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英勇支薪

作者:Dr.彭德
更新时间:2019-11-24 12:44
点击:868
章节字数:3012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反正你今天就要給我加薪。」

大門震開之前,小宮有紗早為逢田梨香子的諮詢(質詢)做足準備。


一枚、兩枚、三枚。

慘慘慘,頂多只能點一杯啤酒。結束這回合。

攤開錢包,挖開每寸角落細數僅存無幾的硬幣,逢田梨香子眉頭一皺發現案情並不單純。

時間不多了。天際裂開火紅色的河流,燒灼她那特色的倒八字眉。

「待會聯誼就靠你啦~逢田前輩。」走過來的後輩靠在桌邊,作勢喝酒。

梨香子被嚇到,錢幣叮叮咚咚落滿地。

「喔喔喔~不愧是前輩,錢都擠到塞不進錢包裡。」

「是、是啊,啊哈哈……看我的吧!別擔心。」

沒問題,今天是發薪日。這個月開的幾個大刀都順利出院了,肯定沒問題。她撿起零錢扔進包裡七上八下的,手帕擦掉額上冷汗拍胸脯掛保證。

前輩照顧後輩們是應該的。

「……嗯沒問題的,梨香子。」

目送後輩去茶水間跟同期的喝咖啡、聊是非,她就想加入他們。

可惜不行。她與同事間年齡並沒有差多少,也就五到十歲以上吧?還有些人早就有家庭,還當幾個孩子的父母。表面上是僅僅幾個數字的變換卻在現實中撕扯一道跨不越的鴻溝。

手術台如戰場,術台上梨香子是Hunter,眼明手快一刀命中病灶,可是唯獨情場上是Loser,聯誼上屢戰屢敗卻也屢敗屢戰,至今都找不到交往對象。

今晚肯定會有所改變。她握緊拳頭發誓,一定要找到那盤天菜狠狠吃掉。

「逢田梨香子加油,欸、欸、喔──!」

「逢田醫生、逢田醫生,你的薪資單。」

握緊拳頭鼓勵自己時,會計悄無聲息出現嚇得逢田虎軀一陣。

最怕空氣突然安靜。不敢看來人,她道謝,以機械人般喀擦喀擦的僵硬動作接過薪資單。

等會計離開,她轉身跑到無人角落搞自閉,死盯黏貼著接下來一個月生機的信封。

真奇怪,平時那精準縱橫病原的雙手不受控,上下顫抖個不停。信件封口難以撥動,死活都撕不開。她不願破壞信封的完整度,努力發揮醫者手術室打磨的耐心,死命抑制不耐蠢蠢欲動,經過長達三分鐘的奮鬥終於看到了薪水。


「反正你今天就要給我加薪。」

不顧轟飛院長辦公室大門,撞上牆還在原地震盪,梨香子已經奔到小宮有紗面前好好展現她的英勇之心。

「嗨逢田さん。」

「嗨你個頭啦,快給我交代。」

一般人跟老闆這樣說話,早就捲舖蓋說掰掰了,整醫院上上下下也只有梨香子敢跟有紗針鋒相對。

「缺膠帶這種事情去跟庶務說吧。」

「誰跟你膠帶,我是說交代、給我的薪水一個交代!」

作為這東京分院的資深元老沒有功勞也有苦勞,但是她的薪水跟她的錢包一樣逐漸乾涸。

原因就是眼前這個罪魁禍首。

小宮有紗晚逢田梨香子幾期進醫院。那平坦的前額、深邃的大眼、挺直的鼻梁、豐滿的下巴組成吸引人的精緻五官,又手腳修長,配上那曲折如蛇的身材,時常令人嚴重懷疑是否為專攻整容的最佳代言人。

可惜不是。有紗生得一副好皮囊,腹裡也有好幾分墨水,想當初她跟隨梨香子麾下,手把手帶大是謂第一高徒。有紗天資聰穎提點幾下便迅速上手,本身也經常加班在梨香子背後跟上跟下、學習技術,沒多久便成為梨香子手術室中的最強戰友。

究竟是天才造就她的努力,還是努力成就她的天才?

外表亮眼、氣質逼人,能力出眾、社交手腕高超,深得信賴,誰不喜歡?就在有紗於梨香子手下磨蹭兩三年成功出師之時,沒想到殺出了女兒控董事長,按捺不住急於告知天下的思念跳出來認親。轉眼間有紗就比自己高了幾個職位,一躍二跳三級飛,坐上東京分院院長這等大位。

跟出眾外貌相反。這人是個殘念系美人,她有個壞毛病,唯一的缺點。

「整天懟我很有意思嗎?」

「嗯是挺有的。」

「……呃、喂,但我不覺得有意思好嘛?你忘記幫我簽核薪資,害我今天結束前差點拿不到,你根本是裝脫線的傻佈局,實際上是故意的吧?你整天懟我也就算了,現在還扣我薪水。」

「哇意思是平常懟你也沒關係?」

「呃,不對、不准、不行……你你你、你這個人太太太、太……惡、惡、對,太惡毒了。」

「嗯。」

「你這個壞、壞人。」

「喔。」

「你惡毒、你壞人……你、你混帳,你、混蛋,你脫線,你、顏、藝。」

「最後那個你也不遑多讓啊。」

「呃……反、反正這邊扣扣、那邊扣扣,到底要不要我活啊!」

「嘛嘛嘛,姑且先不論薪水──」

有紗扣上病歷,別著手走到梨香子身側。

「逢田さん你的聯誼挺多的啊,該不會全東京二十三區都跑遍了吧?」

「什麼姑且不論……喂喂喂你怎麼知、不不、不對,絕對,絕對沒有這回事……而且關你什麼事。屬下下班去哪兒,老闆也管不著。」

「怎麼會管不著。花費太兇了,你這人耳根子軟,一被叫前輩就飛上天,屁顛屁顛負責出錢都快變成月光族了,萬一影響到生活,會對工作造成影響。」

「那、那那你也不用扣我薪水啊?你扣我薪水不就對我工作造成影響,小心我辭──」

「不准,逢、田。」

有紗欺身到梨香子身旁,扭著脖子與她高度平行、圓睜環眼死盯著她,梨香子頓時失聲,有紗威壓逼著她後退好幾步,直到腰際嗑上辦公桌。

「你想背叛你的病患嗎?」

「抱、抱歉……」

轉眼間,梨香子已經成為有紗雙臂之中的獵物了。

「對不起,我好像太激動了點……」有紗揉了揉眉心,「我已經幫你繳交健保、厚生年金、所得稅、住民稅、房租,留下交通費跟飯錢那些基本生活費,這樣就夠了吧?我把給你的獎金換成醫院相關企業的股票。不要再去那種地方,拜託你了梨香子少花些錢,多愛自己一點吧。」

有紗聲音放柔了些,拍了拍梨香子的肩膀,替她整理聳高肩膀而皺掉的衣領。

「嗯……」

有紗說的,確實有幾分道理。梨香子也承認、她也知道,自己老是把錢花在聯誼請客,她也不是第一天知道了,自己的縱容讓後輩找她喝酒、聯誼,不過是為了湊分母。

現在她搞不明白了。究竟她是為了談戀愛而聯誼,還是為了聯誼而談戀愛。

「雖然噗──四捨五入三十歲確實會擔心,不過你放心。」

「喂──你這傢伙──笑了吧、你笑了吧?根本還沒三十好嗎,我就知道你只會笑我!」

「差一兩歲也沒差多少嘛。」

有紗繞到一側,拍了拍梨香子的背向前推。

「一定會有人喜歡你。快去工作吧。工作就是為了生存,生存才能找到愛情。」

梨香子順著推力往門前一陣踉蹌,窗外的暮色早已逃逸無蹤,只剩無盡的黑暗注視著她。

一定有人會喜歡我。你為什麼能那麼肯定呢?

「吶那個、那個啊……有紗,我有時會想一個問題,活了二十多年不管如何奮鬥,直到現在仍然孑然一身。」

突然梨香子記不清有多久沒叫過有紗的名字,是有紗當上院長的那一刻嗎?

所有的醫生都從實習醫生當起,不管是有紗還是梨香子皆是如此,儘管有紗年齡較小但兩人亦師亦友,有紗學習梨香子精湛的技術,而梨香子則學習有紗獨到的觀點,教學相長。

直到董事長敲響醫院的鐘聲,聲波化成攻擊梨香子的驚雷。

失去互相提點的夥伴,梨香子好陣子難以問診、不願開刀,失卻了與有紗吵架的霸氣,老虎沒了氣勢還能當老虎追捕獵物嗎?

逐漸壓抑起心思,成為貓咪的她只能弓著身子過日子。而有紗則相反,這人只會往前看,遭遇阻礙也是拚命向上爬,一下子,就只是一下子,她離自己越高、越遠了。

「吶、有紗,還有誰、會喜歡我呢?」

難解之謎令雙眼朦朧、壟罩一陣熱流,這大概是梨香子最需要攙扶的時刻了。

有紗握住梨香子的手支持著她,溫暖的雙手撫慰冰涼的臉頰,朱唇急於傾訴失去耐心,情不自禁碰觸那柔弱得與自己相似的存在。

依依不捨離開交融的氣息,有紗緩緩說:「……就是我啊。」

一時之間,梨香子彷彿聽見加護病房中的機器撫平電波曲折,那平整不祥的線條哀戚刺耳得控訴沉默。

「啊啊我、我的意思是說,我相信會有人喜歡你的……快快、快去工作吧,我還得巡房。」

平時颯爽的身姿只見逃離領地的狼狽。那張大辦公桌上被主人撇下、獨自響起通知的手機,喚不醒徒留原地的茫然,只能與待機畫面的聯誼吃相乾瞪眼。


完。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