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章 回目86

作者:羽下立为翌
更新时间:2019-11-14 12:39
点击:209
章节字数:2066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你是说,今日早朝,有人劝周昌说是王脊檩与黎焕将不日得胜?”萧含光挑起眉,顺手为姬承影掖了碎发。


姬承影当即面色染了红霞,暗中戳了萧含光的腰肢一记,咳着清了清嗓子:“嗯,这人倒是胆大,竟往老虎的面门上撞。”


“若是撞对了,倒是幸事,只是,我猜,周昌不会理会。”萧含光淡淡笑着,她的承影近日愈发依赖自己了,她才算解开了心中那道莫名其妙的结。


早前她看出姬承影患得患失的模样,料想二人之间虽是亲近却失了亲密,全然不如旁的情人般悉数信任对方,简言之,她们之间还有一层隔膜。


那日她去杞梁殿寻她,便悄悄带了些依兰粉末放入了姬承影的午膳,彩儿虽注意到这个小举动,却知自己不会害了她的主子,反倒乐见其成。


想必这聪慧的丫头已知那日午后发生的种种。


她回想时,却是生了些懊恼。


虽说姬承影知晓之后定不会怨自己,却依旧是借了些外力得到的她,说出去总有些不光彩,左右便瞒下来了。


她窝在自己怀中说着我是你的那副模样,萧含光怎能容许让旁人看到呢?她恨不得将她藏起来养着才好,周昌已将主意打到自己身上了,问自己的身子能否承宠是何意?还用得着猜测吗?左不过是想通过自己牢牢掌控萧氏罢了。


呵,他倒是清楚自己在爹爹心上的地位极重。


初尝鱼水之欢,二人食髓知味,自是频繁幽会缠绵。夜里又不得相见,只能靠午后闲暇的一个时辰里办事,所幸宫人们只是觉着王后娘娘当真与黎妃娘娘姐妹情深,日日午后俱是要到杞梁殿去,哪知她们是为了闺房秘事,白日宣淫。


姬承影日日累地腰酸腿疼,有时甚至整日卧在榻上,可见萧含光当真会折腾人。


习武之人到底比那些平日里只知四处玩乐的人身子好些,姬承影虽有寒症,除去月事倒只是看起来柔弱些罢了。


“你可还记得周昌登位之时蒿城里传的童谣?”萧含光蓦地提了一句,手边敲了敲一旁放置的桂花糕。


姬承影不知她意何所指,却捏起一块桂花糕送入口中,温软细密的口感让她舒服的眯了眯眼:“蒿城童谣甚多,你是指...”


“立我蒸民,莫匪尔极。不识不知,顺帝之则...”萧含光看着姬承影温润的眸子,将那奇特的童谣念出来。


“月升日尽,实亡周国...”姬承影将那块化了的桂花糕咽下,睁大眼睛盯着萧含光,声音倏地降了下来,只容她们二人听到:“你不会,信了这童谣吧?”


萧含光见她这般紧张,伸出手握住已有些发颤的姬承影的柔荑:“空穴总来风,若是毫无道理可言,也便罢了,倘若他逼迫得紧,我倒是不介意将此话实现。”


要说姬承影心下不惊是不可能的,萧含光竟已做好了准备吗?原本只是想要周昌伏诛,扶周辞晗上位的,现下怎生变成了要颠覆周室政权呢?


“承影,”萧含光见她心慌意乱的模样,便知她在想些什么,温声出言安慰道:“你安心,我说了,若他逼迫得紧,才会那般行事的。”


到底是不爱争斗的人啊,即便是全族覆灭,想要手刃罪魁祸首便是罢了,姬承影从未想过要以牙还牙,将周王室全数赶尽杀绝。


也是这番爱心,才让萧含光青眼有加吧。


萧含光不知,她知晓姬承影伏在屋顶偷窥自己沐浴时为何不阻拦,只大大方方旁若无人的去了衣衫,她只知一事,便是那人定不会害了自己。


哪怕,她的爹爹与兄长亦是参与到屠戮对方族人的血腥中去。


姬承影,太过良善,若无她护着,早不知要在这冷冰冰毫无人情味的宫里受多少苦难了。


周昌时刻盯着,如一条毒蛇般与她张开了血盆大口等她进入,王凌然跋扈刁钻,亦不会与她好脸色瞧,那些伸进宫里的手与原本便在宫里安插着眼线的人...处处透着压抑与算计,她怎能在这里安然无恙呢?


若将来可以,她想带着姬承影一道去她想去的所在,远离这是非之地。


“晔儿,”姬承影为她握着良久,手都有些发麻了,轻轻挣脱开束缚,露出一抹灿烂的笑意:“你做什么,俱是有你的道理,我知你不会如周昌那般残害忠良,我支持你,你只管放手去做便是。若有需要我的地方,尽管开口。”


萧含光点点头,摩挲着姬承影的手,为她按摩:“前朝的事便先放一放,静观其变吧,许久不曾对弈,不知黎妃娘娘可有雅兴?”


姬承影便唤了彩儿端了棋盘来,开始与她下棋。


外面的天阴沉着,像是要降雨一般散着几片乌云,对弈正酣畅淋漓之际,那豆大的雨点终于跟着降了下来,初始还能分清滴滴答答的声响,后来如倾盆一般倒着,仿佛是憋了许久,才得以释放。

多久未曾下雨了?萧含光看着窗外的大雨思索片刻,方落了一子。


“这雨好生蹊跷,分明是临冬了,竟这般大,倒是一整年也不见下了。”彩儿从外面进来,嘀咕着说些什么,全数入了对弈之人的耳。


姬承影看她身上全数淋湿了,皱了皱眉:“怎的,你出去竟未带伞吗?”


冷菊与暖竹见她进门时,已去拿姜汤与干衣服了。


彩儿吸了吸鼻子,回话道:“奴婢带了伞的,谁知那伞也不顶事,风又吹得细致,雨俱是斜着下的,这才淋了满身。”


暖竹将姜汤递与她,笑道:“快些喝了吧,刚煮的,你倒是赶巧。”


冷菊亦是为她脱下沾在身上的湿衣服,只着了中衣立在内殿的门廊边:“快些换上吧,再晚些,连中衣俱是不得幸免了。”


彩儿点点头,先是将姜汤一饮而尽,暖烘烘夹杂着一丝辣意从腹中涌出来,顷刻间便驱散了一些寒意。


“谢谢暖竹姐姐冷菊姐姐。”吐了吐舌头,彩儿道了谢,才过去站到二位主子跟前:“主子,前晌那位为王帅与绛侯说话的大臣,让人暗害了。”


少的两章是车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