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卡西米尔

作者:鷨鹞风婪
更新时间:2020-03-16 11:30
点击:617
章节字数:3112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接下来这一路十分平稳,也不再有什么意外和刺杀。

博士就像早就掌握了这一切一样,在车里玩起了桌面游戏,唯独凛冬警惕的站着车外,避免再次出现杀手,见次情景凛冬难以理解发问博士违和如此懈怠毫不担心个人安危。

【鲍莱斯瓦夫是个能够信任的人,而且......】博士放下手里的旗子嘴角上扬阴险与邪恶布满整张脸【他老人家还特别帅气呢!好想赶紧去见他呀!】

看着博士如同蛆虫般扭动着自己的身子凛冬不免流出冷汗,这让她想起了赫拉格老爷爷疯狂申请外勤任务的原因了。

【不过,最要紧的还是卡西米尔跟罗德岛之间的协定,这不仅关乎到两个实力间的安危,还有......】

博士还是很正经的。

【还有我能不能常来卡西米尔的问题!让鲍莱斯瓦夫解除对我的出入禁令!】

果然这个人不行。

【但,至少如果砾回不来,就让我来找她。】

或许这才是心里话,博士不在聒噪,静静地与干员们玩桌游,也正是这份安静,让博士赢到了最后。

凛冬望向窗外,车辆驶进了卡西米尔的首都,这是她第一次来到卡西米尔的城市,街道比乌萨斯繁华,楼房比乌萨斯雄伟高达,天空比乌萨斯晴朗,她不会喜欢上这里,这里比乌萨斯奢靡。

首都行政大楼与周围其他摩登大厦相比倒是朴素至极,铁腕鲍莱斯瓦夫凭借个人的威望与能力以及国王对他的信任架空了政界的顽固贵族,将他们驱赶出首都,整栋行政大楼都只有与鲍莱斯瓦夫政见相同的政客们和鲍莱斯瓦夫自己的亲信。

【比之前变的跟朴素了嘛。】博士站在大楼下感慨道。

【博士之前经常来吗?】卡西米尔的车辆确实好,凛冬竟也不感恶心,下了车便活蹦乱跳的。

【是哦,鲍莱斯瓦夫以前老赶我出来,你别看现在这大楼如此朴素,过去他官位还不到位的时候,这栋楼可是被那些奢靡于欲望的贵族们修饰的金 碧 辉 煌 呢。】

【果然我还是不太喜欢卡西米尔,我这一路甚至见不到一间书店。】

【哦,回头让守林人带你去国立图书馆,那边的书可不比乌萨斯的帝国书馆小,最重要的是那里免费开放免费借阅。】

【什么!真的吗?免费借阅!还有这种好事,就不怕图书损毁吗?】

【卡西米尔的公民素质教育普及的非常完善,她们有自信不去担忧图书损毁的情况。】

【这要是在乌萨斯,无押金借出的书可是会被拿去当烧开水的。】

【嘛,这也都是鲍莱斯瓦夫的功劳,不止是卡西米尔的国民素质,还有相应的政策制度。】博士抽空细长的女士烟,抖了抖手,勾着凛冬的胳膊叫上了闪灵和红与她同行【走吧,鲍莱斯瓦夫要等不及了呢~】说罢博士又扭着身子迈步进入了行政大楼。

她们在身着军装的阴森女人的带领下来到了可以说是整栋行政楼最偏僻的房间,那是鲍莱斯瓦夫真正的办公室,而那间明晃晃的写着最行政总处的办公室其实是间储物室,博士对这点非常了解,行政大楼如今的布置是当年鲍莱斯瓦夫还没有掌握实权时亲口告知博士的,不过那是只是个设想,被当做了玩笑,也没有人相信一个年过半百还只是个基层人员的老政客说出的话,只有博士相信了,并且现在鲍莱斯瓦夫也做到了。

博士也不敲门就想进自己家一样闯入了办公室。

【不说我也知道,是罗德岛的博士吧,也只有你敢在这里撒泼无礼。】

【诶嘿嘿嘿,爷爷还是很了解我的嘛。】博士习惯性的摸摸头,带着随行人员径直坐到了鲍莱斯瓦夫面前的椅子上。

鲍莱斯瓦夫拉开窗帘,让光线照亮了昏暗的办公室,白天他不都不会开灯,他提倡的便是节俭【哟呵,还坐下了,我还说着你不懂礼数,你就如此嚣张。】光线的射入才让众人看清了鲍莱斯瓦夫的长相,正直挺立清爽的发型,成熟的面庞和干练言行,丝毫不显色于赫拉格老爷子,也难怪博士这个怪女人会如此的喜欢他,不过也仅仅只是喜欢,毕竟博士对异性并不感冒,而对方也只是像对待孙女一般关照有加。

【爷爷~我来卡西米尔也算代表罗德岛出访吧,我没有什么正规的外交接见仪式吗?】博士完全进入了孙女的姿态,竟向鲍莱斯瓦夫撒起娇来。

【别说我不想给你正式的接见仪式,现在的局势你也知道,乌萨斯紧紧盯着我们,任何举动都是威胁。】

【那,这算秘·密·接·见咯~】博士如此向鲍莱斯瓦夫打趣,凛冬还是头一次见,作呕感发自内心,她看了看一旁的闪灵和红,一个面无表情一个微微颤抖,看样子多少也有被博士这幅模样所震撼到。

【小女孩你还是这么有趣啊,不过也不能算吧,没有秘密是绝对的秘密,要是秘密被发现了,可就比光明正大的接见还要危险了,所以我才只给你这种非正式的接见。】

【哦,知道啦,爷爷下次记得补给我。】博士翘着嘴,甚是可爱,可那个角度只有鲍莱斯瓦夫和凛冬看得见,鲍莱斯瓦夫倒是没什么反应,凛冬已经吓傻了。

【我们也没有太多的时间,直接开始吧。】鲍莱斯瓦夫向博士面前推了叠正式的外交文书,于此交换,博士也呈递了份罗德岛的正式外交文件。

博士挥了挥手将卡西米尔的文书转给了凛冬,要她和闪灵红一起阅读,自己则喝起了茶水与鲍莱斯瓦夫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

【博士,你不看看吗?万一......】凛冬问道。

【没事,你们看就好,我相信爷爷是不会刁难我们的。】要真是这样直接签了就是,还要凛冬闪灵看文书干什么,不就是装装样子嘛。

【不过啊,爷爷,我们来的时候遇上了一些事情,比如暗杀啊,这类事情好像还跟卡西米尔有关呢】

【与卡西米尔有关?你说说。】

【是自杀式袭击,杀手是乌萨斯人,炸伤了我的干员,不过她的恢复能力奇佳,已经好了。】博士指了指一旁的红,红也得到了鲍莱斯瓦夫的赞许。

【不过我们也在杀手的尸体上发现了这个。】博士从口袋了去除揉皱的支票递给了鲍莱斯瓦夫。

【这......开票人和取票人用的都是暗码,暗码是卡西米尔地方银行对使用者的保密形式,我们必须以国家的名义才能查出杀手的身份和幕后黑手。】

【那就有劳您帮忙啦。】

【你也是够抖机灵的,早等着我说吧,帮你查也不是不可以,毕竟这确实是我们卡西米尔内部的问题,我估计十有八九还是那些顽固的旧贵族在背后使坏,看来我周围也有内鬼了,否则我跟你们的半公开会晤在无人得知的情况下,将成为真正的秘密会晤】

【旧贵族还没有扫除干净嘛?】

【也不是那么容易就能扫除的,我将他们驱逐出国家权利中枢,但地方权利还在他们的手里,直至今日他们都还以将我赶下台为目的行动。】

【嘛,如果真的是那些旧贵族,我觉得倒是好事,他们就后悔没把我们都解决掉吧,虽然他们也办不到就是了。】

【说说理由。】

【爷爷你忘啦,杀手可是乌萨斯人。】

【......哦!你瞧我这记性,要是坐实串通乌萨斯人,可就是叛国罪啊,孩子呢还是一如既往的机智过人。】

【嗨呀,我们也需要爷爷帮忙嘛。】

【对了你身边这位乌萨斯的孩子.......】

【她啊,她叫凛冬,切尔诺贝利学生自治团的领袖,半年前投奔罗德岛的。】

【切尔诺贝利的学生自治团!人才啊!怎么这么好的人才都往你们罗德岛跑啊。】

【我们罗德岛待遇好呗。】

【爷......先生知道我们学生自治团吗?】差点被博士给代跑凛冬赶紧改口问道。

【何止是知道,你们学生自治团的出色程度可是全球皆晓,我们到处找你们学生自治团的人,希望能引进卡西米尔,结果人都找不着,想不到居然在你们罗德岛。】

【你们找学生自治团,不会是想她们反攻乌萨斯吧?】

【不错,毕竟她们本身就对外宣称对乌萨斯失望,我们给予物质资源和学识,借用她们的力量互惠互利也并非坏事。】

【想不到爷爷你变化也挺大的嘛。】

【你也是......你以前更狡猾了。】鲍莱斯瓦夫想了想不知道该不该说,犹豫不决但还是说了【更残忍。】

【爷爷,砾有来过吗?】博士扯开话题,收拾了双方签署的文件,打算离开来了。

【有,只有一次。】

【那......她说了什么吗?】

【她在调查......等等。】鲍莱斯瓦夫看向了博士身后的红【她是鲁珀族的?】

【是啊。】

【天生的灰发?】

博士看向了红,红点点头肯定了这个言辞。

鲍莱斯瓦夫欲言又止叹了口气最后说道【砾......在调查特洛伊,那里是“外婆”的根源。】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