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Die Muttersprache

作者:使徒奈亚娜
更新时间:2019-11-11 19:15
点击:452
章节字数:2311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住在一起久了以后,也许是比一开始不熟悉的时候要放松了不少的关系,达妮卡发现,雪柔在说话的时候,偶尔会脱口而出德语。


其中最严重的是「和」这个字。正确的英语发音按道理来说应该是「and」,但雪柔经常会说成德语的「und」。


「德语是你的母语?」达妮卡在好奇之下问了这个问题。母语是一个人最初开始接触的语言,一个人出于情绪激动或是习惯,突然在言语之中使用母语是非常常见的情况。


西欧联盟的首都在沿海的伦敦,官方语言是英语。但就跟合众国一样,西欧联盟也只是「联盟」,也就是说,内部不同地区因为文明不同,母语也有可能不一样。


合众国也有类似的情况,偏北边的魁北克一带全是以法语作为沟通语言的地区,在那边长大的人大多数都是以法语作为第一语言。为了融合两个不同地区的文化,合众国政府也很鼓励市民法语与英语一起学习。虽然不是强制,但要上大学,需要两方的语言都达到一定程度。


「你猜?」坐在桌前的雪柔没有正面回答。为了自己能好好的画画,除了换了一张大床以外,她还买了一张书桌和一张办公椅,就放在客厅的角落里。到后来达妮卡在用手提电脑的时候偶尔也会用这张书桌,但一般来说她还是偏好就在沙发上工作就是了。


对于这种不好好回答别人问题的反问,达妮卡马上就失去了好奇心,把注意力放回自己的手提电脑上,「那就算了吧。」


她也开始掌握到了雪柔的心理,这个女人不是喜欢故弄玄虚,就是很喜欢让别人把问题问出口。但只要达妮卡表露出了兴趣缺缺的样子,她反而就会自己快速的说出答案。


「呵,」果不其然,雪柔笑了一声,「我是混血儿。」


「这事情我早就猜到了。」雪柔那东方的外貌与英文的姓名就说明了一切,达妮卡可没有傻到猜不出这样的事实。


「所以,我的母语有两种,我是一个双语者。」雪柔又开始解释,这对于达妮卡来说就比较新鲜了,「英语是大概三岁的时候才开始学的,学校也是以德语教育为主,所以英语只能算是第二语言。」


「除了德语以外,另一种母语是什么?是东方的语言对吧?」达妮卡记得小镜说过,东洋在末日以后的势力分布比欧洲那边更加混乱,甚至还有一段时间通用语是多种旧时代语言的混合物,不像合众国接近全部市民都会说一点英语这样简单粗暴的情况,也不像欧洲大多数人都会两种以上的语言。


目前来说,东方主要有三种语言,分别是华语、日语与韩语。其中华语使用者多数在内陆地区,而日语使用者集中在沿海地区,韩语使用者则是集中在北边。


「我的母亲是东方人,小时候住在能看见海的地方。」雪柔并没有直接给出答案,不过这点线索也足够猜出答案来了。


「那就是和小镜一样。」达妮卡见过小镜用日语和女朋友通电话的情况,日语给她的第一印象就是一种发音优美的语言。


「哦?」雪柔坐直了身子,「我一直很好奇,你之前说过她的姓氏念出来会很尴尬,能告诉我发音吗?」


「……她的姓氏发音是『甜心(Honey)』」关于这一点,其实达妮卡挺怜悯小镜的女朋友。在日语中,似乎也有叫姓氏比较礼貌疏远这样的规矩,一般名字和小名也就只有非常亲近的人才会这样叫。


一想到会有数不清的众多陌生人叫小镜「甜心」,达妮卡就感觉到小镜那很喜欢英语的女朋友应该会抓狂。


「哦哦,是『哈妮』吧?那对使用英语的美洲人来说,的确是挺尴尬的,怪不得在熟念以后她会让你叫名字。」雪柔笑了出来,她的眼睛眨了眨,似乎突然想到了什么主意,「对了,说起母语,要不趁着这段时间,我来教你日语吧?说不定我们以后会去东方工作呢。」


「……也不是不行。」达妮卡想了想也没什么坏处,还可以多一点时间和雪柔相处,其实挺好的。


「那来吧。」雪柔嘿嘿的笑了两声,马上就从书桌上拿来了纸和笔,和达妮卡两人围着茶几坐在地上,开始了奇怪的教学。


达妮卡其实对日语有些微认识,以前小镜也跟她说过,在学文法以前,必须先把日语的五十个字母背好。她原以为雪柔会逐个音挨个教她念,但没想到雪柔居然一开始就教她写自己的名字。


「不应该先学发音的吗?」她提出了疑问。


「先写名字吧,毕竟这是你会用到,而且是最简单的东西。」雪柔笑了起来,「来,看着我写一遍,然后你再跟着写一遍。」


达妮卡也不知道雪柔是不是借教学的名义恶搞她,看着雪柔热切的期待眼神,她只好有点蠢的跟着雪柔把自己的名字写了一遍。


但写着写着,她就觉得不对劲了起来。这复杂的笔画并不像是简洁的日语字母,而是一些歪曲、没有章法的线条,拼凑成了三个看似是独立的字词,但实质上更像扭曲图画的文字。奇异的是,达妮卡在写的时候非常顺利,就像是她的母语英语一般,她写出来的字迹甚至比雪柔的字迹更加顺畅、更加熟练。


都这样了,傻子也能感到不对,达妮卡脸无表情的抬头看着偷笑的雪柔。对方先是装傻的微笑,后来似是被她那阴沉的表情打败了,就耸了耸肩,「抱歉,看见你,我下意识就写出了你理论上的『母语』。」


「我不想理你。」达妮卡简洁的说了这么一句话,就把手中的纸张撕毁,并坐回沙发上。不得不说,这种怪异的文字的确是给了达妮卡很大的亲切感,而且不用雪柔解释,她也知道那三个字词该怎么念,的确就是「达妮卡」的发音。


「别这样嘛。」雪柔又笑了几声,脸上的表情显示她现在非常的愉悦,「我是在帮你熟悉你自己的母语而已。」


「哦,那还真是谢谢你了。」达妮卡下了决心,决定今天接下来的时间,都不理睬得逞的雪柔。


雪柔也没有再逗达妮卡,而是在达妮卡看不见的地方,露出了一个诡异的笑脸。从达妮卡的表现来看,她已经跟上年12月有很大的差别,至少不会再对拥有莫名亲切感的东西感到恐惧,似乎已经在雪柔的渲染下,精神上也逐渐走上了不是正常人的道路。


「她的两个能力都已经觉醒了,最近极少吸烟,应该对我已经产生了精神上的依赖……别急,还有9个月的时间。」她自言自语一般的轻轻的说了一句,气音一般的语句很快就飘散在空气之中,不复存在。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