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下篇

作者:huntersai
更新时间:2019-11-08 01:43
点击:371
章节字数:4341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外面果然如貝雷絲所說的非常晴朗,天空是一片純粹的湛藍色,平靜的湖面像鏡子般映照著蔚藍晴天和翠綠樹木。眼前色彩繽紛的風景印證了春天的到來。


她們一路走到建於湖畔的亭子內稍作休息,此時剛好吹來一陣徐徐涼風,貝雷絲馬上拿起出門前從玄關衣架上取走的艾黛爾賈特的外套想給她披上。


「你還好吧?會不會冷?」

「不會,氣溫很舒適。」艾黛爾賈特婉拒了,她想多曬點太陽,「老師,我們可以到更靠近湖邊的地方嗎?」

「好。」


貝雷絲把手中的外套簡單摺好放在亭子裡的桌上,然後依照艾黛爾賈特所說的慢慢推著輪椅到了靠近湖邊的草地上。身邊圍繞著青草的味道和空氣微濕的氣息,前方廣闊的湖面能夠看見一小群鴨子悠游在上。


——好放鬆,艾黛爾賈特心想,沉浸於大自然之中總是能令她感覺忘卻一切重負。


奇怪的是,明明已經住在這裡快半年了,卻好像直到如今才察覺到此處有這麼美麗的風景。原因其實並不難猜,她轉頭仰望站在側邊正眺望著湖面的貝雷絲。


依舊看不太習慣那和青草顏色近似的頭髮和眼瞳,自從老師頭髮和眼睛顏色轉變以來,可能現在才第一次能有機會靜下心來近距離相處。


這個人一直以來都是讓她心神不寧的最大因子——艾黛爾賈特是知道的,儘管不太願意面對。

疑惑、危懼、苦惱、焦躁、遲疑……還有一些自己也難以名狀的心情,太多太多的感情混雜在一起,連她都訝異自己竟然還保有這麼多的情感。


曾經她將多餘的感情全部丟棄了,為的是必須要實現的目標。


而現在這個當下,她不想再繼續武裝自己了。



「老師。」艾黛爾賈特悄聲呼喚,貝雷絲聽見了,隨後轉頭看向她。


「關於你剛才對我說的,我也認為自己有責任去瞭解這個世界的變化。可是,重要的是……瞭解了以後、知道了以後,我又能怎樣?我已經——!」話到此處,她停了一下子來緩和自己逐漸激動起來的情緒。


「如你所見,我已經……什麼都沒有了。沒有權力、沒有地位、沒有能改變一切的力量……」艾黛爾賈特低頭凝視自己的手說,「事到如今,就算我知道了又有什麼意義?」


貝雷絲看著因俯首而感覺更為嬌小的艾黛爾賈特,內心產生一股無法言喻的感受。

但無論如何,她終於願意對自己坦誠心聲了,一定要全心全意回應才行。


「艾黛爾賈特認為只要萬人之上的帝王獨自努力的話,就能改變國家了嗎?」

「咦……?」


突然飛來一個問題使艾黛爾賈特一時愣住了。不過她很快恢復原狀平靜的回答。


「不……帝王決定的是大方向,是國家的框架。實際上讓國家前進的是所有國民,如果兩者之間無法相輔相成,想要完全改變國家是很困難的。」除非那帝王是個暴君,情況可能就會有所不同,但基本上是這樣沒錯。


聽完艾黛爾賈特所說的,貝雷絲對著她點頭說:「你說得對。」


然後貝雷絲走到艾黛爾賈特的前方蹲下,讓視線盡量與面前坐著的人平行。


「這個道理也適用在你的身上喔,艾黛爾賈特。」貝雷絲柔和的說,「你已經不再是皇帝,但你依然是芙朵拉的一分子,也擁有讓國家前進的力量——只有你才能改變的事。」


「……!」艾黛爾賈特沒想到會被自己剛才說的話堵住嘴,只是她終究是沒有辦法被輕易說服,忍不住又激動的開口反駁:「可是……老師,我想不到!我不知道這樣的自己到底還能做些什麼!」


「老師……我知道你一直擔心著我的狀況,怕我會想不開所以常常向院長探聽,對吧?」

「嗯。」既然被得知也沒什麼好隱瞞的了,貝雷絲乾脆的點頭。


「坦白跟你說一開始確實不是沒想過,只是……」艾黛爾賈特雙手握緊椅子的把手,「只是我發現,活著或者死亡對我來說已經沒什麼太大分別了。」


「就如同活著沒有意義一樣,我也無法從死亡這件事找到任何意義,就只是這樣。」她鬆開了繃緊的雙手,一臉淡漠的陳述這個事實。


所以她才沒有自我了斷,就這樣一天過著一天,茫然的繼續自己已一片空白的人生。


「老師,你說這樣的我還能有力量去改變什麼呢?」


艾黛爾賈特緊盯著貝雷絲的眼睛,她相信聽完這些就算是老師大概也無法再多說什麼了吧。

可是那雙綠色的眼一直沒有如她所想的移開,只是增添了悲傷的色彩。


「有。你一直都有,艾黛爾賈特。」


貝雷絲的態度同樣堅定且毫不退縮,這反應是艾黛爾賈特始料未及的。

——這個人是真的相信她還有力量做些什麼,打從心底。


「你一直沒發現這件事,可能是因為你之前握有一國之君的權力……」貝雷絲想了想察覺不對,搖搖頭說,「不,我想是因為你總是用過分完美的標準要求自己的緣故吧。」


「不需要用同一套標準要求自己,帝王和人民分別有各自可以做到的事,剛才你也同意了不是嗎?」


貝雷絲伸出雙手,包覆住艾黛爾賈特無力的放置在腿上的右手。


「不用勉強自己去做無法達成的事情,從身邊可以辦到的事開始做起吧。像是——孩子們。你擁有改變他們的力量,就如同你改變了我一樣。然後被你影響的孩子們,將來可能會再去改變其他人,就這樣不斷持續下去。」她微微揚起嘴角說。


「若是你認為還做得不夠,就慢慢的尋找吧。一定有唯有你才能做到的事。」


「只要活著就有機會,因為你還有未來——所以活下去吧,艾黛爾賈特。」貝雷絲稍微使力握住了手中的另一隻手說,「這也是我的願望。」



艾黛爾賈特沒有回話,但也沒有抽回被包覆住的手。

她只是注視著現在視線比自己微低了一點的貝雷絲,一段時間後,她開口了。



「……老師,請再回答我的一個問題。你的答案對我來說很重要。」艾黛爾賈特眼神中的淡漠漸漸消散而去,認真的說。


「為什麼——老師希望我活下去?」


貝雷絲露出了驚訝的表情,可是那只維持了沒注意看就會漏掉的短暫時間。


「因為,要是你消失不見了我會很難過。」貝雷絲用一臉理所當然的表情說,但可能突然覺得有什麼不足,又再補充了幾個字:「非常。」



「…………」瞠目結舌。這是形容現在的艾黛爾賈特最合適的詞語。


老師到底在說什麼呢?

剛才明明還那麼能言善道,怎麼這個理由卻如此的……簡單。

簡單到好像本就應該如此,像呼吸一樣自然的事情。


忽然,艾黛爾賈特回想起不久之前發生的一件事。


那是冬季的某一天,她坐在窗邊呆呆的望著外頭下不停的大雪,維持這樣茫然的度過了好幾個小時。

突然有個微弱的力道拉住她的手,她轉頭一看,發現是院內一個特別黏她的孩子。


「怎麼了?」她輕聲詢問。

「艾爾姐姐是不是想離開這裡?不要走。」微弱的力道增強了,「要是姐姐不見了我會很難過。」


她輕輕回握孩子小小的手,搖頭。

那時她的心裡被點起一盞微小的燈火,她可以感受到那孩子需要她。



——啊,原來是一樣的。


這樣啊,嗯。


原來……一切就是這麼簡單。



理解了老師單純話語裡面包含的心意以後,艾黛爾賈特感覺眼眶突然像火燒一般發燙。




「對、對不起,我是不是又說錯話了?」


看艾黛爾賈特一直沒有反應,自覺常常說出驚人之語的貝雷絲感到自責。


「果然太孩子氣了嗎?抱歉我一時想不到更好的……」

「不會。」艾黛爾賈特使盡全力從哽住的喉嚨中擠出話語。


「不會,老師。」然後她將左手移到包覆自己另一隻手的溫暖之上,緊握。


能感受到握住的那雙手也回應了她。

手甲覆蓋的部分很冰,但反而更襯托出那人手心的溫暖。


「我覺得——這就是最好的答案。」


艾黛爾賈特展露了笑顏。

不再是出於自嘲或者無奈,而是發自內心湧上的喜悅。


逐漸模糊的視線可以見到貝雷絲也一樣露出了笑容,背後閃爍的整片湖光讓她看起來耀眼到炫目,艾黛爾賈特忍不住低下頭撇開視線。


「老師……我覺得有點冷,可以請你幫我拿外套過來嗎?」

「好。」貝雷絲再次握了一下艾黛爾賈特的手,才站起身往亭子方向離去。



等她的腳步聲漸行漸遠後,艾黛爾賈特抬起頭用衣袖抵住了眼睛,因為她已經無法再控制住從發燙的眼眶逕自流出的濕潤液體。

不想讓老師看到這個樣子——所以編了個藉口把她支開了。


艾黛爾賈特以為自己早就遺忘了該如何流淚。


自從她成為那場實驗唯一的生還者開始,自從她下定決心即便不擇手段也要讓這個世界不再產生像他們一樣的犧牲者開始——就沒有再流過任何一滴淚水。


本來可能只是因為責任感而壓抑下來,後來漸漸的像喪失這個功能似的,甚至連她最終戰敗失去一切也無法引起一點點鼻酸的感覺。


直到現在——



「…………」艾黛爾賈特聽到了老師走過來的腳步聲,趕緊迅速擦乾眼睛然後深呼吸好幾次,想裝作什麼事都沒發生。


就在此時,她突然感覺雙頰被溫暖又柔軟的東西包覆住,把她嚇到幾乎是用盡全力轉身。


「老、老師!?」


貝雷絲就在背後,一臉無辜的舉著自己的雙手。


「我看到你用手抵著臉,想說你是不是臉會冷,所以……」她無辜的解釋著,「因為大家都說我的手很溫暖。」


「你、你誤會了!而且我有外套就夠了!」艾黛爾賈特紅著臉用力把掛在老師手臂上的外套抽走,立刻把自己包得緊緊的。


「既然你會冷,那我們要回去了嗎?已經下午了,接下來應該會變得越來越涼。」

「沒關係,反正現在也有外套了……」雖然體溫飆高的她大概也不需要外套的幫助,「我還想再多待一些時候。老師,我們可以繞湖畔走一圈嗎?」


「當然可以。」貝雷絲微笑,握住輪椅的把手慢慢的沿著湖邊前進。



一邊看著眼前的景色緩緩流動,艾黛爾賈特說出她還不想回去的理由。


「其實……一直以來我都沒有好好注意過這裡的風景,所以想趁今天這個機會仔細的看過一遍。」


除此之外還有另一個理由放在心底。

她還不想結束這段和老師獨處的時間,至少在孩子們午休醒來以前想要持續這樣——就只有兩個人。


「你能這樣想真是太好了。」貝雷絲笑著說,她很高興艾黛爾賈特終於敞開心胸願意去瞭解這個世界,自己也想傳達更多給她知道,「我一直很想跟你說,其實瑪努艾拉老師和漢尼曼老師也很擔心你,常常問我你的狀況。」


「這樣啊……」艾黛爾賈特露出了有點感傷的微笑,大修道院的老師們是不是人都太好了呢?


「還有孩子們也都很喜歡你,像今天……」


貝雷絲差點把今天來時兩個孩子對她說的話講出來,但想想還是算了,搞不好又會陷入說錯話的困境。


「我想說的是——你身邊還有很多人在,不是什麼都沒有了。」


艾黛爾賈特沉默了一下,扭身過去仰望背後的貝雷絲。


「……那老師、呢?」


你會在我的身邊嗎?——她想這樣問,但終究卡在喉嚨中沒能說出口。



貝雷絲仍然笑著,平穩的綠色眼瞳沒有染上任何一點困惑的影子。



「你需要的話,我永遠都在。」她溫柔的說。



艾黛爾賈特微微一笑後轉回原本的姿勢,短暫沉潛於思考之中。

本來混亂成一團的感情好像因為貝雷絲的一句話逐漸清晰,終於能稍微窺見最源頭的內心深處。


說不定……也許……


從最初相遇被拯救性命的那時候開始——她就已經沒有一刻是不需要這個人的了。



「艾黛爾賈特?」


背後傳來了呼喚的聲音,但艾黛爾賈特沒有轉身,依舊望著前方的景色。


「老師,叫我艾爾吧。」


「……可是,現在沒有別人在。」貝雷絲四面八方都注意看了一遍,只有她們兩個沒錯。


「不是為了要隱瞞我的身分才這麼說的。只是……單純希望你這樣叫我。」


「?」


艾黛爾賈特揚起嘴角,雖然看不到身後那個人的臉,但她能夠預見老師一定是抬起眉毛滿臉疑惑的表情,每次看到總是讓她默默覺得呆呆的很可愛。


至於名字的理由就留到下次有機會再解釋吧。


因為就如老師所說的——她還有未來。


當初玩完青獅線最終戰看動畫的時候實在很不忍
後來睡不太著就在腦中想了一下要是艾黛爾賈特沒有短劍丟出去會發生什麼事呢?
雖然還能活著,但就是因為活著所以才要面對更多的現實
可是即使現實有許多痛苦,也還是擁有光明的未來和需要她的人

主要是想傳達這樣的想法而寫的一篇文~
非常感謝讀完的大家!!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