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 回目98

作者:羽下立为翌
更新时间:2019-11-19 21:30
点击:201
章节字数:2037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果不其然,自那日周辞晗为毒蜂蛰咬,萧含光奔回合卺殿照看他而抛下了独自在乾元殿的高高在上的大王周昌后,周昌便愈发不待见他的大公子。周辞晗因着毒性未消,休学三日,周昌不想看到二人母慈子孝,便消停了几日。


冷菊已然苏醒,将那日夜晚发生的事告知了萧含光。得知那册子是从当日拍马屁的大臣家中搜出来,为周昌的暗卫抢夺了去,萧含光的面色明显凝重了许多。


想必周昌通过那册子,寻到了许多重臣的把柄所在。而那把柄,恐怕多多少少会与萧氏有所牵连。无怪他急于想得到自己,萧氏牵连甚广,若连根拔起,对前朝,甚至整个国家俱是要伤筋动骨了吧。


待周辞晗康复去了国学,萧瑾与王脊檩却率军班师回朝,周昌亦错失了与萧含光周旋的最佳机遇,整日日理万机地除去上朝,便是在乾元殿处置奏折。


萧含光则趁机联络了萧城姜氏的三少爷与孟氏二少爷,在全国上下大肆宣扬此次东部八城叛乱首尾之事,一时间,引发了全国黎民百姓的关注。


冬临一旬过后,萧瑾与王脊檩终是领着一众将士风尘仆仆地从前线赶回蒿城。


周昌为此举行了盛大的庆功宴,加封穆侯萧瑾为镇国公大元帅,爵位世袭罔替,绝不降级,加封王脊檩为临侯,爵位自三世后降级承袭。


其余人等论功行赏,皆是得了些许好处。


庆功宴毕,隔日接便是周昌亲审叛军首领刘昱。


这日,不知为何,萧含光的眉头跳个不停,仿佛有祸事要来,好在她已准备妥当。庆功宴时,萧瑾得了镇国公大元帅的名号,便已让萧含光起了疑心,而提审刘昱,更是为萧含光敲响了警钟。


勤政殿。


众位前朝要臣俱是看着刘昱,此时他已是穿了囚衣,蓬头垢面,全然失了当日源城城主府内的风范。


“罪臣刘昱,寡人且问你,你何以要起兵造反?”周昌施施然坐在王位上,居高临下地斜睨着跪在下方的人。


刘昱动了动,绝望的冷笑声便传遍了大殿每一处:“哈哈哈哈哈哈,周昌,你这般问我,当真可笑,难道,你不知我为何要反?”


“呵,”周昌并不为所动,略带心烦地想要快速结束这场已有定局的审讯:“你若从实招来,寡人便给你个痛快,否则...刑讯司可叫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好大的威风啊,周昌小儿。”刘昱自殿中站起,环视一周旁听的大臣们,那些人俱是对他不屑一顾:“老子反便反了,你现下纵是有萧瑾这般人物相助,周国离覆灭怕也不久,怎么,你还想撬开老子的嘴吗?”


周昌最是厌恶旁人唤他以大不敬,当即拍案而起,怒道:“看来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了,寡人听闻你谋逆时打着叛臣姬重的名号,想必你忠心得紧,那寡人便赐你忠心致死!来人!将罪臣刘昱拖下刑场,处三千六百刀凌迟之刑!”


话毕,在外候命的巡查队便进来,欲要将刘昱拖下去。


“大王三思啊!”封亭玉眼见审讯要草草收场,赶忙上前劝道:“叛臣尚未审出何等有效讯息,大王切莫要为此动怒,若这等乱臣贼子还有余党蛰伏,对我朝岂非是祸害未清?”


常灿闻言亦是站出来劝道:“大王,臣以为左相所言极是,刘昱身为叛军首领,定然知晓此番叛乱的关窍,还望大王三思,暂且饶他性命,关押至刑讯司严加审讯。”


周昌眸光在左右二相之间转了几番,嘴角露出一抹意味深长地笑意:“也罢,寡人何须与这等乱臣贼子计较一二,便依了右相,压至刑讯司,严加审讯,务必将他的嘴撬开,审个水落石出。”


“大王圣明!”一众臣子皆是跪倒在地,山呼万岁。


周昌挥了挥手,内侍总管喊了退朝,众人散去。


“寡人想起,尚未为穆侯之子萧含凌赐婚一事,你可有合适人选?”回乾元殿的路上,周昌提及此事,随口问道。


内侍总管跟在身旁,沉吟了一瞬便答道:“奴才心下倒是有一合适人选,只是...”


他顿住声响,偷瞄了周昌两眼,见他神色如常,便大着胆子接着道:“只是,若您当真赐婚,岂非是助长了萧氏的气焰?到时您于萧氏,更不好拿捏了。”


“你说的,可是常灿的幼女?”周昌一听,便知他的心思,阴翳的眉眼眯着,握紧了手中的龙椅把手:“萧氏便是再张狂,寡人亦能将其制服,常灿,不足为惧。此番平叛,萧含凌亦是有功,寡人赏他升了一级,与常氏女相配,甚佳。”


“大王思虑周全,全不是奴才能企及的。”内侍总管俯首领命:“奴才这便去拟旨,着他二人速速完婚。”


“好,离年节尚有两月,便要他二人在这两月之内完婚。”周昌在心底计较一番,算出一个紧凑的时日,他对萧氏,势在必得。


不仅是萧氏女萧含光,还有萧氏的兵马,权势,一切的一切,他俱是要收入麾下。


一如当日对姬氏一般。


合卺殿,萧含光自庆功宴便再未见过周昌,想必他已为了审讯之事焦头烂额,抽不出功夫来对付自己,便稍微放松了些。


“你说,内侍总管与周昌言,要与哥哥赐婚与常氏女?”萧含光听了姬承影带来的消息,震惊之余,赶忙修书一封,快马加鞭地送去萧城。


萧瑾在庆功宴后便带领萧家军回了萧城,按着往常的行军速度,当下应到了封地内,想必很快便可接到自己的书信了。


“晔儿为何如此慌张?我记得当日我们一同前去萧城,你便打算为哥哥保媒,将常氏女求娶至萧家的,他虽言明心有所属,到底男子三妻四妾为常,现下难不成改了心思吗?”姬承影不明白,当时二人去萧城时,萧含光分明亦是打算与常氏联姻,此刻周昌赐婚,名正言顺,为何她要修书一封告知萧瑾要他早做准备呢?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