天

作者:Dr.彭德
更新时间:2019-11-24 12:49
点击:811
章节字数:2382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逢田梨香子,現在慌得一批。

儘管她對不擅長做的事經常不知所措跟不知所措、還是不知所措,但還是能好好做到能勉強讓人見的那種程度。

……好啦,大部分都是被嘲笑就是了。

「哈哈哈哈,你這、這是什麼鬼!」

比如被小宮有紗嘲笑什麼的,已經是家常便飯。

遮羞布、遮羞布。找不到布就默默把盒蓋密閉,梨香子抱緊緊盒子遮羞那黑漆漆的不明物體。懶得反駁什麼,她詛咒有紗笑死算了。

「對你的眼睛真是抱歉啊,這什麼鬼就是熱巧克力熔岩蛋糕。」

大概。

「抱、抱歉、我…我實在、有眼不識泰山,這是你自己做的嗎?」

「當然是──」

根據逢田さん的說法,她是去超市買現成的漢堡肉。

「當然是超市買來的啦,怎樣你開心了吧?繼超市漢堡肉之後又再多一個黑我的萬惡之源、傳奇之梗,哈、哈……哼!」

笑,想笑都笑不出來了。

我不是、我沒有。有紗連忙搖頭否認──根本沒打算造梗。除了梨香子沒人敢稱為第一,她頂多只能算是梨黑界第二把交椅。

「抱歉抱歉,真的不是故意笑的……不過…既然是買來的,為什麼那麼生氣?」

「才沒有。」梨香子把盒子抱緊處理,「我、我是在取暖啦,對啦、取暖、怎樣,天氣很冷不想浪費熱量嗯…說、說話!」

「那逢田さん,我可以提一個問題嗎?」

「你的一個問題都很可怕,不行。」

「你…拿熱巧克力蛋糕取暖是何居心?」

「我、我是幫蛋糕取暖!」

「它本來就是熱的啊。」

隨著吐槽,猛然一陣咕嚕嚕尷尬的聲音──肚子叫了,阻止兩人爭吵。

吃飯皇帝大,那個不看場合肚子叫的皇帝就是有紗這吃貨。

「……早餐還沒吃。」

等待拍打餵食。有紗揉著肚皮,委屈地扁起嘴、目光楚楚可憐。

「給你啦,反正我吃過了。」

「真的嘛?太好了!」

整個人像瑪O歐還瑪利O同手同腳跳撞磚塊那般,騰空飛起。有紗一下子失落、一下子又容易高興的跳起來──唯有提到吃飯,梨香子才會覺得成熟的有紗像個孩子。而自己符合年長姐姐的身分再帶小孩,至旁邊大樹下的座位慢慢享用甜點。

再度打開盒子,那是不久前才被嘲笑的熱巧克力熔岩蛋糕。裡面因為跑步的上下左右碰撞位移,盒子內到處沾染巧克力液體,愛心造型之類的巧克力小裝飾也散落一旁。

「這、應該是超市關門前便宜賣的瑕疵品吧?」

「瑕疵你個頭啦!」

才不是呢,有紗笨蛋。梨香子低下頭,風吹來很冷,她的髮凌風飛舞狼狽不堪的程度,與稍早與有紗會面前有過之無不及──她都想寫一個大寫的慘字紀念整個早晨的遭遇。

「幹嘛要為了一個盒子裡的東西那麼努力嘛……」

有紗沒說話、梨香子也不說話,死盯著地板發呆。兩人之間瀰漫著迷之沉默,除了風聲、人聲、車聲外幾乎沒有其餘雜音。過了一會,梨香子頭上彷彿有風拂過癢癢的,正想確認是什麼,一抬頭差點被有紗揮過的手掌猛地巴頭。

「喂小心點──在幹嘛啦?」

「奇怪……你頭上白白的,這什麼粉……」

糟糕。

逢田梨香子,現在慌得一批。

儘管她對不擅長做的事經常不知所措跟不知所措、還是不知所措,但還是能好好做到能勉強讓人見的那種程度……大概、或許、應該、可能…嗯。

家裡一團亂並不是遭竊。房間衣服、褲子、裙子全離衣櫃而去,廚房內秤子、攪蛋器、鍋子,麵糊、奶油還在桌上跟鍋碗瓢盆到處碰撞。

早上五點就起來搞事了。到底是哪裡開始失控的呢?她一度懷疑是知識與時辰分配的錯,找個東西怪罪──機智梨香子不會受傷。

安慰完然而並沒有什麼用。蛋糕置入盒中熱熱的沒放涼,現在的她距離約定時間只剩下十五分鐘,否則等待前方的就是遲到。嚇得她拿起手邊開封的麵粉過來,「梨香子別擔心,對…先深呼吸,啊世界──」

她說服自己冷靜,老天給她拍了一場整人環節──麵粉夾鏈袋隨著擠壓的空氣噗哧噴她一臉白粉。

……真是美麗。


「奇怪……你頭上白白的,這什麼粉……」

沒有弄乾淨嘛。她慌張地在不破壞髮型的狀況下迅速揮頭,似乎沒什麼用,反而讓白色的部分變成挑染的一部分。

「……頭皮屑嗎?」

「誰跟你頭皮屑啦!」

這個人難道除了惹人生氣的天賦外,其他的技能不點一點嗎?

「別跟我說話,快滾開啦、煩死了討厭。」梨香子扭過頭不再說話。

拍拍,不理。拍拍拍,又不理。拍拍拍拍,好煩。

「你幹嘛啦,小──」

映入眼前的是一個正常的蛋糕。

「只是跑步弄亂而已。這樣子,如果說是蛋糕店買的,我也相信。」

巧克力做成的愛心,以草莓果醬寫著「Happy Valentine's Day」已經插回蛋糕最上頭,抖落糖粉修飾塗抹得不均勻歪七扭八的奶油──有紗不但把懷裡的蛋糕整理好而且還能看了。雖然不甘心,意外的……還不錯。

「外表好哪有什麼用。反正這只是超市買的瑕疵品……」

那雙修長的指尖拿取邊上的叉子一刀一刀往蛋糕招呼,一口、兩口就剩一半,接著梨香子眼睜睜看半個蛋糕消失在那張無底洞裡。

這什麼大嘴巴兩三口蛋糕就不見了,「你、你吃那麼快…幹嘛啦?」

「嗯~因為粉好吃咩,尼在哪家超市買的壓?」

「沒、沒什……啊其、其實是朋友做的,你看你,嘴邊都是巧克力。又沒人跟你搶……」

梨香子掏出手帕,擦有紗的嘴角。

「好吃啊,朋友?怎麼沒聽說,是在哪做?」

「她開小型工作室接單訂做,不是每次都有啦,看她…呃心情!」

「那可以請你幫我跟製作人道謝,很好吃喔……是我喜歡的口味。」

「喔……我會告訴她的……」梨香子小聲得近乎氣音般補充一句:「……謝謝。」

突然有紗「啊!」大叫嚇梨香子一跳,「抱歉啊梨香子,我把你的蛋糕吃掉了。」

「沒、沒關係啦……反正本來就是給你的。」

「下次換我回禮吧,可以拿給你嗎?」

「不用、客氣啦。」

本來要拒絕的,並不是想得到什麼回報。不如說,梨香子本來就不期待有紗能回禮什麼……這只是她單方面的一廂情願,一則小小的、應該隱藏的情感。

「不行!」

有紗突然攥緊梨香子的手,眼神十分認真,給人不容許拒絕的氣勢。

「嗯好吧……什麼時候拿?」

「我想想喔……」

手放開了。有紗轉而摸著梨香子的頭,或許應該說是拍掉頭上的粉塵呢?梨香子分不清楚,只是覺得被摸著頭並不討厭。

她抬頭就是那雙──她很喜歡的澄澈的、深邃的眼神,在兩人目光交會那瞬間,對方咧嘴一笑。

「當然是,下個月的今天。」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