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章 回目93

作者:羽下立为翌
更新时间:2019-11-18 12:50
点击:226
章节字数:2129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内侍总管进来,将门合严实了,周昌幽幽开口道:“你说,王后与黎妃到底在谋划些何事?寡人为何看不懂她们?”


内侍总管缓缓回道:“王上您不知,老奴更是无从知晓了。”


脑海中闪过一丝念头,内侍总管忐忑地看了一眼周昌的脸色,又极快的低下头,小声道:“王上可觉着王后娘娘与黎妃娘娘关系甚密?”


“自是觉着,才更让寡人捉摸不透。”周昌摩挲着自己想胡须,眯起眸子:“怎么,你想到了什么吗?”


“是。”内侍总管方犹豫了一瞬,便走近了周昌,在他耳边悄声嘀咕了一句。


周昌听罢竟是大笑出声:“哈哈哈你这般猜测才是无稽之谈,王后与黎妃,怎可能是那样的女子?”


“老奴不过大胆猜测,还望大王恕罪。”所幸周昌未因此发怒,内侍总管倒是松了口气:“宫中此类女子众多,只是老奴未曾抓到把柄,您不放心王后娘娘,何不亲去问她一番?想必娘娘能为大王解惑。”


“嗯,寡人先将这些劳什子处置妥了,再到合卺殿去一趟,备午膳时添些辣。”周昌扬了扬手中的奏折,将内侍总管赶了出去。


只不过甫合上门,周昌的面色倏地阴沉下来。


方才内侍总管与他言道:他疑心王后与黎妃有磨镜之好,而那磨镜之人,便是对方。


磨镜。他记得的,当初他有一歌姬,一舞姬,便是磨镜。想他堂堂君王,王后与宠妃竟背着他磨镜?他如何能忍得。


不是没有想过萧含光与姬承影是磨镜的可能,周昌却不想将此事让旁人看清,他好面子,当即驳了内侍总管的言语,却更觉王后与黎妃之事怪异。


他一苏醒,便派小厮到合卺殿当差,随时来报,目的便是为监视萧含光,奈何那小厮还未取得信任,内殿亦是进不得,才让他内心更是焦灼。


若她二人当真是磨镜,他待如何?


一人是他自幼便看上的人,一人身后站着萧氏一族,他从未感到如此棘手,只希望他们看到的情景,是货真价实的女子情谊,而非磨镜。


萧含光并未知晓她身边安插了周昌的眼线,好在她性子向来喜静,做事周到不留把柄。现下又出了冷菊之事,她敏感地意识到周昌怕是已盯上自己,便未留姬承影在合卺殿午憩,只与她带了周辞晗一道用过午膳。


“母后,”周辞晗将姬承影送出合卺殿大门,回来立到萧含光跟前,好奇问道:“今日您怎地不刘黎娘娘呢?”


这些日子萧含光在杞梁殿,或姬承影在合卺殿,他已习惯了,蓦地不在,反而显得不妥。


萧含光摸了摸周辞晗的脑袋,将他带至内殿,四下无人了才道:“现下时局非常,黎娘娘恐不能时刻在合卺殿了,若是有人问起,我儿便言不知,可好?”


“任何人问俱是如此吗?”周辞晗不知母后用意,却知趣的不问为何。


萧含光将他拥入怀中,轻轻笑道:“我儿聪慧,自是任何人问俱答不知的。”


“嗯。”周辞晗察觉到母后不太对劲,也明白现下他不该参和大人们的事,便乖巧的应下,从萧含光怀中脱出,去午憩了。


虽是要扶周辞晗上位,可他现下哪里懂得宫深似海的道理?


萧含光不欲将他拖进这场争斗来,便让她这个母后为他铺路便好,他只需日后成为明君便是对萧含光最好的报答了。


周昌在乾元殿草草料理完那些折子,脑海中又想起内侍总管故作神秘地言萧含光与姬承影之事,颇觉头痛,他想听萧含光或者姬承影其中一人来亲口解释他与内侍总管皆是误会,却又怕她二人认定了内侍总管的言论,一时间竟踌躇不前。


倒不是他对二人有何怜惜,只是萧含光与姬承影俱是女子中上佳之选,若当真应了内侍总管的猜测,他岂非丢尽了脸面?更何况,与萧含光成亲五年,她以各种缘由拒绝自己的触碰。


而姬承影,自从入宫,便有祸事不断,他甚至分身乏术,次次错过与姬承影共赴巫山的机会,竟是拖了大半年,还未尝到姬承影的滋味。


思及此,周昌愈发内心烦躁憋闷,是否磨镜,萧氏是否忠于自己,未有不臣之心,此事迟早会探听清楚的,可他现下已等不及了。


得到萧含光,便可得到一切!


“来人!”唤了一声,内侍总管即刻到了跟前,周昌拧着眉一字一句地道:“替寡人传令,今夜由王后侍寝,晚膳后即刻将人请至乾元殿。”


内侍总管俯首应下,偷偷觑了一眼,却看不出周昌面上的喜怒几何。


两刻钟后,王令便传到了合卺殿,自然也传遍了整个后宫,四处皆是窃窃私语地议论着,为此命令颇感意外。


御花园正植新木的小厮亦是议论:“哎你听闻了吗?大王今夜竟要王后娘娘侍寝呢!”


“怎能没听到?话说大王与王后成婚五年了,这可是头一次呀!”一旁与他共同干活儿的小婢女接话道。


“是啊是啊,头前儿想着王后娘娘未与大王琴瑟和鸣,还想着王后娘娘坐不稳这个位子,没想到大王现下竟下了王令,我看啊,今后咱们要换人巴结咯!”那小厮拂去额头上的汗水,叹道。


“可不是?这可是大王苏醒以来首次侍寝!可见王后娘娘受大王重视,不过...”那小婢女颇为赞同他的说法,可说着,又仿佛想到了什么,眉头微蹙,降低了声调。


小厮见她如此,也知晓她要言些不可声张的话,亦是压低了声调,问道:“不过什么呀?你快说啊?”


那婢女紧张地望了望四周,才忐忑着道:“你忘了,大王昏迷之前,曾有段时间招了些许宫女到乾元殿侍寝,俱是竖着进,横着出,那场面,现下想想亦是害怕地紧。”


“你可莫要瞎言,仔细让谁听见遭了祸。”小厮听她提起之前的事,一把捂住那婢女的嘴,斥道:“大王的事,岂是我等奴才能过妄言的。”


“嗨呀,我是担心王后娘娘...”小婢女挣脱开他的手,不服气的反驳他。


小厮瞪大了眼,凶巴巴地将小婢女推了一把:“你还说!”


小婢女叫他一推,翻了个白眼:“哼,不说就不说...凶什么凶。”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