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章 回目108

作者:羽下立为翌
更新时间:2019-11-22 20:04
点击:313
章节字数:2150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萧含光转眼看了看,那宫装并无不妥,内务府做事向来妥帖,怎敢将王后的尺寸弄错?便伸手过去,由着冷菊将宫装附上她的身子,即便着了中衣,萧含光亦是感受到冰凉的丝绸透过薄薄中衣的瞬间,她打了个寒颤。


冷菊意识到不妥,停住了正在动作的手,问道:“主子,是否不对?”


“无碍,只是这丝绸过冰了些。”萧含光说着,整理了一把衣襟,宫装便妥帖地穿到了身上:“这是产自东北极寒之地的冰蚕吐的丝吧,往常的蚕,哪有这般凉的。”


冷菊亦是意识到了此宫装的不同之处,蹙眉道:“您有轻微的寒症,平日里受不得这些物件儿,虽说当日是要穿在外层的,到底时辰长了要渗进中衣来,不如换一套的好。”


暖竹点点头,上手摸了摸那冰蚕丝制的宫装,惋惜道:“唉,如此华丽的宫装,夏日里穿定是凉爽的,冬日里却决计穿不得了,不晓得内务府是如何办事的,分明知晓主子受不得这些,还要将此做成正红色送来,这下可好,想送人都不能了。”


正红色只得王室穿,再准确些,便只能大王与王后穿,旁的人只得穿与正红相似的颜色,暖竹才因此犯了难。


“不妨事,趁还有些时日,着内务府再做一件便是,这件便留着,夏日里承影容易中暑,留着给她穿吧。”萧含光笑盈盈地说着,将宫装脱下,交于冷菊妥善安置了。


“主子惯会想着姬大小姐,都不想想,明年夏季我们可能不在宫中呆了,再说了,咱也不差几匹冰蚕丝,到时候再做便是。”暖竹口气中酸溜溜的,瞥一眼站在一旁仔细听自己说话的冷菊,又道:“可再怎么,亦是比某些人强的。”


冷菊何尝听不出她话中的意思,笑着摇摇头,伸手摸了一把暖竹的脑袋:“你啊,怎知我不曾吩咐内务府予你做件新冬装来?我看眼下,便快要送来了。”


萧含光掩口笑着,看她二人你来我往的说话,倒是减了些烦闷:“暖竹,你可是要与冷菊在一处跟着我一辈子的,看在她亦予你做了一件冬装的份上,莫要念她了啊。”


主仆间又调侃几句,果真如冷菊所言,内务府将两套新装送来了合卺殿,来送东西的小厮还说,那是冷菊吩咐了特意为暖竹姑娘裁制的,嘴甜得紧,暖竹心下欢喜,便赏了他些小玩意。


试穿了新衣,暖竹对冷菊的态度果然好了些许,又让萧含光抓到而嬉笑一番。


离盛典愈近萧含光心中的不安之感便愈烈,她总觉着何处不妥,却并未发觉,只得按着先前的谋划按部就班。


冷宫那边,姬承影安置妥当了,萧瑾亦接到了周昌发去萧城的王旨,携了萧夫人与萧含凌一道进了蒿城住下,而那些为周昌削藩的诸侯,亦是不日均到了蒿城,众位王公贵戚,世家大族齐聚一堂,为恭贺周昌登位一周年。


因着蒿城人数骤然增加了许多,蒿城的巡查军队任务便随之繁重,萧瑾为表忠心,主动予周昌请奏,将护送家眷的一万萧家军暂时编排到整个防城军队中,减轻巡查军队的负担,见萧瑾这般主动,王脊檩不得已,亦是将自己随行的一万士兵编排进了防城军队,周昌欣然应允。


姜氏作为此次王宫宴席食材供应者,族长已让周昌的人掌控,不敢轻举妄动,各位侍郎、尚书等亦是手无缚鸡之力,而能与周昌对抗的萧氏军队与王脊檩的军队已几近收编,周昌觉着,自己定是可以倚靠此次盛典宴会,将那些不满已久之人,一网打尽了。


“准备妥当了吗?”乾元殿内殿,烛火已然熄灭,周昌的身形隐在黑暗中幽幽问道。


更暗之处蓦地响起一个声音:“禀主子,俱妥当了。”


“明日宴席一开始,你便与其他人一道去搜寻,务必要将物证全数带到长春殿,寡人要看他们惊慌失措而后痛哭流涕又下跪求饶的脸。”周昌冷笑一声,对于明日的宴会,他势在必得。


那暗卫潜伏着,低沉而坚定的答了声是,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明日,便是寡人真正登顶的时候,”周昌在除他以外空无一人的内殿狞笑着:“父王,你未完成的心愿,儿臣即将完成,到时,儿臣便是周室最伟大的王了,哈哈哈哈哈哈...”


与此同时,合卺殿。


“是否皆备妥了?”萧含光站在桌案前画着一副千里江山图,仿佛随口一问:“或是说,还未曾有对策?”


“主子,”冷菊在一旁研磨,看着萧含光挥洒自如,胸有成竹的模样,淡然笑道:“您只管明日携公子前往长春殿便是,其余的事,奴婢皆是预备妥当了。”


“那爹爹那边呢?”萧含光复又问道,她抬起头,目光灼灼地盯着冷菊:“爹爹是否应允了我那件事?”


“事到如今,老爷不应允您亦是不行了。”冷菊笑地有些无奈:“周昌已起了动萧氏的心思,老爷便是再如何忠君爱国,亦要为庞大的萧氏家族着想的。”


萧含光点点头,将最后一些点缀画好,那千里江山图便算完成了。


“主子近来的画技恢复了许多啊。”冷菊同她一道观赏了片刻,赞叹道:“您是不知,您自遇上了姬大小姐,手艺不知生疏了多少呢!”


暖竹从外面进来,呵了呵手,笑道:“是啊是啊,冷菊说的在理。”


“瞧你们说的,”萧含光将那水墨画仔细看了看,辩解道:“我倒是觉着无往日并无二致。”


“非也非也。”暖竹笑意不减地道:“您自遇上了姬大小姐,再也未沉下心来作画过了,倒是时常舞剑,奴婢看了,都能看出您的画技有所下降了。现下倒好,姬大小姐关在冷宫,您的画技才恢复了,看来,她在冷宫也非全然坏处嘛!”


“你要这般说,仔细承影知晓后作弄你一番,看你以后还敢不敢。”萧含光也不恼,任由她们二人调侃自己,只吓唬了一声。


暖竹捂着心口作出一副害怕的模样:“哎呀主子,您可莫要告诉姬大小姐嘛!”


“你啊,主子故意吓唬你的。”冷菊见她在一旁朝自己挤眉弄眼才知晓她也是故意这般的,当即笑出声来。


三人又将次日的计划完整说了一遍才各自散去。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