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章 回目91

作者:羽下立为翌
更新时间:2019-11-16 13:53
点击:204
章节字数:2099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思及此,周昌嘴角扯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王后自不必惊慌,穆侯对寡人的忠诚,寡人自然知晓,他可是寡人的丈人,地位尊崇,只要寡人在一日,他便无需忧虑萧氏的地位。


你那哥哥年岁也大了,合该早日成婚为萧氏嫡系延续血脉的,怎的到如今还不见动静?”


话锋一转,周昌又试探着萧含凌之事。


是了,萧含凌较萧含光大了些许,萧含光都嫁于周昌四年了,萧含凌却一直未曾娶妻生子,周昌先前曾提过一嘴,到底未有多上心,亦不曾予萧含凌赐婚。


她探出手将鬓间的碎发整了整,好整以暇地回了周昌:“哥哥在军中做事,以开拓河山,辅佐大王为己任,臣妾倒不曾听闻哥哥生了娶妻生子的想法。”


“你哥哥没有此等想法,你双亲合该着急了吧。”周昌怎能听不出萧含光话里话外的意思,萧含凌一日不娶妻,萧氏便一日没有嫡孙,萧瑾便能轻松一日。


他萧瑾轻松了,周昌才觉着不舒坦。


“不若寡人寻个美娇娘予他好了,再不济,他也是寡人的大舅子,怎能没个通房的?待寡人痊愈,便再予他赐一门尚可的婚事,不知王后意下如何?”周昌冷着口气说完,一瞬不瞬的盯着萧含光,看她作何反应。


“大王思虑甚周,父侯与母亲一早便是催着哥哥成亲的,您愿意赐婚便是在合适不过,想必父侯与母亲亦是开怀的,臣妾领旨,谢恩。”萧含光站起身,缓缓福下,为周昌行礼。


没想到萧含光竟同意了,周昌倒是不好再言其他,敛去疑惑的神色,与身后内侍总管说了几句,便再次看向萧含光。


“寡人方才未问,王后来乾元殿是否有事相商?”周昌问道。


萧含光这时来乾元殿作何?天方亮不久,他本打算上朝,却让暗卫带回来的册子绊住了脚,思虑一番,左右上朝亦是无事的,不如与众臣休沐一日得好,便命人到前朝通知等候他的一干人等。


传旨的内侍前脚出门,王后后脚便跟着进来,叫周昌实在好奇,王后来此作何?若说请安,她空了这些时日,来便来了,却不该如此早,若说旁的事,究竟何事,能让萧含光这般一早便到乾元殿来。


萧含光平静地看着周昌,将一早准备好的说辞徐徐吐出:“臣妾是来探望大王的。”


“哦?”周昌不明所以,上下将她打量一番,确无察觉不妥,又示意她接着说。

萧含光才又道:“臣妾昨日后晌听闻宫里的小厮传,早朝时有大臣与您进言,您不愿听,又动了气,想是怒伤身,便备下了您喜食的菌汤打算送乾元殿来,可不曾想竟落了大雨。


菌汤熬好已是晚膳时分,送来想必您已用过了,便未多此一举,于是今晨一早赶在您早膳毕了便送来,您可要尝尝?”


送菌汤?是了,王后进来时,身后跟着的小婢女确是端了一白瓷盅,他只瞟了一眼,未曾在意。


“王后美意,寡人心甚慰,岂有推拒之理?”周昌眯起眸子,不待言语,门边站着的一个小厮闻言颇有眼力见儿的去了小厨房,将煨在炉边的菌汤端了来。


掀开盅盖,一阵菌汤的鲜滑清香扑鼻散开,周昌眼前一亮,盅内炖着的食材让他胃口大开,约莫小半个时辰前方用了早膳,再食一盅菌汤亦无不可。


“王后有心了。”尝了尝菌汤的味道,舌尖的味蕾全数为此引住,周昌终是发出一声喟叹:“这萧地当真是奇珍遍布之所在,连菌类炖汤都比过了东部八城。”


萧含光见他开怀,便趁机顺着他的话头道:“大王若喜欢,合卺殿还有些,待会儿臣妾差人送来予您。”


周昌慢条斯理的喝着菌汤,猜测了一番萧含光的用意,并未得出何种结论,咂了咂嘴,才道:“那便送来吧,正好寡人喜食菌类,你放在合卺殿,也是无人问津的。”


萧含光听罢,面上依旧看不出喜怒,抬眼看了看殿外,日头已升高了些,起身与周昌告退:“臣妾这便回去了,大王仔细身子,切莫动气。”


“嗯。”周昌饮完最后一口菌汤,将那白瓷盅放置桌角,拿起一旁的册子翻看起来。


萧含光离开乾元殿回到合卺殿,一进门便吩咐婢女将萧地送来的菌类悉数包好,送去乾元殿。


她心里担忧冷菊,换了常服不做停息便去了侧殿查探冷菊的伤势。


暖竹依旧守在冷菊身边服侍着。


“主子,您回来了。”见萧含光进来,暖竹赶忙停下手中的动作,福身行礼。


萧含光轻微点了点头,问道:“她有无动静?”


“御医说她淋了雨,又受了伤,左右怕是要发热的,叫奴婢时刻关照着,若是发热,需得降温才好,奴婢已吩咐了人为冷菊煎药备下,如今端了温水为她擦拭一番。”暖竹低头看着床上躺着的昏迷的人儿,嗓子里又起了哽咽:“主子,您说,冷菊会不会...”


“不会的,你安心。”萧含光冷静地打断她的话,又安慰道:“你忘了,冷菊与我的功夫相当,身子甚好,岂能受了些伤便一病不起?章御医说的你也听到了,她会无事的。”


“可她这般毫无知觉的躺着,奴婢总觉着心里不踏实。”暖竹拿着温热的巾帕擦拭着冷菊的脸颊,将她面容上沾染的灰尘水渍悉数擦干,喃喃着道:“她从未如此过,奴婢当真害怕得紧。”


“到了傍晚,你再去差人寻了章御医来给冷菊瞧瞧吧。”萧含光闻言,亦是想到平日里,冷菊护着暖竹的模样,暖竹不踏实,她又何尝踏实呢?


她现下只想待冷菊醒来弄清楚昨夜到底发生了何事?到底是谁,能将她伤成如今这般?


蓦地忆起方才在乾元殿看到的那本册子,萧含光蹙起秀眉,她下意识觉着冷菊受伤昏迷于那册子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回到主殿,问过一旁当值的婢女才知姬承影在自己去乾元殿不久后便离开了,至于去了何处,小婢女只说不知。


想了想,萧含光又出发去了承乾殿,果然不出所料,姬承影竟当真在承乾殿与德贵人芝兰说些什么。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