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章 回目106

作者:羽下立为翌
更新时间:2019-11-22 20:04
点击:210
章节字数:2065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奴婢自是同意主子的做法。”冷菊下意识地便认为萧含光说的是抓到奸细之事,便道:“他若敢诓骗我们一二,杀了便是...”


萧含光未听完便不由自主笑出声来,打趣她道:“冷菊,我说的是你与暖竹之事啊。”


冷菊拿着萧含光先前那副字帖便僵住了身子,面色如常,萧含光却能感觉到她的浑身不自在。


“你倒是说说,你愿意与暖竹...”萧含光顿住了嗓音,她知晓冷菊的窘迫,便不再往下言。


沉吟半晌,冷菊终是予了萧含光一个她内心深处的答复:“若暖竹允了,奴婢便愿意与她,一道侍奉主子与姬大小姐,忠心不改。”


萧含光自晓得了与姬承影的感情后,对暖竹与冷菊二人之事颇为上心,原本便察觉到一丝猫腻,从冷菊受伤那次过后便成了证实。她晓得她二人迟迟未表明心意的缘由中定有顾及她的成分在,暗地里与姬承影俱是为两人着急。


她是主子不假,亦是暖竹冷菊一道长大的姐妹,她们拘着礼数不敢逾越半分,她便想为她们铺路搭桥,如冷菊这般沉稳妥帖,如暖竹那般乖巧细腻的婢女,萧含光任是嫁出去哪个都要心疼许久,正巧她二人互生了情愫,皆大欢喜。


莫看暖竹是个坦荡的,每逢遇上冷菊之事便要扭扭捏捏,而冷菊亦是因着暖竹便要换了个人似的,萧含光从二人身上看到了自己与姬承影的影子,觉着分外甜蜜。


“那你便去问她,是否愿意应允,”萧含光站到窗前看着一众人在殿外的庭院中忙忙碌碌的模样,笑道:“此事若你不亲去,便做不得数。”


冷菊自然明白主子话里话外的意思,应下后便出门追暖竹去了。


迟则生变,萧含光一贯是喜欢速战速决之人,昨夜才与众臣会面,现下不过是翌日清晨,她便派了人去探听今日上朝的事。


若当真有不怕死的,不顾场合将她的谋划说出来,也勿怪她翻脸无情了。


暖竹冷菊皆是不在,她便慢悠悠地颇有闲情逸致的在后园里舞了半个时辰剑,直到去探听消息的暗卫回来。


“朝事如何了?”甫听到一阵清风声响,萧含光便顿住了脚步,将剑放下来问道。


暗卫跪在她身后轻声道:“回主子,一如主子所料,与往日并无二致。”


看来那些人俱是识相得紧,萧含光心底计较一番,开口道:“下朝后,将常灿带至杞梁殿侧殿,便说本宫要见即可。”


“主子,现下可是青天白日...”那暗卫一僵,不知萧含光的用意何在。


萧含光转过身,眸光灼灼地盯着他,他的头埋得更低了,只听耳边响起一句轻柔的话语:“明目张胆的做便是了,偷偷摸摸反而惹人起疑,晓得吗?”


“是。”暗卫领了命,再次出发。


片刻后,冷菊回来了,望萧含光耳边说了些什么,萧含光嘴角微勾便朝着合卺殿一间废弃的柴房走去。


受审讯的小厮还在里面哎呦哎呦地叫疼,看守他的小厮则蹲在一边嘲笑他:“我说你啊,在合卺殿当差,竟敢惹到暖竹姑娘,你明知暖竹姑娘是娘娘身边的人,当真是没眼力见的,活该受苦。”


萧含光甫踏进门便听到这样一句调侃,当即明白这看守小厮并未知晓暖竹打那小厮所谓何事,倒是对那小厮起了一丝恻隐之心。


“你出去吧,本宫有话要询问他。”


看守小厮一看是主子驾到,手忙脚乱地从地上爬起行礼,得到指示便出了柴房,冷菊在门口守着,与他笑道:“今日之事莫要传出去,我不想听到合卺殿苛待宫人的传言,这个你拿着,下去吧。”


冷菊赏他的不是那些承受不起的贵重玩意儿,小厮接过来便眉开眼笑,千恩万谢的走了,他一直觉着那柴房里的倒霉鬼定是做了何事惹到暖竹,而萧含光怕事情传扬出去会影响合卺殿的声誉,便亲自来问。


待人走远,萧含光将门合上,地上被打地遍体鳞伤的小厮才努力挪到她的脚下,泪眼婆娑地恳求道:“王后娘娘开恩呐,小的没有诓骗暖竹姑娘,是真是假您一查便知,求您看在小的坦白的份上,放了小的吧。”


他说话的声音愈来愈小,生怕惹了萧含光不快,再遭一次罪。


“本宫已然查明,你所言句句属实,”萧含光看着匍匐在地上的卑微的小厮,厉声道:“不过,你虽未曾诓骗,却也造成了许多损失不可弥补,所谓死罪可免活罪难逃...”


“娘娘,娘娘,”那小厮觉着不妙,赶忙道:“小的愿意将功折罪啊,求您发发慈悲,给小的一个机会,刀山油锅,小的万死不辞啊,求您了!”


萧含光一早便料定他会如此,先前说要罚他,也是想听他主动的话,便顺着他道:“哦?你愿意叛了你的大王?若他知晓,你可是要死的,你不怕吗?”


“怕,”那小厮颇为无奈地举起双手擦了擦眼泪,哽咽道:“小的怕死,可大王那边,若小的无用了,他亦会寻个由头处死小的。小的知道的事太多,依着大王的性子,想必您再生事,他便会毫不犹豫地处死小的,您向来宅心仁厚,跟着您反倒有一线生机,小的定不会叛了您的,求您给小的一次机会吧。”


萧含光仔细看了看他,不似作伪,便心下一软,叹了口气:“罢了罢了,本宫可饶你不死,今日之事切莫让周昌知晓,你便在合卺殿继续当差,照例去乾元殿送消息。”


“您的意思是,要小的送假消息过去,糊弄大王吗?”小厮倒是聪明的紧,难怪周昌要选他来潜伏,一针见血地说出萧含光的意图。


萧含光点点头:“你只需混淆视听,让周昌明白合卺殿并无不妥之处便可。多余的话莫要再问。”


她冷然的睨他一眼,将他吓得额头渗出冷汗,连连点头:“小的知晓了,您安心。”


冷菊进来予他解开绳索,冷笑着警告道:“我会在暗处留意你,若你还敢做出何种危害合卺殿之事,嗯?”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