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 回目95

作者:羽下立为翌
更新时间:2019-11-18 18:53
点击:186
章节字数:2038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周昌信了萧含光的话,并非他是轻信,而是他了解萧含光的为人,她厌恶宵小,为人处世俱是光明磊落的,全然不若后宫旁的女子一般,使那些个阴谋诡计害人,故而萧含光说她与姬承影清清白白,他便全然信了。可他亦知,萧含光的心,不在他这里。


无妨,今夜过后,行过夫妻之礼,萧含光便可明了,她早已是周室的王后,萧氏并非他的归宿。


思及此,周昌有些兴奋,看萧含光的眼神愈发黏腻,透露出些许征服的欲望。


萧含光感受到他的变化,与姬承影像她求爱时全然不同,心下泛起一股恶心,微微蹙了蹙眉,却又不动声色,她从未感到如此厌恶过周昌,又必须等他下一步指示。


“过来,替寡人更衣。”周昌说着,便展开双臂,待萧含光顺从的将君王独享的王袍褪去,又道:“若你日后为寡人诞下麟儿,寡人必封他为世子,宠爱万千,君临天下,你只安心服侍便好。”


萧含光正动作的手迟缓了一瞬便接着去解周昌中衣上的盘扣,嘴上牵起一抹笑意,灼灼的看着周昌,直让他心头热意更甚:“臣妾先替我们的孩儿谢过大王。”


她眉梢透着他未曾见过的妩媚之色,分明只是褪下衣服这般简单的动作,那一举一动皆是让他觉着风情万种,撩人心弦,他已按捺不住内心的急迫,他要将这风华绝代的清冷美人儿征服在自己的胯下,听她破碎着呻吟出自己的名讳!


呵,萧含光将他的急迫尽收眼底,男人,多多少少要被自身的欲念支配,她不过是忍着恶心朝他抛了个媚眼,他便把持不住了?


竟急到已世子之位许诺予她,还要她生孩子。


她不信,他不知自己生不得孩子,她确是懒得与那些妃子一争高下,毕竟,庸脂俗粉本就比不得她。


萧含光任由周昌为她褪去了外袍,转手将二人的衣服随意抛在地上,她顺从地上了乾元殿宽大的龙榻,周昌紧跟着便要压到她柔软的玉体之上,一亲芳泽。


可尚未伸手抚摸一把身下那看起来异常紧张的人儿的凝脂面颊,便听到轻微地敲门声,门外响起一道熟悉的声音,是内侍总管。


“禀大王。”那声音听起来有些犹豫,似是因着扰了周昌的好事而忐忑着:“有要事。”


周昌伸出去的手已放在萧含光的唇边摩挲,他想将她的身子悉数抚摸一遍,感受着手中的细腻肌肤,不悦地问道:“何事来扰?”


料想那内侍总管不敢正档口惊扰自己,想必不是寻常事宜。


“合卺殿来人寻王后娘娘,说大公子回宫后发了热病,御医瞧过后,说是会伤了根本,求王后娘娘快回去看看。”内侍总管言简意赅地将事情阐明,又问道:“不知娘娘意下如何?”


萧含光闻言,毫不犹豫地一把推开周昌欲要压过来的身子,三两下将已有些许散乱的中衣扣好,跪到了榻前,沉声道:“请大王恕罪,辞晗发了热病,今夜臣妾不便侍寝了。”


周昌早跟着她一道起身,斜倚龙榻睨着萧含光,冷言道:“在王后心中,寡人竟抵不过你的养子重要?莫要忘了,他与你本无干系。”


萧含光跪得极低,卑微着回道:“到底是臣妾养大的,感情颇为深厚,若非要伤及根本,臣妾断不敢扫了大王的兴致。”


“你倒是善言。”左右今夜是不成了,周昌便决定放过她:“寡人会叫人跟你一道去看看他,是否真如那些庸医所言。”


“谢大王。”萧含光起身将外袍披上,不再看周昌的脸色如何,便匆忙回了合卺殿。


周昌坐在榻上盯着重新关上的内殿门,冷笑一声:来日方长,萧含光,迟早会是寡人的。


甫进了合卺殿大门,便看到一群人忙得团团转,倒水的倒水,送东西的送东西,姬承影在一旁指挥着他们,面上虽沉着冷静,可那语气快得紧,又透露出许多紧张来。


“你回来了!”到底是眼尖,姬承影一眼便看到萧含光站在门口观察自己,不知是羞的还是急的,竟红了脸,疾步跨过来:“辞晗发了热,口中不住的说胡话,臣妾不得已,差人去将你请回来...”


她已然注意到跟在萧含光身后的有乾元殿的人,便赶忙解释着。


萧含光一副了然的神情,让姬承影安心。


“黎妃辛苦了。”萧含光启唇,在众人眼前与她客套着道谢:“天这般黑了,那些奴才们想必是六神无主,才去杞梁殿将你请来的吧?”


“嗯。”姬承影顺着她的话点点头:“暖竹照顾不过来,便央了人去请臣妾过来,左右合卺殿离的不远,娘娘又到乾元殿了...”


话说一半,众人却已将姬承影为何出现在此处的缘由弄清。


一道进了侧殿,发现周辞晗的榻边围了许多人,萧含光当即冷下脸:“闲杂人等一律退出去,聚在此处成何体统?”


那些宫人告了罪,一哄而散,只留下了三位御医以及贴身伺候周辞晗的小厮及宫女。


“我儿的病症究竟如何?有无大碍?”萧含光盯着病榻上面色潮红,不知口中呢喃着何事的周辞晗,轻声问道:“为何突发了此等状况,诸位诊脉,可发现何等怪异之处?”


三位御医互相看了看,还是由章御医站出来答话:“回王后娘娘,公子想必是昨夜淋了些雨,本就有受风寒的危险,今日又让毒蜂蛰了一口...以致过敏休克,经微臣等人一力施救,才救回来一条命。”


“竟是这般凶险?”萧含光捉起周辞晗被叮咬的红肿不堪的小手,心疼地问道:“怎会遭了毒蜂蛰咬?要入冬的天了,竟还有毒蜂吗?”


“娘娘,您忘了,春馆四季如春,现下已烧了地龙,温度与初夏时无异。”伺候周辞晗的小厮主动站出来,交代周辞晗让毒蜂叮咬之事:“奴才与公子下学回宫,公子想快些,便从春馆绕了近道,才遭了毒蜂。”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